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16章 嫁祸于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这个王文川一下子就呆住了,他没有想到唐诚竟然是在他奔驰车撞人的现场,亲眼目睹他的那个事的那个人。(看啦又看小說)

  唐诚严肃的对王文川说:“我们不管你开的是什么样的豪车,也不管你有没有背景,只要是撞到了人,做为机动车的一方,你首先做到的是,也是最基本的,应该下车去慰问看望一下伤者,有没有生命危险,需要不需要送医院啊!你倒好,丧失了一个做人的基本原则,撂下一句狠心的话,就溜之大吉了,我听说你还是我们自治区的政协委员呢,就你这样的,配当政协委员吗!如何能够参政议政啊!”

  王文川被唐诚训斥的是哑口无言,他昨天晚上撞人的那个事,做的确实不对,如果是撞到普通老百姓,他王文川也就躲着这个处罚了,偏偏撞到的是拜图拉,是唐诚的熟人!

  王文川急忙点头说:“唐书记,您批评的对,我错了,以后,我绝对改正!今天我就安排人,去安慰那位被我的车撞伤的人!”

  唐诚就对陈之明说:“被撞伤的人被我当时给送进医院了,好在是皮外伤,医生已经处理了,并无生命危险,你们交警同志可以去找她,她就在我们的民族宾馆工作,她叫拜图拉。”

  陈之明就记下了。

  那个王文川也记下了,答应过后一定去看望拜图拉。

  撞人的事,就算过去了,王文川更主要的是关心他厂子融资的事,他就问唐诚说:“领导您看,我们皮革厂融资的事呢?”

  唐诚看了一眼这个王文川,这个家伙大言不惭,还想着融资呢!

  唐诚回应他说:“你先把欠发工人们的工资都兑现了,我们再谈融资的事,否则的话,这件事无法谈!”

  王文川只好无脸的走出来唐诚的办公室,但他并没有选择马上离开,而是又去了他姐夫童方的办公室,进门,这个王文川就一脸的哭丧相,向自己的姐夫委屈的申诉到:“姐夫,那个叫唐诚的,也太目中无人了吧!他不但看不起我,更看不起姐夫你啊!人家根本就没有把你这个党委秘书长放在眼里!真是太气人了!”

  童方就让小舅子坐下来,让王文川把去唐诚办公室里的情况详细的向他说一说!

  包括王文川奔驰着撞人的事,王文川都一五一十的向姐夫说了!

  撞人的事,童方无话可说。

  可是,再加上皮革厂融资的事,就不同了,这是断了他们的财路啊!

  童方听后,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忍不住把手中的笔扔到了桌子上,他狠狠的说:“唐诚啊!唐诚!俗话说的好,打狗还要看主人呢!”然后,他看了一眼王文川说:“何况,你还是第一皮革厂的老总呢!他唐诚也太把自己当人物了,不就是一个党委副书记吗!有什么了不起啊!比我这个秘书长也大不了多少,论实权,还没有我这个秘书长的影响大呢!竟然是一点情面也不讲,这是公然的要和我们玩对立啊!好啊,来而不往非礼也,不要怕他,文川,有姐夫在呢,我们一起和他玩!”

  王文川看到姐夫动怒了,王文川跟进了句,提醒姐夫说:“姐夫,轮官职,你是秘书长,他是党委副书记,原则上,他的官职就是比你大,我们和他玩,玩过他了吗?不要玩鹰不成再让鹰啄了眼!”

  这是王文川有意激将呢!

  小舅子越是这样说,童方越是不服气!

  童方眼睛眯成一条线,像一个老狐狸一样,他阴险的说:“不要忘了,我这个秘书长主要是给牧书记服务的,我的背后就是牧书记,只要是牧书记支持我们,我们在背后给这个唐诚下个套,不愁扳不倒他!”

  “对!”王文川说:“我姐夫是谁啊!牧书记身边的大红人啊!这个唐诚连这一点都看不到,依我看,就是一个愣头青,用不了几招,就能让他滚出川疆去!”

  童方阴森森的说:“没有办法,都是这个唐诚逼的,逼着我们痛下杀手啊!”

  王文川听到这里,就凑近了姐夫童方!

  童方示意他去再把办公室的门关一关。

  回来后,这个童方让王文川凑近他,童方心生毒计,对王文川安排说:“这个唐诚不是想阻止你的第一皮革厂继续融资吗!他在牧书记的办公室里就提出来了,反对我们皮革厂融资啊。还要你足额的发放工人工资,既然如此,我们就将计就计,给唐诚来一计三十六计中的经典之计,叫嫁祸于人!”

  王文川一听,喜出望外,姐夫多年的官场历练,他出的招,一定错不了,王文川就继续请教说:“听上去不错,只是我们如何能够做到嫁祸于人呢!”

  童方笑了,是那种皮笑肉不笑,他说:“很简单啊!你来党委找我们要求融资,融资干什么啊!主要是搞项目,扩大业务范围,进军房地产,建设高尔夫球场,但融资因为唐诚的反对,不会成功的,那我们怎么办啊?你回去之后,就不要提融资是为了搞房地产,你回去之后,对欠发工资的工人们讲,融资就是为了给他们发工资,而且是足额的发放,连奖金都有,可是,就是这么好的一个事,却被党委里有人给阻止了,阻止这个事的人,就是唐诚!你回去就在工人大会上讲这个话,煽动他们,你想想,工人们都是一年多甚至两年没有领到工资了,当他们知道是唐诚的阻止,让他们没有了工资,他们是不是会找这个唐诚拼命啊!到那个时候,我们在趁热打铁,趁机再给唐诚来一刀,我到牧书记那里告唐诚一状,我们这个事,就成了,这就叫嫁祸于人!”

  “高!实在是高!”小舅子听完,立即是竖起了大拇指,姐夫就是比小舅子厉害!

  王文川就从童方这里出来,返回到了他的第一皮革厂,开始依计而行,召开皮革厂的职工大会,在会上宣布了厂子融资方案的失败,王文川在会上大声的疾呼:只要是这次融资成功了,一定先给职工们发工资,并且兑现当初允诺的奖金!

  王文川把这个信息散布出去后,让那些急需工资过日子的工人们看到了希望!

  然后,王文川又纠集他的同党,在厂子里散布谣言,说融资失败了,党委没有批复,而直接导致这个融资失败的罪魁祸首就是唐诚,新来的那个党委副书记,是他阻碍了我们厂子的融资方案。

  就这样,王文川在第一皮革厂职工里煽风点火造谣生事,很快,他就纠集了大约四五百人的队伍,他幕后指使,让这些拿不到工资的工人去堵住自治区党委的大门上访,要求党委同意皮革厂的融资方案。

  其实呢,唐诚事先也不是一点信息也没有得到,工人们搞串联,要来党委上访的事,拜图拉的爸爸巴特等人也知道了,他们托付拜图拉,把这个信息也转告给了唐诚!

  在民族宾馆,拜图拉把这个信息转告给了唐诚,唐诚得到这个信息后,只是淡淡的一笑,唐诚对拜图拉说:“我知道了,他们这是想跟我玩阴谋诡计呢!我唐诚奉陪就是了!”

  拜图拉就非常自责的对唐诚说:“唐书记,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把那些皮革产品拿到单位来卖,您也就不会牵扯其中,更不会让您惹上这么大的麻烦,我向你道歉!”

  唐诚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唐诚说:“这和你没有关系,即便没有这个事,我要是知道自治区下辖还有厂子的工人们发不起工资,我依然是要管的,工人们和我们农民是一样的,都是弱势群体,生活的都不容易,如果再遇到社会上不公正的事,那就更惨了,这件事,我一定会坚持负责到底的!”

  拜图拉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忙又去卫生间里,给唐诚拿出来拖鞋,要给唐诚洗脚!

  渐渐的,唐诚和这个拜图拉之间,已经有了某种暗示了,唐诚看着拜图拉娇美的容颜,唐诚也想,要是自己能够占有了面前这个女孩,即便是唐诚受点挫折,那也是值得的!

  当然,前提是这个拜图拉必须是心甘情愿,愿意把身子送给唐诚,唐诚从来不会做强制的事,尤其是对待涉世不深的小女孩。

  果然,该来的都来了,第二天,唐诚去党委大楼上班,九点钟,秘书就急匆匆的进来向唐诚汇报说:“不好了,第一皮革厂的职工们,大约有四五百人,把我们的党委大门给堵上了,要求党委给他们发工资,同时,要求党委批复他们厂子的融资计划,情绪高涨着呢!”

  “是吗!”唐诚就离开办公椅子,走到了南窗前,正好可以看到大门边缘的情况,只见大门口,密密麻麻的站满了皮革厂的职工,他们有的还打着白底黑字的横幅,要求党委满足他们的要求,批复他们的融资计划,否则是决不收兵!

  唐诚看着大门的情况,唐诚的剑眉也是皱了皱,看来,对手也是出了狠招,真就纠集了这么多人,很明显,这是想要对唐诚逼宫呢!

  不过,这个从下发动,妄图胁迫上级同意的事,那是唐诚玩剩下的,唐诚倒要看看,这个王文川究竟能给唐诚玩出什么样的花样来,有多大的尿性!

  果然,唐诚桌子上的电话随即就响了起来,是办公厅打过来的,让唐诚马上去会议室开会。

  够快的啊!

  唐诚以为,那个牧树恩一定会把自己叫到他的办公室里去,商讨对策呢,结果,大员们私下碰头的过程免了,直接就走这个开会程序了!

  唐诚想了想,之所以开会这么及时,一定是那个秘书长童方谋划的,他是党委的大管家,就负责召集人开会的,他如果想要开会,就很容易成功了!

  唐诚就答应了,简短的收拾了下,唐诚就去了党委东一号会议室,这是一个常委会议室,唐诚进来后,大部分的常委都已经到位了!

  就差牧树恩、阿杜提、童方三人了!

  唐诚坐了五分钟后,以上三人就鱼贯而进了,最后牧树恩坐到了正中间的位置上,会议桌的座次,一般延续古人的传统,古人讲究左为大,桌子的左边为大,右边为小,老人怕小孩分不清,教小孩记忆的方法是左衣襟是大襟,右衣襟是小襟,按照自己的衣襟就可以辨别大小了。所以呢,阿杜提的官职比唐诚的大一点,阿杜提就坐在了牧书记的左边,唐诚稍低一点,就坐在了牧树恩的右边,其他的常委依次顺序而坐。

  牧树恩清了下嗓子,问童方说:“人都到齐了吗?”

  童方点头说:“都到齐了!”

  “好,那我们就召开一个紧急的常委会,会议的议题呢,今天不用我说,大家都已经猜出来了,我们党委的大门已经被上访的群众给封堵了!”牧树恩严肃的板着面孔,双眼犀利的环视了四周,继续说到:“这样的群众上访事件,在内地来说,都是很严重的事情,不要说在我们川疆了,地处边缘,形势复杂,敌我矛盾交织,在我们川疆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更为要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今天,我把大家召集起来,也请大家对今天这个事发表一下看法和处置意见,下面,先请分管信访厅的申副省长讲讲情况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