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52章 整合矿产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傅龙彪也知道,这个耿家绝对是有背景的,当然他的背景都是用钱铺路铺出来的。(看啦又看)厅长说的也有道理,给耿家一个面子,明天让耿家自动的把陈飞等人送到公安机关去接受处理,再说了,傅龙彪也带领着这么多的警察和警车赶到了婚宴现场,傅龙彪也让对方见识到了自己的厉害,气也出来了不少,说心里话,此时,傅龙彪也想着要收兵回家。

  可是,此时,这个耿连山就有点得理不饶人,给点阳光就灿烂,登时就变了模样,看到傅龙彪要带领着人马撤回去,同时,扭住陈飞的警员们也松开了陈飞的胳膊!

  这个陈飞就气呼呼的跑到了耿连山的身边,耿连山随即牛气哄哄的说:“一点小事,我已经摆平了,你该干什么还是去干什么,把婚礼现场给操持好了。”

  然后,他猖狂转脸,有点炫耀自己本事似的,对傅龙彪说:“傅厅长,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吃了饭再走吧,喝杯喜酒,放心,我不会要你的份子的。”

  傅龙彪就淡淡的回答说:“不必了。明天,想着让你的人到公安机关接受处理。”说完话,傅龙彪就扭身要撤。

  偏偏这个时候,作死的耿连山又说了句过分的话:“哼!要找我的事,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重!来这么多人,吓唬谁呢!我耿连山可不是被吓大的!”

  耿连山小人得志的嘴脸,得到一点上风,就随即扯大旗的表现,登时就让傅龙彪很反感。何况是,耿连山最后的这几句话,也传到了傅龙彪的耳朵里!

  傅龙彪当即就是怒从心头起,见不惯这个黑心商人的得志嘴脸,傅龙彪突然是回过身来,再一次的来到了这个耿连山面前,突然张口说道:“我改主意了,今天,必须还是把打我的那个人带走!”说完话,傅龙彪就指示自己的属下警员们说:“把那个人再给我抓回来。”

  耿连山愣住了,想不到,这个傅龙彪竟然是这样的一种人。

  耿连山脸色一变,说:“难道你敢不听梁厅长的指示吗?”

  傅龙彪眉毛一扬,说:“今天,我还真就谁的话也不听了,明天上面即便是要撤了我的这个副厅长,今天我还是副厅长,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把人给我抓起来,带走!”

  傅龙彪说完话,警员们立即上前,再次的冲上前去,扭住了那个陈飞的胳膊,当然了,对方的人也会有挣扎和反抗,现场登时就大乱了!

  傅龙彪剑眉一竖,高声断喝到:“那一个敢扰乱我们公安机关执行公务,都抓起来,看看是你们的人多,还是我们公安机关的手铐多!”

  傅龙彪本身带来的警察就多,是县局和市局的人汇集在一起的,已经做到了充分面对复杂局面的准备,这么的警察,不要说包围他一个婚宴现场抓人了,就是包围一个大村庄,都绰绰有余,警察蜂拥而至,真正的坚持要抓人,谁要是敢阻挠公务,一并带走!

  傅龙彪指挥着现场的警察,把五六个阻挠办案的人给扭送到了囚车里,终于是控制住了局面,没有人再敢出头阻挠了!顺利的将陈飞等人是押上了囚车,带回警局处理。

  耿连山看到婚宴现场秩序大乱,他耿连山在烟莽山市猖狂大半生了,今天是这么一个大喜的日子,宾朋亲友的面前,耿连山丢人丢大了,这次可是跟头栽的是结结实实。

  傅龙彪在耿连山的婚宴现场,抓走了他的**个心腹,耿连山的婚宴不再是那么的牛气冲天了,登时就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到场的宾客们,纷纷的面面相觑,真是不知道,这个耿连山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莫非这个耿家挖锡矿出了大事,被上面的人给盯上了。

  耿家在当地的威信马上就会下降到谷底。

  耿连山的妻子,就诉苦的对耿连山说:“老耿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们这是得罪了谁啊!为什么一定要在我们的婚宴现场上动手啊!这件事传出去后,以后,我们老耿家不是完了吗!”

  耿连山面色冷峻,双眼射出一道阴冷的光,他不甘心的说:“我知道,这就是冲着我们耿家来的。一定是有人要蓄意的整我们家,那好啊,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耿家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被欺负的,你们放心,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今天先就这样,先把这个婚宴糊弄过去,明天,我就找那个姓傅的算账!我让他今天是怎么抓人的,明天怎么给我赔礼道歉来!”

  就在傅龙彪大闹耿家婚礼现场的时候,唐诚正在万北县的矿区视察。

  唐诚在烟莽山市市委书记方冲以及万北县主要领导的陪同下,视察了万北县的矿区生产,走访了矿工家庭,当得知不时会有矿工井下遇难时,唐诚心里很沉重,必须要下大力气治理这个小矿区生产了。

  唐诚来到了旭日锡矿附近的一个叫徐家岙的小山村里,得知这个村子里,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是附近矿区的矿工!

  唐诚在众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了这个小山村里,在街上,看到了墙根底下坐着几位老大爷和老大娘,唐诚就和颜悦色的和对方攀谈了起来,问到:“大爷大娘们好啊!我在你们村子里怎么没有看到年轻力壮的男人啊?”

  在场的老大爷们就叹口气说:“都在矿山当矿工呢!”

  唐诚就问道:“当矿工好吗?”

  “唉!好什么啊!都是玩命呗!”对方老大爷叹息到:“反正我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命不值钱,挣钱了,养家糊口富裕点,如果在矿山被砸死了,那就自认倒霉呗!”

  老大娘也说:“像我们这个小山村,每年都要死人的!死的都是正当年的好男儿啊!可苦了当娘的和寡妇了,寡妇们只好改嫁其他乡了。 ”

  唐诚问道:“矿工们既然是在矿上工作时遇难的,那么按照国家规定,矿上应该拿出抚恤金的,最低应该是四五十万啊,也够死难者家属们渡过难关的啊,为什么要改嫁啊?”

  对方一位老大爷回答到:“四五十万!想都不要想,给个四五万就不错了。我刚才说了,我们穷人的命不值钱,开矿的矿长的命那才叫金贵呢,进矿之前,矿上都会和进厂的矿工们达成一个口头协议的,一旦挖矿的时候死了,矿上是概不负责的,最多给个四五万元的丧葬费。爱干不干。”

  唐诚听后,心情是更加的沉重,唐诚这要是在省长的办公室里,是永远都看不到这样的一个真实的场景的,穷人和富人的差距,会是这么的大,穷人的命在这里被彻底的演绎成了蝼蚁,而富人,就像耿家的结婚场面一样,那是为所欲为,极尽奢侈啊!

  唐诚就又问道:“既然矿山这么不拿我们这些矿工的生命当回事,我们干嘛一定要去矿山工作啊?我们不会去找其他的工作吗?”

  老大爷听此话,叹了口气说:“听这话,你就是外来人,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这里是矿区,不挖矿,我们去干什么啊!土地不值钱,有没有像样子的工厂,再说了,毕竟是死的人少,活着的人多,而且挖矿给的工资可不低啊,也是计件工资,多劳多得,挖的多,也就挣的多,一个月,矿工都能挣到一万多呢,好的能挣两万多,所以,真要是死了,矿山是不会多给钱的。”

  唐诚听后,理解了矿区人民的生活!

  看样子,如果想要改变这里人民的生活状态,那必须要从治理矿区开始,规范矿区的矿企生产,严格法制法规的普及,另外,关停整顿一些矿企,对于已经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要坚决的给予关停处理,甚至是炸毁处理,永绝后患;对于还能具备生产条件和利用价值的,国家要进行收购和管理,将这部分企业的管理经营权,合并到我们的国营大矿,进行统一的资源整合和管理,使之正规化法律化标准化,已达到安全生产的目的。

  唐诚在和矿区居民的聊天中,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整顿矿区生产的大体腹稿。

  唐诚又接着走访了几户矿工家庭,特别是死难矿工的家庭,破败和悲苦的生活条件,让唐诚心情压抑,也就更加坚定了唐诚要整顿矿区安全生产的决心。

  下午,唐诚等人返回到了烟莽山市,傅龙彪和唐诚在烟莽山市的市委大楼见面了,唐诚问傅到:“怎么样啊?老傅,把人给我抓回来了吗?”

  傅龙彪汇报说:“唐省长,人我是顶着压力当场抓回来的,那个耿家不简单,为此,梁厅还给我来电话说情,我都要放弃了,只是,我后来实在是看不得那个姓耿的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狠狠心,豁上去这个副厅不干了,我也要办他们这帮为富不仁的家伙!”

  唐诚看着傅龙彪,心里有了几分的爱意,唐诚喜欢手下这样有勇气的干将,唐诚爱才之心溢于言表,如果唐诚想在湖东省树立自己的权威和力量,这个傅龙彪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又是政法线上的,唐诚深得政治精髓,地方行政领导不可能手握集团军的领导权,那么,相对来说,这个公安厅长的位置就十分重要了,如果省公安厅长不和自己一条心,会给下面的抓权,增加难度的!唐诚如果在合适的时候,把这个傅龙彪扶正了,这将是自己的一步棋啊。

  唐诚说:“幸亏你是顶住了压力,把人给我抓回来了,不然的话,你老傅以后就别跟着我混了,我唐诚手下不需要无能之辈。”

  傅龙彪一听,心里一震,幸亏是自己虎气了一些,不然的话,还真就不被唐诚赏识了,看来,自己当场抓人,抓对了,有唐诚撑腰,傅龙彪还怕什么啊!

  唐诚和傅龙彪见过面后,随即就在烟莽山市委会议室,召开了市委常委座谈会,唐诚出席并讲话,唐诚讲到了全国矿山企业的安全生产形势,以及国务院对安全生产的重视程度,整顿矿区企业的安全生产环境,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任务,我们湖东省虽然还没有出现重大的矿工遇难事故,但是绝对不能是掉以轻心,要有危机感,要未雨绸缪,积极做好安全生产的前期工作,防患于未然。要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对策来安排部署我们省的矿区生产。

  唐诚直接点将烟莽山市的市委书记方冲,唐诚对他说:“你们烟莽山市是我们湖东省最大的矿区生产集结地,我们省百分之九十的大小矿企主要分布在你的这个烟莽山市区,你作为矿区的主要领导,想必会有很多想法和体会的,结合国务院要求各地整顿矿区生产的要求上,你个人谈谈看法吧。”

  方冲就开口讲了讲,无非是些冠冕堂皇的话,比如要重视矿区生产,要加大对矿企安全生产督导检查的力度,要确保矿区的经营秩序,要提高矿工的维权意识,市委市政府要专门成立一个以督导检查矿区生产的办公室,负责牵线处理安全生产方面的问题,成立专项督导小组等等吧,都是一些面上的东西,实质的动作和想法,是一点也没有。

  方冲的表态,让唐诚心里还是不满意的!

  唐诚想的是,还是早就打好的腹稿:关停小矿企,进行整合资源,统一合并到大矿,进行统一法制的管理,对一些违法矿企给予关停,对一些有利用价值的予以国家收购。

  方冲讲完,市长也讲了讲他的想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