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51章 大闹婚宴现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怎么!不敢了!”傅厅长说:“由我这个省厅的副厅长陪着你,你还没有这个胆量吗!”

  县公安局长王大庆说:“这个耿连山是我们这一代的明星企业家,家产过亿,是个大老板,而且还是烟莽山市的政协常委,今天,又是他儿子大喜的日子,我们这要是直接去他们的婚宴现场抓人,我恐怕会不妥的,我的建议,是不是缓一缓,等到明天,他的大喜婚事过去之后,我们再抓人啊?”

  傅龙彪就看了一眼这个王大庆,傅龙彪楞乎乎的说了句话:“如果你王大庆怕了! 你可以现在就下车,不用你去了,我亲自带队去。(看啦又看)”

  王大庆一听傅龙彪说这个话,他马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们既然打了傅厅,这个总是要法办的,我只是想策略一下,害怕这个时候我们直接去抓人,容易是激化矛盾,引起大的事态来,就不好收场了,我把这个建议给傅厅说了,如果傅厅是坚持要这个时候去抓人,我也是二话不说的。”

  傅龙彪淡淡的说了句:“我今天就碰一碰这个硬人!看看到底是他硬,还是我硬!马上出发。”

  傅龙彪之所以这么坚决,他第一是受到了唐诚的影响,不管怎么说,天大的事,傅龙彪的背后有唐诚为他兜着呢!第二,傅龙彪也和唐诚去了旭日锡矿的门口,也目睹了旭日锡矿是如何的残忍,如何的无义,那样不近情理的对待死难矿工的家属,傅龙彪直接去婚宴现场抓人,也有这个心理因素。

  傅龙彪的车队浩浩荡荡的杀奔烟莽山市的龙溪大酒店,车队行驶了五公里,迎面就遇到了从烟莽山市赶来的市委书记方冲带来的车队,烟莽山市的市公安局长也在其中,双方在路上停下,相互寒暄过后,傅龙彪就对这个市公安局长安排说:“我已经和唐省长说好了,唐省长之所以让你们市局的同志过来,主要就是为了我的这个事,方书记去见唐省长吧,市局局长和你的人都随我直接去龙溪酒店。”

  市公安局长请示方冲,方冲还是有点不放心,中途就把市公安局长派给傅龙彪,方冲害怕不是唐诚的意思,于是,方冲就给唐诚打电话请示,结果,唐诚准许了。

  这样的话,县局的力量和市局的力量合兵一处,力量又增大了一倍还多,直接就去了烟莽山市的龙溪酒店。

  龙溪酒店坐落在烟莽山市的东面,紧靠龙溪湖而得名,是烟莽山市数一数二的大酒店,可以承揽大型的婚宴,现在的龙溪酒店,那更是热闹非凡,张灯结彩,迎来了龙溪酒店自打建店以来的最大的一场婚宴!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客人绵延不绝,车辆几乎都把酒店所有的停车位都沾满了!豪车如云。

  酒店门口,更是来往的宾客无数。

  大富豪儿子的婚宴,那绝对不是一般的牛气。

  旭日锡矿的老总耿连山和他的儿子耿金标都站在酒店的大门口负责迎宾,旁边还站立着各自的老婆,当然了,儿子的是新媳妇。

  笑容可掬的在欢迎各位到场的嘉宾。

  而且,不仅仅是豪车如云,还有更厉害的呢,连省电视台一大型综艺节目男女主持人也赶到了婚宴现场,亲自为耿家主持婚礼,据说,省电视台的这对主持人为这个老耿家主持婚礼,可以得到酬劳人民币整整三十万。

  可是,正在这个老耿家牛逼的婚礼刚刚进行不到一个小时,突然,就从大街之上,涌过来了数不清的警车,到来之后,下来了数不清的警察,立即就把耿家的婚宴现场给包围起来!

  现场登时就一阵的喧哗和混乱。

  耿连山正在门口意气风发的迎接来往宾客呢,冷不丁的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突发状况,登时让他是大吃一惊!

  莫非是来了大人物,要给他们老耿家婚礼撑门面来了!随即,耿连山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不可能,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警车和警察,这显然不是过来给庆贺来了。

  省政府的副省长尤阳倒是和这个老耿有很深的渊源和关系,是好朋友,可是,这个尤阳副省长只是分管全省企业发展工作,并不分管省公安厅啊!他即便是来,也不会带来这么多的警察助阵啊!

  省里分管警察的副省长,可是和耿连山不是很熟悉啊!

  这是怎么回事啊?

  满脸狐疑的他立即是派人去打探情况,到底是遇到了一个什么情况!

  巧合的是,耿连山派去打探情况的人,正好是早上打了傅龙彪一拳的那个家伙,他是耿连山的心腹,旭日锡矿的办公室主任!

  这个家伙叫陈飞,马上领命,带领着一帮的打手,就牛气哄哄的出来婚宴现场,来到了外面,然后耀武扬威的说道:“这是我们旭日锡矿耿总儿子的婚礼,请问,你们是过来庆贺啊!还是有其他事啊?”

  傅龙彪就从众多警员的背后,平缓的走出来,来到了这个陈飞面前,淡淡的说了句:“贵人多忘事,我们早上还见过面呢,你还打了我一拳,怎么这会,就不认识了!”

  陈飞当即就呆愣住了!

  这个陈飞怎么也没有想到,傅龙彪会来的这么快!陈飞平日里在这个万北县地界上,依仗着耿连山的财大气粗,向来就是逮谁揍谁,从不问青红皂白的,今天又是耿连山的大喜日子,这个陈飞更是比平常更飞扬跋扈,上来就揍了傅龙彪一掌,就是这一掌,让他今天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傅龙彪马上冲着自己的警员们一个招呼,马上就冲过来了四名以上的警员,上来就扭住这个陈飞的胳膊,要把他带离现场,扭送到囚车上,即行拘留。

  同时,和陈飞刚才在一辆开道警车上的人员,因为涉嫌冒用警车,是案件的当事人,也要被警车带离现场,去做相关的问询。

  陈飞的身材生长的是五大三粗,而且是在耿连山的婚宴现场上,人流如织,现场就有他们旭日锡矿的很多工人,陈飞当然是不甘心就范的,拼命的在挣扎着警员的束缚,并且大声嚷道:“快点,告诉老板去。”马上就有人飞快的去把信息传递给耿连山,耿连山一听,大吃一惊啊,笑容顿时就凝结在他的脸上,他马上就跟随着众人跑出来,然后径直的走到了傅龙彪的面前说:“这位领导,我就是旭日锡矿的董事长,请问为什么要到我的婚宴现场来抓人啊?多么大的一点事啊!也值得一定要在今日动手吗!请问你又是谁啊?”

  傅龙彪看了一眼这个耿连山,傅龙彪淡淡的说:“我叫傅龙彪,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至于我今天为什么带人来你的这儿抓人,这个原因,你不应该问我,你应该问你的这些人。”说完话,傅龙彪就把手指向了陈飞等人。

  此时,傅龙彪报出来,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耿连山就心中有数了,他镇定了下,说:“哦,原来是傅副厅长啊。”然后,耿连山就问扔在一边挣扎着的陈飞说:“陈飞,这是怎么回事啊?”

  陈飞就把早上的事,向老板简短的说了下。

  耿连山听后,沉吟了下,说:“哦,是这么一回事啊!这是一个误会啊!傅厅长,如果你要是事先亮明身份,或者是给我们当地的县公安局打个电话,就不会出现这个误会,再说了,不就是一巴掌的事吗,不值得,傅厅长就给我一个面子,今天是我儿子的大喜日子,也是我们耿家的大喜日子,这个节骨眼上,你带人把我的人抓走,我们就会很没有面子的,以后我耿家还怎么在这一代地方混啊!我给傅厅长提个建议,你现在就可以动手打这个陈飞两记耳光,算是扯平了,另外,我会包赔傅厅长的精神损失费,随傅厅开价,这个可以吗?”

  傅龙彪听后,淡淡的笑了下,说:“我知道,耿总很有钱,可是,我想告诉耿总的事,有些事,可以用钱摆平,但是有些事,是无法用钱来摆平的,我不稀罕你的钱,我也不会动手还给这个家伙两记耳光,我只想用法律的武器来制裁他,今天,我们必须要把他带离现场,实施拘留,并且调查警车被私用的事情。请你耿总配合我们的工作。”

  耿连山一听,傅龙彪不给他这个面子,耿连山也不是吃素的,开采锡矿多年,财富无数,而且,官商相通,只要有钱,必定有势,他瞳孔一缩,冷笑了声说:“这么说,傅厅是打算不给我这个面子了?”

  傅龙彪直言回答:“不能给。”

  耿连山继续冷笑了下说:“你认为我耿连山只是有几个钱吗!你稍等,我给上面打个电话。”

  耿连山说完,就去一边打电话,傅龙彪当然不会让这个耿连山给吓唬住,他马上指示自己的警员,依然的要把陈飞等人带离现场,可是,这是耿家的婚宴现场,他们的人也很多,看到老板打电话去了,他们对老板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老板没有下令,让警察带走人,他们就上来阻挠警员们办案。

  幸亏是傅龙彪带来的人多,县局和市局的人联合起来,足可以控制住局面,不使之失控。

  就在现场混乱的时候,傅龙彪的手机响了,傅龙彪拿过来一看,竟然是省政府党组成员兼省公安厅厅长梁之全打过来的。

  傅龙彪就是一愣,这个矿业老板的能量,还真不是吹的,有几把刷子。

  傅龙彪就去了一个相对肃静的地方,接通了梁厅长的电话,梁厅长问傅龙彪在那里呢?

  傅龙彪就说在烟莽山市呢!

  梁厅长说:“是不是在耿连山的婚宴现场啊?”

  傅龙彪点头说是。

  梁厅长说:“你的事,我知道了,上面给我来了电话,耿连山是省级优秀企业家,还是政协委员,况且又是他们家的婚礼现场,直接去抓人影响不好,这样吧,这件事先放一放,缓一缓,等到明天,他们的婚礼现场过去之后,你再去处理这个事,或者是让姓耿的直接把人送到我们公安机关来接受处理,好吗?”

  对方毕竟是厅长啊,傅的直接上司,而且厅长也说了,不是不让傅厅抓人,缓一缓,到明天再抓人,或者是让耿连山明天把当事人直接送到公安机关来接受处理,这个在大的原则上,也不算违纪。

  可是,傅龙彪有傅龙彪的想法,傅龙彪今天一定要来现场抓人,给这个耿家一个教训,不仅仅是因为耿家的家奴打了傅龙彪,更为主要的是,傅龙彪恼怒这个姓耿的是为富不仁!这才是唐诚和傅龙彪要给耿家以教训的主要原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