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九章 乐极生悲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马玉倩说:“喝点酒吗?”

  唐诚说:“喝点啤酒吧!”

  两个人要了四**啤酒,唐诚确实饿坏了,菜上来后,唐诚先胡吃狼咽了一番,等着马玉倩微笑着把酒杯举起来,唐诚陪着马玉倩喝了一杯啤酒。(看啦又看)

  马玉倩不光人长的漂亮,还有酒量,这可能也是遗传的因素,她的姐姐就挺能喝的,号称是柳河县四大能喝啊,她陪着唐诚一人喝了一**啤酒,人家马玉倩面不改色,心不跳,仍然微笑着看着唐诚,唐诚说:“行啊,玉倩,你的酒量可以啊!”

  马玉倩说:“都说你们从事司机行业的人能喝酒,怎么样!我们一起喝几杯。”

  唐诚说:“都说能喝酒的是这四种人,分别是红脸蛋儿的,扎小辫儿的,不吱声的,揣药片儿的,你马玉倩就扎着小辫子,一定是能喝之列。不过吗,我唐诚别的不敢说大话,就两件事,我还是很有自信的,一样是,我开车技术不服人,一样就是我喝酒不服人。”

  马玉倩说:“我的酒量也是一般,不过,今天,姐姐高兴,愿意喝几杯,不要让我把你喝趴下就行啊!”

  唐诚呵呵笑了,很少遇见女人敢和唐诚公开叫板酒量的,再说,刚从派出所里出来,毫发无伤,唐诚也高兴,唐诚说:“好啊,我今天就见识见识一下能喝酒的女人,究竟能喝多少!”

  两个人一起说笑着,有点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很快,四**啤酒,喝干了。

  唐诚问马玉倩说:“再要四**,你敢吗?”

  马玉倩歪着头,微笑着,两只大眼睛里,流露着春水般的温柔,说:“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敢吗?”

  “呀呵!”唐诚不得不重视起来马玉倩的酒量,古语说扎着小辫的能喝,他一直持着怀疑的态度,总有点不相信,今天,还真见着能喝酒的女人了。唐诚转脸问酒店里又要了四**啤酒,心想,一个人平均四**了,一定能把这个马玉倩打趴下。

  四**啤酒上来以后,两人说笑着又喝起来,开始唐诚和马玉倩还多吃菜,少喝酒,后来,就变成了少吃菜,多喝酒了,喝酒这玩意,都有很深的心得体会,开始的时候,都多少有点推辞,怕晕怕醉,可是喝着喝着,就有点想晕想醉了。

  唐诚看着马玉倩慢慢变红润的脸庞,眼睛忽闪着,那么的迷人,真是有点酒醉人更醉了,自己为了这个女人被关进了派出所警示教育了一天,差一点没有被关进拘留所,刚想喊冤,谁知道人家亲自过来接唐诚出派出所,马玉倩来接他,摆下酒宴,为他压惊,这让唐诚感觉,自己先前受到的委屈,是值得的,这个马玉倩还挺会安慰人的,将来真是不知道会嫁给谁,在那个男人的身下承欢,又会便宜了那个不成器的男人。

  两人继续喝着酒,这个时候,天公开始作美了,竟然打了几声响雷,刮起一阵的狂风,顷刻之间,下起雨来。

  外面下雨了,唐诚说:“玉倩,外面下雨了,不然,我们就别喝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单位上开车,过来接你回家吧!”

  马玉倩竟然喝酒的兴致上来了,她摇着头说:“不用,这夏天的雨,来的快,走的也快,等一会就不下了,我们还是先喝酒,等酒喝完了,说不定,雨还停了。”

  唐诚无奈,又回到座位上,继续陪着马玉倩喝酒,四**啤酒又喝干了,马玉倩抬手还要啤酒,唐诚感觉自己是个男人,不能眼看你着马玉倩喝醉,好像自己有点图谋不轨,蓄意贪欢什么的,就出来阻止,谁知马玉倩醉意朦胧的说:“怎么?服气了吧。你说一声,你的酒量不如我,叫声姐姐我甘拜下风。我就饶了你。”

  唐诚说:“好,倩姐姐,我的酒量不如你,好了吧!”

  马玉倩说:“这还差不多,你出去看看,雨停了吗?”

  唐诚走到外面,你还别说,真让这个马玉倩说对了,夏天的雨来的快,走的快,猛下了一阵,就不下了,马玉倩摇晃着从座位上站起来,似要摔倒,唐诚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搀扶住了一把,自己的手放在了马玉倩的肩膀上,幸运的是,马玉倩默许了唐诚搀扶她的动作,还把身体向唐诚这边靠了靠。

  两人走出酒店,来到了自己的电**车旁,唐诚说:“还是让我来骑着吧!你坐车。”

  谁知,马玉倩杏眼一瞪说:“怎么,嫌我喝酒多了,不会骑车了,我偏要骑!”

  马玉倩双腿一架,就骑到电**车上,对着唐诚说:“上来吧,还是由本姑娘驮你!”

  马玉倩让唐诚上了电**车,晃晃悠悠的,先送马玉倩回家,她对唐诚说:“先回我的家,你和我一起去看看,那个姓郝的,今晚,还敢过来找我的茬吗!”

  唐诚趁着酒劲说:“他如果还敢来,老子见他一次,打一次。”

  马玉倩笑了说:“你真像一个男人!”

  唐诚说:“废话,俺本来就是一个男人!”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叫乐极生悲,马玉倩和唐诚两人很谈得来,真说话说的投机,迎面就开过来一辆汽车,车灯闪烁,照的马玉倩刺眼,猛然的马玉倩一慌,电**车“唰”的一下,就冲下了路基,两个人一起摔到在路边的绿化带上。

  绿化带就一些低矮灌丛植物,倒也没有生命危险,两人除了身上沾了泥水,像一个泥人之外,其他的没有伤害,唐诚挣扎着先站起来,伸手就去拉马玉倩,马玉倩把手递到唐诚的手里,唐诚用力一拽,马玉倩的身体是站起来了,可是,裙子挂到树枝上,只听“嗤啦”一声,好像是烙煎饼的声音,裙子就被扯了一个大口子,一片雪白随即展现在昏暗的路灯下,还很刺眼,不应该看到的,唐诚都看到了。

  马玉倩下意识的急忙去捂住扯开的裙缝隙,对唐诚说:“不准看。”

  唐诚用手遮挡住眼睛说:“我没有看。”不过,指缝之间空隙很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