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49章 天壤之别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不管这个施碧海能不能被唐诚感化,但是,唐诚必须要对这个施碧海以安抚,眼下,只要是施碧海不对唐诚主动的去攻击,唐诚的安抚之计就生效了,只要能够让施碧海按兵不动三个月,唐诚顺利的把省长前面的代字去掉后,渐渐的,唐诚就有了主动权了,也就不再怕这个施碧海蠢蠢欲动了。(www.k6uk.com)眼下,唐诚有意的重用施碧海,唐诚不在家的时候,让他主持工作。

  唐诚之所以选择去下面微服私访,唐诚有自己的两个方面的考虑,第一个,唐诚要对这个施碧海展开安抚之计;第二个,是唐诚这个人的性格使然,唐诚不喜欢大张旗鼓的下去视察,提前给下级打好招呼,那样的话,唐诚一点真实的情况也看不到,看到的画面,那都是经过下级领导蓄意经过伪装和涂抹了的。

  要想看到最真实的湖东省的情况,还是这个轻车简从微服私访的办法,这最有利于唐诚看到原始的真实情况。

  唐诚下到了矿区,湖东省的烟莽山市。

  唐诚去烟莽山市微服私访,这个在明处的督导小组小组长任之信同志是知道的,唐诚和他提前通过了信息,只是,这个信息仅限于任之信知道,当然了,那个常务施碧海也知道,不过,他们只知道唐诚下到烟莽山市去微服私访了,但是,他们不会知道唐诚的具体位置。

  做为在明处的督导小组组长任之信,他知道唐代省长也赶来烟莽山市督导矿区安全生产,这个任之信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各项检查工作,务必求得实效,不得搞过场。

  唐诚一行四人,离开了省城,赶往了烟莽山市,在进入到了烟莽山矿区后,唐诚审视着烟莽山市的矿区分布地图,唐诚眉峰挑了下,指着地图上的标记说:“这里有一个叫旭日锡矿的企业,坐落在万北县辖区,我们第一站,就去这个旭日锡矿。”

  唐诚的秘书复姓司马,字良,司马良,他对唐诚说:“唐省长,旭日锡矿,是一个民营企业,是私人控股的锡矿,像这类私营锡矿,依我看,是不是让任省长他们去负责,我们去烟莽山大的锡矿去看看啊?”

  唐诚摇摇头,说:“安全生产不分大小锡矿,越是小的锡矿,说不定存在的危险就越高,大锡矿就让任省长去负责,我们倒去小的锡矿企业去看看。到底那里的挖锡矿工的生存状况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锡矿的安全生产又是一个什么状态?”

  司马良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唐诚定下目的地后,唐诚乘坐的是一辆普通的帕萨特轿车,随行的公安厅的副厅长亲自驾车,唐诚就让他马上赶赴这个旭日锡矿去看看。

  唐诚到达了旭日锡矿的矿区门口,旭日锡矿的大门是一个复古式的大门,门的上方顶梁上,写有几个鎏金大字:旭日锡矿!有点暴发户的手笔和气势。

  可是,唐诚今天是来巧了,老远的,唐诚就可以看到,旭日锡矿的门口围着一些人,正在和旭日锡矿的门卫发生这个纠纷,比较喧哗。

  唐诚就谁也没有惊动,处变不惊的从帕萨特轿车里走下来,让帕萨特轿车停放在一边,唐诚缓缓的走到了人群的边上,观察,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人群的中央,半跪半坐着两个妇女同志,一个岁数偏大,一个偏小,看样子,不是母女,就是婆媳,在妇女同志的身边,还半卧着两个小女孩,看样子,是这家的女儿,大的有十几岁模样,小的就是五六岁。

  都是满脸的悲伤和泪痕,那位年轻的妇女,表情里依然是抽泣着。

  这位年轻的妇女还冲着旭日锡矿的门口,嚷道:“我的丈夫就这么死在了你们的矿上,你们不能是不管不问啊!我们全家可是全指望着我们的男人过活呢,我男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你们让我们孤儿寡母的以后怎么生活啊!”

  “是啊,是啊!”那位年纪大的妇女也泣声到:“我的那个苦命的儿子,死的时候,我们连面都没有见着啊,就让你们矿山给火化了,我的那个苦命的儿啊!不管怎么说,我的儿子是在给你们矿山挖锡的时候死的,你们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唐诚看到了这里,马上就明白了,这是一起死矿工的事件,面前的这对妇女是婆媳,她们的丈夫和儿子在这个旭日锡矿挖锡的时候,死在矿上了,死尸,家属都没有看到,就被矿上给处理了。

  家属这是过来向矿上讨要一个说法来了。

  唐诚就问旁边的一位老先生,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旁边的那位老先生就小声给唐诚介绍了情况,和唐诚预想的是一样的。

  唐诚就问这个老先生说:“像这样的情况,每年都有发生吗?”

  谁知,老先生一听,切了声,胡子抖了抖,说:“每年!那里啊!几乎是每月都有发生的!我就在这个矿区附近居住,每当听说矿上死人,就会有很多的当地的家属们疯一般的跑过来,就怕是自己人啊!死人的事,对于开矿的来说,真是平常事啊!”

  唐诚一听,心情就格外的沉重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就从旭日锡矿的大门里冲出来了十多名的保安,都身穿迷彩服,手拿警棍,呵斥了围观的群众,然后,走到这过来讨要说法的四个弱女人面前,张牙舞爪的说:“我劝你们马上滚蛋,不然的话,我们就把你们拉上车,全都卖到大山里去!”

  此时,又有旭日锡矿的一个貌似科长级别的人物,过来冲着这四位哭闹的妇女吼道:“不是已经给你们五万了吗!怎么,还想要啊?没完没了啊!把我们矿上当成取款机啊!告诉你们,如果再敢来这里胡搅蛮缠,我们可是真要动真格得了!”

  那位哭闹的妇女并不离开,而是上来抱住了那位科长级人物的腿,哭求到:“王科长,就五万元,够干什么的啊!这年月,五万,也太少了点吧!”

  唐诚在一旁听的真真的,矿上死了个人,就给五万元的补偿款啊!确实够黑的,按照国家关于死难矿工的补偿标准,结合烟莽山市的经济消费环境,补偿标准应该是不低于四十万的,可见,这个旭日锡矿企业并没有严格的执行国家的标准。

  对此,负责监管的烟莽山市安监局矿业局等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或者是不做为的责任。

  那个锡矿的王科长,上来就冲着那个年轻的妇女就是一脚,一脚将她踢翻在地,他用手指着这名妇女,恶狠狠的说:“五万就不少了,再来闹,补给你们的五万,我们矿上也要收回来!不知足,还嫌少呢!”

  这个哭闹的四个女人,就是坚持不走!

  王科长恼羞成怒,当即就指挥着他的手下的十多名的保安,开始对这四名妇女玩野蛮的手段,直接就像卖猪仔一样的,拎着她们,就向旁边走去,同时,又从锡矿大门里开出来一辆面包车,要把这个四名妇女强制塞进面包车,给带离现场大门附近。

  四名妇女当然是不上车了,而这群旭日锡矿的保安,表现的真像恶霸地痞一样,比旧时代的黄世仁还黄世仁呢,眼露凶光,凶神恶煞一般,老虎抓小鸡一样,先把两个年纪小的女孩拎到车里,然后,有四五个人按住一个女人,将她们死拉硬扯的向车里塞进去,为此,连女人的衣服都拉扯开了,也在所不顾。

  四名妇女的悲泣声,哭天阵地的。

  此时,跟随在唐诚身边的还有两位职能部门的负责人呢,分别是省安监局的局长黄强,省公安厅副厅长傅龙彪,他们二位跟在唐诚身边呢,看到如此这般的一个不公正的场面,他们二位登时就忍不住了,想要站出来,为这家无助的四名可怜的女人主持公道,却被唐诚给制止住了,唐诚小声安排说:“我们先上车,跟上这辆面包车,看看他们胆大包天到什么程度,能把这个可怜的四个妇女拉到什么地方去!”

  唐诚现在也变得成熟了不少,要是按照当初唐诚的性格,此时,就敢单枪匹马的冲出去,直接为这个贫苦的家庭主持正义,可是,现在,唐诚不能这样做了,唐诚都已经是代省长了,处处要学会谋略,要学会内敛,这种事,唐诚完全可以让其他人办理,唐诚只管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以免,唐诚会因寡不敌众,或者是形势不明,而吃到眼前亏,这样的话,对于唐诚在湖东省树立威信,是有反面影响的。

  两位就听了唐诚的安排,开着自己的帕萨特,跟在了那个面包车的后面,面包车向南开出去了大约二十公里的路程,下了县级公路,旁边是一座座的小山包,人烟稀少,地方也荒凉了不少,看样子,那四名妇女家的住址是离这里不远的!

  面包车停在路边,车上的人狠狠的把四名妇女从面包车里推搡下来,然后,那位王姓科长又是凶神恶煞般的冲着哭闹妇女嚷道:“如果再敢去矿上门口闹事,告诉你们,就挖个坑,把你们一个个的都活埋了!尤其是你的这两个女儿,拉到深山里,喂狼去!”

  说完话,面包车就把哭闹妇女扔到路边的沟壑里,面包车是掉头扬长而去。

  唐诚目睹这个经过,心里也是非常的气愤,天底下的事,并不是处处阳光明媚,在朗朗乾坤下,又隐藏着多少的蝇营狗苟啊!

  唐诚在车里沉吟了下,看到车窗外的那四名妇女,开始相互帮扯着,从沟壑里爬出来,脸上露出了悲伤和绝望的表情,媳妇还泪眼婆娑的劝说婆婆,要不来钱,就这样过吧!

  唐诚的心猛地疼了下,唐诚在车里,给秘书要过来笔,在被笔记本上快速的写了几个字,然后,签署上自己的名字,撕下这张纸,唐诚走下车,来到了这个绝望的家庭面前,唐诚上前去,从地上把两个小女儿搀扶起来,又过去搀扶起来那位婆婆。

  唐诚说:“你们的事,我看到了,我看这样吧,我给你们出一个主意,这是我写的一个字条,你们拿着这个字条,去烟莽山市委,找一个叫方冲的人,把字条给他看,他就会帮着你们主持公道了!”

  这个婆婆就狐疑的打量唐诚,不知道,这个唐诚是什么人?递过来的这个字条,管用吗?

  唐诚用和善和鼓励的眼光看着对方,然后唐诚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来一千元钱,递给了那位年轻的妇女,唐诚说:“这些钱,权当你们去烟莽山市的路费和盘缠了,我敢保证,只要你们去,这个字条一定会给你们带来好运气的!”

  说完话,唐诚就又回到了车里,帕萨特车直奔这个万北县的县城。

  有句成语叫冰火两重天,不料,被唐诚遇到了,车辆还没有进入到万北县城,在万北县城的南外环路上,唐诚遇到了一个特牛逼的迎婚车队!

  刚才唐诚遇到的是死人的悲情事件,马上就遇到了一个新婚大喜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