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64章 人选斟酌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午餐,唐诚就在桥梁坍塌的现场吃的,亲自盯着技术人员对大桥做事故检验,查清楚事故的原因,到底是不是因为质量问题。(k6uk)

  就在唐诚誓要查清坍塌事故原因的时候,此时,现场意外的来到了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他是湖东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皮定光。

  他来到了现场,查看了现场坍塌的场面,也是神情严峻,在周遭看了一圈过后,来到了唐诚的面前,说:“唐省长也在啊,我呢,刚好从这里路过,不请自到,特来看看,唐省长有需要我的地方请马上告诉我,我一定要帮助唐省长,查清事故的原因。”

  唐诚平静的说:“谢谢皮部长,将来,如果是万一查清楚是**的话,是属于国家公职人员和机关干部的话,处理起来,少不了你这个组织部长的支持啊!”

  皮部长说:“是啊是啊,如果真是**的话,属于我们国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的,查实之后,一定要严加处理,组织关系上,坚决予以惩戒,我们组织部坚决配合省里的反贪工作。”

  皮部长和唐诚寒暄了几句,然后就说:“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去了,省委还有一个组织会议呢!”唐诚听后,就淡淡的点点头。

  唐诚目送着皮定光的身影远去,一直到皮部长上车后,唐诚才若有所思的收回眼光。

  唐诚送走皮定光后,唐诚就去了附近的东环开发区区委办公楼,成为临时指挥部,这个地方距离虹天桥坍塌现场不远,便于指挥和获得第一手的资料。

  唐诚坐在区委临时的办公室里,沉吟了下,就把自己的秘书司马良叫进来,让秘书通知那个省公路局的副局长单耕坡。

  唐诚要和这个单耕坡再次谈话。

  单耕坡进来后,比较拘束,唐诚就大度的递给了单耕坡一支烟,相互点燃后,唐诚说:“单副局长,趁着现在,造成大桥坍塌的事故原因还没有检验出来,我呢,想和你先谈一谈,关于这个虹天桥的问题,当然了,也可以算作是组织谈话,单耕坡同志,我只是想再仔细的了解一下这个桥的建设经过,你能汇报的再详细一些吗!”

  这个单耕坡就爽快的把虹天桥的建桥经过,详细的复述了遍。

  在他复述的过程中,唐诚特别注意到了这个省公路局的局长,数次提到他,就多问了关于这个局长的一些问题。

  单耕坡告知说,省公路局局长姓钟,叫钟非,在省公路局长位置上已经做了五年了,五年前,是从湖东省下面的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位置上调上来的,从副市长一下子直升为省的一个大厅局的局长兼党委书记,也算是破格提拔了,一般来说,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市长,最低也得是副书记,才会有这个直升为大厅局局长之位的。副市长直升,有点过快。

  唐诚哦了声,淡淡的说了句:“那这个钟非,升职的时候,上面一定是有人说话了?”

  单耕坡就犹豫了下。

  唐诚就马上追问到:“单耕坡同志,现在,我只想从你这里了解到一些情况,省里会彻底查清楚的,我走早晚都会知道,现在,你就要对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桥已经坍塌了,局长又不在,你是代表省公路局来的,既然来了,就要为自己今天的言行负责。”

  单耕坡就嗫嚅着说了个信息:省委组织部长皮定光,是钟非同志的远房表哥。钟非是在皮部长到任组织部长后,即到省公路局任职的。

  唐诚一听,立时心里一紧,猛然就明白,为什么刚才组织部长不请自到,现在,唐诚不得不防,对方一定是来打探消息来了!

  唐诚沉吟了下,立时就站了起来,在房子里踱了几步,然后,就让这个单耕坡出去了,唐诚拿起手机,拨通了远在首都的兄弟柯龙的电话,请柯龙务必马上办一件事,那就是迅速的调集警力,去首都机场,甚至是火车站和港口,严密布控,如果真在涉外航班上,发现了这个人要出国,务必立即截留。要严密监控的这个人,就是去首都开会的省公路局的局长钟非,唐诚此时,严重的怀疑,有人再给这个钟非通风报信,如果这个里面真是存在贪腐行为的话,这个钟非那是极有可能要潜逃出国的!

  为防患于未然,唐诚必须要棋高一着,先人一步!

  事情有消息后,柯龙要及时的向唐诚汇报。

  第二天,幸亏是唐诚棋高一着先人一步,果然,这个省公路局长,负责虹天桥建设招标,一手操持大桥建设的这个钟非,会议结束后,并没有从京城回来。

  同时,负责检验造成坍塌事故原因的技术人员,也得出了结论:大桥存在着着严重的安全隐患,质量不过关,多处有明显的安全漏洞!造成大桥坍塌的直接原因,就是质量问题,是人为造成的!

  唐诚听到上述两个消息后,眉峰就凝结到了一起。

  首先,唐诚去了省委书记莫小龙的办公室,通报了虹天桥的事情,莫小龙就问唐诚是什么意见?

  唐诚坚决的说:“毋庸置疑,首先要把大桥的建设方控制起来,同时,做为大桥的管理方,省公路局的局长,必须要尽快来省委说明情况。”

  莫小龙点头同意唐诚的方案。

  这个时候,省委纪委一名副书记走了进来,对莫小龙汇报说:“莫书记,已经和国家交通部办公室取得联系了,钟非同志前天就请假了,并没有到会。”

  莫小龙一惊,忙说:“什么,请假了,也就是说,现在这个钟非已经失踪了啊?”

  省纪委的这位副书记就点头说:“是的,现在,可以用失踪一词来定调钟非的现象。”

  莫小龙震怒到:“马上积极的派人寻找钟非,死要见尸活要见人,务必要找到他。”

  纪委的同志就领命出去了。

  莫小龙就对唐诚说:“虹天桥坍塌的工作,你唐诚同志就负责到底吧,要彻查事故原因,要坚决追查事故责任人,一旦查证,我们政府工作人员都贪腐和玩忽职守行为的,立即会同司法部门,坚决查处,不姑息不迁就。同时,还要做好事故的善后工作,要安抚好遇难者家属们的情绪,积极的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

  唐诚淡淡的点点头,表示一定会遵照莫书记的指示精神去办。

  唐诚和莫书记谈完,唐诚就要离开莫书记的办公室,出门的时候,迎面就遇到了组织部长皮定光,他也来莫书记的屋里汇报工作。

  唐诚就淡淡的和皮定光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唐诚就离开了。

  皮定光就走了进来,坐到了莫小龙的对面,等了一会,确认唐诚已经走远了,皮定光才开口说:“莫书记,唐诚来干什么啊?”

  莫小龙说:“谈了谈虹天桥坍塌的事。”

  皮定光的眼色一紧,像是不经意的问了句:“听说,大桥坍塌是因为存在质量问题?”

  莫小龙说:“是的,技术人员已经得出这个结论了,必须要严肃处理,给死难者一个公道,省委对此明确的,坚决要惩处违规操作的当事人。”

  皮定光说:“事发当日,我正好路过虹天桥,我去看了,死了很多人,如果大桥真是存在质量问题,那这帮人也委实太可恨了,抓住之后,是必须要严惩的。”

  莫小龙就点点头。

  莫小龙看了一眼皮定光说:“对了,我让你办的事,你办的怎么样了啊?”

  皮定光忙说:“我来,就是向书记汇报这个事的,现在,我们省的干部结构上,无论年龄和学历层次,都是良好的,近年来,按照中央的精神,也在向高学历和年轻化的干部倾斜,多给这些干部身上压担子,重用他们,使他们尽最大限度的发挥优势。”

  莫小龙点点头,继续问道:“具体的呢?”

  皮定光沉吟了下,抓起莫小龙办公桌上的一盒中华烟,随手递给莫一根,他自己吸了一根,可见,他在莫小龙这里,还是很随便的,不受拘束,毕竟他是组织部长,莫小龙在湖东省,很多事,还要仰仗他这个组织部长帮衬呢!省委书记和组织部长的关系,那是非常的微妙,如果省委书记不掌握组织部长,那等于是是损失了一大半的江山,权力将折一大半,省委书记对于组织部长,那一定是恩威并举,既要拉拢,但是也要适当的敲打。

  皮定光烟雾缭绕中,说道:“目前,有两个位置,需要考量,第一个人选,就是省公安厅的厅长人选,现任厅长于洪同志,已经被中组部确定为交流人选,拟到沧海省担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中组部领导要求我们省委尽快的推荐一个省公安厅厅长的人选,报请国家公安部批准,原则上,省公安厅长一职由上级公安部来任命,但是,考虑到工作性质和地域限制,公安部的领导同志也讲了,会充分的考虑我们省委的意见。”

  莫小龙就表情凝重的点点头。

  自古以来,单位一把手必须要紧紧抓住组织人事权,何况,省公安厅长一职,也是十分的重要,在仕途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政治,都希望重要岗位上,重用自己的人。

  莫小龙说:“这个省公安厅长的人选,要慎重,这样吧,你们省委组织部结合省公安厅党组推荐出来两个人选,然后,把名单简历报我,我要亲自和这两个人选谈话,时间由你来定。”

  皮定光就笑着答应了。

  这就是他这个组织部长和省委书记之间的默契,中间有一个切蛋糕的学问,一块蛋糕摆上来,谁也不能全都端走,独自享用,就像俗话说的那样,当官的把肉都吃光了,总要留给下属们一点汤喝,蛋糕要切好,切均匀。不给下属们留点汤喝的个别官员,最后的下场,往往是会把吃都肚子里的肉,都吐出来。

  皮定光负责举荐人选,最后,莫小龙把关拍板,各有所得。

  谈完了这个省公安厅长的问题,接下来,还有一个位置,也十分的重要,那就是烟莽山市的市委书记一职,现任市委书记方冲,因为年龄问题,任期也到届了,拟调任到省人大来任职,职务暂定为副主任(副部级),那么,方冲调走后,烟莽山市的市委书记一职,由谁来接任,这个问题,就摆上了桌面。

  莫小龙对这个位置也十分的关心,省委有些大的决策和部署,还指望着这些地级市的市委书记来完成呢,人选也不能马虎。

  莫小龙就问皮定光说:“这个人选,你又是怎么考虑的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