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991章 蛙眼看天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曹建友被唐诚逼问,他只好如实回答,说:“我没有意见,如果是争取到国家财政支持,来办我们甘南地区老百姓自己的事情,这当然好了,我能有什么意见呢!”

  争论的焦点,是甘南省不情愿掏钱,既然不用花钱还能办事,没有人会反对,如果再反对,那就说不过去了,对人民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如何做官啊!

  薛中田想不到唐诚的口气这么大,原本以为,唐诚会在常委会上闻风丧胆,缴械投降,没有想到,唐诚会主动的提及争取国家财团支持,薛中田也无法反对。(k6uk)

  薛说:“唐诚同志,并不是说,我们省财政就拿不出这个四亿元,这里面需要解释一下,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是甘南省委书记,是最高行政长官,我要为全地区人民负责,我们甘南收入的每一分财政都来之不易,对于纳税人的钱,我们花费的时候要慎之又慎!如果按照唐诚同志的想法,发现一个弯角寨,就投入四亿,以后呢,明天唐诚同志再去一个地方视察,那里的老百姓也生活贫困,是不是我们政府又要拨付四个亿呢,这样下去,显然是不行的,这是一个意思。第二个意思,当然了,唐诚同志刚才表态了,做我们甘南的事情,让我们甘南地区的老百姓得到实惠,又不花费我们省的钱,这是一个好事,我也无法提出反对,在座的常委们都不能反对!只是呢,我对于唐诚同志的这个建议,也有怀疑,国家财政,是不缺这个四亿元,可是,全国地大物博,绝对不是只有我们一个甘南地区,统筹兼顾的地方有很多,能不能顺利的争取过来这个四亿元,唐诚同志现在,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对吗?”

  唐诚淡淡的笑了,唐诚说:“我呢,只是初步的和国家财政部门的有关领导同志通了电话,还没有见面,具体的细节,都还没有谈,只是有这么一个初步想法,现在,让我保证有绝对的把握,我也不敢保证,我只能说,去尽力的争取!”

  薛中田说:“这么说,能不能争取来资金,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唐诚点头说:“是这样。”

  薛中田就把脸色一板,说道:“如果真要是争取不来资金,我希望唐诚同志能够进吸取教训,不要盲目的去表态,更不要自以为是,你可以去上面争取资金,当时,我找你谈话的时候,你就可以把这个事情给我谈起,干嘛要在常委会上才说呢!我提醒有关同志,包括在座的人,要牢记伟人的教导,伟人曾说过一句名言,叫三要三不要,要马列主义不要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搞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我认为,现在,仍然对我们有很大的教育意义。”

  唐诚不甘示弱,盯着薛中田说:“薛书记,那个时候,我没有讲,也是希望看到常委们的态度,我再适时的调整,绝对没有搞阴谋诡计的想法!”

  甘南省两个主要领导人,要在第二次常委会上,把矛盾公开化,其实,这不是唐诚想要的,只是,这个薛中田步步紧逼,逼的唐诚,无法不去反击!

  受气,不是唐诚的性格!

  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啊!

  薛中田的眼神,犀利的瞪向唐诚,他说:“唐诚同志,如果你没有争取到资金来帮扶,我希望你,在常委会上,当面向大家讲明原因。”等于是作检讨了!

  很明显,对方要逼宫了!

  唐诚被逼梁山。唐诚只好坚定的接招,唐诚只说了两个字:“可以。”

  薛中田马上站起来说:“散会。”

  最后的方式,以彼此的两个字结束!

  薛中田回到了办公室,余怒未消!

  他狠狠的拍了下桌子说:“螳螂挡车,可笑之极!你以为你是谁啊!华夏国是你唐诚说了算啊!张口就说,争取四亿资金!国家财政是你唐诚的个人小金库啊!太生气了!这样的人,不知天高地厚,怎么就来到了我们甘南做省长了呢!真是华夏国里无人了,派来了这么一个玩意!”

  此时,秘书长田东希进来,坐在了薛的对面,等待着薛发了一通脾气,然后呢,递给薛一支烟,帮助薛点上,自己也点燃,然后吸了一口,若有所思的说:“薛书记,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唐诚既然能够说这个大话,证明,他绝对也不会是信口雌黄,他也是做过一届省长的人,不可能是这么幼稚,他既然敢在常委会上抛出来他的国家财政支援论调,想必,他必定是有一定的把握!他刚来我们甘南省,他唐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华夏京城,有什么背景,我们也不得而知,他对我们是陌生的,我们对他来说,也是陌生的,都在相互试探着彼此的底牌!据说,这个人不简单!一介布衣出身,因为是娶到了省委书记的女儿,平步青云,仕途看涨,但是,他本人也应该有一定的道行!”

  薛中田不屑一顾说:“我早就打听这个人的底细了!你说的没有错,唐诚这个人,就是一个平民百姓家的后代,是攀上一个老丈人的关系,才得以发展起来的,这个在农村,叫倒插门啊!裙带关系,丢人现眼,一个靠老丈人发迹的家伙,能有什么真本事啊!再说了,现在,不是讲究能力的时代,是讲究背景和后台以及出身的时代,我爸爸薛景天,典型的红色领袖,1、23学生运动的领导人,早期的工人运动会领袖,48军的创始人,最早创立陕浒宁红色根据地的领导之一,做过集团军一把手,转入地方后,做过华夏国务院副总,中顾委成员,就唐诚的出身,和我比起来,那不是蛙眼看天吗!”

  田东希马上拍马屁说:“是啊,唐诚和您比起来,那真是不值一提,他的出身穷酸,八辈子平民百姓,您是什么出身啊!您出身将门之家,老伯父是开国功臣,去世的时候,九大常委悉数出席!唐诚想和您斗,那真是以卵击石,贻笑大方啊!”

  薛中田自负的说:“我们薛家,在共和国的历史上,是功勋显赫,有名的八大家族之一啊!在我们华夏国,应该说,有一定的威望和根基。这绝对不是我夸张。”

  田东希和薛中田互相吹捧了几句。

  田东希眼神眯了下说:“不过呢,伟人还说过一句话,叫在战略上,我们要藐视敌人,但是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薛老板啊,唐诚毕竟是做过一届省长的人,必定有过人之处,我们切不可掉以轻心,该部署的还是要部署,该提前做好应对的,还是要应对!今天,唐诚在常委会上的表现,也让人对他产生了神秘的感觉,他既然敢夸下海口,从国家财政争取资金,想必,他是有一定的把握的,万一,国家财政真的帮助了唐诚,让他争取到了四亿资金的话,那么,对于唐诚在我们甘南省的威信树立,是极有帮助的,会让唐诚迅速的在我们甘南省打开局面,这是我们不情愿看到的!所以呢,未雨绸缪,算敌于先,是兵法上强调的,我们还是想想具体的对策吧。”

  薛中田听完田东希的提醒,也感觉很有必要。是需要提前布置一下!

  老薛说:“是这样,唐诚要去京城争取资金,我们呢,就不希望他能成功,我们追求的利益不同,并不是我不想让我们甘南的老百姓早日脱离苦海,主要是,我们要强调政治大局,一切要为中心政治服务,眼下的甘南,是需要平稳,需要我的绝对权威和领导,只能是暂时先牺牲一下老百姓的利益了,为政治让路。我们比唐诚有利的条件是,我是省委书记,他才是代省长,中央有关部门领导,即便是要给我们省拨付资金,也需要征求我的意见,我呢,正好可以掣肘。”

  田东希忙点头说:“就应该这样,我去打听一下,唐诚一旦去了京城,我建议,您和我,也马上去一趟京城,见一见财政部领导和分管民政工作的国务院年副总,把我们的想法提一提。”

  薛中田说:“对,就这样,我就说,我们甘南并不想接受中央帮扶,我们要靠我们自己,自力更生艰苦创业,靠施舍过日子,不是我老薛的作风!”

  田东希就微笑着点头。

  薛中田的理由也说的过去!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确实自古就是我们的优良传统。

  下午五点的时候,田东希就急匆匆的来到了薛中田的办公室,汇报说:“老板,已经打听到了,唐诚已经预定好了去京城的机票,晚上八点的航班。”

  薛中田笑了,说:“很好,你马上行动,我们就预定晚上九点半的航班!我们也马上去京城,面对面的和唐诚较量,看看到底是我们薛家厉害,还是他唐诚厉害!在京城,到底是谁的根基深!我薛中田让他做不成的事,他就做不成!”

  田东希忙应承说:“我马上去办。”

  果然,这个薛中田在田东希的陪伴下,也连夜到达了京城,薛中田的三弟,已经在机场迎接了,薛中田的三弟也很厉害,职务是国营大企,华夏盐业的董事长!

  三弟薛中仁见到了大哥薛中田后,忙说:“大哥,我已经找人了,明天早餐,我给你约好了,和华夏国财政部夏部长吃饭,午饭呢,我也给您约好了,和华夏国务院的副总曾益同志吃饭,晚餐呢,我也给您约好了,是陪同国务委员陈志浩同志吃饭,这都是当年,和我们薛家有交情的人!这点事,我已经办好了。”

  薛中田听后,非常满意,说:“三,很好!有了这个三餐时间,我在京城要办的事,就高枕无忧了。”

  晚上,薛中田下榻在酒店。

  冲完澡之后,田东希进来,两个人都穿着休闲服聊天。

  田东希说:“老板,您知道,我们这样做,从兵法上来讲,是属于什么计策吗?”

  薛中田问道:“你说说看。”

  田东希说:“很简单,这就叫釜底抽薪,先发制人!”

  薛中田眼神一眯,点头说:“是啊,先把他前进的道路给截断了,他不是想来京城争取资金吗!我们呢,就把他的这条道给他早先掐断,等着看他铩羽而归!等到了他两手空空,回到了甘南,我看,那个时候,他还有什么话说!”

  田东希说:“到那个时候,他姓唐的,可就没有什么猴可牵了,只有乖乖的在我们面前俯首称臣岁末纳贡了!”

  薛中田微微笑了。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田东希过去开门,然后,田东希回来请示说:“薛书记,是我们甘南驻京办的秦主任。”

  薛中田哦了声,说:“是秀锦啊,让她进来吧。”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漂亮丰腴的女人,就走了进来。

  她叫秦秀锦,是甘南省驻京办主任,是个颇有姿色的女人!很明显,这个时候来到了这里,一定是田东希授意她来的!

  秦秀锦坐下后。

  田东希忙说:“对了,我这几天爱看湖东台的一个电视连续剧,非常有意思,这个时候,应该开始了,我就去我的房间看电视了,你们聊。”说完话,田东希就知趣的退了出去,把空间让给了薛和秦。

  第二天的行程,果然是和薛中仁设计的那样,薛中田和三位在京首长,进行了沟通,薛中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甘南省,现在一切还行,不需用中央的财政拨付!我们就要勒紧裤腰带,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不需要国家财政的支援,如果是甘南省有个别领导,要想从国家争取资金的话,请不要给予批复,或者是,必须要有薛中田的签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