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943章 花无百日红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省纪委书记孙安和省检察院的袁志刚来到了莫小龙的办公室!

  莫小龙就问这个袁志刚,为什么要抓鲁合友啊?有什么依据啊?

  袁志刚就回答说:“是有人实名检举了鲁合友,经过查证,检举的大部分违纪事情属实。(k6uk)”

  莫小龙问:“这个人是谁啊?”

  袁志刚犹豫了下,还是回答到:“这个人是伍沛德。”

  “伍沛德!”旁边的康新听后,就是吃了一惊,说道:“怎么会是他呢!他也是当事人之一啊!他还是鲁合友的合作伙伴,怎么会是他呢?”

  袁志刚回答说:“原来伍沛德和鲁合友是合作伙伴,后来,两人闹掰了,而且还是势同水火!云泉山项目成了鲁合友一人的了,伍沛德就主动向我们检察机关投诉了鲁合友的犯罪事实。经过我们调查,确实问题严重,为此,抓捕了这个鲁合友。”

  袁志刚说到这里,莫小龙和康新对望了一眼,就什么都清楚了!

  伍沛德和鲁合友都是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猫腻他们都清楚,黑吃黑,往往是咬过去,就是致命伤!

  就像康熙王朝里一样,朝廷里原来的两个宰相索额图和明珠都被抓起来了审讯,结果都不招供,康新就让昔日的明相带罪审讯昔日的索相,结果,案子很快就查清了,这一招,还有一个官名,叫以毒攻毒!往往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莫小龙让孙安和袁志刚离开后,莫小龙就点燃了一支烟,在房间里踱步,然后回脸对康新说:“你看出来了吗!这次唐诚玩的是什么计策啊?”

  康新此时也回过味来了,他说:“以毒攻毒,也叫隔岸观火,三国演义里,有一个情节是这样描述的,就是曹操智取袁氏兄弟的故事,本来曹操要趁势官渡之战的余威灭了袁绍的两个儿子,但是被曹操的谋士郭嘉给劝阻了,让曹操不要急于进攻,有外敌入侵的时候,兄弟俩容易众志成城联合对付外敌;可是如果没有外敌入侵,兄弟两个就会为了眼前利益打起来!然后曹操再坐享其成!隔岸观火!”

  莫小龙深有感触的点点头,说:“对啊,唐诚这次使的这一招,就是郭嘉的隔岸观火之计!那个鲁合友中计了!”

  康新忙说:“莫书记啊,既然我们已经看透了唐诚的计策,我们马上采取补救措施啊?”

  莫小龙怅然说:“已经晚了!木已成舟了!鲁合友的案子已经被做实了,伍沛德这么检举鲁合友,鲁合友在狱中知道后,也一定不会放过伍沛德,两人势必会狗咬狗,弄个两败俱伤,最后得利的还是唐诚。”

  康新不住的点头,他说:“厉害啊!我一直认为唐诚只是一个愤青呢!有勇无谋!看来,是我错了,唐诚玩起谋略来,竟然也这么的老辣啊!也是一个狠角色啊!”

  莫小龙怅然若失,他说:“当初唐诚主动要把地块交给开发商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就应该想到这是唐诚的谋略,事后诸葛亮,这个时候,我明白了,也晚了,于事无补。”

  康新点头说:“是啊,棋失一着,差之千里啊!”

  果不其然,云泉山地块后来的走向,完全的在唐诚的意料之中,鲁合友在被调查期间,对伍沛德也是反咬一口!

  就在鲁合友被抓的一个月后,伍沛德也被抓进了进去,同样涉嫌和鲁合友一样的罪名!

  绿源和海京两家房地产公司都存在偷税漏税和非法内部交易和违规操纵房地产市场以及行贿官员的罪行。

  案件情况被唐诚上报到中纪委之后,中纪委领导层非常震怒,立即下令,介入调查,顺藤摸瓜,查证了两家房地产公司背后的保护伞。

  华夏国的国土部的那个高然副部长就涉嫌其中,被依法双规。

  还有就是了鲁合友的在最高检的关系,也被牵连出来,鲁合友的后台被调离了领导岗位。

  伍沛德也是如此。

  尤其是那个华夏国发改委的副主任白之祥,因为和鲁合友有利益往来,白之祥在短短的三年之中,就从鲁合友的房地产公司谋取了三千万的利益!被中纪委直接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唐诚趁势再次赶到了京城,通过和华夏国国土部领导的交涉,很快,国土部下发了文件,撤销了原来云泉山地块属于商业地产的文件,责成湖东省国土厅重新规划。

  云泉山地块,绕了一圈,又重新的回到了唐诚的手里!

  唐诚返回到了湖东省,经过和众多公司的谈判,湖东省的飞机场项目,找到了两家国际公司合作,飞机场项目正式启动。

  唐诚有了喜悦的心情,就再次的来到了镜湖边上,又想听听那个老者讲三国演义的故事,结果,唐诚去晚了,老者的三国故事讲完了,唐诚就过去和这位老者聊天!

  老者看着唐诚,突然是深施一礼,说:“唐省长,您又来听我讲故事啊?”

  唐诚一惊,这位老者不简单啊!洞若观火啊!原来,第一次唐诚来听故事的时候,老者就已经看出来唐诚了!

  唐诚急忙求教于老者,湖东省新建飞机场的名字!老者一捋胡须,朗声到:“如果省长真是想听取我的意见,那就叫龙港机场吧!”

  龙港机场!不错,唐诚就把新机场叫龙港机场了!

  龙港机场在云泉山举行奠基仪式的时候,华夏国的高层来了很多!

  张楠是必须到的,还有在岳父杨天宇的牵线下,华夏国政治局常务委员,现任华夏国政协主席也亲临飞机场奠基仪式。

  华夏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也亲临现场,参加奠基仪式!

  国家民航总局领导,国家发改委的赵振用主任、国土部领导,都到了!

  华夏**委副主席崔应楚也亲临现场!

  华夏国国务院罗总理发来了贺信。

  湖东省飞机场项目顺利举行了奠基仪式,湖东省的经济发展和社会面貌又上升了一个等级,唐诚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湖东省干的是风生水起,政绩斐然,不仅仅是得到了大批干部的赞同,也得到了全省人民的忠心拥护!唐诚的威望在湖东省政坛,已经明显的盖过了省委书记莫小龙!

  飞机场项目奠基仪式结束后,唐诚又回到省委,主持了汇报会,向上级首长汇报了湖东省的工作,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大力肯定。

  第三日,湖东省方面把高级领导送回了京,莫小龙就返回到了家中吃晚饭!

  这几日,莫小龙的心情当然不好了,唐诚只是二把手,却盖过了他这个一把手的风头,唐诚的威信与日俱增,照这样下去,很快,莫小龙就会成了傀儡,湖东省真正的主人就是唐诚了!

  他这个一把手做的也太冤了。

  莫小龙在单位上,还强打起精神,不让其他人看到他郁闷的内心世界,可是,回到了家中,周围没有了外人,他还是显出了闷闷不乐!

  恰巧的是,女儿莫丽华在家,看到爸爸闷闷不乐的神情,就问道:“爸爸,你怎么了?我看你的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病了啊?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啊?或者是把省立医院的张医生请到家里来给您看看。”

  莫小龙摆摆手说:“我的身体无碍,只是心情差。”这一点,莫小龙说了实话,他就要变成傀儡书记了,他的心情当然好不到那里去!

  搞政治的人,谁都不希望自己变成傀儡,那感觉有点生不如死。

  莫丽华就关切的问道:“怎么了?爸爸,是不是工作上有不顺心的事啊?说给女儿听听吧!兴许女儿可以帮助你!”

  莫小龙苦笑了下,说:“你能帮我什么啊!你不要给我添乱就不错了!记得上一次,我和唐诚闹矛盾,你知道了,你办的那叫什么事啊!坚持不调油价,反倒是让唐诚抓住了你的把柄,我还要给你擦屁股。”

  莫丽华见到爸爸这么说,她的心就是一动,马上就明白了,她说:“哦,爸爸,我知道了,唐诚主导的那个飞机场项目,日前就要破土动工了,我听说,那都是唐诚的功劳,唐诚在我们湖东省的干部群众中,威信与日俱增,唐诚的张扬,让您感到压力了,是吗?”

  莫小龙这是和女儿再谈话,完全没有必要隐藏内心世界和藏着掖着,他既没有表示反对,也没有点头赞成,算是默认了。

  父女俩个正在谈话呢,此时,做饭的阿姨告诉说饭菜已经熟了,请示是不是吃晚饭啊?

  父女俩就去了餐桌上,一起就餐。

  莫小龙当然是没有胃口了,晚饭就喝了一小碗小米粥,就什么都没有吃,看着爸爸消瘦的脸庞,以及鬓角的白发,莫丽华心里就是一动,非常伤感,就劝爸爸多吃一点,但是莫小龙实在是吃不下了!

  莫小龙推开饭碗,就去书房看书读报去了!

  莫丽华心里的滋味很是复杂,一方是自己的老爸,一方是她欣赏并献身的男人!

  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很明显,爸爸之所以不高兴,就是因为唐诚!湖东省自从来了唐诚,莫小龙就很少在家里露出笑颜了!

  不过,唐诚又在莫丽华的心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莫丽华帮着阿姨收拾了下碗筷后,她就洗洗手,然后换了一件轻松的居家服,身材轻盈的走进爸爸的书房!

  莫丽华沉吟了下,鼓足勇气,还是把她的心里话向莫小龙说出来,她说:“爸爸,您岁数也大了,在湖东省也呆了这么久,俗话都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人生如戏啊,上台自有下台时,花无百日红,人这一生,即便是再辉煌一时,也有落幕的那一刻,只不过是来早来晚罢了!其实呢,爸爸,像您,做官能够做到封疆大吏这一级,已经很不错了,属于凤毛麟角了,您应该知足,您毕竟比唐诚大很多岁,他年轻有朝气,您也应该有宰相肚里能撑船的豁达才行,何必和他置气呢!”

  莫丽华当然想宽慰爸爸的心!

  莫小龙幽幽的叹口气,他说:“丽华啊,你说的这些道理我何尝不懂啊!可是,说说容易,做起来难啊!人嘛,都是思想动物,天生有趋利避害的本能,要超越这个本能,何其难啊!我也是一个俗人,我也不能免俗。”

  莫丽华就再劝了爸爸几句,莫小龙既没有表示出反感,但是,也没有从善如流!

  莫丽华只好是离开了爸爸的书房!

  然后,莫丽华就回到自己的闺房里,马上就给唐诚打过去电话,责问唐诚,为什么要对她的爸爸施以重手?

  唐诚辩解说:“我并没有对你的爸爸施以重手,我只是想为湖东人民做点事情,你这样说我,可是冤枉我了!我唐诚不是把权力看的至高无上的那种人!”

  “哼!”听到唐诚这样说,莫丽华就是一撇嘴,她说:“说的比唱的就好听,我才不信呢!骗鬼呢!你就是为了争权夺利!是想抢班篡权呢!”

  唐诚一听,更是哭笑不得,唐诚说:“我篡权,我篡谁的权!”

  “当然是篡我爸爸的权了。”莫丽华力争到。

  唐诚说:“丽华,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要想篡谁的权!我问心无愧,我只是想做点事!”

  莫丽华说:“你现在哪里呢?方便出来见个面吗?”

  唐诚迟疑了下说:“我刚开完一个会,是关于飞机场建筑方面的会议。刚散会,你就把电话打来了。”

  莫丽华一听,忙说:“那好吧,镜湖旁边望江亭,我在那里等你。”

  唐诚放下手机,就对司机牛发说:“去镜湖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