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31章 不怕死的跟我来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马上站起来,张口就要反驳对方的这种不公正的安排,过河拆桥,这个也太明显了,唐诚坚决不从!

  可是,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川疆地区又发生了一件大事,使正义的唐诚暂时的放弃了个人的荣辱,秘书突然急匆匆的走进来办公室,对牧书记说:“牧书记,川疆地区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必须要马上给你汇报!”

  牧树恩说:“不要慌,天塌不下来,又发生什么事了?慢慢讲。(看啦又看小說)”

  秘书就向四周了看了一眼,见到都是大领导,他于是就说:“刚刚接到公安厅传过来的消息,我们五里河市库台县刚刚发生了一件大案子,库台县的昌吉镇派出所遭到了持枪暴徒的袭击,已经造成了我们派出所四名干警伤亡,具体案件情况,现在仍然在调查中!”

  牧树恩听完汇报后,当即是神情严峻起来,川疆的社会治安形势极其的不容乐观,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少数川疆人一直都有独立的思想, 并且在境外敌对势力的帮助支持下,从未停止过妄图分裂我们川疆地区的野心,幻想着让川疆的从华夏共和国的版图上独立出去!这个不仅仅是川疆地区的隐患,更是上层领导人一直关心的问题!

  唐诚之所以被派到川疆来,上层对唐诚抱有更高的期望,那就是希望唐诚能够安定川疆的社会形势,狠狠打击妄图分裂川疆的一切敌对势力,和那些蓄意制造社会混乱的暴徒。

  唐诚急忙站起来,问道:“暴徒是多少人?他们持有多少枪械啊?案件发生在什么时间啊?”

  秘书回答说:“具体的详细情况,目前还不是很清楚,公安厅的褚厅长已经赶赴现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后,会马上给党委汇报的!”

  其实,唐诚在内地的时候,就看到过相关内参刊物,上面就曾经记载着,川疆地区的派出所曾遭受暴徒袭击的案情,干警时有伤亡!

  唐诚想到这里,一拳就击打在了沙发的靠背上,唐诚严峻的神情,坚毅果敢的眼光看向了牧树恩,唐诚说:“暴徒太猖狂,竟然敢袭击我们的派出所,这样的情况,绝对不能再允许发生,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唐诚是有原则的人,大局观念很重,唐诚来川疆是干工作来了,不是和这帮人搞窝里斗来了!

  牧树恩看到了唐诚是这样的表情,他当即就说:“唐诚同志忧国忧民的精神可嘉,我看这样吧,这起案件就交给你唐诚同志负责,党委高度重视,指派你唐诚挂帅,立即组成精干力量,赶赴五里河市去,就地督促展开案件的侦破工作!”

  沈卫义听后,就冲着唐诚摇摇头,意思是不让唐诚接受这个任务!

  唐诚却镇定从容的说:“我责无旁贷!”

  新任党委秘书长卫新刚是刚刚从五里河市市委书记职务上调上来的,对于五里河市的情况比较熟悉,经过他主动请缨,党委批准卫新刚和唐诚一起赶赴五里河市!

  当即,唐诚就先把棚户区改造的事放下,先处置当今的事情,唐诚当即头也不回的出来了牧树恩的办公室,唐诚问随性的工作人员说:“马上通知自治区武警总队,让他们立即增派一个不少于两个中队的力量,给我马上集中到党委大楼前,我要亲自点将,赶到五里河市的现场去!通知五里河市武警支队,马上给我赶到现场去,延误了战机,告诉武警总队长,军法从事!”

  秘书吓的一伸舌头,想不到唐诚也是一个有着凛冽手段的人!

  唐诚和卫新刚在大厅前等待了十多分钟,就有两辆军用武警卡车,和四辆越野车,赶到了党委大门前,唐诚站到了大厅门前,从越野车里下来了几位武警总队的指战员,唐诚看了他们一眼,其中一个佩戴中校军衔的中年男人军衔最高,他出来给唐诚敬了个军礼说:“报告首长,川疆武警总队直属第一教导队队长马合喜向你报道,请首长指示。”

  唐诚镇定的说:“带上你的战士,马上和我们一起出发,目标,五里河市库台县昌吉镇!”

  马合喜马上领命带队出发!

  唐诚和卫新刚带队快速的赶到了案发地,昌吉镇派出所驻地,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有很多的干警和医护人员还在现场处置,唐诚和卫新刚秘书长到达后,原来的五里河市长,现在的市委书记王道航和公安厅的储厅长跑过来,向唐诚聚拢,汇报案情的有关情况!

  唐诚问他:“有多少暴徒啊?”

  储厅长汇报说:“具体数字不是很精确,不过经过现场目击,和初步调查得知,暴徒应该在三十人之多!”

  唐诚一听,神情更加的严峻了,他说:“有这么多吗?”

  储厅长说:“差不多,应该有这些人!而且他们大部分人手里都有热武器!手枪和猎枪都有!”

  王道航汇报说:“而且这个昌吉镇地理情况特殊,背靠的就是常连山脉,昌吉镇是两面环山,暴徒袭击派出所后,很容易藏匿和分散逃窜!”

  唐诚问:“我们的警察伤亡如何啊?”

  储厅长说:“目前,已经有四名干警阵亡了,两名重伤,三名轻伤!而且,暴徒在撤退的时候,还打死了我们六名无辜群众,已经有三名无辜群众死亡了!其中死亡的还包括我们的一名八岁儿童!”

  唐诚听后,立马就攥紧了拳头,他一字一句的说:“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抓获这帮暴徒,要他们血债血偿!

  唐诚沉吟了下,当务之急,必须命令所有参战的公安干警和武警,马上给我投入到追缴暴徒的战斗中去,在川疆地区发生的这些案子,性质和内地的杀人抢劫案件还有着本质的不同,内地无非是图财害命或者是见色起意,而川疆发生的这起袭击派出所的案件,阴谋是颠覆我们的政权,很明显,性质已经变了,变成了敌我矛盾了,几乎和殊死搏斗的战场是一样的。

  唐诚把武警总队教导队的队长马合喜叫到身边,唐诚命令他说:“马上投入战斗,就地展开搜剿和追捕暴徒,击毙敢于负隅顽抗的,坚决用雷霆手段打击他们!”

  同时,五里河市武警支队的支队长贾先锋也赶了过来,和马合喜一块接受唐诚的命令!

  可是,贾先锋犹豫了下,说:“暴徒已经撤到了常连山脉里面了,妄图和我打游击,垂死反抗,如果现在是搜山的话,我们这点兵力恐怕是不够的,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恐怕会给我们武警战士造成伤亡!”

  唐诚点点头说:“你的意见呢?”

  贾先锋沉思了下说:“我的意见,把这里复杂的地形和情况上报给武警总队,请求武警总队继续增兵支援,我们现场的这些人,暂时的先封闭住山脉的各个出口,扎紧口袋,防止敌人逃出来,等到大部队到来之后,我们兵力增强了,开始搜山,抓捕暴徒!”

  教导队的队长听后,也点头表示支持贾先锋的意见!

  唐诚看着眼前的这两位武警军官,唐诚心里就有点气愤,大战在即,不说是身先士卒的去冲锋陷阵,却在这个关键的节点上,向上级讲条件要兵力,暴徒就那么二三十人,而他们现在的兵力也已经数倍于敌人了,如果给他们一个军,对付这个三十名暴徒,白痴也能打胜仗了。况且一到了晚上,夜黑风高,极利于暴徒趁夜逃出常连山脉,那样的话,将对我们是大大的不利,放跑了这伙穷凶极恶的暴徒,那么,下一次他们一定还会做出比这个更血腥的事件来!

  不过呢,唐诚想归想,自己毕竟是地方的官员,不是军界领导,没有对他们这些军官有绝对的权威命令!

  唐诚说:“好吧,这个问题由我来做,但是,你们的这个只在外围封山的做法,我不能同意,武警战士,关键时刻是要打仗的,就是要对付国内暴徒和反人类反政权的一小撮敌人,外围的封山工作由公安同志们来负责,你这个教导队和五里河市武警支队的战士, 必须马上进山,尾随追击暴徒,要敢于发扬不怕困难和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坚决的打击他们,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可是,一个意外的结果却出现了,这个武警支队长和教导队长都表示,无法遵从唐诚的意见,他们不能冒险进山,一旦出现了伤亡事故,或者是自己人受了伤甚至牺牲了,他们无法向总队长田学武交代!

  还是等田将军增派过来了大部队再说吧!

  唐诚的剑眉一扬,火气就再也压不住了!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假,说好听一点,他们这是和唐诚在战术上有分歧,说的难听一点,现在的武警兵都已经学会不求无功但求无过了,说的再难听一点,这就是一群贪生怕死的家伙,有这样的兵,怪不得川疆的暴徒才敢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犯事!古语说,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天下方可平,可是,摆在唐诚面前的,却是一伙怕死的武官,老实讲,唐诚很是为他们感到耻辱和丢脸,都有点配不起肩上的军衔,记得上一次,唐诚就曾经因为天力化工厂的事,给那个川疆武警总队的总队长打过电话,不料,这个田学武根本就不买唐诚的账,现在,唐诚迫于形势,又要和这个田学武打交道了!

  他的兵,也恐怕只有他才能调的动!

  可是,如果田学武还和上一次那样的反对自己,唐诚真就不想看到!

  唐诚想了想,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把电话打给牧树恩或者是田学武,他们未必就能支持唐诚,他们一定会和唐诚的战术部署唱反调,反倒会让唐诚丧失士气。

  唐诚瞳孔蓦地收缩,唐诚调不动武警,但是,唐诚可以调动公安力量啊!公安力量也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啊!

  唐诚就转过头,从容的对一边的公安厅的厅长褚玉亮说:“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但是人家武警不跟我们进山,执意的要封山等待增援,玉亮同志,他们武警都不敢进山杀敌,你手下的公安同志,敢随我一起进山去追缴暴徒吗?首先声明的是,我唐诚亲自带队杀进去!我绝对不能让暴徒小瞧我们这些领导干部!说我们都是贪生怕死之辈!”

  褚玉亮脸上登时就露出了为难之色!

  唐诚察言观色,马上回头对卫新刚和新任市委书记王道航说:“你们先把在场的所有的公安同志,给我集合起来,我要亲自开会!”

  这几个人就去办了。

  不大一会,上百名的公安战士就在武警指战员的面前,集合起来!

  唐诚做动员讲话:“同志们,现在,杀害了我们同志和我们无辜群众的暴徒,就逃窜隐蔽在这个常连山里,时间就是生命,有的同志主张来了大部队,再集中围剿,那样的话,也会给了暴徒以时间啊!用一个军的力量去围剿几个暴徒,我唐诚不做这样的事!如果我们这次放过了暴徒,那么他们势必会更加的猖狂,会瞧不起我们而鄙视我们。他们这些暴徒鄙视我们的下场,就是他们还会再一次的卷土重来,做下更为血腥的事件,更加野蛮的杀害我们的战友和同胞,现在,我这个川疆自治区的党委常委副书记,要亲自进山去追捕杀敌,不过,我一个人是单薄了点,我把大家集合在一起,就是想和大家说一声,有没有不怕死的,愿意和我一起进山追击暴徒的?如果有的话,请出列!”

  然后,唐诚对马合喜说:“马队长,既然你们的兵都不和我去杀敌,麻烦你通融一下,可以不可以借我一支枪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