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53章 拒绝合作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烟莽山市的市长讲话,就有点水平,和唐诚的想法有点契合,市长也是提出来,要想根本的解决死难矿工事件多发的问题,就是要从整合矿产资源,从保护环境的角度考虑,关停甚至是炸毁一些小矿,是合乎发展规律的,对于利用价值高的矿企,要给予整合资源。(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市长说:“ 毕竟我们的矿藏资源是有限的,这个是不可再生的能源,无限制的开采,总有一天会让我们开采完的,到矿藏被消失殆尽的时候,我们的下一代的下一代再开采什么!而且,大小矿散布在各个地方,一个山头一个当家人,也不利于政府监管,整合资源,加强管理,是接下来政府要做的事。”

  唐诚一听,马上就注意到了这个市长,他叫霍刚,唐诚记下了这个名字。

  就在座谈会开的如火如荼的时候,这个时候,市委秘书走进来,附在了方冲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方冲就从秘书的手里接过来了一张字条,他看过后,就来到了唐诚的身边,把字条递给唐诚,问道:“唐省长,这是您写的字条吗?”

  唐诚看了一眼,对,就是自己给那个在旭日锡矿门口遇到那个死难矿工家属写的字条,让她们过来找方冲解决问题。

  唐诚就回应到:“是我写的,你要处理好这个事,要妥善的照顾好死难矿工们的家属生活。”

  方冲一听,马上点头说:“好的,省长就请放心吧,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座谈会散后,唐诚安排自己的秘书,让市长霍刚去唐诚的房间里谈话,霍刚就去了,唐诚和这个霍刚交流了对矿区安全生产的看法。

  市委书记方冲就去处理死难矿工抚恤金的事。

  因为是唐诚交代的,方冲亲自接待了来访的这个死难者家庭,全是女人,年轻的媳妇叫荷花,荷花的丈夫刚在旭日锡矿上被开山炮炸死的,连荷花的公公爹,也是早年挖煤时摔死的。

  方冲听完对方的哭诉,方冲立即就对秘书安排,马上通知旭日锡矿的耿连山,让耿立即赶到市委来。

  不料,事情凑巧了,秘书说:“耿连山已经来市委了,正要求见您呢。”

  方冲一听,说:“好啊,那就让他进来吧。”同时,方冲把荷花一家带出去,先行安顿好。

  此时,已经是下午的六点多钟了,耿家的婚宴早就散了,婚宴散后,这个耿连山是马不停蹄的就来到了市委,要找这个市委书记反映他的事。

  耿连山进来了方冲的办公室。

  耿连山就对方冲诉委屈到:“方书记,论起对烟莽山市的贡献来,我们耿家可是纳税大户啊,不要说为县里做贡献了,就是市里的各种民生工程,我们耿家也是捐助了不少款项吧!爱心捐款,那一次我们旭日锡矿也没有落下啊!可是方书记,你们不能这么对待我这个纳税大户啊!你们市委政府这样做,这也太让我们伤心了啊!”

  方冲也知道了一点,傅龙彪大闹他婚宴现场的事,可见这个耿连山是兴师问罪来了!而且事情也是这么的戏剧性,方冲有事要找这个耿连山问个明白,耿连山,也有事要找这个方冲问个明白。

  正说着话,方冲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副省长尤阳打过来的,为的就是耿连山的事,尤阳让方冲帮着过问一下,首先,先把被抓的旭日锡矿的人都放回来,至于其他事,都可以协商解决的。

  当然了,尤阳也会很策略的说:“原则上的事,一定要秉公处理,依法办事,但是如果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事,就要灵活掌握了。”

  方冲也没有坚持说不给办,也策略的回应了尤阳的说情电话。

  放下尤阳的电话,方冲突然是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主意,眼下,方冲夹在了耿连山和唐诚的之间了,虽然说,唐诚的优势要远远大于耿连山,但是,方冲知道,耿连山是个上百亿的富豪,其能量还是不能被忽视的,耿连山的背景也绝对不会是仅仅就一个尤阳这一条线。唐诚要方冲处理荷花家的事,这个事,方冲也怕这个耿连山会不答应,以至于让方冲在唐诚的面前无法交差。

  何况,现在,这个耿连山也未必知道,背后要办他的人是唐诚!

  于是,方冲就好言劝慰了这个耿连山几句,给耿连山出了一个方案,方冲可以照会市公安局乃至省厅,马上放人,但是,方冲这里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死难者家属荷花家的事,耿连山要拿出五十万来补偿给荷花家,把这个事情交代过去,方冲说:“其实呢,这个事已经被上级知道了,这是上级领导安排下来的任务,你的这个旭日锡矿执行也要执行,不执行也要执行。”

  方冲做到这一点,也算是给这个耿连山面子了,做了交换。

  不料,猖狂的耿连山听后,竟然是当场否决了方冲的提议,耿连山振振有词的说:“方书记,你的这个提议,恕我不能接受!如果说市委需要我赞助资金,不要说五十万,就是五百万,我耿连山也拿的出手,可以赞助给你们市委做慈善事业,但是,就是不能补偿给死难矿工,我是开矿的,牵扯到的不仅仅是荷花的男人一个,这里面牵扯到很多矿工,如果我补偿给了荷花家五十万,那其他人家呢!还有就是,以后我矿山再遇到这样的事呢!那我这个矿,就没有办法开了!再说了,矿工都是穷鬼穷命,他们的命也不值这个价,死了,是他们命该如此!这个事,恕我不能从命。”

  方冲没有想到耿连山会拒绝这个交换。

  方冲就不阴不阳的回了句:“那没有办法,今天早上抓的人,今天是不能被放回去的,要依法处理。”

  耿连山站起来,他说:“那好啊,我的人也没有犯什么大错,最多也就是一个治安拘留。不是多大的事,想要拿这个事,和我做交交换,我不干,想要我多出死难矿工的抚恤金,这个也办不到,一分钱都不会多给的。”

  方冲想不到耿连山还急眼了,方冲就逼问了他一句:“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和我们合作了啊?”

  耿连山还击到:“不是我不合作,是你们政府欺人太甚!”

  方冲也想不到这个耿连山会是这个态度,他这个市委书记说话都不好使了啊!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这个耿连山再牛,省里中央里再有人,他也不会傻到和市委书记作对啊,可见,傅龙彪直接去他儿子婚宴上抓人,这个刺激让耿连山几乎是歇斯底了。

  方冲利诱不成,又生一计,方冲开始威逼到:“老耿,不管怎么说,关于对遇难矿工抚恤金的金额上,国家是有明文规定的,你必须要严格的遵守国家的这个有关规定。”

  耿连山回敬到:“国家是有国家的规定,可是国家的规定也要遵守我们当地的风俗民情和长久形成的习惯,况且,在矿工进场之前,我们都是和矿工签署有这个方面的协议的,死了,就是五万元的丧葬费,其他的一概没有,如果方书记是坚持要给,这个我也没有异议,但是,这个钱,应该是由市财政来出,而不是让我的企业来买单。”这个耿连山是坚持要作对了,而且他反驳的是振振有词,财大气粗,一点也不假,这个耿连山因为手里有几个臭钱,还真就挺会装的。这社会就是这样,有钱就是大爷啊!

  方冲的市财政是不会拿这个钱的,这个钱,原则上就应该由矿工出事的矿企来负担。

  方冲原以为是两全其美的交换之策,结果却是不欢而散,耿连山是从方冲的办公室里拂袖而去。

  此时,唐诚和霍市长的谈话也完了,唐诚开始安排人,和方冲进行谈话,方冲接到通知后,就走到了唐诚的办公室,唐诚开口第一句就问他说:“方冲同志,荷花一家的抚恤金问题,落实的怎么样了啊?”

  方冲听到后,登时就是面露愧色,他说:“唐省长,没有谈成,旭日锡矿就是不情愿出这个钱,旭日锡矿说,这个牵扯面太广,牵扯到的遇难者家庭太多,根本就不是一个五十万的事。而且这个耿连山一口咬定,遇难者矿工在进场之前,是和矿山签有协议的,一旦发生意外,矿上最多就给五万元的丧葬费,其他的,视为矿工自动放弃,他坚持这个协议有效。”

  唐诚听后,淡淡的哦了声,问道:“那你方冲计划下一步怎么办啊?”

  方冲就想了想,回答说:“荷花一家的事,既然已经惊动省长了,我们烟莽山市委,是一定要管的,要帮助荷花一家渡过难关,我们计划是从市财政里拨付出来一笔钱,做为抚恤金,发放给荷花一家,唐省长,你看,这样合适吗?”

  唐诚一听,心里就有火了,这个方冲是怎么当的市委书记啊!这也太窝囊了点吧!本该旭日锡矿负责的事,市委硬要担起来,而且这个耿连山还这么牛,看来,自己让傅龙彪直接去他的婚宴现场抓人,不但没有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反倒是帮了倒忙,激怒了这个耿连山,让不惜血本的要和市委市政府作对,要和傅龙彪等人死磕到底了!

  唐诚眉峰一挑说:“难到,你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方冲就建言到:“这个耿连山是有点背景的,他不仅仅是和我们省里的某些领导有关系,这个人的能量巨大,他还能攀上中央里的关系呢,依我看,就把我们抓的人给他放回来,我们先敬他一步,摆出高姿态,兴许耿连山就答应抚恤金的事了。这件事,还是争取到耿连山的和平理解处理,比较好。”

  正说着话呢,方冲的手机响了,方冲看了一眼,就给唐诚请示说:“一定又是为了老耿的事而来的。”

  唐诚就示意他可以接听电话。

  电话是中央大部委的一位副部长级的人物打过来的,主要就是为耿连山说情的,只要不是原则性的大问题,就灵活运用,不要为难当地的明星企业。

  方冲就放下电话,对唐诚说:“怎么样,唐省长,我没有说谎吧,这个耿连山人脉广着呢,手伸的长着呢!你也知道,有钱就会有势的,我看,还是以和平理解处理为最好。”

  唐诚看着眼前这个方冲,唐诚缓缓的站了起来,踱步来到了窗前,窗外,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刻,街上开始流光溢彩。

  唐诚回过身,盯着这个方冲,唐诚淡淡的说:“好啊,他既然不想和我们合作,那就再过过招吧!”

  方冲就问唐诚说:“是怎么一个过招法?”

  唐诚表情凝重的说:“既然他连五十万的抚恤金都不愿意拿,好啊,那我们就直接断了他的财路,马上关停他的旭日锡矿,进行整顿,收回他们的开采权,把他的矿企收购到我们国营大矿手里来!进行统一的资源整合和管理。杜绝私营矿企乱开采的现象。”

  唐诚把这个提法说出来,方冲当即表示出来疑问和震撼,他忙说:“不行啊,唐省长,我先说下我的意见,这个整合私营矿企,我们市委在几年前,曾经有过这样的打算,可是,都没有成功啊!这里面的难度太大,首先,私营锡矿,他们根本是不会配合的,也不会把锡矿顺利的交还给我们国企大矿手里来,其次,他们就是要价太高,漫天要价啊!我们根本就无法满足他们的狮子大张口啊!还有就是,国企大矿,也不愿意整合这些小矿区,毫无利润可言啊!”

  唐诚听后,眉峰一挑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马上,我们组织专人专车专队伍,先拿他这个旭日锡矿开刀!明天就给我行动,下到那个旭日锡矿去,关停他的工厂,不允许他开采生产,到时候,他就自动的来找我们商量整合资源的事了!”

  “这样,可以吗?”方冲不无担心的说。

  唐诚说:“先把关停整顿的通知送达到旭日锡矿去,然后,再谈整合资源的问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