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881章 拿下开采权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华夏金业方面,也参加了这个论证会,很显然他们华夏金业集团想取得这个项目的开采权。(k6uk)

  当然了,要想取得这个项目,过程也会是很复杂,包括审批和立项,以及国家有关部门的批准等!

  但是,不管过程如何操作,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和财富,都想染指。并且取得开采权和管理权之后,财源滚滚,是毋庸置疑的!

  唐诚是省长,唐诚也不例外,唐诚想的是,最好,这个矿藏如果被竞拍的话,竞拍得来的钱,唐诚的省财政能够得到一些,贴补省财政,使唐诚有更多的钱倾注到民生事业上!最好能够交给湖东管辖的企业开发!

  华夏金业的庄菲菲,打开了文件夹,她从经济实力以及各方面都在阐述一个原则,那就是,湖东省发现的这个矿藏,可以交给他们华夏金业集团来开发!

  唐诚清了下嗓音,发言了:“我是湖东省长,矿藏毕竟是在我们辖区内被发现的,我能讲点意见吧!”

  主持会议的国土部的一位章副部长,就示意,唐诚可以发表意见!

  唐诚说:“我想说三点吧,第一点,发现矿藏的位置是我们长连山区,这里的民众生活的并不富裕,而且,据调查,如果我们要把这个地区开发矿藏,那么,当地的很多老百姓在山区里有自家的山林和房屋,需要一笔的补偿款,按照规定,埋藏在地下的矿藏属于国家,但是,土表上的附属物,却属于老百姓,如果拆除的话,应该得到补偿,而且还会有整片的百姓被迁移,这一点,请在座的同志考虑进去。第二点,我方才讲了,当地老百姓生活不富裕,我呢,就替我们长连山市的人民说句请求的话,我们长连山市也有自己的国有控股公司,这个矿藏,可以不可以交给我们当地的国有公司去开发,从而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有效的缓解当地财政不足的压力!第三点,刚才有的专家也说了,资源是不可再生的,我们这一代开采的时候,还是量力而行,不能是把子孙万代赖以生存的资源在我们这一代全部的都给消耗光,那以后,我们的子孙万代就没有资源可以利用了,我的意见,是不是开一半,留一半,甚至是不开,都可以考虑。”

  唐诚讲完这三点,要说,唐诚有点私心,那也是为了湖东人民着想,正所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唐诚是湖东的省长,唐诚就要为湖东的人民谋利益!

  可是,马上,华夏金业的老总邓开山说话,反对唐诚,他说:“唐省长刚才讲的三点,其中两点,我是不赞成的,交给你们湖东当地的公司来开发,请问你们当地公司有这个实力吗?包括两个方面的实力,一个是资金上的,一个是技术上的!至于说到资源被开采尽的问题,我也有意见,科技总是在发达的,这个时候,我们解决不了问题,也许过了十年二十年,就自然的会被解决,我们要相信时代是发展的,我们的后代,一定会有办法解决这个事的!我们这一代,还是自己管好自己的事吧!”

  唐诚看了一眼这个邓开山,看来,湖东省出现的这个矿藏,华夏金业集团是吃定了!

  会上,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进行讨论!

  最后,国土部的章副部长做总结,原则上,同意对长连山区发现的矿藏进行开发!

  究竟会采用什么方式开采?交给那家公司来开采?这些事情,后续会继续研究,报请有关领导审批后,方能公布于众!

  散会之后!

  庄菲菲主动的过来给唐诚打招呼,毕竟因为莫丽华的关系,两个人早就认识了!

  庄菲菲把她的老总邓开山拉过来,说:“唐诚,这是我们华夏金业的老总,邓开山同志。”然后,她又把唐诚介绍给邓开山认识!

  邓开山就好奇的问庄菲菲说:“菲菲同志,原来你们认识啊?”

  庄菲菲忙说:“是的,我们是老熟人了!”

  唐诚也微笑着点点头,客观的说,庄菲菲说的没有错。

  这下,邓开山就高兴了,他欣喜的说:“那真是太好了,我正愁找不到这样的关系呢!菲菲啊,既然你和唐省长以前就认识,那我们就容易做工作了,晚上我想请唐省长吃饭,不知道,唐省长可以赏光吗?”

  庄菲菲就问唐诚说:“唐诚,可以吗?”

  唐诚看着美丽动人的庄菲菲,她和莫丽华完全不是一个气质的女人,散发出来的美,也不一样,都是高官的女儿,华贵雍容那是自然,但是,庄菲菲更加的成熟,身上的贵妇人气质更浓,尤其是她结过婚了,丰腰肥臀,像是一个大的丰水梨,体内满是蜜汁,咬一口,满嘴流油!

  唐诚淡定的说:“我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菲菲同志的面子上,这个人情,我也要给啊!”

  庄菲菲一听,唐诚答应了,也非常高兴!

  邓总就过来和唐诚握手说:“好,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让菲菲去接你。”

  其实呢,做为华夏金业的老总,邓开山这个位置也很显贵,按照组织级别来说,和省部级是平等的!只是属于商界,稍显低一些,但是,一些老总也很牛气,总会把自己和省部级干部放在同等的位置上,一般来说,像华夏石油、华夏金业这样的大集团的老总,交流到地方上去任职,最低都是省长起步的,所以,能力也很强,怠慢不得!

  要不然,这个邓总,也不会在论证会上,直接就敢和唐诚提出相反的意见来!

  晚上,庄菲菲提前到唐诚下榻的酒店来接他。

  唐诚招呼着让菲菲坐下!

  唐诚说:“菲菲,本来,我是不想去赴宴的,我知道,此次去赴宴,几乎是一个鸿门宴了,他邓开山心里想的是什么!我心知肚明,你菲菲也是知道的!”

  庄菲菲就盯着唐诚说:“我知道,唐诚,这一切,你都是为了我,既然,邓总都知道我们认识了,你不去赴宴,邓总会把这个责任记到我菲菲的身上。看在我的面子上,丽华的面子上,我们是老朋友了,你总要给邓总一个面子。”

  唐诚淡然的笑了,说:“呵呵,你想多了,但是,我必须为我们湖东省的老百姓着想,这个是我的原则。首先请菲菲理解。”

  庄菲菲忙说:“我理解。”

  晚上,在京城鸿运饭庄,唐诚和庄菲菲一起赴宴。

  宴会上,那个邓总是频频的向唐诚敬酒,非常热情。

  酒过三巡,果然如同唐诚预想的那样,邓总端着酒杯,对唐诚说:“唐省长,今天你能来赴宴,我们交上了朋友,我非常高兴,老实讲,这次你不来京城,我们也会去湖东找你,祝贺我们湖东发现了大型矿藏,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啊!当着明人不说假话,我还是想让省长帮助,把这个矿藏的开发权交给我们公司来做,我保证,在各个方面,一定会成为全国的龙头。”

  唐诚说:“矿藏的事,还需要经过各种各样的专家学者论证会,还需要很多的审批事项,我一个说了也不算,我的上面,有湖东省委,下面有省政府党组会,但是呢,我唐诚也有一个中心原则,那就是,只要是有利于地方的经济发展,有利于人民百姓的幸福生活,我唐诚是责无旁贷。”

  “好,好。”邓开山说:“有你省长这个态度,至于说到项目立项和审批的事情,那就交给我们金业集团来负责好了。”

  两个人谈了关于矿藏的话题,然后,邓开山就转移话题说:“今晚,我们是朋友之间初次相见,就不谈那些工作上的事了,你和菲菲都是老朋友了,既然是老朋友了,我们今晚只谈友谊,不谈工作。”

  唐诚也微微笑了。

  邓开山就鼓动庄菲菲,多次向唐诚敬酒!

  邓开山劝庄菲菲说:“你们既然是老朋友,有此交集,就应该多表示几杯。”

  庄菲菲架不住邓开山左右加攻,只好端起酒杯,邀请唐诚同饮,对唐诚说:“我邓总的命令,我要执行,只好请唐省长给个面子了!”

  唐诚的酒量还可以,有碍于庄菲菲这个美妇人的面子,唐诚都把菲菲敬来的酒,给笑纳了。

  酒席散之后,庄菲菲主动要求,送唐诚会下榻的客房,唐诚推辞都不行。等到了客房,庄菲菲进来后,先是给唐诚拿了一罐饮料,然后,自己也启开了一罐,坐到了唐诚的对面,庄菲菲先是静静的看着唐诚,然后扑哧一声乐了,说:“唐诚,世界真的很奇妙,有的时候很大,有的时候,又很小!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而且,不是再因为丽华的事。”

  唐诚见她提到丽华,那是菲菲的闺中密友啊,很有可能,唐诚和莫丽华的事,这个菲菲也是听说了,唐诚想到自己和丽华之间的关系,就对菲菲有了一层特别的感觉。

  唐诚点头说:“是啊。”

  菲菲心血来潮,她晚上为了敬唐诚,她也喝了不少,神经也很兴奋,她站起来,转了一个圈,问唐诚说:“唐诚,你看,我和丽华,我们两个究竟谁更漂亮一些?”

  唐诚苦笑了下,唐诚说:“给你说实话吧,我唐诚就害怕遇到这类的问题,真就不好回答。”

  庄菲菲头颅扬了一下,媚笑了下,说:“这有什么不好回答的,实话实说呗!”

  唐诚马上接话到:“那还是你更有独特的韵味一些!”

  唐诚说完,脸上也是露出了笑意,庄菲菲哈哈大笑了,然后,她坐下来,对唐诚说:“唐诚,不和你开玩笑了,办正事吧!”说完话,菲菲就从包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递给唐诚,菲菲说:“你做省长,应酬多,开销大,这张卡里有人民币五十万!你先拿着,贴补家用吧!”

  唐诚没有出手去接,而是脸上也收回了笑容,静静的看着菲菲。

  菲菲忙解释说:“这不是我个人的意思,这是我们公司让我代表来的,另外,请省长放心,我绝对和丽华不一样,这里没有任何的机关,保证是非常安全的,今天的这个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此之外,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唐诚淡淡的说:“那个邓总不知道吗?”

  菲菲不好意思的笑了说:“他知道我向你送钱这个事,但是,不知道,这个过程!”

  唐诚站起来,根本不在理会菲菲,唐诚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唐诚背对这个菲菲说:“菲菲,请你把银行卡收回去,我唐诚是不会收受的!男子汉大丈夫,为人处世,当有可为可不为,受贿这个事,我唐诚是永远不会干的。”

  菲菲看着唐诚的后影,菲菲还想再做进一步的努力,劝说唐诚收下。

  唐诚摆摆手,说:“菲菲,你如果在这样,我们今后连朋友都没有办法再做了。”

  无奈,这个菲菲只好把银行卡收回去,心里,却对唐诚有了几分敬意。

  菲菲就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唐诚的客房,菲菲走出酒店大厅,马上就开过来了一辆奔驰轿车,是邓总的车,菲菲上去之后,邓总在后面座位上,冷冷的问了声:“怎么样啊?他收下钱了吗?”

  菲菲摇头说:“没有,我已经尽力了,可是,唐诚就是不会收。”

  邓开山眉峰皱了下,说:“接下来的事情,那还真难办了!”邓开山沉吟了下说:“我们公司下辖的金矿,储存量是逐年递减,马上就要枯竭了,我们必须要拓展新的矿藏,湖东省发现的这个镍金矿,我们必须要拿下,要不惜一切代价,你懂吗?”

  菲菲点头说:“我懂。”

  邓开山说:“这个唐诚,在中间起到的作用,是很大的,为了我们公司的长远,必须要攻下他这个堡垒,既然是钱这一招不行,那我们就想其他的招,中心原则只有一个,一定要拿到这个矿藏的开采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