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932章 不谋而合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点头说:“你让郭总进来吧!”

  林乐秋就出去办了,不大一会,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就走了进来,头发上打着浓浓的发油,使头发整齐的向后梳去,没有一丝的紊乱,穿着更是富有个性,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男人,竟然外穿了一件背带裤,花色的背带,在他的背部打了一个x!

  他疾步过来,和唐诚握手,然后自我介绍,说是宁都航空公司的董事长,他叫郭守义。(k6uk)

  旁边的林乐秋就给郭守义倒了杯茶,给唐诚茶杯里续点水,然后就出去了。

  唐诚示意郭守义坐下。

  然后郭守义就说:“唐省长,杨主任给你打电话了吧?”

  唐诚点头说:“打了。”

  郭守义就说:“我的表舅和你的岳父关系很好。我就是托我表舅的关系来的,我表舅在人大工作。早年做过省委书记,也做过部长,现在人大工作,还能发挥点余热。”

  唐诚淡淡笑了,说:“我知道。”

  现在,干什么事,都不是在强调一个关系吗!有熟人好办事,尽管到了唐诚这一级,也逃脱不了这个魔咒。

  唐诚说:“我们先不要谈关系了,你就直说吧,来我们湖东省,有什么具体想法啊?是不是和我们湖东要建设新飞机场有关啊?”

  郭守义笑了,说:“既然领导这么爽快,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有什么话,我也就明说了!我们公司要和贵政府合作,共同出资,来完成这个飞机场的建设,然后共同从中获益。”

  唐诚一听,合作无可厚非,国家也允许政府性投资的事业,让民间资本参股进来,这个不违反规定和政策,何况,现在,唐诚要找的就是合作公司。唐诚说:“可以啊,我们现在就缺合作方,你把条件详细谈谈吧。”

  这个郭守义就环视了下四周,这是唐诚的办公室,郭守义就提议说:“唐省长,我们两个谈合作的事,这是一个很大的事情,我们不在办公室谈,在办公室谈合作,不合时宜,我们去外面,找个地方谈好吗?”

  唐诚拒绝了他的建议,唐诚说:“不用,就在我办公室里谈就可以,你先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吧?”

  唐诚现在还不能和这个郭守义出去,搅合在一起,说不定,郭守义就会给唐诚送礼或者是拉拢唐诚,给唐诚以好处,唐诚好点色,但是,唐诚不好财,不贪赃枉法,这就是唐诚的做派。

  郭守义只好在办公室里,向唐诚表明了合作细节。郭守义说:“我们公司在未来的飞机场建设中,可以出资百分之二十,剩余的钱有政府投入。”

  唐诚一听,百分之二十,那接近一百个亿啊,一个航空公司能够出资这么多钱,那也是一个不小的出资额了。

  郭守义金紧接着说:“我们公司的要求是,新飞机场建成以后,我们公司拥有飞机场七十年的管理权和经营权,政府不能从中经手,这个中间产生的利润全都归我们宁都公司所有!七十年后,权力在划归政府,或者再议。”

  这就是商人,追求的永远是利益,他们出资八十个亿,才不会白白投入呢!想必,一定会要求获取更大的利益!

  唐诚一听,眉头一皱,怪不得这个郭守义会托关系前来呢,原来是想着做一本万利的生意来了!500个亿,他们只投资80个亿,其余的420亿均有政府投入,而后呢,机场建成以后,七十年的产权归宁都公司,政府白忙活,这个根本就是不可能,依照唐诚的性格,这个几乎是相当于不公平条约了,唐诚才不会答应呢!

  唐诚要是答应了,这和变卖国家资产,致使国有财产流失是一样的!

  唐诚摇头说:“郭总,你提出的这个合作要求,我是不会答应的,你们提出的条件,太苛刻。这样的话,我们政府不就是等于给你们公司打工吗,再说了,七十年,几乎一个甲子还多,太遥远了,不现实。”

  郭守义听后,就劝说唐诚说:“唐省长,你是省长啊,俗话说的好,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您也就在湖东省待上几年,飞机场建设周期,应该在五年左右,五年后,说不定,您省长就调离了,您走了,还管下一任的事情干什么啊!而且,我们还可以给你个人一部分机场股份,或者给你的亲属,也可以啊!识时务者为俊杰,您个人又没有什么损失,何乐而不为呢!”

  郭守义的话,道出了一个最为朴实的道理,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地方官员,好大喜功,不惜斥巨资的道理,就像唐诚眼下这个事,唐诚和宁都公司达成合作意向,至于是后来的事,唐诚已经调走了!

  可是,好处却让唐诚都给拿走了!烂摊子交给下一任来负责!下一任治不了的,再交给下下任负责!

  可是,唐诚就是唐诚,唐诚永远不会做这个钻头不顾腚的事!

  唐诚说:“那也不行,你说的话,我根本就不赞成,我不能拿国家的利益,来为自己谋福利,更不能拿国家的利益,来为自己做买卖!为自己博得一个好名声,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请免谈,我们之间就没有合作的基础了。”

  郭守义还是不死心,再次的提醒唐诚说:“省长,我可是杨主任以及人大领导的关系,是他们介绍我来的,你不看僧面看佛面,总要给我们一个面子吧!难到,你要得罪他们吗?”

  唐诚说:“我并没有想要得罪什么人!我只是不想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

  郭守义此时,脸色变了,他开始有点愤愤不已了。

  面前的这个人,怎么一点人情世故都不讲啊!他就不信了,现如今当官的,还有和唐诚这样的吗!

  郭守义说:“你知道,人大政协,虽然说,不再是权力中枢了,但是余威还在,得罪了他们,会对你接下来的仕途是没有好处的,你可要想清楚了!”

  唐诚说:“我想清楚了。”

  见到自己的威胁不起作用,这个郭守义就换了一个嘴脸,缓和下来表情,问唐诚说:“省长,那你说个合作方案,让我听听,好吗?”

  唐诚回答说:“可以合作,但是不能以你所讲的那个方式合作,你完全可以投资百分之二十,那么,我们建成的机场,必然就有你百分之二十的股权,按股酬薪,将来机场建成以后,你们宁都集团可以参与进来,你也可以变成我们机场的董事,按照股权所属利润,获取正当的报酬即可。”

  郭守义说:“这么说来,你们政府是大股东,我们宁都只是一个小股东了?”

  唐诚说:“是谁也无法更改我们湖东新建机场是国营控股的性质,这个是原则。”

  郭守义见到唐诚的态度这么坚决,在唐诚这里根本就捞不到好处,他只好悻悻的站起来,对唐诚说:“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公司就要慎重考虑了。”

  唐诚也站起来,说:“你可以考虑,我也声明一下我们湖东省的立场,我们是欢迎社会资金参与进来,和我们一道把机场建设起来,建设的更好更美丽,也共同获利,实现双赢。”

  郭守义见到这样,只好退出了唐诚的办公室。

  郭守义离开后,接替方悦位置的林乐秋走了进来,她关上门,走到唐诚近前,说:“省长,我刚才看到郭总了,他走的时候,脸色很难看,而且还愤愤不平,好像嘴里还嘟囔了几句,对您有极大的意见。”

  唐诚苦笑了下,说:“那是必然的,我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等于是断了他的财路,他当然会对我有意见了。”

  林乐秋就撅起嘴,替唐诚委屈说:“省长啊,我真是替您不值,您这样做,也是为了湖东发展大局,又不是为了个人中饱私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不理解呢!”

  唐诚说:“高处不胜寒,还有句话就是,高手都是寂寞的,我做的事,或许会让很多的人不理解,可是呢,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就是我,没有必要因为大环境如此,就改变我自己,我愿意做一个孤独的人。”

  林乐秋就盯着唐诚的眼神,像是理解了唐诚的内心!

  唐诚继续说:“好事多磨,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干事业,也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要是简单的话,我们早就进入到**了,湖东省建设飞机场,建成后,得利的是广大人民群众,但是,我也会得罪很多的人,会有很多数不清的明枪暗箭涌过来!对此呢,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林乐秋点头,同意唐诚的这个观点,她说:“是啊,我刚才看到那个郭守义离开时的表情,我就明白了,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好像是我们欠了他钱,不还似的。”

  唐诚报以苦笑。

  然后,安排林乐秋,不要管这个宁都公司了,唐诚要她陪着自己,一起去京城,继续寻找合适的合作公司!

  林乐秋就答应了,然后就去订机票。

  果然,让林乐秋都猜对了,这个郭守义离开唐诚的办公室,他坐回车里,返回到了下榻的酒店房间里,气愤的把公文包摔倒在床上!他发牢搔说:“想不到,这个唐诚这么不给面子!”

  此时,他公司的一位公关部经理就走了进来,这个公关部经理毫无疑问是个女的,她叫孙燕,来到了郭守义的面前,轻启朱唇说:“郭总,不要生气啊,其实呢,湖东省的省长有这么一个态度,也完全在我们的意料之中,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叫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见,人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当初,郭总仅仅通过表舅的关系,我认为,还是压力不够,湖东省方面,是不会答应我们的!那么我们只能是给他们湖东施加压力,让他们知道我们宁都集团的厉害,他们才会乖乖的和我们合作。历史上的不平等条约,是怎么签订的啊!并不是当时的清廷愿意割地赔款,而是出于敌人的虎口下,打不过人家,不得已才那么做的,这也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我们不拿出点真本事,对方是不会轻而易举就屈服我们的。”

  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不简单的女人,这话还真是有道理,不说郭守义的原配了,就单说这个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就不简单,可以算的上是足智多谋,智多星样的人物了,可以给郭守义出主意。

  郭守义一听自己的秘书这么说,火气消散了不少,就问询到:“燕啊,那你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

  孙燕说:“动用我们的人脉关系网,在湖东省飞机场项目立项审批环节上做文章,只要是湖东省不和我们公司合作,就让他的这个项目通不过,这样的话,湖东省方面就会主动的联系我们了,那样的话,一切条件都好谈了。”

  郭守义听后,直夸孙燕的计策好。

  郭守义马上采纳了,说:“好,我现在就给我的表舅打电话,让他给发改委打招呼,不让湖东省的这个飞机场项目获得审批!”

  孙燕说:“这一招,还叫做釜底抽薪呢。”这个孙燕提出的计策,竟然和康新提供的计策是不谋而合,看来,对付唐诚的这一招,已经被对手给广泛采用了!

  唐诚危险了,干点事情,是真难,竟然遭到了对手的围攻!

  郭守义明确了下一步的行动方向,心情就放松了许多,开始把孙燕给拥在怀里,一边用嘴巴吻着她,一边将她的身体朝床边移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