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811章 乱罚款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贩菜的这名妇女说:“打死我,你也不能再给他们钱了啊,那可是我们剩下的唯一的一点钱了啊,这点钱如果拿不回去,我们赊欠菜农的菜钱,都无法结清了啊,回去之后,我们拿什么生活啊!”

  男人悲痛加生气的说:“干脆,回去之后,我们不贩菜了,把大车卖了,我们老老实实种菜。(K6uk)挣的钱,还不如交给这些个交警的乱罚款呢!”

  农村妇女就不言语了,只是眼泪流的更多了。妇女哭完说:“这不是把我们向死路上逼吗,干脆,让我喝农药死了算了。”

  唐诚走过来,劝慰了他们夫妻几句,说:“你们是哪个县的啊?”

  夫妻俩回答说:“我们是湖东省祝兴县的,我们祝兴县是蔬菜种植大县,我们夫妻俩是从事蔬菜贩运的,可是,一路上,遇到的乱收费太多了,辛辛苦苦挣点钱,全都被交警啊、交通管理员啊、过桥费啊、公路收费处啊。都给收缴走了,刚才仅剩下的一千块,也被他们那伙交警给罚走了!真是,这贩菜的生意,真是没有办法再做了。”

  唐诚问道:“刚才那伙交警,他们因为什么罚你款啊?”

  男人说:“他们说我超速了,这位兄弟,我的这辆车,已经是辆旧车了,发动机老化厉害,就是油门踩到底,也到不了七十迈,他们怎么能说我的车超速呢!真是太不讲理了!”

  女人也说:“是啊,上那里说理去啊!”

  唐诚看到了这个情景,心里很沉重,老百姓辛辛苦苦种出菜来不容易,这些个从事蔬菜贩运的更不容易,蔬菜是极易变质腐烂的,交警如果查扣半天不放行,一车蔬菜就要面临腐烂的危险,一旦腐烂了,就一文不值了!

  唐诚就从自己的工资里,掏出来一千元钱,递给了这对夫妇,唐诚说:“你们确实不容易,这些钱,算是我赞助你们的,遇上了,是我们的缘分,这个钱,你们就不用还了。”

  这对朴实的农村夫妇,当然是坚决的推辞,素不相识无亲无故的,他们不能要唐诚的钱了!而且还是白赠予的!

  一边的杨美霞说:“让你们拿着,你们就拿着吧,用这点钱,给汽车加点油,先回到家里,渡过这个难关,余下的事,主要是这个乱罚款的事,我相信,政府很快就会处理的!”

  在唐诚夫妻的劝说下,这对农村夫妇还是接过了唐诚的赠予。

  唐诚重新的上车,在一路上,经过的公路收费站,竟然多达六七个,而路程不过才区区的五百公里啊,平均起来,不足一百公里就有一个收费站啊!而且,这还不算中途遇到了流动的交警罚款,和交通局设置的检查站收费处。

  唐诚的车辆驶进了湖东大鼓市,在一个交警检查站,两辆运输蔬菜的货车被拦在路边,几名货主正在和几名交警在纠缠。

  唐诚这一次已经是忍无可忍了,不顾自己的身份被暴露,直接就下来车,来到了这个纠纷的中间,原因也很简单,交警对于运输蔬菜车辆罚款的依据是,蔬菜车辆超高了!

  运输蔬菜的货主就苦苦的对交警哀求说:“这是一车芹菜,重量很轻,就算有点超高,但是绝对不超重,交警同志能不能照顾一下,少罚点款啊?”

  旁边的菜农也求情说:“是啊,我们运输蔬菜到城市里去卖,间接的也是为了城市的居民能够吃上新鲜的蔬菜,你们交警同志,就宽限我们一次吧!”

  “不行!必须罚款!”交警说的是义正言辞,不容有半点马虎。

  旁边的一个小队长说:“如果不交钱,运输菜的车就不能走!”

  要知道,这是新鲜蔬菜,如果在这里长时间的停顿,对于新鲜蔬菜来说,是极其不利的!

  唐诚忍不住站出来,对交警说:“是啊,我感觉,菜农们说的有道理,芹菜是时令产品,不压重,可能是有点超高,但是,只要是不影响大局,我看,教育一下,就放行吧,下不为例!”

  熟料,唐诚的一句公道话,惹恼了对方的一个小队长,他过来瞪了唐诚一眼,说:“你也是运菜的吗?”

  唐诚说:“我不是运菜的!我是过路的,看到这个现象,替菜农们说句公道话而已!”

  小队长上下打量了唐诚几眼,兴许,他也看出来,眼前的这个人和湖东省的省长有几分神似,但是,世界上的人,有很多长的相仿的,小队长不相信眼前的人会是省长。小队长狂傲的说:“你算干什么的啊!这里没有你的事,你该干什么去,就干什么去!”

  唐诚偏偏就不走,唐诚说:“你应该尽快的让这些运菜的,把车开走!”

  小队长说:“可以啊,交上罚款,就可以走了!”

  唐诚闻听此言,真是哭笑不得,现在的交警上路查车,究竟是为了什么啊!是为了大家出行安全啊?还是为了创收啊!

  动不动,就是罚款!

  唐诚问了句:“罚多少啊?”

  交警回答说:“每辆车罚两千!”

  唐诚是省长啊,不可谓见识不广,但是,听到了这个数字,还是暗暗吃惊,菜农运输蔬菜不容易,起早贪黑的,被交警一下子就罚这么多啊!

  唐诚又问到:“你们的这个罚款数额,是从哪里来的啊?经过了那些部门的批准啊?有正式单据吗?”

  对方交警的队长见到唐诚问到了核心问题,对方马上变了脸色,冲着手下使了个眼神,就随即过来了几个人,歪戴着警帽,腰里斜挎着武装腰带,就对唐诚是动手动脚的推搡起来,说:“这里没有你的事,你该干什么去,就干什么去!小心多管闲事,惹祸上身。”

  杨美霞一看,对手还敢对唐诚动粗,就想上去,和对方争执,杨美霞的性格比较张扬一些,她嚷道:“你们本身这就是野蛮执法,有错在先,还竟然不听劝告,难道,你们就不怕这身警服,被脱掉吗?”

  其实,杨美霞讲个这个话,绝对没有吹牛的成分,杨美霞和唐诚都是有这个能力的!想要让这伙近似于土匪的家伙脱警服,唐诚完全可以做到。

  但是,对方交警可不是这样认为的,他们当然认为杨美霞这是说大话,或者是在恐吓他们,蓄意的在挑起事端,对方一伙交警开始围拢起来,要对唐诚动粗。

  唐诚登时就火了,唐诚躲开了对方的推搡,唐诚正色到:“信不信,你们再敢动我一下,我让你们这些人身上的警服,全部脱掉。”

  那名小队长还是不服气,上来满不在乎的说:“你小子,真够吹牛的,你是哪根葱啊!县长啊还是市长啊!”

  说着话,对方这些个所谓的交警,还是要强制罚款,对菜农施以重罚。

  旁边的一个菜农只好自认倒霉,不再坚持了,要把两千元的罚款交出去,菜农看到唐诚是好心,就劝唐诚说:“这位队长是祝兴县的交警大队二中队的队长,叫黄右军,很厉害的,算了吧!我们都斗不过他的。”

  此时,柯龙派来送唐诚回去的司机过来了,站到了唐诚身边,要保护唐诚。

  只要是唐诚真要是和对手动起手来,这个司机,一定会上的。他是受柯龙嘱咐,要安全的把唐诚送回到湖东去的。

  附近的菜农见状,也是好心,就拉住唐诚,不要让唐诚趟这个浑水了。

  此时,又从后面赶过来了一辆车,正是唐诚刚刚资助了的那对夫运菜夫妇,见到这个场景,也都下来,看到唐诚也在,就好说歹说的,把唐诚劝说到车里。

  杨美霞也把唐诚拉扯到了车里,劝唐诚说:“算了吧,这点事,不用我们亲自动手的,回去之后,责令大鼓市方面,让大鼓市的市长直接处理就好了,再说了,这个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了,治理乱收费,需要我下大功夫的。”

  唐诚一想,就听取了杨美霞的建议,毕竟自己是省长了,直接和这些个小交警发生冲突,唐诚也没有面子,传到省委去,说不定,又会被常金宏等人笑话。

  唐诚就回到了车里,暂时的先放过这伙人,唐诚计划是回到了省政府,就把大鼓市的市委书记市长都叫过来,要坚决的查处这个在489国道上,乱收费的问题。

  唐诚驾车继续向前走,大约行驶了十公里,此时,时间已经是接近午餐的时间,应该是吃午饭了。

  正好前面路旁有一个饭店,名字叫红城酒家,看样子,还不错,唐诚就决定先在这里吃午饭了,吃完午饭,再决定赶路。

  柯龙给唐诚安排的,送唐诚来湖东省的这个司机,是一个高个子,年纪就在三十刚出头,小伙子长的很精神,尤其是他的双手,手筋暴露,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也难怪,柯龙是公安部三十三局出身,手下的人,中间有几个高手,也不足为奇。

  路上,唐诚已经和他攀谈过了,他回答说:“我叫牛发,是一名现役军人,现在首都武警总队第十六支队服役,刚好,柯局长这边需要人才,就把我从武警支队调入到了公安部三十三局,算是借调吧!个人手续仍在武警支队呢。”

  唐诚点点头。

  现在,进入到饭店后,小饭店虽然说不是很豪华,但是也很整洁,大厅里有几桌吃饭的客人,环境还可以,得到了唐诚首肯之后,牛发就给唐诚夫妻安排了一个单间,然后,他就跑前跑后的,去招呼饭店,上饭菜。

  唐诚安排他说:“就我们三个,不要太浪费,够我们吃饱就行了。”牛发答应了。

  可是,不大一会,这个红城酒店,又进来了一帮人,真是冤家路窄,这帮人,唐诚隔着窗户,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黄右军一伙,六七个人,有的已经把警服给脱掉了,但是下面还是警用裤子。

  这伙人进来后,就直接进入了一个包间,巧的是,这个包间,正好是唐诚的隔壁。

  唐诚看到这伙人罚完贩菜农民的钱之后,就来这个饭店吃饭,唐诚的眉头就是一皱,心里就更加的反感这帮二鬼子。

  唐诚听见,黄右军嚷道:“还是老样子,把你们饭店最贵的菜,先给我们来上八个!”

  一名女服务员就过去照办了。

  女服务员走到了吧台上,对老板讲:“还是老样子。六百包桌。酒水另计。”

  酒店的老板就幽幽叹口气说:“这帮交警同志啊,真是又能罚款,还能喝酒,两不误啊!唉,这世道,可苦了这条道上跑运输的了!”然后,无奈的向后厨安排说:“交警的老黄他们,六百元的菜包桌。”

  唐诚在隔壁吃饭,听着对方这伙交警,在里面山吃海喝,酒好像喝的也不错,黄右军大口的嚼着肉说:“兄弟们,今天上午的收成不错,已经是超额完成了队里下达的罚没款指标和任务,下午,我们就不用上工了,可劲的造,可劲的喝,对了,都把上身的警服给脱了,省的麻烦!”

  唐诚听到对方这伙交警这么说,唐诚的胃口顿减,看来,真是必须要下大力气,治理这个公路乱收费了!

  唐诚吃完饭之后,就要离开,刚出门,就在这个时候,从隔壁房间里跑出来了那位女服务员,女孩一脸的红晕,跑到了酒店的老板面前,告状说:“老板,他们这帮人,刚才要非礼我啊,几个人乱摸我的胸!”

  酒店老板叹口气说:“算了,人家是政法线上的,你也不要这么计较了,我换一个人去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