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948章 置人于死地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妹妹更是近乎于要下跪的方式,来祈求对方运政人员,能不能少罚一点!但是都被运政人员给严词拒绝了!一位运政张队长冷冰冰的说:“每辆车罚款四万元,一分钱都不能少!不交钱,就扣车!”

  妹妹拽住了张队长的衣角,被张队长厌恶的推搡出去。(k6uk)妹妹可怜巴巴的说:“我们刚贷款买的这辆货车跑运输,上个月的贷款都没有还上,是不是照顾我们一下啊!先让我们把车开走,等到我们运输挣了钱,再过来补交罚款啊!”

  对方运政人员,猖狂的很,脖子一梗,根本就不把货车司机的请求当回事!张队长不耐烦的说:“交上罚款,走人!交不上罚款!扣车!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道!”

  然后,不管妹妹怎么哀求,对方丝毫不予同情和理解!

  其实,唐诚把这些情况看到眼里,此刻,也很难有个明确的立场,做为运政部门也好,做为路政部门也好,做为交警部门也罢,治理这个交通超载和车辆违规现象,是出于为人民群众安全出行考虑,真的也无可厚非!但是,就是这个过程,以及这个动机,已经被这些所谓的职权部门给演绎了,变味了!把最初国家制定的这个法规,变成了他们部门的摇钱树!致使这些部门,治理超载和车辆违规,不是为了保障一个安全有序的交通环境,而是为了罚款而罚款,为了各自部门的经济利益!

  甚至,这些部门,为此还制定了罚款指标,每年每季度,都要完成这个罚款指标!

  唐诚主要是担心的这个!国家最初的原始想法,被某些单位给变了用途!

  就在唐诚沉思的时候,现场又出现了一个让唐诚始料不及的事情,只见这个妹妹,突然脸色一变,声嘶力竭的说:“你们要是扣我的车!我就死给你们看!”

  说完话,这个女人就跑去附近的一家生资门市部,买了一**敌敌畏农药,真要当着运政部门管理人员的面,自杀,以期能够博得运政人员的同情!

  妹妹就不顾哥哥的劝阻,手拿农药,来到了运政张队长以及运政人员的面前,说道:“我们这些跑运输的,也真是很不容易,你们还要罚我们这么多钱!我真是交不起,要不然,就让我死好了!”

  按理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事已至此,这位货车主人确实是经济困难,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罚款可以,但是,罚款不能要逼死人命啊!

  遇到这样情况,如果是唐诚,就应该过去安慰这个情绪失控的妇女,好言劝慰,促使这个妇女放弃轻生的做法,采取其他的较为人性化和温暖方式,来处理化解此事。

  可是,不料,对方运政人员,尤其是这个张队长,竟然对于妇女以自杀表明心迹的做法,嗤之以鼻,几位运政人员表情平静,丝毫没有一点点惊异或者是转变,那个张队长冷笑了声,说:“像你这种刁妇,我们见的多了!想用自杀的方式,吓唬我们啊!你尽管死去!你就是死了,这个罚款,你也要一分钱不能少的缴纳!你死了,车也不能开走。”

  运政人员五六个人,围着这个要自杀的妇女,各个眼神冷漠,态度冰凉,对于这个被生存压力折磨的底层妇女,没有一丝的理解和同情,相反,却是冷嘲热讽,作壁上观!

  如果社会演变成这样的一个境地,那也太让人寒心了!

  张队长继续冷漠无情的说:“不要在这里作秀了,识趣的,赶快凑钱去,把罚款交上,这个是你唯一的出路!”

  此时,哥哥冲过来,手里拿着几张盖着公章的纸单子,让这个张队长看,哥哥说:“同志,你们看,这是我刚刚昨天交的罚款,两万多呢!”

  这位张队长看了看对方递过来的单子,然后轻描淡写的说:“这是路政部门罚的,我们是运政部门,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路政的罚款,在我们运政这里,没有意义!”

  见到这个情景,那位要喝农药自杀的妇女,情绪就更加难受了,她看到眼前的这个情景,顿时感觉到,前途无望,刹那间,就丧失了对未来生活的勇气,她咬牙,眼一闭,扭开敌敌畏农药的**盖,就要灌下去!

  周围的运政人员,仍然丝毫不为所动,任由这个自杀的妇女喝农药!

  就在这个时候,蓦地,一个矫健的身影,突然就到了自杀妇女的眼前,一掌,就打掉了敌敌畏药**。

  这位妇女就是一愣,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这个人毫无疑问是牛发,牛发淡淡的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多大点事啊。不值得。”

  这位妇女看到碎在地上的农药**子,看了一眼牛发,问道:“你是运政领导?”

  牛发摇头说:“不是,我就是一过路的。”

  见到牛发不是领导,也不是运政人员,这位妇女就悲从心生,突然就失声痛哭起来!

  这位妇女伤心欲绝的说:“这位兄弟啊,你可以救我的命,可是,你帮不了我的忙,我还是要死的!你就不要管了!”

  说着话,这位妇女就擦拭了下眼泪,木然的转身离开,而后,朝着公路的中央走去,前方已经疾驰而来了一辆轿车,但是,这位妇女也并不躲闪,而是机械的仍然走向撞击。

  看来,这个妇女真不是作秀,也不是装样,真是被生活窘况所迫,真心是去寻死!

  唐诚出手了,唐诚箭步过去,把这位决意要赴死的妇女从道路中央拉了回来!

  唐诚说:“活着吧,只要活着,总能够看到云开日出的那一刻。”

  然后唐诚轻轻的拍了下妇女的肩膀,说:“不就是钱吗!我来帮你解决。”

  唐诚拉着这位妇女的手,来到了运政张队长的面前,唐诚淡定的说:“何必一定要置人于死地呢?不就是罚款吗!她的罚款,我来替她交!”

  张队长就是一愣,今天真是出了稀罕事,本来一个妇女吵闹着要自杀,已经够稀奇了,想不到,稀奇事层出不穷,这个过路人,竟然要替交罚款!这可是四万啊!不是小数目,如果是四十元或者是四百元,有可能出现替交这个事,可这是四万元啊!

  张队长打量着唐诚,心想,唐诚不会是神经病吧!看穿戴,不像是神经病啊!

  此时,在这个队长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想到省长的概念,这个地方是三省交界处,历来是山高皇帝远,三不管的地界,省长那么大的一官,怎么会来到贝宁县呢,更不会想到,省长还会管这样的闲事。

  即便是他在电视上见到过省长,但是,天底下长的相仿的人多了,他更不会想到是省长亲自驾临。

  张队长追问了句:“你说的是真的啊?还是假的啊?你听清楚了,罚款不是四百元,是四万元!你是不是耳朵听错了啊!”

  唐诚淡淡的笑了下,说:“我没有听错,不就是人民币四万元吗!不值得,和人的生命比起来,它微不足道。”

  然后,唐诚来到了这位真心要自杀的妇女面前,说:“你不要寻死觅活了,四万的罚款,我替你交了。你可以把你的车开走了。”

  那位张队长和他的属下队员们,是面面相觑,他们在这个交界处查车罚款,都三年了,这样的事,还真是第一次遇到!真是让人啧啧称奇。这个唐诚不是在耍他们玩的吧!

  其实呢,唐诚有这个意思。

  张队长并没有放行货车,而是来到了唐诚的身边,说:“可以,你如果自愿帮助她缴纳罚款,我们可以接受,请将四万元的钱拿出来吧!”

  唐诚回身问林乐秋说:“车上的现金,够四万吗?”

  林乐秋为难的说了句:“对不起,不够四万了。”

  唐诚转脸问这个张队长说:“刷卡,可以吗?”

  张队长本来就不愿意让唐诚替交,本来,旁边的检查站里,有一个刷卡机,但是,他马上拒绝了唐诚,说:“车主可以刷卡,你既然是乐于助人,想必是有钱人,既然是有钱人,怎么还能刷卡呢,你必须是现金,否则的话,你就不要管这个事了!”

  旁边的人要替唐诚打抱不平,都被唐诚给阻止了。

  唐诚说:“好吧,既然是如此,我就给我的一个朋友打电话,让他送钱过来。”

  然后,唐诚就让林乐秋给劳山市的市委书记迟玉宁打电话,让迟玉宁来的时候,带上五万元钱来!要现金!迟玉宁接到这个电话后,非常惊诧,但是既然是领导安排了,他也不敢问为什么,此时,他带队已经赶到了贝宁县了,接到这个指示后,立即给贝宁县的县委书记秦建打电话,让秦建准备五万元钱的现金,在贝宁县的路口等着迟玉宁,大家一起去见唐诚!

  秦建也不敢怠慢,马上让会计去银行取了五万现金,在路口等待迟书记,很快迟玉宁就到了,见到了秦建,就问到:“秦建,你县域内,是不是有个叫薛家村的地方啊?”

  秦建急忙点头说:“是的,是有这么一个地方。位置是三省交界,俗话叫鸡鸣三省。不过呢,按照行政规划,这个鸡鸣三省的地界,归我们贝宁县管辖。”

  迟玉宁神情严峻的说:“马上带领我们去这个地方!”

  看到迟书记的神情这么严峻,这个秦建心里就是一寒,忙问道:“怎么了?迟书记!发生什么大事了啊?”

  迟玉宁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秦建,唐诚在他的辖区内的薛家村地界上,这里面有迟玉宁的想法,见省长,这毕竟是一个大事,迟玉宁不想他这个市委书记还没有到,先让县委书记赶到了,现在,迟玉宁也闹不清是好事还是坏事,万一,是好事,有功劳,被秦建抢去了,迟玉宁就很感到冤枉。

  迟玉宁说:“你先不要问了,等到了地方,见到了人,你就明白了,我让你准备的五万元钱现金,你准备好了吗?”

  秦建回答说:“准备好了。”

  唐诚安排完了筹钱这个事,然后,转身对这个运政大队的张队长说:“你稍等一会吧,我的朋友马上到,他就会把现金送来的!”

  这个张队长一听,他瞪起牛眼说:“你骗鬼呢!说是让你的朋友送来! 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再搅闹,扰乱我们正常的办公秩序。”

  张队长就和他的下属交换了下意见,就认为,唐诚是在捉弄他们!于是,就不再理会这个唐诚,径直又去了那名妇女面前,还是老样子,再逼迫这两个兄妹交钱,同时呢,要把兄妹俩的货车,开到检查站里的停车场里去,予以扣留。

  唐诚出手拦住了他们,唐诚说:“你没有扰乱你们办公秩序,我说的是真的,我的朋友马上送钱来。”

  此时,这个张队长,不再像刚才有耐心了,直接一扬手,就冲着唐诚的脸,搧了过去,口中骂道:“你就是个神经病!你敢在胡搅蛮缠,我要把你抓进监狱里!”

  唐诚下意识的就用手臂一挡,双方可就有了**冲突,这个张队长“嗷”的一声叫起来,就召集他的队员们说:“这是个神经病,揍他!”

  可是,他刚喊完这句话,他没有揍到别人,自己的脸上反倒是先挨了两记耳光!

  牛发淡淡的说:“你在敢出言不逊,就先把你送进监狱里!”

  张队长火马三丈,指使他的队员们说:“给我上!老子还就不信了!真就有敢这么对待我们查车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