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910章 大势所趋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人群很快就散去,大家没有想到,上级财政会给清沟县一下子拨款这么多,还在这里继续围攻唐诚,就失去了意义。(k6uk)

  梁国乐真就不放心,跟着陈科长到了财局,确认了上级拨付巨款的事实。

  出来财局,梁国乐彻底的傻眼了,灰溜溜的离开了现场,他急忙找到了一个僻静地方,把电话打给了张国涛,焦急的汇报说:“张,张书记,不好了,我们都错了,上面有人帮助力挺啊!华夏国中央财政一下子给清沟县拨款二十六个亿啊!”

  “是吗?”张国涛听后,也是大吃一惊,此时,对他的震撼和冲击太大了,此时,他的心突然的一沉,手脚冰冷,他开始后悔自己的草率和自不量力,怎么能和省长较真呢!恐怕这一次,他选择康新等人,又一次站错队了。他们只想着堵住了省财政和县财政,万万没有想到,还有国家财政呢!

  此时,这个张国涛才有后悔的意思,但是已经晚了。

  其实,社会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狗眼看人低,在英雄遭难的时候,落井下石,呈小人姿态。

  此时,张国涛听后,冷静的想了想,这个时候,也只能寄希望于康新和莫小龙等人了。希望莫小龙还可以翻盘。

  张国涛就把清沟县的事情,向康新做了汇报,康新听后,也很吃惊:“是吗!这件事,我还不清楚呢,我马上联系上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康新得到了这个线索后,直接就去了省委书记莫小龙的办公室,要把这个事情汇报给莫小龙!

  莫小龙听后,脸色闪现出了一丝惊慌,但很快就镇定下来,莫小龙说:“这么大的一笔款项拨付,我们省委竟然事先不知情,这真是太奇怪了。”

  康新说:“当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莫小龙说:“我去一趟京城吧,问询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调查清楚了,我们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康新忙说:“那好吧,省委的工作,我先担负起来,您去吧。”不过,再去之前,莫小龙还是和华夏国财部联络了下,对方告知莫小龙说:“国家财部确实给湖东省的清沟县拨付了一部分款项,那是受到国家领导人特别授意安排的。”

  莫小龙听了这句话,心里更是沉甸甸的。

  他还是决定去京城一趟。

  清沟县。

  有了上级拨付的这个二十六个亿,任何需要钱的事情,都迎刃而解,清沟县各项民生事业,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包括学校的建设,养老院的建设,以及体育公园市民休闲广场的建设。

  清沟县开始出现了热火朝天的局面!

  在确认中央财政给清沟县拨款的当日下午,所有的辞职的干部,纷纷的赶回来县委办公室,要回自己的辞职信,表示不辞职了!

  除去那个梁国乐之外,其余的县委常委,纷纷的来到了唐诚的办公室里,集体认错,检讨错误,承认过失,希望唐省长能够再给他们一次机会,他们以后,绝对不会再和组织讲条件,不再注重享受和虚荣,自觉遵守廉洁规定,降低自己的待遇标准,出门办公,只坐面包车。

  希望唐诚能够让他们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原谅他们。

  唐诚淡定的看着这些人,唐诚教育他们说:“当官不是为了个人享乐和虚荣,是为了做点事业,是为了更更多的老百姓带来福祉,我们出门坐豪车,应该想到,我们的人民,还生活的很困苦,我们坐的不心安啊!当官就是为人民服务的!你们要谨记,以后,但凡是谁要是违背了这个原则,那个时候,就不是辞职了,而是法办!明白吗?”

  众人齐声说明白。

  唐诚有苦口婆心的教育了他们!

  然后,就答应了他们,让他们重新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去。清沟县的工作,开始恢复到正常。

  很快,农民们自发的把拖欠的水费交到了乡镇政府,清沟县的社会风气变的清正和谐。

  三天后,莫小龙从京城回来了,而且和莫小龙一起回来的,还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还有更高级别的官员,华夏国的国务院罗总理亲自来到了湖东省。

  莫小龙去京城的这段时间,华夏国中央正好召开了政治局会议,提出了下一步工作重点要践行群众路线,探讨了这个方面的工作,要鼓励和引导各级干部深入到一线去,中央委员带头执行。

  在飞机上,总理再和莫小龙谈话:“小龙同志啊,你这下明白了吧,为什么我们会给唐诚拨款了吧!因为唐诚现在做的事情,恰恰是我们正在倡导的!最近中央连续召开了会议,要践行群众路线,鼓励官员们深入到一线基层去,踏踏实实的帮助农民解决问题,融入到社会大家庭里去,接地气,亲群众,唐诚同志呢,放下了省长之尊,而选择下去一个县担任实职,去改变那里的面貌,去面对面的为人民服务,这是我们大力需要弘扬的,和我们当下坚持的政策,正好相吻合!所以,我们研究后,就要给予唐诚同志以鼓励!你们湖东为我们倡导落实群众路线教育,开了一个好头啊!”

  莫小龙没有了脾气,就一个劲的点头:“我回去之后,马上召开全省干部大会,宣传中央的精神,要践行群众路线。”

  总理就点头,说:“我这次来你们湖东省,也是践行群众路线来了,响应党的号召。”

  总理到了湖东省城机场。

  发现迎接的官员里,竟然没有唐诚。

  总理就问莫小龙说:“小龙同志啊。唐诚怎么没有来接我啊?”

  莫小龙老谋深算,中央正在提倡践行群众路线,鼓励官员走近寻常百姓家,他就不能这个时候说唐诚在县里做事呢,那样的话,他是帮着给唐诚脸上贴金,他韬晦的说:“唐省长工作忙,我马上给他联系,让他回省委等我们。”

  罗总听完莫小龙的回答,不置可否。

  罗总在莫小龙的陪同下,回到了省委会议室,随即就主持召开了湖东省委常委会议,传达了中央精神,关于践行群众路线的实施方向和纲领。当然了,这样的会议,唐诚是没有参加。

  罗总在会议上讲到:“党的群众路线,就是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只有坚持群众路线,才能使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更好地体现人民群众的利益。”等等云云吧!

  罗总在湖东省委活动的时候,唐诚正在清沟县调查民生,走访基层群众,真正的走进老百姓的家中,切实的帮助老百姓解决问题。

  唐诚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电话,说罗总到了湖东,让唐诚马上回去。

  可是,唐诚接到办公厅电话的时候,唐诚正在清沟县的大昌乡调研工作,深入在基层百姓家,根本就不可能马上回去。

  唐诚坐着越野车在大昌乡的乡间公道上,看着路边绿油油的庄稼,长势良好,县内的红星渠已经是满水了,充分的保障了农田的及时灌溉。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牵着牛的庄稼汉,牛不听话,就阻挡了唐诚越野车的道路,牛发鸣笛之后,效果不明显,牛发还要鸣笛,被唐诚制止了,唐诚正是下乡来调研工作的,正好,可以和这个牵牛人聊几句。

  唐诚就走下车,让牛发在后面跟着,唐诚步行追上这个钱牛人,和他聊上了。

  唐诚看了看老乡的牛,很健壮,是头母牛。

  唐诚就热情的招呼说:“老乡,你这是牵牛做什么去啊?是去犁田吗?”

  这位牵牛人是个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穿戴一看,就是贫困的农民,他答话说:“不是,我打算把这头牛,牵到前面的大昌集市上去卖掉。”

  唐诚听后,心里就是一动!

  一般来说,农户家庭,老牛是主要劳动力,耕田耙地是离不开牛的,大部分农民对牛都很爱惜,是不舍得卖的。唐诚就打量了这头母牛,看样子,也是正值壮年,不像是老牛,而且唐诚也是从基层上来的干部,仔细一打量这头母牛,还看出来了另一个端倪,这竟然是一头怀孕的母牛。

  对于庄户人家来说,怀孕的母牛,就更不舍得卖了,用不了几个月,就可以变成了两头牛了,利润要比现在去卖,赚很多!现在卖怀孕的母牛,可就亏大了。

  唐诚很是理解农村贫困人的处境,唐诚就淡定的说:“老乡啊!我看,你的这头母牛像是怀孕了啊?你怎么能舍得卖呢?是不是家里出事了啊?”

  老乡看了一眼唐诚,他说:“你还真懂牛啊!确实,我的这头母牛真是怀孕了,按理说,我也不该这个时候卖它,还真让你说对了,我家里出了点事情,二女儿考上了大学,需要学费啊,家里实在是凑不齐学费了,只好把这头母牛卖了,给女儿凑学费。”

  唐诚一听,果然是这件事,要不是为给女人凑学费,庄户人家,谁舍得卖怀孕的母牛啊!

  唐诚看到,农民忙活了一年到头,连给孩子的学费都凑不够,还得把母牛卖掉,唐诚的心里也是非常的难过。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又从后面追上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女孩,戴着眼镜,穿一件花格的裙子,追上来之后,就挡在了卖牛人的面前,张口道:“爹,我不读大学了,牛,咱也不卖了。走,回家吧。”说完话,女孩上来就要夺父亲手中的牛绳。看样子,就是这个卖牛人的女儿,那个考上大学的女孩。

  父亲当即阻止住了女儿,他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考上大学了,我十分高兴,卖个牛算什么啊!将来,你出息了,说不定,还能给爹挣回来十头母牛呢!爹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你好好的在家学习功课,上大学的学费,爹一准会给你凑齐了。”

  女儿的眼泪登时就下来了,她哭着说:“爹,娘给我说,咱们这头牛再有三个月就生小牛了,这个时候卖掉,太亏了,再说了,我们以后地里的农活,还离不开它啊!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这头牛,就不要卖了。”

  当爹的,叹了口气,他也很悲伤,他说:“女儿啊,如果有其他的办法,我当然也不舍得卖牛了,可是,我们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学费还是不够,只能走卖牛这一条道了啊!”

  女儿看到爸爸苍老的面容,枯树皮一样的手,饱经风霜,如今,还要为女儿的学费发愁,女儿看到这里,心里一酸,又是几行泪珠滚落。

  唐诚呢,目睹到这个情景,父女情深,再加上,农民的质朴和无助,让唐诚心生唏嘘,唐诚走了过来,真诚的对这个老农说:“孩子说的对,这是一头母牛,卖了它,怪可惜的,这样吧,谁让我遇上了呢!你的这头牛我买了,可是呢,我也不会养牛,我和你商量一下,我买了这头牛之后,还能不能寄养在你家,由你给我代养啊?”

  一听这个话,这个老农心里一亮,因为,他对这头牛也有感情,忙说到:“可以啊!只是,你能给出多少钱啊?”

  唐诚笑了说:“你想卖多少钱啊?”

  老农憨厚的一笑说:“闺女的学费还差三千五百元,我就想卖到这个数。”

  唐诚淡然的笑了说:“我给你五千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