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14章 穷庙富方丈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急忙是离席,来到了这个下跪的妇女面前,搀起来她和两个孩子,唐诚说:“我们不许下跪的,这样会让我折寿的,大姐啊,你有什么难事尽管给我说,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这位大姐就眼泪汪汪的,向唐诚诉苦,她叫罕古丽,她们家非常困难,上面还有一个瘫痪在家的婆婆,两个孩子还需要读书,家里的男人也在皮革厂上班,厂子里也没有给他发工资,一年半的工资也是用产品顶替的,她来给唐诚下跪的意思,是不是也把她男人的产品给买了,也算帮帮她们家。

  唐诚原价购买了巴特的工资产品,又来巴特家里吃饭,唐诚嘱咐拜图拉尽量要做好保密,可是,消息还是走漏了,这位妇女找上门来了!

  唐诚看了一眼拜图拉的爸爸巴特,巴特也十分的愧疚,好像是给唐诚添了麻烦似的,他忙站起身,就去把那个罕古丽劝出去,她的产品,以后再说,领导也没有这么多钱啊!要是都把顶替厂子工人的工资给发下来,唐诚变成什么了啊!那不成了直接给工人们发工资了吗,再说了,这里面牵扯到的工人们太多,唐诚也发不起。

  罕古丽眼泪巴巴的看着唐诚,她也知道,厂子里受苦受难的工人们有很多,大都是一年多甚至是两年多没有发工资了,家家过的都很艰难。

  罕古丽就嗫嚅了句说:“我们家实在是困难啊,都快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了,就请领导们发发善心吧!”

  唐诚的心登时就软了,唐诚把巴特叫过来,问道:“她家是不是真困难啊?”

  巴特实话实说:“确实挺困难的。”

  唐诚看了一眼罕古丽,穿戴粗糙,尤其是两个孩子,面黄肌瘦,两眼呆滞,破破烂烂的衣服,鞋子都露着脚趾头,唐诚走进这位大姐,和颜悦色的问到:“发给你们家的产品,顶替了多少工资啊?”

  罕古丽一听这个话,心中一喜,忙说:“两万三!”

  她丈夫是一年半的工资,比巴特的还要多,唐诚看出来这个家庭也确实不容易,就又让她把皮革产品拿过来,唐诚要了,二万三的钱款,唐诚当场就付给了她,幸亏是唐诚刚刚从银行取了钱。

  罕古丽就领着两个孩子再次的要给唐诚磕头,被唐诚拉扯起来,她们就千恩万谢的走了。

  等到罕古丽走后,唐诚对巴特和拜图拉说:“好了,不能再有人来要给我推销皮革产品了,一个两个的人我还能承受起,要是人多了,我也承受不起啊。厂子里像这种情况牵扯到多少职工啊?”

  巴特说:“**百人吧!”

  **百人!

  唐诚吸了一口凉气!

  **百人都没有给人家发工资,这个可不是一个小事啊,搞不好,那是很容易引起变故的!

  唐诚现在,不仅仅是一个好人,他更是川疆党委副书记,做为川疆第一皮革厂,已经连续两年发不出职工的工资,这是一个绝对的社会隐患,也是不公的事,唐诚做为领导,也应该去为这些职工们主持公道。

  仅仅的靠唐诚个人去掏腰包,去资助这些职工,这是一个笨拙的办法,最好的办法是,唐诚利用自己的权力,去管理这个厂子,了解情况,通过正当的渠道,都让职工们获得工资!

  唐诚就又和巴特聊了聊第一皮革厂的历史和背景,从巴特家里出来,唐诚又和拜图拉两人一起骑着电**车回家!

  拜图拉的父母和邻居送出来大门后,对唐诚是千恩万谢,唐诚就让他们回去了!

  唐诚和拜图拉骑上电**车,回民族宾馆!

  在路上,拜图拉给唐诚一个劲的道歉,她是指那个罕古丽的事,又让唐诚多出了两万三,她心里非常过意不去,歉疚的说:“唐书记,要不然,我爸爸的那个一万六,就算了,明天我把钱给爸爸要过来,货您在还给我,好吗?”

  唐诚看着拜图拉真是动情了,两只漂亮的眼睛里全是歉意和真诚。

  唐诚忙宽慰她到:“这个事,是我自己愿意给的,和你没有关系,即便是没有你爸爸的这个事,我一样可以帮助那位大姐的,你也不要这么自责,我是党委副书记,给我自己辖区的老百姓做点事,这是很正常的,不就是几万元钱吗,我还有。”

  拜图拉就盯着唐诚的眼睛,一种敬佩加崇敬的眼神油然而生!

  唐诚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纯洁的女孩对自己动情了,唐诚心里也很满足!

  唐诚喜欢在漂亮的女人面前,来显示自己男人的胸怀和力量,这个是唐诚的性格,也是弱点,唐诚就这么秉性。不过,自己收获了一大包的皮革产品,看来,以后要给自己在兄弟公司的朋友同事们,一人一件的分发了。这个工作只有是委托给纪岚负责了。

  唐诚和拜图拉并肩骑着电**车,一男一女,彼此心中都有一种异样的情怀,好像谈恋爱的情侣似的。看着拜图拉优雅的骑车身姿,双腿一高一下,那根处的风景,一张一合,无限旖旎。

  猛然,一种情感充斥在唐诚的内心里,他感觉,和拜图拉的火候已经到了!

  可是,乐极生悲,一点不假,就在唐诚陶醉的时候,突然从斜挎路口冲出来了一辆大奔,奔驰车拐弯太小,一下子就蹭挂到了拜图拉的电**车,“夸嚓”一声,拜图拉连人带车摔倒在地!

  可是,却从奔驰车里伸出一个脑袋,骂道:“你他娘的!没有长眼啊!要找死啊!”

  说完话,这辆奔驰车的车窗随即就摇上去了,车上的人连车都不下,更别说下来关心拜图拉的死活了,奔驰车猛然的就是一脚油门,“呜呜”的向前狂奔而去!

  唐诚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奔驰车竟然是这么的狂气而不讲道理,唐诚想要拦截,也已经来不及了,只好退而求其次,默记了下奔驰车的车牌,是66688,全是吉利数字,车牌牛气的同时,也方便记忆。

  不过,既然对方敢这么有恃无恐的草菅人命,也证明,人家根本就没有把这点事放在眼里,一定是有背景的车主人。

  奔驰车是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唐诚不能溜啊,遇到这个事了,唐诚要管啊,他急忙是搀扶起拜图拉,问她伤的怎么样啊?要不要紧啊?需要去医院吗?

  拜图拉在唐诚的搀扶下,努力的站起来,活动了下筋骨,看样子,骨头是没有大碍,唐诚就稍许放宽了心,可是,拜图拉疼的依然是秀眉紧皱,唐诚就俯下身来,仔细的一看,她的腿上还是受伤了,被蹭掉了一块肉片,鲜血已经从新皮那里渗了出来,看样子还很严重。

  唐诚心疼不已,忙说 :“去医院吧。”

  唐诚就看到附近有一个单位门口,有两个看门的老头正在下棋,唐诚就花了十元钱,把其中一辆电**车暂存他这里,然后唐诚让拜图拉坐上一辆电**车,唐诚驮着她,一起去赶往附近的医院。

  经过医生的检查后,确定拜图拉受的只是皮外伤,就给她包扎了下。

  出来医院,拜图拉还要去骑那辆电**车,唐诚就阻止她了,唐诚打一个电话,让秘书过来骑,唐诚先把拜图拉送回到了民族宾馆休息。

  唐诚安慰拜图拉说:“ 你先好好的养伤,那个奔驰车的车牌号我已经记下了,我回头会让人查清楚的,应该他们承担的责任,他们一点也不能逃避。”

  拜图拉就点点头。

  第二天,唐诚去上班,唐诚计划是第一件事,就要让交警总队的队长查一查这个66688是谁的车?

  可是,唐诚走进来这个党委大院的门,在经过停车场的时候,唐诚不经意间的一抬头,一下子就愣住了,前面就停放着一台奔驰车,车牌号赫然就是66688,就是昨天撞伤了拜图拉又开跑的车,想不到,竟然是在党委大院里遇到了!

  唐诚就疾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秘书李灿随后就进来了,唐诚问他昨天晚上安排他去处置电**车的事,办的怎么样啊?

  李灿说:“已经把电**车取回,交给拜图拉的同事了。”

  唐诚淡淡哦了声,然后离开座位,来到窗前,透过南窗的玻璃,问李灿说:“在我们院子停车场里停放的那辆奔驰车,车牌号是66688的,那是谁的车啊?怎么停到我们院子里来了?”

  李灿就顺着唐诚的手指看了看,忙回头说:“这个车啊!我知道,这是我们川疆第一皮革厂的总经理王文川的车啊!这个我们党委大院的人都知道啊,那是一辆最新款的奔驰700,据说市场售价接近千万呢!标准的豪车!”

  “什么!”唐诚闻听此言,吃了一惊,为什么吃惊啊,因为唐诚对这个第一皮革厂已经不陌生了,工人们都发不出工资了,工人们都是穷困潦倒,基本上都可以说是在贫困线上挣扎了,想不到这个皮革厂的老总竟然还会坐这么豪华的车!

  真是应了那句俗话了,穷庙里有个富方丈!

  唐诚追问了句:“是我们川疆第一皮革厂吗?”

  “对的。”李灿说:“我们川疆就这么一家号称是第一皮革厂的。”

  唐诚就有点纳闷了,自言自语的说了句:“那他的车怎么停到我们党委大院里来了啊?”

  李灿说:“老总不是叫王文川吗,他和我们党委常委童方秘书长是亲戚,我们的童方常委是他的姐夫!”

  哦,又是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唐诚都经历过多少个猖狂的小舅子了,都是硬撑他姐姐的关系!

  那这个王文川找他姐夫来又是干什么呢?这个事,秘书李灿就不知道了。

  不过,既然是对方主动地送上门来了,想要再这么轻松的走出去党委大院,就没有这么简单了,唐诚正要找这辆车找不到呢,如今,算的上是家仇国恨一起报了,第一,这辆车撞伤了人,猖狂的嚷几声就溜了,道德极其沦丧,第二,如果真是第一皮革厂老总的车,唐诚就更要问问究竟了,厂子工人们都发不出工资了,不要脸的用产品高价抵押工人工资,坑害工人的血汗钱,而就这样的一个工厂的老总竟然还坐着这么豪华的车,这配套吗!

  不要说是那个秘书长童方的小舅子,就是牧树恩的小舅子,唐诚今天也要讨还一个公道!

  唐诚马上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一个电话,就把自治区交警总队的陈队长叫过来,陈队长不知道什么事,就带领着三四名的干警赶到了唐诚的办公室!

  唐诚就把昨天晚上发生的小车祸,说了一遍,唐诚指着大院里的那辆奔驰车说:“就是这一辆,你们马上调查一下,并且把这辆车给我暂扣下来。”

  交警总队的陈之明队长也知道这辆车,他先是给交警队总部值班室打过去电话,调取了相关道路的视频,证实了确有此事,然后他忙对唐诚说:“这是皮革厂王总的车啊,他的姐夫是我们党委的秘书长,要不,唐书记,您先给童秘书长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然后,我们再扣车!”

  唐诚知道,这个陈之明是害怕童方,唐诚倒是理解这个陈队长的心,唐诚淡淡的说:“你先把车扣下来,我这就去找牧书记,出了事,你尽管把事情都推到我唐诚身上,这总可以吧。”

  陈之明听后,马上就去办了!

  唐诚就先去了牧书记的办公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