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803章 拉个垫背的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张小雅就收拾了下,准备接受韩若菊的邀请,去赴宴。(K6uk)张小雅如果去赴宴,那形势就更为糟糕了!

  就在张小雅收拾停当,走出门外,还没有上车之前,她的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她拿过手机一看,是唐诚打过来的,她当即就摁通了接听键,问道:“唐诚,你终于是给我打电话了啊?”

  唐诚淡定的说:“是啊,彪子和柯龙,以及婷姐们都来湖东了,还有美霞,我们正在聚会呢,你过来吧。要不要去接你啊?”

  张小雅一听,唐诚的这么多朋友来到了湖东,说心里话,张小雅非常想融入进这个圈子,起码,此时,相比韩若菊的那个饭局,张小雅更愿意来唐诚这里。

  张小雅呼出一口气,唐诚终于是给自己联系了,她心里一热,答应了唐诚的邀请:“我这里有车,我马上开车过去。”

  张小雅放下唐诚的电话,就又把电话打给了韩若菊,张小雅借故就把韩若菊的这个饭局给推辞了!

  唐诚放下电话,就对马玉婷说:“小雅马上到。”

  马玉婷不愧是大几岁,她说:“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防止对方把张小雅给拉拢过去,换成我在湖东省做组织部长,对方也会对我行使手段,腐蚀拉拢的,这是人之常情。”

  唐诚听后,不住的点头,多亏了马玉婷的及时建言,不然的话,差一点就中了对手的离间之计。

  兄弟聚会,情人到场,难免是一场天昏地暗的酒战,第二天,杨美霞和张小雅还在昏睡不醒,马玉婷和唐诚已经在酒店的花园里散步了,商量着下一步的打算。相比较,还是马玉婷和唐诚的酒量厉害一些。

  毕竟眼下,唐诚还不能坠入在温柔乡里沉睡不醒,现在的局势,还不是唐诚享受的时刻,敌人的咄咄逼人,已经是打到了门前了!

  马玉婷思考了下,她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不能退缩,一定要坚决的反击。”

  唐诚坚定的说:“认输不是我唐诚的性格。”

  马玉婷笑了,说:“看来,昨天晚上,兄弟们和我们姐妹们是给你信心了!”

  唐诚也淡淡笑了:“是的,男人嘛,是可以从女人的感觉里,找回自信的!也可以从兄弟情义中,找到继续奋斗的勇气和源泉。”

  马玉婷说:“看来,我昨天的辛苦也没有白费。你是打算如何反击啊?”

  唐诚说:“越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赞成,俗话说的好,牵牛要牵牛鼻子,打蛇打七寸,既然对手这么袒护这个东化集团,好啊,那我就从这个东化集团入手!”

  马玉婷很兴奋,追问到:“具体说说你的想法?”

  正在这个时候,远处的草地小径上走来了两个人,唐诚一看,是彪子夫妻。

  唐诚就用手一指彪子说:“反击的手段在彪子那里呢!”

  马玉婷看到了彪子媳妇,马玉婷也是灵机一动,说:“我明白了。你的棋原来在这里啊!”

  唐诚谦虚的笑了笑,说:“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未卜先知的能力,这是上天在成全我罢了。”

  早餐的时候,唐诚把彪子夫妇叫到了一边,唐诚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王美美当即表态说:“这个没有问题,我马上给我的爸爸打电话,让他安排记者过来。我亲自指导这次的行动。”

  唐诚回到了省政府,下午,就传过来让唐诚振奋的消息:华夏国中央电视台社会新闻部,外加京城的一家大型传媒报纸公司,外加一家青年报社,外加一个新闻网站等,有九家大型新闻媒体组成的新闻报道组,专程来湖东省报道调查东化公司产品伤人事件!

  这个消息传到了常金宏的耳朵里,他一边嘱咐手下人做好接待工作,嘱咐省委宣传部长池小丽出面接待陪同,并且把随时出现的情况,及时的向莫书记汇报。

  常金宏就走到了莫小龙的办公室,关上门,神情紧张的说:“莫书记,情况很糟糕啊,京城方面,一下子来了九家新闻媒体啊,而且都是国字号,全国数一数二的新闻大鳄,央视方面都出动了,如果把我们东化集团的事情,如实的报道出去,那可就糟糕了啊,我们之前付出的努力,就付之东流了!”

  莫小龙听后,心里也是吃了一惊,他沉吟了下,说:“不要慌,我猜,这一定是唐诚搞的鬼,他不甘心失败,想从这个方面打击我们。”

  常金宏说:“莫书记,唐诚这么做,不地道,也不对啊,更是违反了我们常委会的决议啊!他这是明显的不去遵守常委会的决议,是在凌驾于常委会之上啊!我们可以对他批评和指责的啊!”

  莫小龙说:“这一层,我当然想到了,可是,即便是我们去指责唐诚,唐诚完全可以说,这些个国字号的新闻媒体,并不是唐诚要他们来的啊!新闻媒体本身就有监督的责任啊!”

  常金宏点头说:“这个唐诚,真是毒辣啊!可问题是,我们应该怎么应付啊?”

  莫小龙说:“你马上做好两件事,第一件事,通知我们省委宣传部,和省电视台的领导,马上靠上去,要充分的申诉我们的理由,要做好各家新闻媒体的工作,让他们明白我们省委的意思,争取得到九家新闻媒体的支持;第二件事,你马上派人,去一趟京城,找这个九家新闻媒体的领导,阐明我们省委的意见,从上面动手,迫使来我们湖东省采访的新闻记者,能够对我们网开一面。”

  常金宏点头应是,先按照莫小龙的指示,去做好这两件事。

  常金宏刚要走,莫小龙又把他喊回来,安排说:“你告诉宣传部的池部长,晚上,我要亲自出席招待九家新闻媒体的宴会,池部长和你,都要出席,不准请假。”

  常金宏就点头了。

  常金宏走后,莫小龙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韩若菊打过来的!

  韩若菊这次,不再这么的飞扬跋扈了,她都有点想要乱了分寸,在电话向莫小龙求助:“莫书记,听说,上面一下子来了九家新闻媒体,要报道我们东化集团的事情,怎么办啊?莫书记,我们东化集团走到现在,不容易,您可不要见死不救啊,如果这个事情,被九家新闻媒体都报道出去,那我们东化集团可真是要完蛋了啊!”

  莫小龙听后,不置可否,他思考了下,说:“这个时候,我也救不了你,我只能是给你指明两条路,第一条,尽可能的去做好新闻媒体记者们的工作。”

  “那第二条呢?”韩若菊问道。

  “第二条,那就是,你主动的去找唐省长,向他认错和道歉,并且真诚的表示悔过,争取到唐诚的谅解。兴许还能挽回。”莫小龙此时,也知道,唐诚的手段厉害着呢,他只能是暂时的服软了。

  “有没有第三条道啊?”韩若菊不甘心的问道!

  “有啊。”莫小龙说:“第三条道,那就是你马上辞职。”

  韩若菊听后,立即说道:“那我还是选择第一条道吧。”

  韩若菊放下莫小龙的电话,急忙是安排手下人,立即在东化集团内部打扫卫生,做好迎接新闻记者来厂子内部做采访的准备,同时安排好预备采访的工人和消费者,消费者是由工人扮装的。

  然后,韩若菊开始向常金宏打听,新闻记者和媒体都在什么地方呢,常金宏告知说:“正在第三人民医院走访呢!”

  韩若菊说道:“一定是唐诚引着去的,这个唐诚,真是想至于我们东化于死地啊!”

  常金宏沉默不语,稍后说:“唐诚没有亲自去,施碧海陪着去的!”

  从京城来的九家新闻媒体,在施碧海和宣传部长池小丽的带领下,尊重新闻记者的意见,走访了受伤害的群众,采录了第一手的资料。

  等到九家新闻媒体从医院里走出来,常金宏的车队早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迎接了,常金宏对央视的记者,是笑脸相迎,说:“省委已经安排好了,请各位记者,先到我们省委座谈吧。”

  池小丽也说:“是啊,莫书记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要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把你们这些新闻记者,领到我们省委去!”

  可是,新闻记者并没有听从常金宏的安排,接着又去了各大美容院进行调查,同时,也去了东化集团内部做调研。

  不知不觉中,时间到了黄昏时分,这个时候,常金宏再一次的劝记者朋友们去酒店就餐,食宿省里已经安排好了,而且,莫书记还要亲自出席晚上的就餐。

  可是,九家新闻媒体根本就不听常金宏的,直接回到了省政府,当着常金宏的面,和唐诚进行了辞行,晚饭根本就不在省城吃了,然后马不停蹄的就返回到京城去,要计划明天晚上,就播出这个新闻片子,对东化集团来一次彻底的揭露!

  常金宏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送走了新闻记者,常金宏马不停蹄的回到了省委,急忙是向莫小龙汇报了这一切。

  莫小龙陷入了沉思中,他没有想到,唐诚会来如此犀利的一招,又是这么的切中要害,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新闻媒体,即便是莫小龙想要保东化,也保不住了!

  常金宏就问莫小龙说:“莫书记,怎么办啊?您拿一个主意吧?”

  莫小龙有点发脾气的冲着常金宏嚷道:“老常,平常里,你的嘴叭叭的,能说会道,对付唐诚的计策多着呢,怎么这个时候,反倒问起我来了,你说,应该怎么办啊?”

  常金宏挨了莫小龙的一顿呲,他的脸红了下,说:“我的意思是,您是一把手,最后拍板的还是您。”

  莫小龙脸色缓和了下,说:“我说的话,你听吗?”

  常金宏马上说:“我一定照办。”

  莫小龙说:“好啊,那我就说了,你马上去做三件事,第一件事,去和韩若菊谈谈,让她主动的辞去东化集团董事长的职务,暂时的离开东化集团。第二件事,让东化集团的总经理出面,向全省人民公开致歉,承认东化集团存在质量问题和安全漏洞,东化集团愿意改正缺点,接受全省人民群众的监督。做好前两件事后,第三件事就是,我要和唐诚谈一次话。”

  常金宏听后,忙问到:“莫书记,这不是我们向唐诚低头了吗?这不是等于是承认唐诚的执政纲领了吗?不能啊!”

  莫小龙摆摆手,叹口气说:“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目前这个局势,只有和唐诚妥协,才能不至于我们输的太惨,毕竟,这个东化集团不能被曝光,那样的话,对我们的伤害会更大。”

  常金宏只好走出来莫小龙的办公室,直接就给韩若菊打电话,让韩若菊过来,常金宏要代替莫小龙,向韩若菊传达省委的指示。

  韩若菊听后,是呆若木鸡,好久没有回过味来,此时,她也明白,自己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斗得过唐诚!

  韩若菊不服气,呆愣了许久,站起来,直接就冲出门外,她要亲自找莫小龙理论。

  常金宏劝住了她,说:“没有用,莫书记已经尽力了,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把这笔账算到唐诚的身上。”

  韩若菊气呼呼的说:“这么说,那些新闻媒体,都是唐诚叫来的了?”

  常金宏没有说话,但是点头了。

  韩若菊嚷道:“那我就去找唐诚算账?”

  常金宏就劝住她说:“你怎么找唐诚算账啊?你一个公司的董事长,你斗得过省长吗?还是需要动脑子!不要这么莽撞。”

  韩若菊就盯着常金宏看,常金宏似笑非笑的点点头。

  韩若菊恍然大悟说:“你是说,还是在张小雅身上下功夫?”

  常金宏就点头说:“张小雅说到根上,她还是唐诚的人,你只要抓住了张小雅的软肋,唐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韩若菊从常金宏这里离开,就给张小雅打电话,问张小雅在那里呢?

  张小雅此时正在唐诚的身边呢,接到了韩若菊的电话,张小雅说:“我正在酒店和朋友吃饭呢。”

  韩若菊就问道:“小雅,请你转告唐省长一句话,如果真要我辞去董事长的职务,也可以,但是,即使要死我要拉上一个垫背的,我要把你和我一起的所作所为,投诉到华夏国中央去!孰轻孰重你们看着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