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862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社会上,就有这么一种人,他们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许他们占据的位置不是很重要,但是,会经常背后对自己使点坏心眼,说点坏话,就像一句歇后语说的那样,叫癞蛤蟆爬到脚面上,不咬人但是恶心人!

  眼下,这个可恶的省委副秘书长张钊就是这样,他依仗着莫小龙的宠幸,就对唐诚耍点小阴谋小手段。(www.k6uk.com)

  唐诚如果想要立马办了莫小龙,这个确实有难度,莫小龙经营官场这么多年,无论是在同级别的省委书记当中,还是在上层,都有一定的人脉,牵一发而动全身,想要办了一个省委书记,没有最高层人士的点头,是办不动的!

  但是,如果要办一个省委副秘书长,和省委书记比起来,就容易多了!

  莫小龙即便是一只大鸟,唐诚呢,就一根根的向下薅它的羽毛,等到把他的羽毛都摘净了,大鸟也就自然老实了。

  唐诚瞳孔收缩,出来省委大院,唐诚心里已经是刻不容缓,必须要立马办了这个张钊!

  可是,怎么办他呢!这个里面,是要讲究方式方法和学问的,不要是打狗不成,反被咬一口。

  唐诚回到了家,和杨美霞共度良宵!

  唐诚这段时期工作忙,夫妻生活相应的减少了些,不是唐诚不想要,而是确实因为工作分心!

  唐诚拥住了妻子,今晚,唐诚要好好的表现一下,让妻子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结果唐诚进入前戏的动作缓慢,惹杨美霞不高兴了。唐诚解释说:“最近工作太忙了。”

  杨美霞说:“什么工作忙的缘故啊,我告诉你答案吧,这是岁月的痕迹,人,是会慢慢变老的,器官也是这样,你知道,人,是从身体的那个部位开始最先变老的吗?”

  唐诚说:“这个我知道,据中医专家说,人是先从脑子开始变老的,随着脑细胞的逐渐减少,人的各个器官开始出现损害,继而衰老。”

  杨美霞笑了下说:“有道理,但是,我还是认为,也不全面,我认为,人,是从生殖部位开始变老的,最能体现人老了,就是这个生殖功能,你看啊,女人老了,要绝经,男人老了呢,硬度就减弱啊!”

  唐诚一听,扑哧笑了,说:“你这是歪道理!”

  杨美霞说:“如果我这是歪道理,你就证明给我看啊。”

  唐诚叹口气,说:“网上说,岁月是一把杀猪刀,黑了木耳,软了香蕉,还真是这么回事呢!”

  杨美霞就问唐诚说:“是不是因为大鼓市危房改造的事啊?我都听说了。”

  唐诚说:“不仅仅是因为这事,政治吗,就像边关打仗,最危险的打击,并不是来自于敌方,而是来自于身后的朝堂之上,比如历史上的名将岳飞和袁崇焕,都没有死在敌人之手,却死在了背后的朝堂之上!我在大鼓市做点事,这个不危险,危险的是,省委内部,会有人冲我下黑手啊!”

  杨美霞就央求唐诚说说具体情况。唐诚就讲了省委府副秘书长张钊这个人,是个小人,必须要剪除!眼下,就是想一个应该怎么剪除的问题!

  杨美霞想了想,说:“今天,那个莫小龙和张钊,害怕你在大鼓市制造出来的动静太大,提防你掀起风浪淹没了他们,就给你施展了调虎离山之计,老公,你不是最擅长一招,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这个好办啊!你可以对张钊施展同样的手段,也叫调虎离山啊!”

  一句话点醒了唐诚,对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可是唐诚的拿手绝活啊!

  唐诚想了想说:“仅仅对张钊实施调虎离山,还是不行的,还要再加上一计,那就是明升暗降。”

  杨美霞说:“何为明升暗降啊?”

  唐诚说:“前段时间,我和张小雅谈了下,省档案馆的陈馆长就要退休了,缺个馆长,就让张钊去那里当一个馆长吧,调离他副秘书长的岗位。”

  “档案馆啊!那可是一个清水衙门啊!有名无实。名义也是正厅级单位,其实呢,还不如副秘书长的油水大呢。”杨美霞急忙说:“张钊会去吗?”

  唐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这就需要我们动用智慧了,不过呢,个人服从组织,一旦大局已定了,这个张钊不去也得去,他个人做不了主。”

  杨美霞点头称是。

  第二天,唐诚到了省政府,处理了些政务,又到了省电业集团调研,在返回省政府的途中,接到了省纪委和省审计厅领导同志打来的汇报电话,汇报了关于在大鼓市方面审计和督导检查关于危房改造资金使用问题情况的处理结果,撤销了孙潭乡党委书记赵德智的职务,司法机关已经介入调查,同时,那个草堂村的支部书记已经被免职,也被纪委控制,正在接受司法程序。莲花县县委书记也引咎辞职。

  唐诚听完汇报后,让他们危房改造检查小组,检查范围继续向全省推进,在全省大范围的开展关于危房改造资金的审计。

  唐诚放下对方的电话,安排方悦,立即通知全省各地市委书记,市分管市长,市民政厅长,召开专门的关于危房改造的工作会议,部署安排这一工作,规定那一个地级市,在今后,如果再发生一起因为危房死人的事件,当地的党政干部,必须辞职。

  唐诚安排完这一切,回到了省政府办公室,秘书过来告知唐诚说,大鼓市的市委书记鲍国治,已经等候多时了,要和省长汇报工作。

  唐诚明白,一定是关于危房改造的事。唐诚就答应和他见个面。

  鲍国治见到唐诚后,首先要做的是检讨,检讨了自己的工作失职,请求省委省府的处分!

  唐诚心里也明白,草堂村危房死人的事件,已经处理了县委书记,不宜再向上波及了,万事皆有一个度,超过这个度,就不好了,再说了,撤销市委书记市长这一级,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要上常委会集体讨论的。

  但是,唐诚可以教育这个鲍国治。

  唐诚就从民生问题上,和这个鲍国治谈了谈,让他以后,多把精力用在照顾基层老百姓身上,不要只关注经济数据,忽视了党的执政根本,说白了,当初的土地革命,就是因为依靠最底层的群众,才夺取了全国政权,这个本,不能丢。

  鲍国治一一答应了。

  唐诚也深谙为官之道,叫恩威并施,唐诚最后,还是安抚鲍国治几句,让他在市委书记任上,努力工作,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省政府对大鼓市其他方面的工作,也是肯定的。

  让这个鲍国治吃了定心丸!

  眼下,唐诚也不能树敌太多,一口吃掉一个大胖子,也不现实,唐诚需要马上办了那个张钊,其他的人,可以徐徐图之。

  唐诚送走了鲍国治后,还是想着办张钊的事,既然唐诚的大政方针已经定了,要对张钊实施调虎离山外加明升暗降之计,而行使这个计策,是离不开组织部长的支持的,唐诚要先和小雅沟通后思想,形成一个共识,一致对外。于是就打电话约张小雅见面,不能是在办公室了,这也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了,唐诚就说了一个饭店,比较优雅,唐诚就和张小雅约定,在那里见面。

  这是一个花园街上的饭店,名字叫做雅致饭店。

  中午十一点半,唐诚先是到达了饭店里,不大一会,张小雅也到了。

  张小雅穿着一身米黄色的套裙,黑色的高跟鞋,黑色的挎包,非常精神,和唐诚在餐厅里见面后,张小雅就把挎包挂到衣架上,问唐诚说:“唐诚,我听说,你又在大鼓市搞出了动静,撤了一个县委书记,法办了乡镇党委书记以下的官员,对吗?”

  唐诚苦笑了下,说:“小雅姐,并不是我唐诚有意要这么做,我很喜欢一个中医写的那句诗,叫但愿人间常无病,哪怕架上药生尘,我是省长,我真的不希望,我每次下去都能看到不合理的现象,一些基层的小官僚,鱼肉乡民,为害一方,可是,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我们的有些干部,的确是太不像话!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是法办他们!不是我唐诚好斗,都是他们自找的。”

  张小雅淡定的笑了笑,她说:“只怕你这样,会逐渐的变成官场另类,会遭受到一些人的暗算的,你得罪的人太多了。”

  唐诚豪放的笑了,说:“我以我血荐轩辕,我唐诚就是这么一个秉性,如果他们真要是看不惯我唐诚,就让他们的明刀暗箭一起过来吧,我唐诚我所畏惧!”

  此时,饭店服务员把菜肴上来了,唐诚启开了一**啤酒,要和张小雅少喝一点,边吃边谈。

  过了一会,吃的差不多了,唐诚就说:“小雅姐,我非常反感那个省委副秘书长张钊,我数次阻挡了他的官路,他对我是恨之入骨,这样的人,留在省委做副秘书长,终究是一个祸害,我想除了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