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75章 有希冀有理想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天蓝集团电子厂出现自杀事件的第二天,省政府召开会议,专门研究讨论电子厂出现的问题,唐诚亲自主持会议,列席会议的有副省长尤阳,以及省公安厅长傅龙彪,省劳动人事厅厅长,省安监局长,省政府安全生产办公室等多个职能联动部门的领导。(k6uK)

  会议开始,首先由傅龙彪把电子厂职工自杀的情况通报一边,最后傅龙彪陈述说,省厅关于对此次事件的认定和看法,做为电子厂的苛刻管理,毫无人性化的压榨职工,犹如让工人们天天如生活在没有生机的地狱里,是造成多次工人自杀事件的一个主要诱因,如果再不加以整治的话,不排除今后仍然会有工人们自杀。

  公安厅长讲完,省劳动人事厅长也讲了自己的意见,电子厂的管理办法和模式确实有待商榷的地方,对于职工过于苛刻和严厉,因为电子厂管理的问题,劳动人事部门也多次到电子厂去做工作,督促厂子严格按照劳动法办事,完善各种对于职工的优待政策,可是,收效甚微,电子厂依然还是坚持他们的管理方法。

  省安监局的同志讲到:“电子厂第一次出现工人自杀的事件后,就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督促厂子为宿舍楼的窗户安装上了防护网,这都是我们督促下完成的。”

  唐诚听完这些职能部门领导的汇报,都是一些人之常情的东西,唐诚心里不甚满意。

  唐诚问副省长尤阳说:“工人们的情绪现在怎么样啊?”

  尤阳说:“大体上还算可以,我也和工人们座谈了,他们的要求,无非就是两个方面,第一个,要求增加工资,提高待遇。多一些人性化管理,少一些强制措施,多一些文化方面的娱乐活动。少一些魔鬼式的管理方法!第二个方面,就是争取足够的人权,能多一些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出入工厂是自由的,工厂不要对他们规定苛刻的条件,束缚他们的精神和人身自由。”

  唐诚点点头。

  唐诚不喜欢开长会议,一群人在会议室里喋喋不休半晌,什么实际事都办不成,唐诚喜欢开短会,会议开到这里,唐诚就做出了指示了,责令省公安厅和省劳动人事厅结合,马上去天蓝集团电子厂,下达我们政府的指示,给予他们厂子两条道,第一条道,立即按照工人们的要求,改善工人们的生存环境,提高工人们的待遇,仔细的倾听职工们的心声,让工人在做工之余,感觉到有光明有理想有奔头有希冀。第二条道,那就是,如果不听招呼,不接受我们政府的管理,立马关停它!让它停业整顿。我们湖东省是欢迎企业家来我们湖东省投资兴业,但是,也绝不能容忍不把工人当人看的企业在我们湖东省为非作歹。不管是外资也好,内地也罢,都要严格遵守人权规定。”

  唐诚义正言辞的表明了这个态度,下面的人就坚决的去执行了,散会以后,省公安厅和省劳动厅组成联合小组,立即下到电子厂去,落实省政府的会议精神。

  唐诚坐镇省政府,等待事情的处置结果。

  一个小时后,傅龙彪和省劳动厅的于厅长回来了,向唐诚传达了天蓝集团的态度,他们的态度也是两条:第一条,天蓝集团维持现有的规章制度不变,工资和福利待遇不变。第二条,如果省政府坚持要增加职工工资和福利待遇,也可以,那只有是从电子厂上缴湖东省地方税收里扣除,免除电子厂所有的税收费用,厂子可以考虑拿这笔钱用于改善工人的生存环境上。

  这是什么态度啊!唐诚一听,登时就火了,“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唐诚说:“这么说,他们依然还是我行我素了?”

  傅龙彪说:“是的,这个天蓝集团是有背景的,财大气粗,而且很有可能和更高级领导有交往,官商两道,叱咤风云,对于我们省厅和省劳动厅的督促,人家根本就不感冒啊。”

  唐诚看了看傅龙彪,自己又缓缓的坐到了椅子上,贵为省长了,不能这么喜形于色,可是,唐诚就是唐诚,嫉恶如仇,是个性情中人,唐诚坐定后,点燃了一支烟,唐诚问于厅长说:“你们劳动厅就是负责劳动争议仲裁,和维护工人们合法权益的,你们没有向他们讲明政策吗?”

  于厅长苦笑说:“政策当然是会讲明了,可是,人家不听啊,根本就不卖我们的账啊!”

  唐诚说:“不听,我们就可以关停他的工厂啊?”

  唐诚说到这里,于厅长就看了看傅龙彪,傅龙彪说:“省长,我们也这样说了,不听就关停他们的工厂,可是,你猜他们说什么啊?”

  唐诚问道:“说什么啊?”

  傅龙彪说:“他们说,关停我们的工厂,你试试,敢关停他们工厂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唐诚心里还真就和这个天蓝集团较上劲了,唐诚倒要看看,这个天蓝集团的根,到底在那里?怎么这么硬气呢!

  唐诚淡淡的说:“我还就要关停它!”

  唐诚对省劳动厅和傅龙彪安排说:“我们是先礼后兵,既然他们敢和我们政府对抗,那好吧,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这一次,你们多带些人去,不听招呼,不加以改正错误的话,马上关停。”

  傅龙彪等人就再去办了。

  这个时候,常务副省长施碧海听到了消息,过来唐诚的办公室,让其他人躲出去后,施碧海说:“唐省长啊,这个天蓝集团可是有着很深的背景啊,您看,是不是暂缓一下,我再去做做工作,或者是,向上级领导打声招呼啊!”

  唐诚说:“我唐诚不喜欢走弯道,如果它真有背景,关停后,自然就有人出头了!”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唐诚桌上的电话就急促的响了起来。

  唐诚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竟然是首都区号打头的电话,毫无疑问,电话是从首都方面打过来的,唐诚如果不接,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好像也是说不过去,唐诚犹豫了下,就接通了电话,对方是华夏国家发改委的一位副主任打过来的,发改委可是实权部门,掌握着各省的经济总量分配,以及经济指标的制定呢,各省都不敢轻易的得罪发改委。

  果然,寒暄了几句后,对方就把话题引到了天蓝集团的话题上,说:“听说你们湖东省,要整顿关停天蓝集团下属的电子厂,有没有这回事啊?”

  唐诚点头说:“确有此事。”

  对方就说了一大通的道理,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天蓝集团说情。

  唐诚还是那句话,如果电子厂遵守约定,服从省劳动仲裁部门的管理,这件事,可以商榷,假如说,电子厂不听招呼,我行我素,公然的和政府政策对抗,那没有办法,只有关停。

  对方听到了唐诚态度坚决,并没有给他这个副主任面子,他就悻悻的挂断电话,临了说了句:“唐诚,你如果真要是关停电子厂的话,你会后悔的!”说完话,对方就把电话挂断了。

  唐诚这边坚持要关停电子厂,只要电子厂不服从管理,依然不彻底的检讨自己的错误,改善工人们的生存环境的话,不从根本上检讨自己,唐诚就要以铁的手腕去治理。

  既然对方找到了发改委的一个副主任,那么证明,对方集团的高级领导已经知道了此事,正在积极的寻找应对之策,首先想到的是,托关系走门子,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发改委的这位副主任放下唐诚的电话不久,他桌子上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是天蓝集团的副总娄崇义打过来的,问询唐诚的态度转变了吗?

  副主任不高兴的说:“可能是我官职小的缘故吧,这个姓唐的根本就不卖我的账,他坚持己见,要关停电子厂,依我看,你们集团公司还是重新调整一下部署,就答应工人们的要求,和按照湖东省劳动部门办事吧。”

  娄崇义听后,是不置可否,放下了副主任的电话,娄崇义不敢耽搁,只好把最新的情况,汇报给了天蓝集团的最高领导人,此时正在海外度假的集团董事长卢金村。

  卢金村是美籍华人,财富上千亿啊,接到了娄崇义的电话后,卢金村陷入了沉吟中,稍稍,卢金村淡淡的说:“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停止度假,马上飞回国内。”

  这个时候,一名服务生又领着四位身材高挑的模特,穿着泳装,走到了卢金村的身边,要给卢金村服务和捶腿,卢金村示意不用了,国内的公司出现了问题,卢金村需要飞回国内处置。

  卢金村飞回到了国内,在首都机场出来,卢金村就坐上了公司早就派过来接他的一辆劳斯莱斯上,卢金村坐到了宽大的车里,就再次问秘书说:“情况怎么样了啊?”

  对方回答说:“湖东省的劳动部门,已经给我们公司下达了限期整改书。”

  卢金村嘴角撇了下,不屑一顾的说:“多大的点事啊!不就是自杀了几名工人吗!也值得关停我们的工厂啊!这不是小题大做吗!这个世界上的事,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分为三六九等,工人不干活,还能做老板啊!死就死了呗!”

  对方秘书说:“是啊,我们天蓝集团所有的连锁企业,全部的工人加起来,足足有十万人之多了,这么浩大的工人数,一年之后,生老病死就是一个大数目,有几个工人自杀,微不足道,也不足奇啊,湖东省借此要我们公司整顿,大幅提高工人的待遇,就是有点借题发挥,小题大做了。这么庞大的工人集体,一个工人年薪增加一万,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一个工人多休息一小时,我们集团损失的利润,将会是惊人的。”

  卢金村拿起来车载电话,直接就把电话,打给了湖东省委书记莫小龙。

  官商平等,商人财富要是达到了一个巅峰的话,不要说富可敌国了,就是富可敌省了,其社会地位就几乎是和省委书记平等的了。一个百亿富豪到一个省去,估计副省长一定会出面接待的。所以,千亿富豪就可以直接和省委书记对话。

  卢金村接通了莫小龙的电话后,寒暄几句,卢金村转入正题说:“莫书记,听说,你的湖东省有些管理部门,数次到我们的电子厂去督促检查,还要关停我们的电子厂,莫书记,你知道这件事吗?”

  莫小龙佯装惊讶的说:“不知道啊,这件事,可能是省政府做的吧,唐省长主抓的。”莫小龙趁势就摆了唐诚一刀。

  卢金村就说:“莫书记,要不,你给唐省长说一声,这个事,就这样过去吧,如果顺利的话,我们集团明年还计划在你们湖东省投资一个年产值上百亿元的大厂呢。你们这样做,让我如何过去建厂啊!”

  莫小龙为难的说:“卢总啊,我和你说实话吧,唐省长这个人办事情,雷厉风行,做事果敢,他的事,我还真就未必劝得了,你有事,还是直接去找唐省长吧,你们公司的这个事,归他管辖。”

  莫小龙就把皮球踢给了唐诚。

  卢金村放下莫小龙的电话,还是嘟囔了句:“老狐狸!”

  然后,卢金村对秘书安排说:“直接去观鱼台国宾馆,不就是一个省长吗,我就不信,他省长敢不听中央的。”

  卢金村的能量还真是不小,下午刚上班,说情的电话又打到了唐诚这里,严格上说,这不是说情电话,而是指示,电话是华夏国务院副总理程先禄的办公室人员打过来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