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858章 冒雨前行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牛发回答说:“首长,我的老家就是咱们湖东省大鼓市的,为什么柯局把我调入湖东来给首长当司机啊,就因为我的老家正好是湖东的。(www.k6uk.com)”

  唐诚哦了声,饶有兴趣的问道:“牛发,你老家是大鼓市什么地方的啊?”

  牛发说:“大鼓市莲花县孙潭乡的。”

  唐诚问道:“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牛发回答说:“父母,还有一个读初中的妹妹。一家四口人,爷爷奶奶都过世了。”

  唐诚看到车窗外,还是下着蒙蒙细雨。唐诚突然起意说:“你以前外出当兵,很少回家,如今做了我的司机了,工作忙也很少回家,今天,我们正好路过大鼓市,又下着雨,天意使然,这样吧,牛发,回家看看吧。”

  牛发笑了说:“不了,抽时间,我一个人回去看看吧,现在,我已经在湖东省工作了,以后回家的机会很多的。”

  牛发不想耽误工作,更不想让省长和他一起回家看看。

  唐诚淡定的笑了,说:“这次,我和你回家看看,不仅仅是让你见见父母,我也顺便了解一下基层老百姓的生活疾苦,和有无需要政府改进工作的地方,我这个人,非常反感,那种程序化的下去走访,左护右拥的,下到那个地方去考察,路线和接近的人群都是经过刻意安排的,像是被彩排好的电影,我不想那样,今天,我陪你回家看看,我们不惊动当地政府和领导,反倒能让我真正的了解到农民的所需所想,和他们真正的生活状况,和需要帮助的地方。”

  牛发见到唐诚这么说,就答应了,车辆在大鼓市立交桥处下道,车辆直奔牛发的家乡,大鼓市的莲花县孙潭乡。

  方悦也在车上,她担忧对唐诚建议说:“省长,您这么就下基层调研了,万一遇到了一个紧急情况的,怎么办啊?真要是出现了安全事故,我和牛发两人可是担待不起啊。我的意见,要不要给公安厅的傅龙彪打一声招呼,让他安排人做好安保工作啊。”

  其实呢,方悦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按照国家的安保配备条例,唐诚做为省部级干部出访,是应该配备安保力量的,以防万一。

  但是,豪放的唐诚拒绝了,唐诚说:“不用了,第一,我这不是去上战场,把脑袋提溜在裤腰带上,说不定,那一刻就掉了;第二,不要把我们的老百姓想的那么坏,我唐诚问心无愧,没有做过对不起老百姓的事,老百姓不会向我打黑枪的;第三,我们这是临时起意,去基层走访,消息仅仅我们三个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少,我们越是安全的,自古以来,政治上的暗箭,都是来自朝堂之上,不会是来自民间的。”

  唐诚把这三个理由说出来,就说服了方悦和牛发,车辆直奔孙潭乡。

  唐诚等三人到达了孙潭乡驻地后,雨势稍稍减弱。

  唐诚问牛发的家在那里?牛发回答说就在这个孙潭乡的街上。牛发家还在孙潭乡镇驻地上,开了一个烟酒糖茶门市部,家境还算不错。

  唐诚决定到牛发家里去看看,和牛发家人攀谈一下。

  唐诚路过孙潭乡政府,在路过乡政府大门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了一个情况,让唐诚是吃了一惊!

  只见乡政府大门,围堵了一帮人群,其中还有几个人头戴白色丧帽子,白布条勒头,这个装束,一眼就知道,是家里死人了。

  家里死人了,这个事,家家都会遇到,不算什么稀罕事,但是,死人之后,却跑到乡政府门口来闹事,就不正常了。

  乡政府大门紧闭,院里还能依稀看到有警察的身影在晃动,看来,一定是乡政府和当地农户发生了纠纷,死人的这一家,来乡政府讨要一个说法。

  唐诚身为省长,格外关注这些事情。

  本来,唐诚计划是下来,了解一下情况的,可牛发说,前面就到了他的家了,唐诚就没有当时下去,车辆开到了牛发的家,牛发下车后,牛发的父母看清是儿子回来了,欣喜不已,埋怨儿子为什么不给家里提前来个电话!

  牛发说是路过。

  然后,牛发就把父母拉到了屋里,向父母说清楚了情况,车上还坐着唐诚省长呢,他要顺道来基层调研情况,牛发的父母一听,激动不已,急忙把唐诚迎到了屋里,遵照唐诚的嘱托,不要把身份暴露出去。

  牛发的父母张罗着,给唐诚上茶和水果,唐诚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牛发的爸爸说:“省,省长啊,您比电视上还年轻啊!”

  唐诚豁达的笑了。

  寒暄过后,唐诚就想起刚才在孙潭乡政府大门前遇到的事情,有几个头戴白帽子的丧事家属在那里闹事,是因为什么原因啊?

  牛发的爸爸见省长问起此事,他是知情的,他忙回答说:“哦,是这么回事,前两天,我们这里下雨,草堂村的两位老人住的房屋倒塌了,将两位老人给活活砸死在里面,两位被砸死的老人,没有儿子,就有一个女儿嫁在外村,知道这件事后,非常难过,就把责任记到了乡政府的头上,要乡政府赔偿。”

  唐诚听后,表现出来了疑问,唐诚说:“天灾**,不应该把责任记到乡政府头上啊?”

  牛发的爸爸说:“这当然是有原因的啊,原来啊,这被砸死的老夫妇住的房屋,三年前,就被县里认定为是危房了,并且为此,也下达了指示,要乡政府和村委会,妥善安置危房中的老百姓,确系危房不能住人的,一定要加以改造或者是拆除,另行安置,上级为此也会拨付专门的配套资金,用于农村的危房改造,但是呢,孙潭乡政府和草堂村委会,一直没有把这个当回事,所以,才酿成了一对老夫妇被砸死在屋内,死者的亲属,就把这个责任,记到了乡政府的头上,要乡政府承担责任,乡政府当然是不会承担了,为此,家属们才会来乡政府大门上访闹事。”

  唐诚听后,登时就有了印象,唐诚做为省长,记得,省政府曾经专门因为农村危房改造的事情召开过会议,督促此事,一定要杜绝,因为危房,而发生老百姓伤亡的事,这个工作,牵扯到人的生命,又极容易损害政府的形像,唐诚是非常重视的。

  为此,唐诚曾经严令各地市,坚决杜绝危房砸死人的事情发生,一经发现,要追究当地行政领导的责任。

  可是,下面地级市根本就没有上报过,因为危房死人的事件,但是,唐诚经过这么实地的调研,才发现,各地市,还是有发生危房死亡的事情,只不过,都没有上报省政府。

  唐诚要不是亲眼所见,唐诚也不知道,自己辖区内,仍然有因为危房,而造成的伤亡。那么,省里一直配发的,关于危房改造的拨付资金,都跑到那里去了?省里年年都开会布置关于农村危房的工作,可是,为什么收效不大啊?

  唐诚问道:“像这类危房砸死人的情况,在农村多吗?”

  牛发的爸爸回答说:“时有发生吧,去年,牛发的姥姥家,也砸死了人,不过是一个五保户,村子里花钱给葬了,五里墩也砸死过人,也是危房砸死的,村委垫付了丧葬费。”

  唐诚明白了,这些因为危房砸死人的事故,基层党委政府,根本都没有上报,自行消化处理,按照正常死亡处理了。

  唐诚听到这里,剑眉浓缩,他这个省长,还做的不够好,稳定了湖东的房价,但是,基层依然还有很多的弱势群体需要唐诚的帮助和照顾。

  湖东省,依然存在危房砸死人的事件,这对于唐诚来说,让唐诚是倍感愧疚,如果不是唐诚微服私访,轻车简从的,亲自和老百姓交流,唐诚还不能掌握这类真实的情况。

  牛发的爸爸倒是给唐诚说了实话:“农村依然还住危房的,大都是没有子女的孤寡老人,或者是有子女但不在身边的,疏于照顾,再加上住的都是老房子,年久失修,无人照料,一旦遇到下雨天,砸死在里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唐诚问到:“村子里,不都是有村委会吗!有村支部书记和村长,他们不会出面照顾吗?”

  唐诚问导致这里,牛发的爸爸叹口气说:“现在的基层干部,有几个是真心想着为老百姓做事的啊,当官,无非就是为了赚点钱,弄点好名声,尤其是村中的支部书记和村长,更是素质很低,酒桌上找到他们的身影了,要是真正在农民需要的地方找到他们,才是稀奇事呢!”

  唐诚听后,心情也变得十分沉重。

  古语说的好,忠言逆耳,好话难听,牛发的爸爸说的话,尽管有点露骨,但是,确实是实情,现在,农村的干部,有几个是真心想着为百姓做事的啊!

  唐诚问到:“草堂村的这个事,乡政府答应赔偿了吗?”

  牛发的爸爸是个直爽人,有什么说什么,他说:“乡政府是向老百姓收钱的,让他们出钱,谈何容易啊!如果他们要是答应赔偿,死者家属们,也不会冒雨到乡政府门口闹事了啊!”

  唐诚看到时间尚早,就和牛发一起,去乡政府门口看看,到底会是怎么一个处置方法?

  唐诚就和牛发各打着一把花伞,步行到了乡政府大门,唐诚戴着一副墨镜,低调的站到一边,距离看热闹的人群很近,唐诚也想听听,街坊们是怎么议论这件事的。

  人群中自然有议论的。

  一位老大娘说:“你们不知道,这对老夫妇死的有多惨,那惨样,唉,不忍看呢,是被乡亲们从泥砖瓦块里拔出去的,老头被檩条砸中脑袋,当场就死了。”

  另一位老大爷说:“老夫妇住的是危房,上级三令五申,要危房改造,也向村里下拨了资金,可是,据说啊,都被村长们给贪污挪用了。”

  另一位知识分子模样的人说:“可是,这世道,上那说理去啊!刚才,我听说了,村子里,和乡里都不承认是被危房砸死的,说这对老夫妇是突发心脏病和脑溢血死亡的,是老夫妇被送进医院途中,房子才倒塌的。”

  有一位村民说:“是啊,到底是疾病死亡?还是被危房砸死的,谁也说不清楚啊。”

  “是啊,现在的事,真是说不清楚,有些人想钱想疯了,也不能排除,趁此机会,想要讹诈乡政府和村委会一下。”

  唐诚听到这里,事件竟然变的扑朔迷离起来。

  到底是真被危房砸死的?还是突发疾病?这个真相也有待调查。

  唐诚就把牛发叫到近前,唐诚问道:“牛发,这个草堂村,距离我们这里多远啊?”

  牛发家乡是这里的,还记得这个草堂村,他忙说:“不远,也就两公里。”

  唐诚听后,点头说:“走,你我一起步行,亲自去那个村子里看一看,问一问,问题就会搞清楚的。”

  一旦问题搞清楚了,唐诚一个电话,就能为死者和死者家属主持公道。

  方悦准备了三把伞,唐诚就和牛发一起去草堂村冒雨调查,方悦也要去,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也不是这么回事,唐诚就答应了。三个人就结伴步行,赶到了草堂村。

  在草堂村里,唐诚向人打听危房砸死的人的事,有的老百姓还会回避这个话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