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八十一章 表演节目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找了一个沙发躺下,小荷和小玲也在唐诚的身边,各找了一个沙发坐下。(看啦又看小說)

  服务员还给唐诚等人旁边的小茶几上,上了两**饮料。

  唐诚进去的时候,演出已经开始了一半了,有一位国内三流女歌星,唱的一首歌,还跑调了,惹得台下观众嘘声一片。

  彪子看了看周围,观众也不多,大都是来酒店休闲玩乐的,有那么数十名,都是有钱人。

  樱花歌舞团又进行了一个集体舞蹈,六名穿着三点式的女郎,摇摆着,跳了十多分钟。

  台下有位观众,突然举牌,把服务员叫到他的身边,说道:“我们来看演出,就是想看点新鲜刺激的,你们这个不好玩,老生常谈,我再增加小费两千元,让老板给我们演出一个大胆一点的,开放一点的,演的好了,爷们还有赏钱!”

  服务员就把两千元钱,递到了舞台剧组负责人的手里。

  一位樱花劲舞团的人员就走到台子上,说:“好吧,既然朋友们这么热情,我们樱花歌舞团,今晚,就破例,为大家奉献两个我们樱花歌舞团的压轴曲目,一个是活泥鳅钻洞,一个是天下第一性书!”

  底下观众听说,上演新鲜刺激的项目了,都瞪大的了眼睛观看。

  节目表演的很好,表演结束。表演过程中在配以女人的尖叫声,立时引爆了全场的欢声雷动。

  场内声音鼎沸,以至于小荷的手机来短信了,只有小荷听到,拿过手机看了看,就对唐诚说:“老公,我出去方便一下!”

  唐诚看的正入迷,一摆手,小荷就出去了,径直走出了表演场。

  小荷刚出去,就被沙龙和沙虎拉到一间客房里,沙龙递给了小荷一张银行卡,卡里有一万,沙龙再把细节向小荷说明白,让小荷把唐诚引领到九楼918房间。

  小荷很清楚,918客房,大床的床头上方有一张仕女出浴图,而仕女的肚脐眼,就是**。

  沙虎连忽悠带威吓的说:“小荷,你如果把这件事办好了,我们还会重重有赏,办砸了,你就不要在这里混了,滚出秦北市!”

  小荷咬牙点头说:“放心,我一定会办好的!”

  沙虎说:“一定要大胆一些,开放一些,把角度把握好,一定把你和唐诚的面目拍的清晰一些!”

  沙龙看出小荷有点担心,他劝慰说:“小荷,你放心,我们只想对付那个姓唐的,事情办完以后,把所有的影像资料,一并交给你删除!你的头像,我们是打上马赛克的!”小荷看在钱的面子上,咬牙答应了。

  小荷在外面时间长了,也怕唐诚起疑,安排妥当后,就放小荷回去了。

  此时,演出厅里,正在表演天下第一书法节目,有一位漂亮的女人,蹲在台上,下面铺好了宣纸,用下面夹住毛笔,写了“欢迎光临”四个大字。

  下面的观众看的不过瘾,又让书法女郎写了“四通八达,美不胜收”八个字。

  台上书法女孩正在表演的时刻,小荷回来了,要通过中间窄窄的过道。

  小荷穿着暴露,搭眼就能看出,是一位耀眼的摩登女郎。

  台上正表演着刺激的节目呢,小荷走到一位男客的身前,男客一看是一位漂亮的女郎,看样子是酒店里的应招小姐,当下就有点心痒痒,脚痒痒,j就把脚猛然的向前一伸,小荷正专心致志的向前走呢,眼光还不时的瞄向台上表演女郎,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脚下,猛不丁的被人使绊子,小荷一下子就刹不住身体,猛然踉跄着向前猛扑了过去,“扑腾”一声,就栽倒在地,膝盖蹭到洋灰地面上,小荷疼的忍不住“唉吆一声,捂着蹭破的膝盖,叫了起来。

  唐诚和彪子都听到小荷的惨叫声了,急忙站起来,唐诚让彪子过去看看,彪子就走到了小荷的身边,把小荷从地上扶起来,彪子看了一下小荷的膝盖,忙说:“都流血了!”

  彪子问小荷说:“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都摔破了!”

  小荷哭诉到:“不是我自己摔的!是有人故意给我使绊子!”

  “故意给你使绊子!”彪子惊异的说:“是谁啊?”

  小荷就被彪子搀扶着站起来,看了一眼面前坐着的三个男人,这三个男人叼着烟,吊儿郎当,正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小荷,这是三个流氓,但是她也一时分不清,到底是其中的哪一个男人,把脚丫子伸出来,绊倒了她,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面前坐着的三个男人当中,必定有一个人是出脚绊倒了小荷。

  唐诚看到小荷出事了,也走了过来,小荷指着面前坐着的三个男人,对唐诚哭诉说:“这里面有个男人绊倒的我!”

  唐诚看着小荷疼痛难忍的样子,眼泪挂满了脸庞。

  唐诚心疼女人,最看不惯男人欺负女人的英雄情结又显现了。

  不管小荷是什么样的风尘女子,但是,是陪着唐诚出来了,宴席上,叫了唐诚很多声的老公,身边的女人受欺负了,唐诚就要管。

  唐诚转脸就对坐着的三位男人喝问到:“你们是谁,绊倒了我的女人!站出来!”

  三个男人,其中那个绊倒小荷的人,没有站出来,而是阴阳怪气的说:“不就是酒店里的一个婊子吗!也值得哥们这么上心吗!”

  小荷听后,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自己确实是酒店的应招小姐,没有社会地位,任人欺负。

  但是小荷争辩说:“婊子怎么了?婊子也是人!”

  那个男人抢白说:“在我看来,婊子只是男人的工具,算不得人!”

  另一个男人说:“顶多算是鸡,鸡怎么能是人呢!”

  侮辱小荷的言语至极。

  唐诚怜香惜玉,登时就为小荷打抱不平,唐诚盯着那人的脸庞看,一字一句的说:“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我唐诚带出来的女人!目前就是我唐诚的女人!你敢欺负我唐诚的女人!你必须给她道歉!”

  面前站着的三个男人还就不服气了,当即都齐刷刷的站起来,给唐诚叫号说:“呀哈,哥们来真的啊!告诉你,这个小婊子就是爷们绊倒的!你敢怎么样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