提拔 第710章 沧海横流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表情凝重的点点头,歹徒做法已经是超出了一般刑事案件的范畴了,这是公然的要挟对抗政府,妄图采取这种方式来达到他们的目的,一旦这种事情让歹徒得逞以后,那将会让政府的权威荡然无存,让那些犯罪的人会更加的危害社会,让他们变的有恃无恐!只会更加的助长暴徒的犯罪升级!

  唐诚说:“这是不可能的,暴徒这样要求,是痴心妄想。(www.k6uk.com)”

  沈卫义说:“原则上是这样的,我们是不可能满足暴徒提出的要求的,可是,暴徒手里可是握有我们四十六名师生的生命啊!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啊!”

  唐诚剑眉一竖,郑重的点点头说:“是啊。”

  此时,又一个不好的信息传过来,张昭副司令汇报说:“由于角度不对,地理位置的特殊,狙击手找不到合适的隐蔽位置,即便找到了合适隐蔽位置但又不是最佳射击角度。”

  怎么办呢?

  沈卫义看了看政法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看了看唐诚!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这个时候,就要看唐诚的了,尤其是那个沈卫义,再也不强调这是他的辖区地盘了,眼巴巴的看着唐诚,希望唐诚能够最终拍板,他听唐诚的,出了事,唐诚好替他承担至少三分之二的责任。

  “唐副书记,”沈卫义请示唐诚说:“您是我们中间官职最大的,您说怎么办吧!”

  这个时候,他又承认唐诚比他的官大了。

  唐诚把大家召集到一块,要尽快的拿出方案来,眼下是有很多种方案可供选择的,第一套方案,是击毙暴徒;第二套方案,就是答应歹徒的要求。第三套方案,就是既能击毙暴徒,还能保障人质安全,无疑,第三套方案是最为可行的,也是最难达到的。

  唐诚说:“现在,我们要击毙暴徒,但是找不到合适的狙击位置,那么,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变换地点,引诱暴徒到另一个环境里,这样的话,就为击毙暴徒提供了狙击机会。”

  唐诚正和大家研究讨论着如何处置呢,这个时候,从暴徒方面开始传过来话了,要和驮加市的市委书记沈卫义见面。

  沈卫义一听,身上登时就起了层鸡皮疙瘩,暴徒怎么能会提出要和沈卫义见面呢,对了,沈卫义突然想起来了一个细节,上一次在117案件中,抓获那四名打砸抢暴徒的时候,沈卫义是参与制定抓捕行动的,而且,他当时是亮明了身份,引起了在场围观群众的注意,可能使暴徒就记下了他沈卫义的名字。

  想到这里,这个沈卫义当然是不寒而栗,绝对不会是去和那三名歹徒会面的!那是有生命危险的!

  此时,许加涵就坡下驴说道:“沈书记,我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刚才唐诚书记说了,现在我们急需的是歹徒可以变更地点,为我们的狙击手寻找最为绝佳的射击位置,因此呢,我认为,沈书记完全可以去和暴徒见面,听听他们的要求,促使暴徒变换位置,然后在寻机歼敌。”

  沈卫义满怀敌意的瞪了一眼许加涵,说:“老许,暴徒要求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啊!暴徒还要求释放罪犯呢,干脆,我们直接就把罪犯放了,那样岂不是更省事啊!”

  言外之意,沈卫义是不会和暴徒见面的!

  许加涵说:“卫义,暴徒要求和你见面谈判,不是要求和我见面,要是暴徒指名要求和我见面,我当然是愿意冒这个险。”

  “切!”沈卫义嗤之以鼻说:“真要是那样的话,也未比见得。”

  许加涵说:“你还是应该去的,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多一些机会。”

  沈卫义说:“那也不行,我是驮加市的市委书记,岂是他们暴徒说见就见的,我不见。到时候,我在变成了他们的人质,岂不是更糟糕。”

  许加涵说:“你不用直接去暴徒控制的教室里,你可以在教室门外和暴徒对话的。”

  “那我也不能去。”沈卫义坚持说。

  许加涵和沈卫义当初都是川疆自治区政府副主席,但是,后来,两人又都同时要进入到川疆党委常委,许加涵最初想担任的职务就是这个常委兼驮加市委书记,却被沈卫义抢到了,对此,两人就是面和心不合了。

  唐诚看出来了,沈卫义和许加涵不和。

  按理说,这个时候,是唐诚报复沈卫义的一个绝佳机会。

  许加涵就转脸对唐诚说:“唐副书记,你的意见呢?你说,这个沈卫义该不该出面和对方谈判啊?”

  沈卫义登时就傻眼了,他知道,他刚刚得罪了唐诚,这个时候,唐诚有了这个一个报复的机会,唐诚岂肯是放过自己啊!唐诚一定会坚持让自己去和暴徒对话的!

  不料,唐诚淡淡的说:“我感觉,沈卫义同志是常委兼市委书记,位置和影响都非常大,直接和暴徒对话,确实有危险,救不出人质,再把沈书记搭进去,那就更为糟糕了。”

  沈卫义想不到唐诚会这样说,大大的出乎了沈卫义的意料,他心里一阵的感动,他为前几天的莽撞后悔了,自己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过,唐诚话锋一转,随即说道:“不过呢,我们还是必须要和暴徒开展对话的,只有了解到暴徒的心理活动,才会有利于我们下一步做出相应的部署和调整,我认为,和暴徒开展对话,还是很有必要的,这样吧,这么大的一个事,我也不能擅自做主,还是请示一下牧书记吧!”

  沈卫义非常高兴,他自认为自己是牧树恩的人,牧树恩一定会向着他说话的!

  唐诚就拨通了牧树恩的电话,把这里的情况向牧书记做了一个说明,然后提出来说:“暴徒要求和卫义同志直接对话,你看,怎么办啊?”

  牧树恩沉吟了下说:“如果形势需要的话,可以考虑,你唐诚同志就全权负责吧。”

  然后唐诚就放下牧树恩的电话,回身对沈卫义说:“牧书记也同意这个方案,批准你卫义同志和暴徒直接对话,然后寻机歼敌。”

  “什么!”沈卫义惊讶了声,他可是自以为是牧树恩的人啊,多次在常委会上旗帜鲜明的支持了牧树恩,而且牧树恩让他向唐诚发难,沈卫义也照办了,但是,牧树恩却这么的过河拆桥,一点情谊也不讲啊!

  沈卫义说:“我不信。我要和牧书记亲自讲话。”沈卫义就打开自己的手机,直接又拨通了牧树恩的电话,电话接通后,牧树恩说:“我感觉唐诚说的有道理,现在,是需要求变,在变化中寻找机会,击毙暴徒,你就是要亲自去和暴徒谈判,了解暴徒的最新心理变化,以求出现转机,你呢,就要有种牺牲的精神,为了大局,为了师生安全,不要说了,你遵照唐诚的要求去执行吧。”

  沈卫义还想辩解什么,牧树恩那边就把电话挂断了。

  唐诚看着沈卫义说:“卫义同志,时间是宝贵的,暴徒已经快等的不耐烦了,你马上准备,去和暴徒谈判,我在这里嘱咐你两点,第一点,稳定暴徒的情绪,口头答应他们的请求,为我们赢得时间;第二点,是不是可以给师生们提供一些食品和水,让我们把食品给送进去;然后你在听听他们说什么。”

  沈卫义心里还是有点发虚,他眼巴巴的看了一眼唐诚说:“唐诚,我一定要去吗?”

  旁边的许加涵说:“那是一定的。再说了,只要是那四十六名师生获救了,即便是你这个市委书记牺牲了,对我们来讲,也是一种胜利。”

  沈卫义瞪了许加涵一眼说:“屁,我真要是牺牲了,你许加涵是胜利者,倒是真的。”

  旁边的军区副司令员张昭倒是一个男人,枪法神准,不然,也不会是副司令员,他出来请战说:“我愿意陪着沈书记一起去,如果可以的话,我当场就把暴徒给击毙了。”

  唐诚说:“你即便是要去,也不能是穿军装去。”

  此时,暴徒已经在催促了,沈卫义就硬着头皮,在两名化妆武警的保护下,深入到了第一线,距离暴徒控制的教室十米处,开展对暴徒的直接对话。

  不大一会,这个沈卫义就回来了,脸色铁青,唐诚问他谈的怎么样啊?

  沈卫义哭丧着脸说:“暴徒答应,可以释放人质,放出来那被他们绑架的四十六名师生。”

  唐诚说:“这是好事啊!”

  唐诚一这么说,沈卫义的脸就更苦瓜了,就像死了爹一样,他说:“前提是,让我沈卫义去替换。”

  一听此话,当场就出现了一阵嘘声。

  唐诚沉默了下,淡淡的说:“刚才许书记讲的有道理,如果是用我们一个官员的生命,去换取那四十六名师生的生命的话,那也是值得的。”

  沈卫义的脸更加的难看了,他说:“不行啊,如果我沈卫义落到了暴徒的手里,他们会马上置我于死地的,我不能去。再说了即便我进去给他们当人质了,他们如果是出尔反尔,不放那师生,我岂不是白白做出牺牲了。”

  唐诚说:“不管这是不是暴徒的真心话,不管能不能取得进展,这是一个机会,我们可以在人质交换中,取得机会。”

  沈卫义的脸都变绿了,他开始丧失了一个常委应该有的气度,有点想要怂包了,他心里明白,名利功禄是很重要的,但是要是和自己的生命比起来,功名利禄又是一文不值了。人都死了,还要名利干什么啊!

  沈卫义开始软蛋了,他说到:“不行,唐诚,我宁愿是这个市委书记不做了,我也不能去给暴徒做人质。”

  唐诚心里有点鄙夷这个沈卫义了,想当初,因为整治交通环境,你看沈卫义猖狂的那个劲,现在,到了检验是不是真男人的时候,马上露出原形,显出怂包劲来了!

  唐诚没有再理会这个沈卫义,唐诚让许加涵去现场和暴徒再次谈判,告诉暴徒,现在这个现场处置大官里,就属唐诚的官职最大,如果暴徒有什么想法,可以用官员交换人质的话,唐诚愿意前往!

  暴徒回应到:“唐诚是个什么官啊?”

  许加涵大声的报出了唐诚的官职。

  暴徒那边沉吟了数秒说:“好吧,让唐诚进来吧。”

  许加涵就进来汇报说:“唐书记,暴徒答应了,您也可以去替换师生,只是,唐诚书记,您这样做真就是太危险啊!”

  唐诚豪放的一笑,男人气概尽显,唐诚说:“如果那四十六名人质都安全脱险了,只剩下我唐诚一人了,即便是暴徒引爆了炸药,大不了,我和他们同归于尽,一命换三命,我也值了。”

  然后,唐诚微笑着对一旁傻愣着的沈卫义说:“只是,卫义同志,真要是到了这一步,你可要想着给我记报一个烈士啊。”

  沈卫义盯着唐诚的眼睛,那是一双深邃又清澈的眸子,如同深秋的湖泊。

  沈卫义突然就被感动了,他颤抖的声音问唐诚说:“您真要去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