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831章 找到知音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几天后,通过莫小龙的努力,韩若菊被放出来了,再说,唐诚的目标也不是针对这个韩若菊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韩若菊就见到了莫小龙,想找常金宏,但是常金宏已经被双规了。

  同时,莫小龙的秘书也见到了常金宏,在办案人员的监督下,允许两个人有十分钟的谈话时间。

  莫小龙的秘书说:“秘书长,在莫书记的过问下,韩若菊已经被放出来了,她是涉嫌聚众混乱罪,所以才被公安人员超期羁押!并且,她出来后,已经和莫书记保证了,在里面绝对没有说任何关于秘书长的坏话啊!也没有检举任何关于你的问题。是你主动向组织坦陈的,这个不能怨任何人,要怨,也是你自己。”

  常金宏一听,脸色大变,惊呼到:“是吗?韩若菊没有咬我啊!那她被审讯时,说的什么内容啊?”随即,常金宏也明白了,自己被阴了!

  他登时就被气的七窍生烟,伸出手就自己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

  终日玩鹰今天却被鹰啄了眼!

  常金宏站了起来,头发也乱了,歇斯底的吼道:“唐诚,唐诚,原来你是在阴我啊!”

  秘书看着常金宏的表现,曾经的一个大人物,如今就像一个精神病人一样,样子非常恐怖!

  秘书说:“是这样,秘书长,你上当了。”

  常金宏咆哮如雷,肠子都悔青了,开始拿头去撞击墙壁,嚷道:“我怎么就这么傻啊!我自称是阴谋家,玩了一辈子阴谋诡计,结果却栽到了对手的阴谋诡计里!我不服啊!”然后,歇斯底的去撞头,工作人员急忙是终止了这个谈话,去拉住常金宏!

  常金宏还是喋喋不休,此时,已经是变成一个频率崩溃的神经病人了,不可理喻了!

  头发凌乱,最后撞墙不成,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像一个泼妇一样,双手砸地,嚷嚷到:“我咋这么傻呢!我冤枉啊!冤枉!”

  说着话,眼泪横流,没有一点往日的风度了!

  常金宏的下场够可悲的,但是,这都是他自作孽不可活,为什么要和唐诚做对呢!这是他咎由自取!

  就在常金宏接受组织调查期间,唐诚却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下辖的利群市,调研这里的教育工作。

  唐诚在利群市的市委书记田英年的陪同下,首先到了利群市第一中学,民族中学,和特殊学校进行调研,唐诚所到之处,看到的都是一派繁荣的景象,教师的工作面貌都非常好,利群市教育在全省排名三甲,第一中学连续五年本科升学率居全省第一!

  在民族中学,唐诚和民族中学的校长座谈,唐诚问道:“校长同志,你们中学里还有民办教师吗?”

  校长摇头说:“没有,我们学校现在的教职工,全都是正式的在编职工,已经没有民办教师这个群体了。”

  唐诚就很纳闷,说:“据我了解,民办教师在我们省内辖区教育战线上,是广泛存在的啊,你们这个中学怎么会没有呢?”

  校长说:“省长问起这个问题,我就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应该由我们市的田书记来回答,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我们的田书记,是田书记尊师重教的结果。”

  唐诚就转过头,问田英年说:“田书记,你就说说吧。”

  田英年淡然的笑笑,说:“省长,我们市委市政府确实是非常重视教育工作,强国富民梦,首先要从教育抓起,解决教育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是我们市委工作的一件头等大事,早在十年前,我就意识到教育工作中出现的弊端和问题,我那个时候,还是主管教育工作的副市长,我呢,就有计划有步骤的清退一些民办教师,同时呢,又将一部分有素质有能力的民办教师通过考试,招收到正式的编制之内,吃财政工资,在清退一部分民办教师的时候,我们也不是搞一刀切,而是视他从事教育事业的时间长短,给予他一定的经济补助,或者是,财政出钱,为他们补交养老保险金,这样呢,就妥善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利群市也就没有出现民办教师上访的问题。”

  唐诚一听,心里就是一动,唐诚在省委里,做出的决策受到了大家的质疑,但是,唐诚却在利群市这里找到了知音!

  唐诚饶有兴趣的说:“请你说的再详细一点。”

  田英年说:“详细一点就是,我们在清退民办教师的过程中,把民办教师划分为四个等级,即从事民办教师五年以下为一个等级,五年以上为一个等级,十年以上为一个等级,二十年以上为一个等级!然后,根据他从事教育工作年限的长短,给予不同数额的经济补偿或者是养老保险金的补交!”

  唐诚听后,点点头,唐诚说:“很好啊,田书记,你们的这个做法,对于我们全省来说,是非常有借鉴意义的!”

  陪同唐诚一起来考察的还有杨美霞!

  杨美霞此时就问了句:“田书记,你们市对待民办教师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但是,我也有一个疑问,这笔资金的来源,全靠财政支出吗?市财政能够承受住了吗?”

  田英年说:“这个问题,我们市委也考虑了,从我们市财政里拿出一部分资金来补偿给民办教师,确实是有困难,我们市财政也不是很富裕,需要花钱的地方有很多,但是,这些都不是我可以不管不问的借口,照顾低收入群体,让他们感受到政府的温暖,这是最能有效缓解社会贫富差距,稳定社会和谐因素的办法。问题并不难,主要还是看,我们是不是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我们可以在其他方面压缩开支啊,另外,我们还可以发动一些民营企业家捐款助学,我们还可以少实施一些好大喜功浪费资金的政绩工程,在某些方面节俭一些,是完全可以省出给民办教师发福利的资金的,还是那句话,关键看,一个地方长官的执政理念,和侧重点,侧重点不一样,做出的政策调整也就不一样!”

  田英年说完这番话,还是得到唐诚内心赞许的,其实,工作就是那么回事,关键还是看态度,看一个执政者,究竟是怀着的一颗什么心!在一个执政者心中,老百姓的利益究竟摆放在一个什么位置上!

  唐诚点点头。

  座谈会开着开着,就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了,田英年请示唐诚说:“午餐是怎么办啊?省长是回我们的市委招待所啊?还是在这个民族中学里,和师生们一起就餐啊?”

  唐诚看着这个田英年,喜爱之心又多了一层,因为,唐诚下到基层去,绝大部分的午餐都会被安排到招待所,想不到,这个田英年直接提议,午餐还是可以在学校里吃的!

  唐诚说:“就在这个学校里吃吧!”田英年就马上回头,和市教育局的局长安排了一下,唐诚说:“不要搞特殊,师生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午餐,唐诚和民族中学的师生们,一起在大食堂里吃的饭,唐诚被安排到了教师餐厅,和五位年轻的教师坐到了一个饭桌上。大家开始很拘谨,毕竟这是和省长吃饭,身边还有市委书记田英年!

  唐诚就热情洋溢的和教师们开着玩笑,放松大家的神经,渐渐的,教师们开始和唐诚边吃边聊,像老朋友聚会似的!

  教师们说:“我们的待遇很好,每年校方都会组织我们出去学习外地的教学经验,还为我们配发了手提电脑。”

  听到这个老师对待遇很满意,唐诚的心里也很高兴,唐诚说:“看到大家的精神态度这么好,工作这个积极认真,我都有胃口了,平常都是吃两个馒头的,今天,我要吃第三个。”大家听后,都爽朗的笑了!

  晚上,唐诚下榻在了利群市!

  吃过晚饭,唐诚在客房里休息了片刻,秘书进来汇报说:“田书记已经到了。”

  唐诚淡淡的说:“让他进来吧。”

  不大一会,田英年就进来了,他身材魁梧,头发花白,两道浓眉分外惹眼,落座之后,唐诚说:“老田啊,白天那是我们工作,这是晚上,就我们两个,你就不要搞官场上那一套了,论年岁,你是我的老大哥,我呢,来湖东省官场的时间,也没有你长,有些事,我还是需要你的帮助的!”

  田英年忙说:“省长眼重了,我虽然说比您年长几岁,但是,官场上不论这个,您是我的领导,我还是听您的指示。”

  唐诚听后,淡淡的笑了!

  唐诚招呼这个田英年喝茶,寒暄过后,唐诚就把话题引向了民办教师的工作上,唐诚说:“省里的事,你也听说了,我们省要执行上级的号召,全面的清退民办教师,但是,在这个清退过程中,就产生了两种分歧,一种意见认为,清退民办教师,不给任何的经济补助和说法;还有一种意见认为,民办教师毕竟在祖国的教育事业上作出过贡献,应该有个说法;田书记,你更倾向于哪一种意见啊?”

  田英年说:“省长,上一次常委扩大会议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呢,我正在南方招商,没有能赶回来参加这个会议,但是会议的决议我听说了。既然是省长问到了,我更倾向于后一种意见。”

  唐诚说:“我也是倾向于后一种意见。”

  两个人就越谈,越感觉到投机,从夜里九点一直谈到午夜时分。

  第二天,唐诚就和田英年直接从利群市动身,飞向首都,唐诚和田英年一起,利用田英年在利群市开展的工作经验,在清退民办教师这个工作中,做出的具有借鉴意义的措施,唐诚赶到了华夏国家教育部和国家财政部,详细的向上级部门阐述了自己的意见!

  从京城分手后,田英年直接返回了利群市,唐诚返回到了湖东省城!

  唐诚回到了湖东省城的家,已经是晚上了,唐诚打开家门,认为杨美霞应该上床休息了,可是,唐诚走进一看,却被眼前的情形大吃一惊!

  只见餐桌上是一派狼藉,碗碟混乱,鸡骨头满桌子,更有甚者,餐桌下面倒着一个空酒**,桌子上还放着一**打开了的红酒!

  怎么?家里来客人了啊?

  唐诚就四下去找,结果,在自家的卫生间的门口,看到了杨美霞,已经是醉的不轻了,身体斜倚着门框,半歪在那里,眼睛都半睁着。

  唐诚急忙是搀扶住她,问道:“哎呀,我的姑奶奶啊,你一个人怎么在家喝这么多酒啊!有人来我们家吗?”

  唐诚不相信杨美霞会一个人喝酒,可是,唐诚四下望去,又没有看到有其他人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