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18章 叫停融资会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看来,自己和拜图拉已经到了水到渠成的境界了,不过,唐诚还是忍住了,毕竟,现在唐诚在川疆的形势还很危机,可以说是前程未卜,胜负难料,不能就这样坑害一个少数民族姑娘。(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何况本身,这个拜图拉内心就有这方面的担心和阴影,如果唐诚真要是被对方给击败了,无疑会更给拜图拉增加了负担。还不如等收拾完了王文川,再来享用呢,那个时候,彼此都没有心理压力了。

  拜图拉只和唐诚拥抱了片刻,就主动离开了,唐诚也没有挽留。

  第五天,唐诚正在党委办公室里看文件,秘书李灿进来通报说:“打听清楚了,中午十点半,在四号会议室,要召开关于第一皮革厂融资的见面会,会议由秘书长童方主持,到会的都是有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和自治区国资委以及三大国有银行的领导。”

  看来,对方是坚持要给皮革厂融资了!

  唐诚淡淡的点点头说声知道了。然后,唐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九点钟,按照唐诚的部署,此时,唐诚下的棋,应该有反应了。

  唐诚就抬起头,对李灿说:“你去到门外迎一迎,如果是检察院的同志到了,让他们马上进来。”

  李灿听后就非常诧异,不过,他还是半信半疑的走出唐诚的办公室,马上就从过道一边走过来了三个人,为首的正是自治区检察院的院长倪路辉。

  李灿就急忙迎上去,说:“倪检察长,真是让唐书记猜对了,他正在办公室里等你们呢。”

  倪检察长就淡淡笑了笑,和李灿一起进入到了唐诚的办公室。

  李灿给客人们上好了茶,他就知趣的退出去了,倪路辉给唐诚介绍他的同事,一位是副检察长,一位是大案科的科长。

  唐诚就和对方一一的握手寒暄。

  倪路辉说:“唐副书记,我还不知道这个关系呢,原来,最高检的杨检是你的亲戚啊!”

  唐诚笑了说:“是我的大舅哥。”

  唐诚说完,心里也是哑然失笑,世界上的事,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的凑巧,王文川依靠的是姐夫的力量,而唐诚正好反过来了,借助的是大舅哥的力量,现在杨美霞的哥哥杨家庆同志混的也不错,在检察系统内,官职已经做到了最高检的副检察长了!

  然后,唐诚释然的说:“现在,我们不提他了,说说第一皮革厂的事情吧!”

  这个倪检察长马上严肃的面孔说:“自从我们收到了关于检举第一皮革厂总经理王文川的举报信后,非常重视,检举信里列举了王文川详实的犯罪记录,依照检举信列举到的种种线索,初步在外围调查了下,发现这个王文川真有违法犯罪的嫌疑,为此,我们检查院想要继续深入开展调查,并且就这个案件,报请党委批准我们检察院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唐诚点点头。

  然后,唐诚淡淡的说:“这么大的一个事,我也不敢擅自做主,这样吧,倪检,你和我一起,我们两个,一起去给牧书记汇报一下吧!”

  倪路辉就点头说:“好的。”

  唐诚和倪路辉一起去了牧树恩的办公室,牧树恩看到唐诚到了,他没有表示出异样来,但是看到唐诚身后跟着倪路辉后,唐诚还是从牧树恩的眼神里读出来一点惊讶。

  落座之后,牧树恩问唐诚说:“你今天来是不是因为第一皮革厂的事情啊?”

  唐诚说:“真让牧书记猜准了,就是为此事而来,倪检察长这边有个特殊的情况,和我沟通后,我感觉到十分重要,所以呢,直接就把倪检领到牧书记这里来了。是关于第一皮革厂的王文川的。”

  牧树恩就看了看倪路辉说:“是一个什么情况啊?”

  倪路辉就汇报说:“我们前几天接到了一封关于检举王文川的信件,里面列举了大量详实的细节,有些问题,我们初步的调查了下,发现确实存在,为此呢,我决定上报给党委,是不是进一步给采取措施,来听取牧书记的意见。”

  唐诚就坐在一边呢,即便是唐诚不在,这个倪路辉是唐诚领来了,想必,这里面的细节,唐诚已经清楚了,即便是这个牧树恩想要捂盘子,也捂不住了。

  牧树恩的眉峰皱了皱,他淡淡的说:“是吗,很严重吗?”

  倪路辉说:“目前还很难下结论,不过,从现有的证据和条件来说,我们是主张继续深查下去,有必要进一步就举报信提到的线索,一一去落实。当然了,第一皮革厂毕竟是我们川疆的老牌国企了,我们也会认真的听取党委的意见。”

  牧树恩看了看唐诚,他知道,自己是不能干扰司法办案的,这个原则,他知道,他也怕唐诚抓住了他的把柄,到中央去告他,因此牧树恩就说:“党委原则上,是不干扰司法公正的,你们正常办案就是了,只要涉及到违法犯罪的线索,一定要深挖细究,我们的原则是不会去冤枉好人,但是也不能是放过坏人。”

  唐诚就走过来,接近这个牧树恩说:“我听说,上午十点半还有一个关于第一皮革厂的融资洽谈会,我认为这个会议应该取消,待有关问题查清楚之后,我们才能做进一步的行动,否则的话,这是对国有资产的严重不负责任!在检察院成立专案组的同时,我建议,我们党委也应该成立一个工作小组,由国资委的同志负责牵头,对第一皮革厂的经营状况和资金流进行一次摸排检查,配合检察院的同志。还有就是,在这个事情还没有一个正确的结论前,案件情况要保密,目前,仅限于牧书记和我,和检察院的有关同志知道,暂不扩大范围,你说呢,牧书记!”

  这个时候了,检察院的检察长都出面了,而且,检察长还是绕过了他这个党委书记,先去找的唐诚,然后由唐诚领着,再来找的牧书记汇报,牧树恩老江湖了,一眼就看出,这个检察长和唐诚的关系非同一般,或者是,唐诚已经是提前做好了检察院的工作,想不到,唐诚的手段如此是老辣,竟然从检察院直接入手,给这个王文川一个灭顶的打击!

  牧树恩再想包庇这个王文川,他也不敢了,他也怕真的是引火烧身,需要舍弃的时候,就要勇敢的舍弃。

  牧树恩就十分正派的说:“唐诚同志提出的这个保密工作很重要,现阶段,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在案件没有取得重要证据的时候,还要强调稳定和和谐。”

  倪路辉点头称是。

  然后,倪路辉就离开了牧树恩的办公室,唐诚就去送了送,送走了倪路辉后,唐诚又返回到了牧树恩的办公室,唐诚说:“牧书记,是不是先取消这个融资洽谈会啊?”

  “对,应该取消。”牧树恩就抓起桌子上的电话,给他的秘书打了过去说:“通知办公厅,取消原本上午举行的关于皮革厂的融资洽谈会。”

  秘书那边随即就接令去办了!

  唐诚就和牧树恩又谈了谈关于皮革厂的问题,唐诚建议说:“我们取消了这次的融资会,势必又会让皮革厂的某些人产生抵触思想,甚至是再来我们党委闹事,为了保证我们社会的稳定和祥和,及早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把安全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所以呢,我建议,党委着手安抚皮革厂职工们的工作,由国资委成立工作小组,立即下派到皮革厂内部去开展工作,这个工作必须要马上进行。”

  牧树恩就点点头,说:“好吧,这件事,就由你唐诚去办吧。”

  唐诚就应承了下来。

  此时,牧树恩的门就被敲响了,秘书长童方火急撩忙的走了进来,问道:“牧书记,我听说上午的融资会取消了啊?为什么啊?”

  牧书记看了看唐诚,然后说道:“遇到了特殊情况,融资会必须要取消,这是命令,至于原因,暂时你还没有必要知道。”

  唐诚站了起来,对牧书记说:“那我先去了。”

  牧树恩就点点头。

  等到唐诚离开了,童方就再次的追问牧树恩说:“牧书记,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牧树恩就冲着门眨眨眼,童方就过去从门外伸出脑袋看了看,确定唐诚已走远,关上门,过来说:“姓唐的已经走远了。”

  牧树恩这才沉重的说:“检察院收到了一份关于王文川的检举材料,在这个节骨眼上,必须要叫停这个融资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