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987章 充军发配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薛中田把张辉的事情处理完了,开始处理省财政厅长的问题,甘南省原任省财政厅长在双规期间,突然暴病身亡,人死万事休,死无对证,调查六亿社会抚养费资金的使用问题,案子也就查无实证了。(K6uk)也就到此为止了。

  但是,群龙无首不行,财政厅的工作总要继续,要想尽快的稳定局势,首先要把领导人到位。

  薛中田说:“关于省财政厅厅长的人选,根据组织部门的考核,也是为了顾全大局,尽快的让我们甘南省恢复安定祥和,从这个失误中走出来,我同意组织部门的建议,拟任命原财政厅副厅长顾浩同志为财政厅厅长兼党委书记。”

  薛中田讲完,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长熊天成马上表态说:“我们组织部考核了顾浩同志,顾浩同志党性原则强,理论水平高,业务能力突出,本人呢,年龄适当,敢于担当,在财政厅内部享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受到了厅干部职工的好评,连续在我们组织部四年的考核中,是优良,所以呢,顾浩同志出任财政厅长,我认为是恰当的,也是符合当下政治大局的。”

  省委书记提议,组织部长附议,这样的人事安排,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余下的常委们都举手通过,唐诚刚来,根本就形不成抵抗,只好也附议。

  薛中田的两项提议,都顺利通过了常委会。

  薛中田做完了这两件事,基本上,算是把眼前的局势,稍微给安定了下来。

  但是,他还是顾及到了唐诚的感受,毕竟是封疆大吏,阅人无数,察言观色的能力是有的,他说:“唐诚同志刚来,对我们甘南的情况不熟悉,我们呢,随即就召开了常委会,讨论了人事任免事项,好像有点对唐诚同志不恭敬似的。我呢,就解释一下,之所以这么快,要把这个人事工作定下来,主要是考虑,我们甘南省现在的情况特殊,人心惶惶,政局动荡,眼下当务之急,我们是把人心尽快的安定下来,把空着的职位安排到人,使之尽快的发挥效能,做好工作,把前期造成的不好影响给挽回过来。这一点,相信唐诚同志会理解的。”

  既然薛中田这么说。唐诚也要发言,唐诚说:“薛书记安排的很好,我确实刚来甘南省,工作和干部情况都不熟悉,甘南的情况又特殊,很多事情迫在眉睫,需要处理。现在,我是多看多问多听,少参与政事,甘南省的工作,还是需要薛书记多劳神多费心。我理解大家的做法。”

  薛中田听完唐诚的发言,薛就淡淡的笑了。

  第二天上午,唐诚的秘书,省政府办公厅一处的处长,叫霍刚的,过来给唐诚汇报请示一天的工作安排。

  其中有一项主要的工作,是省委通知的,上午九点整,甘南省全体省委常委,有一个集体活动,要在九点钟, 准时在省委办公楼门前集合。省政府这边有三个省委常委,分别是唐诚、常务副省长曹建友、常委兼副省长丁起然。

  秘书说:“已经通知曹副省长和丁副省长了,九点钟,要去省委集合。”

  唐诚哦了声,问道:“通知上说到了吗?集体活动,要去做什么啊?”

  霍刚回答说:“通知上没有说到具体去干什么!不过呢,通知上有几点要求,第一,所有常委都不准穿便装,统一着装,是黑色西装,可以戴墨镜。第二点,不准系红色领带。”

  唐诚一听,吃了一惊,自言自语了句:“这不是去出席葬礼的要求吗?难到,要我们去出席谁的追悼会吗?”

  霍刚说:“很有可能。”

  唐诚沉吟了下,问霍刚说:“霍刚啊,你比我熟悉甘南的情况,我们甘南最近死了大领导吗?需要我们全体常委都出席追悼会。”

  霍刚说:“我没有听说最近有官员死亡,但是,前期有啊,我们省政府原来的副省长张辉,就自杀死了啊!由于张辉涉嫌犯罪,组织上一直再调查他,他死后,也给了他开除党籍处分,这段时间过后,张辉的事情也算有了一个结局,事情好像是过去了。”

  唐诚一听,心里就是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

  莫非是出席张辉的葬礼?

  还真是让唐诚猜对了,九点钟,在省委集合后,全体十三名省委常委,都到齐了,全都是黑色的西装,素色的领带,搞的像**出发似的!

  唐诚刚来,还不能公然的抵抗薛中田,唐诚现在也需要韬晦,也需要隐忍个性,等待机会,现在就和薛中田唱反调,无疑是败多胜少。所以呢,唐诚也穿了黑色西装。十三名常委,都是黑色西装,没有一个例外,可见,这个薛中田在甘南的权力和威信,是如何的如日中天了!

  唐诚以前,在龙潭市遇到过一个牛逼的市长蒋必盛,不过呢,现在看起来,这个蒋必盛不过是集合大家做早操,蒋必盛和这个薛中田比起来,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人家薛中田更牛!

  工作人员先过来,把唐诚叫到了楼上,见到了薛中田,薛中田对唐诚解释说:“唐诚同志啊,张辉同志自杀死亡之后,那个时候,我们甘南省政局不稳,陷入了低谷,我和陈喜亮同志,是自身难保,等候中央的处理,所以呢,我们都没有出席张辉同志的葬礼,事情被淡化处理了,现在呢,事情都过去了,你也来到了我们甘南省,政局趋稳,今天呢,正好是张辉同志的五七日,按照当地农村风俗来说,是一个祭日,我们呢,就集中,去祭奠一下死者,弥补一下不足,当然了,这个事情,是自愿的,不去,也不勉强,全凭自愿。”

  唐诚在门口,已经注意了,全体常委们都到齐了,就连省军区的政委也来了,十二名常委都去,独缺唐诚一人,好像唐诚有点不合群似的,自己有被孤立的感觉,反倒是不好,于是,唐诚说:“我去。”

  薛中田就站起来,说:“那好啊,那就走吧,人都到齐了。”

  大家乘坐了两辆考斯特,出来了省委,直奔副省长张辉的老家,川北省秦留县。

  张辉死后,遵照他的意愿,他的骨灰被安放在了秦留老家,等到了秦留县张庄集乡,张辉的老家里,唐诚才得知,今天是张辉的五七日,也就是张辉死去了已经三十五天了,这一天,在各地的风俗不一样,在这里,是当做是死者的一个祭日来做。

  张辉的家属们,已经提前知道,甘南省委要来人,张辉的灵堂都已经布置好了。

  十三名常委在门外下车,然后呢,薛中田带头,要祭奠一下张辉。在张辉的遗像前三鞠躬。

  礼毕,薛中田上前,拉住了张辉年迈父母的手,声情并茂,非常动容,他说:“想不到张辉同志,会走这一步,我这个老班长,没有照顾好同志,我有愧啊!可是,事情已然出了,还望二老节哀顺变啊。”然后呢,又握住了张辉妻子的手说:“惠宁同志啊,不要悲伤了,张辉同志给我们甘南省做过的事,我们甘南省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张辉的爱人呢,被薛中田慰问,却表现的很平淡,只是机械的和薛中田握手。脸上没有一丝诚意。

  唐诚呢,也随后,和张辉的家属们,进行了慰问。

  唐诚也和张辉的爱人崔惠宁握手,唐诚自我介绍说:“我是唐诚,刚来我们甘南省工作。”

  崔惠宁倒是知道唐诚,她点头说:“是唐省长吧,你好啊!您就不该来甘南。”说完话,竟然是泣不成声。

  唐诚握住崔惠宁的手说:“嫂子啊,节哀顺变啊!人死不能复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崔惠宁点点头。

  唐诚看出来,崔惠宁是很大隐情的。只是,时机还未到。

  吊唁结束后,上午的行程,结束了,全体常委离开了张辉的老家,返回了甘南省城。

  第二天,唐诚就不能在省政府呆着了,在这个甘南省城里,是没有唐诚的发言权的!与其在省城做个傀儡,还不如下去到基层去,去面对面的接触老百姓,给老百姓做点实事呢!

  甘南人民生活苦啊!

  唐诚坐在办公室里思考了一下,为人民服务,也要讲究方式和方法。

  唐诚要下去,身边有几个跟随人员是不能缺少的,第一方面,要有服务人员,比如是省政府办公厅的部分人员跟随。第二方面呢,要有职能部门的领导人随同,下去基层慰问受苦群众,最起码是省民政厅长也要跟随,财政厅也可以派人,省政府三农调研室的人也要派人,包括省农业厅的。第二方面的人,就是省公安厅安保部门,省长下到基层去,以防万一,省厅是要出动安保的,保护省长人身安全。

  唐诚呢,为了压缩人员,减少排场,一再嘱咐秘书,不要人员过多,一个单位就宜出面一个人。

  省政府把电话打到了上述单位。

  省民政厅长接到通知后,他思索了下,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到了省委,向薛书记汇报了此事,省长要带着他,下去基层慰问。

  薛中田沉吟了下,说:“可以,他既然提出来下去慰问群众,走访我们基层地区县市,这个无可指责,但是,你要记住,不允许个别领导花钱大手大脚,要严格控制活动经费。慰问可以,牵扯到钱的问题,要控制,不能是随心所欲,收买人心。”

  民政厅长表示记下了。

  通知下达后,上述人员于第二天的早上八点,在省政府集合,唐诚乘坐一辆国产越野车,其他工作人员乘三辆越野车,一共是四辆,离开省政府,下到基层去调研情况。

  在车上,秘书霍刚请示唐诚说:“唐省长,我们是先去条件好的地区调研啊?还是先去条件不好的地区调研啊?”

  唐诚想了想,说:“都要去,先去条件艰苦的地区吧,我这个人,喜欢先苦后甜。”

  霍刚就点头,对司机安排说:“那就去苏山山区。”

  司机就点头答应了,车队就驶向了苏山地区。

  苏山市,是甘南省十四个地区里面,最穷的一个地区,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至今仍然在贫困线上挣扎!包括整个甘南省,和湖东省相比,经济状况差别很大!简直不能同日而语,整个华夏国,也有发展不平衡的地方,富的地方很富,穷的地方,群众生活依然很苦。

  经过六七个钟头的奔波,一直到傍晚时分,唐诚才赶到了苏山地区,沿途都是贫瘠而荒芜的山峦,满目疮痍,环境恶劣,风沙袭击,道路崎岖,这果然是一个苦地方。

  古时候,发配充军的地方,果然艰苦。

  傍晚时分,唐诚来到了一个叫卢塞的县城,当地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已经听说了,在进入县城的地方路口,恭候唐诚多时了。

  唐诚下车,迎面就是狂风卷起的沙尘,袭击了唐诚的面孔,搞的唐诚满嘴是沙。

  唐诚吐了下,说道:“真是一个鬼天气啊!”

  县委书记忙让唐诚返回到了车里,并且随即递给了唐诚一条湿毛巾,并且介绍说:“古时候,发配充军到这里的人,原身份属于官员的,住不了几日,就得病死了。”唐诚淡然点头。前程又一次蒙上阴影。

  在当地车辆的引领下,唐诚来到了县委招待所,简单的吃了晚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