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905章 唐龙帮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这个站长狐疑的打量了下唐诚说:“这个责任你能承担起来了吗?”

  唐诚笑了,说:“我是清沟县代理县委书记,难道这个官职,我还不可以吗?”

  站长说:“因为这个清沟县农田干旱的问题,已经来过几个清沟县的官员了,乡里的党委书记也来过,但是,都不好使,楚河管理局那一关通不过,就没有办法开闸放水。(k6uk)县委书记的官职也不会管事的!”

  方悦就问:“那市委书记的官职可以吗?”

  站长说:“市委书记的官职,也盖不过楚河委员会,楚河是个副省级单位呢!”

  方悦说:“那副省长的官职,总可以吗?”

  站长说:“级别才是对等,估计,也不行。”

  唐诚笑了,说:“省长呢?”

  站长说:“如果省长能去楚河委员会交涉,估计,是可以开闸放水的。”

  唐诚就把自己的工作证递到了这个站长的手里,工作证上,标明着唐诚的身份啊,是华夏国湖东省人民政府省长!

  这个站长登时就震撼了,想不到面前的这个人,真是省长!他原来只是看唐诚长的有点像省长,但是,他随即又在心里否定了这个想法,省长怎么会来到他的这个水闸站呢!可是,当唐诚把工作证拿出来之后,还真是省长啊!

  他看到唐诚眼神明亮,额头上还有淡淡的汗珠,省长能够冒着酷暑来为老百姓的庄稼求情,他这个站长理应是配合,应该放水,先把老百姓的粮食保住,保住了粮食,就是保住了我们华夏共和国的根基啊!

  站长就嗫嚅着,马上答应先行开闸放水。

  唐诚看到这个站长还算配合,就没有在为难他,唐诚让他先行放水,先救老百姓的庄稼,至于拖欠楚河管理局的水费,和向楚河管理局解释的事,唐诚马上去解释,不会连累他的!

  唐诚盯着站长把水闸放开,涛涛的楚河水,就顺利的涌入了红星渠,很快,就会为茂林和程朱两乡,带去福音和欢乐。

  唐诚离开了水闸站,赶到了祖南市的驻地,楚河管理局就设在了祖南市城区。

  这个楚河管理委员会组织关系隶属上,它是归华夏国水务部下辖,是水务部的一个下属单位,虽然说,这个楚河管理委员会办公地点设在了祖南市,但是,它属于由水务部管理的,和地方上没有严格的隶属关系!

  毕竟,人员和行政面积可以划分区域来治理,但是,河流不可以,它跨越很多省市区,应该有国家水务部来统一协调管理。

  唐诚就来到了这个楚河管理局的单位办公楼。

  那个茂岭水闸的站长,虽然说开闸放水了,但是,向上面解释的工作,必须要由唐诚来做,唐诚也不能让那个小小的站长承担责任。

  唐诚是省长啊,虽然说,机缘巧合,现在的唐诚,身份有点微妙的变化,署理着清沟县的事务,但是,唐诚还是省长,省长一职,不是莫小龙等人说免就免的,也不是省委常委会说免就免的,唐诚的省长去留,必须要有华夏国中央领导说了算,通过中央议员会议研究后,由华夏国中组部出面,方才可以!

  来清沟县做点事情,这是唐诚主动要求来的。

  当然了,这也和莫小龙等人的从中挑唆也有关联。

  唐诚进来后,直接就去了这个楚河管理局的局长办公室,但是,不巧的是,局长室没有人!

  唐诚敲了很长时间,才从对门伸出来一个头颅,说:“对不起,局长去湖东省城开会了!”

  虽然说,湖东省原则上,没有对这个楚河管理局有领导权,但是,由于楚河途径湖东省,总会和地方行政部门打交道,经常召开一个联席会议,也在所难免。

  唐诚哦了声,就问道:“那你是谁啊?”

  这个人回答说:“我是这里的办公室主任。”

  唐诚就哦了声,走出来了这个楚河管理委员会!

  找个人就这么费劲,唐诚不能这么办了!必须要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了!

  唐诚让方悦通知省水利厅厅长,立即给这个楚河管理局的局长下发通知,唐诚已经在他的这个楚河管理局视察呢,让他马上赶回来!

  有的时候,微服私访是好事,有的时候,微服私访,不利于干工作。

  这个楚河管理局的局长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省委副书记康新的办公室里坐着,和他在一起的,还有省水利厅的厅长。

  副书记康新就问这个楚河管理局的局长王素新说:“是不是唐诚去了你的那里啊?”

  王素新忙说:“康书记,真是这样啊!您真是料事如神啊!唐省长真就去了我的那个管理局,正在管理局等我呢!”

  康新笑了,说:“这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王素新说:“康书记,怎么办啊?我是马上回去见唐省长呢?还是躲着不见他啊?”

  康新沉吟了下说:“以我对唐诚的了解,他这个时候,既然已经到了你的楚河管理局,证明,他已经让你们局里的人直接先开闸放水了,他唐诚一贯的做法,就是先斩后奏,他都没有把我和莫书记放在眼里,他怎么会把你一个区区楚河管理局放在眼里呢!”

  果然,康新的话音刚落,王素新的手机就响了,下面的人给他汇报,管理局下辖的茂岭水闸,已经开闸放水了,清沟县的农民,已经在准备浇灌农田了!

  王素新当即就火冒三丈!

  他才是管理局局长,茂岭水闸,是他的下属单位,开闸和关闸,仅凭他王素新一句话。

  茂岭水闸竟然敢在没有得到他的同意下,敢开闸放水!

  这还了得!

  省长,又能怎么样呢!他王素新听的是华夏国水务部部长的号令。

  何况,现在是政治斗争期间,省委莫书记和副书记康新,都不赞成唐诚,王素新就牛逼哄哄的,把电话打到了茂岭水闸。

  王素新吼道:“我是王素新!谁让你放水的啊!谁也不行!执行我的命令!我是楚河管理局局长!不听我的,我立即撤换了你!马上把水闸给我关停了!”

  茂岭水闸的站长接到了局长王素新的电话,他不敢违背直接上司的命令,只好把刚刚打开的水闸再去关闭!

  这个站长刚走出去房门,他要去关闸,不料,走出来房门,突然就发现,现场已经非常异样了,只见唐诚的司机牛发,就站立在水闸的旁边!

  而且在水闸附近,还站立着十多名呈立正姿势的黑色壮汉!

  唐诚料事如神,唐诚害怕自己走后,这个站长又会迫于压力,将水闸关闭,那样的话,唐诚就处于被动了,所以,唐诚在离开茂岭水闸之时,特意将牛发留在了茂岭水闸,负责看护水闸,唐诚给牛发的命令是,未经唐诚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再将水闸关闭!

  牛发就得令了!

  唐诚知道,仅仅是有牛发一个人,还是不足以看护水闸的,不过,这件事难不倒唐诚!唐诚除去兄弟之外,唐诚还有帮众,唐诚是官私都通啊!不仅仅有柯龙和彪子能够帮助唐诚,关键时刻,唐诚还是天下第一大帮唐龙帮的帮主,就是师父余路宽创世的那个光复会更名而来的帮会组织,帮内有四大护法,分别是毕麻子、龙海、俞江、李友喜,可以在唐诚需要的时候,随时出现!

  而且,唐诚的这个唐龙帮,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帮会分布广,复员老军人的后代啊,全国各个地区,甚至是每一个乡镇,都有老军人的后代!有重大的事情的时候,帮众可以聚拢,没有事情的时候,帮众就散布在华夏国各地!

  大护法毕麻子接到了唐诚的指示之后,真是不含糊,短短一小时之内,就集合了十多名复员军人,把这批人交给了牛发管理!

  牛发此时,内心震撼不已,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忠心耿耿,唐诚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能量之巨大,超出牛发的想象,也更加坚定了牛发要跟着唐诚混到底的决心!

  牛发身边有了人,护卫一个小小的水闸,是不成问题的!

  那个站长就招呼工作人员去关闸!

  牛发上来就阻挡了他:“不能关闸!”

  这个站长还要强硬,牛发就轻叱了声,旁边又过来四名唐龙帮的帮众,围住了这个站长,牛发说:“没有省长的命令,那一个人,也不能关闭水闸!”然后,牛发用手抓住了这个站长的衣领说:“你也不能例外!否则的话,你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个站长一看这个架势,水闸上已经站立着标准军姿的警戒人员,已经接替了他这个站长职务,把水闸给控制了!

  这个站长无奈,只好唯唯诺诺,不敢得罪牛发,返回到了屋内,那这里的情况向王素新做了说明:“局长啊!不是我不执行你的命令!只是,现在的水闸,已经不归我管了,省长已经派人接管了啊!”

  王素新一听,大吃一惊!

  想不到,唐诚会有这么大的魄力!

  王素新急忙就对康新说:“康书记,不好了,省长已经替我接管了水闸!”

  康新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倒也没有表现出来过多的惊奇,他淡淡的说:“这就是唐诚,他有省长的身份,一个小小的水闸,岂能挡住他的脚步啊!”

  王素新是听这个康新的指示,有意的躲避唐诚,就是不想让茂岭水闸尽快的开闸放水,有意的拖延唐诚,给唐诚制造麻烦,可是,他没有想到,唐诚根本就不会理会他的这一套,他的这一套吓唬普通老百姓和官员可以,制衡唐诚,徒劳而已!

  王素新就问康新说:“那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啊?”

  康新沉吟了下说:“本来,我们是想利用这个水闸的问题,来拖延唐诚,但是目前看来,已经是失效了,既然如此,你在我这里继续呆着,也没有意义了,你马上回去你的楚河管理局,去见见唐诚吧!按照规矩说事,清沟县毕竟还欠着你们楚河管理局的巨额水费,他唐诚是省长,可以开闸放水,但是,也要讲道理啊!不能是无法无天啊!你就去追缴那三千万的水费,看看唐诚如何回答。”

  王素新就接受了康新的建议,迅速的返回到了祖南市楚河管理局单位!

  等到王素新赶回到了祖南市,唐诚已经不在他的楚河管理局了,唐诚不可能去等他,王素新见到唐诚并没有在局里,只好主动的给唐诚联系!

  方悦接通电话后,对唐诚说:“省长,是王素新的电话。”

  唐诚哦了声,说:“我去茂岭水闸,让王素新也去茂岭水闸见我吧!”

  方悦就遵照唐诚的意思,让王素新去茂岭水闸!

  在茂岭水闸上,看着涛涛的河水,源源不断的涌入清沟县,先可以让老百姓的旱地浇上水了!唐诚的心很欣慰,不大一会,王素新就小跑来到了水闸的大桥上!看到大桥上,持标准军姿站立着数十个人,都是黑衣打扮,军姿站立,目无斜视,负责水闸的警戒!王素新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些到底是些什么人!他心里在犯着嘀咕,自己就不应该听康新的挑唆,和唐诚作对!

  王素新来到了唐诚的身边!

  唐诚淡淡的问他:“你就是楚河管理局的王素新啊?”

  王素新猛然的点头说:“是的,我就是。”

  唐诚说:“你谈谈吧,为什么不给我们清沟县放水啊?你不知道,那里的人民正在倍受着旱情煎熬吗?”

  王素新说:“省长,您请听我解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