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36章 我们也能行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和牧树恩的房间住对门,工作人员过来通知牧树恩说:“下午六点半,首长要和你谈话,届时你准备一下,到时候,会有车来接你!”

  牧树恩一听,点头答应了,是应该冲个澡换换衣服,这在古代那就是面君啊,了不得!临了,牧树恩注意到了他的对门,唐诚也在呢,牧树恩就问工作人员到:“那唐诚呢?他和我一起去吗?”

  “不用,你一个人去就可以!”工作人员说:“你们分开谈。(k6uk)”

  牧树恩就应了声!

  工作人员通知完了牧树恩,紧接着又去了唐诚的客房,通知唐诚!

  工作人员离开后,牧树恩就过来敲了下唐诚的门,唐诚开门后,牧树恩说:“唐诚,工作人员通知你几点啊?”

  唐诚回答说:“七点啊。”

  牧树恩就哦了声,牧树恩说:“唐诚,你可不要在最高首长面前胡言乱语啊,说话要谨慎,每句话都要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能讲出口,有利于川疆发展的话要多讲,不利于川疆的话要少讲,你明白吗?”

  唐诚点点头说:“这个道理我懂。”

  牧树恩看了看唐诚,竟然还没有扎领带,牧树恩就对唐诚指示说:“到时候,你一定要穿西装扎领带的,皮鞋要专人擦拭,一定要干干净净的,穿戴要严肃。”

  唐诚看着牧树恩一身西装革履,红色领带,头发背挺的梳着,唐诚看着牧树恩如临大敌的表情,唐诚心里就有点想发笑!

  牧树恩走后,唐诚却并没有扎领带,也没有找专人过来擦拭皮鞋。

  反倒是那个牧树恩回去之后,比较紧张,就像第一次上花轿的女人一样,精心打扮,洗洗涮涮,找来了专人给他擦拭皮鞋,把自己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唐诚有点累了,四脚朝天的仰躺在大床上,看了会电视,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唐诚这一觉睡得是天昏地暗,是被敲门声给惊醒的,唐诚起来开门,睡眼朦胧,对方就是中央办公厅的同志过来接唐诚去面圣的!可是,工作人员见到了唐诚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唐诚是刚睡醒,这位为首长服务多年的老同志,是大感诧异,震撼不已,他都接待过数不清的朝圣的人了,但是,像唐诚这样的,睡眼朦胧过来开门的,他是破天荒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有多少人,当得知要面圣的时候,头三天都睡不着觉,唐诚倒好,临到眼前了,还能呼呼安睡,如果不是一个糊涂虫的话,那就是异数了!

  唐诚一看,忙问道:“哦,是过来接我的吧?”

  对方点点头,说:“唐诚同志,你是怎么搞的啊? 不是已经提前通知你了吗?你怎么还能够睡觉呢?”然后,他看了一下手表说:“快点吧,还有一点时间,我们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你收拾下。”

  唐诚打了一声哈欠,说:“那好吧,我去洗把脸。”然后唐诚就去了洗浴间里,洗了把脸,然后就过紧跟着出来了,对工作人员说:“走吧。”

  “收拾好了?”工作人员更为诧异的问!

  唐诚淡淡的说:“我一个男人家,没有什么可收拾的,既不用化妆还不用描眉,我们走吧。”

  唐诚把这个话说出来,对方那个老工作人员只是摇头,既然唐诚这样,那他也没有再坚持,就和唐诚出来一起上了车!

  唐诚是领带没有系,皮鞋还是老样子,从从容容淡淡定定的的!

  唐诚上车之后,他知道,牧树恩已经提前去了,而且看样子是一前一后,牧树恩有半个小时的汇报时间,因为他是从六点半开始,七点就开始约见唐诚了!

  这一点,牧树恩也知道!

  果然,牧树恩刚从主席的办公室里出来,唐诚就被工作人员领着再次的进入,牧树恩和唐诚两人是在首长的门口擦肩而过的。

  牧树恩就先行回到了自己的客房,他在等待着唐诚归来,他和唐诚是住对门,他再密切的关注着唐诚这边的动静,他看着手表呢,牧树恩汇报了半个小时,唐诚最多也就半个小时就回来了,还非常有可能是十多分钟就能回来!

  牧树恩就把一位服务员叫过来,让她帮着关注对门的变化,人来了,告诉他一声!

  半个小时后,牧树恩见还没有服务员过来通知他,他就有点坐不住了,亲自出来,看看唐诚的客房门,还是关着的!服务员说:“这屋的客人还没有回来呢。”

  四十分钟后,牧树恩认为唐诚一定会铁定回来的,他这次亲自去敲门,结果,还是没有唐诚的影子!

  一个小时了,唐诚都没有回来!

  牧树恩回到了自己的客房里,开始呆呆的愣在那里,然后漠然的坐回到了沙发上,呆若木鸡!

  这是怎么回事啊?莫非唐诚中途又有了变化,耽搁了!否则不对啊,他这个川疆党委书记才汇报了半个小时,而现在都过去了一个小时了,唐诚依然还没有回来!

  一种非常吃惊加忐忑的心情,立时就充斥在牧树恩的心里。

  工作人员过来敲牧树恩的房门,好大一会,牧树恩才从忐忑中走出来,缓过神来,过来开门,对方说道:“牧书记,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在牡丹厅,您过去用餐吧。”

  牧树恩突然想起来了唐诚,牧树恩问道:“唐诚呢,让他和我一起吃吧?”

  对方答道:“不用了,唐诚被主席留下一起吃晚饭了!”

  再看牧树恩,嘴巴张着,就像天上突然炸开了一个大窟窿一样!

  牧树恩是彻底的傻鼻鼻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唐诚竟然被留下陪首长共进晚餐,这是一个何等的荣誉啊,想当初他牧树恩最红的那几年,这样的机会也是屈指可数,一般来说,也只有封疆大吏一把手才会享受到这个荣誉,如今,唐诚就是一个副书记,就能享受到这样的殊荣,那么唐诚的前途真是不可限量!

  连最初引领唐诚面见首长的那个工作人员,看到不修边幅的唐诚受到了首长的如此礼遇,都直呼神奇呢!

  想到这里,牧树恩不禁是打了一个冷战。

  唐诚和他斗,不是唐诚嫩了点,现在牧树恩才知道,嫩的人是他!

  第二天,唐诚和牧树恩一起乘专机返回到了川疆,飞机上,牧树恩坐到了唐诚的身边,笑眯眯的递给唐诚一罐饮料,牧树恩说:“唐诚同志,今天我才算看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们川疆的工作离不开你啊!唐诚同志,你是有胸怀的一个人,如果以前,我们在一起配合工作,我有做的不到的地方,你唐诚同志千万要给予谅解啊!”

  唐诚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和首长一起吃晚餐的事,牧树恩知道了,唐诚淡淡的说:“我知道,我唐诚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牧书记也是为了川疆大局,也是为了川疆百姓能够过上幸福的日子,我理解。”

  牧树恩看到唐诚明亮而真诚的眼睛,瞬间,牧树恩感觉到,唐诚这个人就像深海似的,深不可测!但又是那么的灿烂阳光,像日光一样那么的泛着光辉。

  一个星期后,华夏国中央军委和华夏国务院调整了川疆武警总队的领导职务,原川疆武警总队总队长田学武,调任武警总部参谋部任职,川疆军区原副司令员张昭接任田学武的职务,出任川疆武警总队总队长!

  田学武得知命令下达后,他知道,已经是无法更改了,但是,他还是找到了牧树恩诉苦,牧树恩说:“学武同志,你的这次调任,说实话,我是事前一点也不知道啊,而且在我得知后,也尽了最大能力去斡旋,希望中央能够把你留在川疆,那怕是你和张昭职务对调一下,你去军区任副司令呢,我也不希望你离开川疆啊!可是,我已经尽力了,原来中央还是比较尊重我的意见的,可是,现在唐诚来了,我发现,唐诚这个人的能力巨大,一定是他举荐了张昭同志!”

  田学武脸色黑黑的,他说:“想不到,我们这些人,这一次竟然栽到了一个年级轻轻的唐诚手里!是我田学武看走眼了!”

  牧树恩深有感触的说:“是啊,不仅仅是你田队长看走眼了,连我牧树恩都看走眼了!”

  田学武就神情落寞的走出了牧树恩的办公室,回京履职去了!

  唐诚看好的人张昭同志,接替田学武出任自治区武警总队总队长,唐诚终于是在川疆控制住了军权,手里有了兵,这样的话,唐诚在川疆就越能站稳脚跟了,俗话说的好,只有先活下来,才会活的更好,唐诚现在只要是逐渐的在川疆站稳了脚跟,有了话语权,才会让自己的执政理念贯穿到川疆的社会中去!

  唐诚在川疆政局里开始崭露头角,事业上有起色的时候,还真是双喜临门,不,应该说是三喜临门,杨美霞住进了医院,要生孩子了,唐诚就请假,计划是趁着星期五的飞机回京,直飞到杨美霞的身边!

  正好是新任武警总队的总队长张昭回京开会,张昭是乘军机去开的会,顺道就捎上了唐诚!

  杨美霞生孩子的医院是在军队的189军医院,唐诚进来杨美霞的病房后,杨美霞的姐姐杨艳霞也在,妈妈卞亚芝也在!

  杨美霞看到唐诚进来了,就从病床上挣扎起来变形的身体。唐诚急忙过去是搀扶住了她!

  卞亚芝和杨艳霞就相互对望了一眼,走出去了病房,给唐诚和杨美霞一个单独说话的空间!

  杨美霞马上就趴到了唐诚的怀里,使劲的抽打着唐诚,斥道:“唐诚!你这个老公当的也太不够格了吧!那一个男人种庄稼,也不是只管种不管收啊!你倒好,中间不浇地不施肥也就罢了,收庄稼也不积极,想等着庄稼烂到地里吗!”

  唐诚忙着给自己的老婆赔不是道歉,唐诚说:“我自从去了川疆,山高地远,公务繁忙,确实疏远你和孩子,我对不起,我也很愧疚,将来,我要是退休了,我会好好补偿你们母子的!”

  “得了吧!不要扯的那么远!”杨美霞说:“我和爸爸说说,生完孩子之后,马上就让你从川疆调回来,那破地方,我们早就去后悔了!”

  唐诚听后,是不置可否!

  杨美霞就不依不饶的说:“你听到了吗?我让你从川疆调回来,那破官我们不当了!”

  唐诚就好言劝慰到:“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们在做打算,好吗?”

  “不行!不行!”杨美霞嗔怪到:“我现在,就要你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

  见到唐诚没有表示同意,杨美霞就急眼了,上来就要再给唐诚两拳,不料,她由于是动作幅度过大,一下子就动了胎气,肚子变的生疼,疼的她把手急忙是缩了回来,捂着肚子说:“疼!疼死我了!”

  唐诚一看,不会是要生吧,急忙是站起来,去喊大夫!

  卞亚芝和杨艳霞和医生一同的跑进来,医生检查过后,说:“马上送待产室吧,准备接生!”

  杨美霞就一把握住了唐诚的手说:“唐诚,我害怕!我真的害怕啊!”

  杨艳霞劝道说:“不要怕,我们女人家,总会经历这一关的,人家女人都能生,我的妹妹一定也能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