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七十节 揠苗助长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恼怒懊悔于事无补,万千思绪深锁心底,魏十七默默退出洞天,帝朝华亦步亦趋,紧随而至,玉掌轻轻拂过,血光顷刻间褪尽,当着他的面,大大方方将青雀精魂屏纳入袖中。天魔女神通诡异,暗中拨弄手段,防不胜防,魏十七只作不知,命流苏引她去静室歇息,帝朝华深深望了他一眼,见他不露丝毫异状,心中更添几分警惕,会咬人的狗不叫,真仙心高气傲,像他这般喜怒不形于色,最是难以琢磨。天魔女心中有几分恼怒,颠倒众生,予取予夺,她何曾如此压抑过,但她还太过弱小,纵有万分不情愿,也只得忍耐。

  望着帝朝华款款而去,魏十七数度欲出手,又强行按捺下冲动。天魔女打错了算盘,若是好言相求,便应允了她又何妨,以余瑶、秦贞为要挟,却是触了他的逆鳞。二女在他心中分量极重,两斛星药即十斗,眼下遥不可及,但假以时日,若能执掌一殿,亦非难事,大敌将至,危机酝酿着时机,凡事皆有可能。

  水榭中静悄无声,魏十七将诸念置之脑后,平心静气,徐徐炼化铁血之气,耐心等待着转机。

  又过了数十年,屠真已将星药炼化,自觉略有进益,前来拜见主人,魏十七细细问了几句,却也没有多指点什么。一芥洞天得参天造化树生机滋养,得天独厚,催生万物,当年他以心神幻化傀儡,试图推衍功法,终是知难而退,太微金莲功包罗万象,非他所能臆断。据他所知,天庭亦无人修炼此功,真仙六法之首无人问津,其中定有缘故,然而就连碧落殿主亦语焉不详。

  屠真走的是一条无人之路。

  然而远水不解近渴,魏十七预感到即将来临的大战无比惨烈,纵与纯阳子、玄元子互为引援,也无十足把握,沈辰一收服云兽忽律一事提醒了他,无有真灵可倚重,只能就手头的实力预作打算。他思来想去,决意揠苗助长,助屠真一臂之力。

  换作阴元儿或定慧和尚,断无可能,但屠真不同,她是魏十七一手造就的器灵,气息相合,心神相通,六龙回驭斩亦不能与其相比。魏十七思忖定当,将屠真收作一柄黑沉沉的屠龙真阴刀,置于体内,以沈辰一所授补全残宝的秘术,毫不吝惜星药,悉心洗炼,精血温养,二十载后令其出,继而修炼太微金莲功,如此反复,将她的修为一步步推高。屠真得此机缘,一路勇猛精进,连破数个难关,太微金莲功愈发精深,气机屡变,连魏十七亦无法探知。

  此法既然可行,魏十七将所剩的星药尽数用于屠真,及至星药耗尽,她神光内敛,气息深藏不露,距离成就真灵亦不远矣。魏十七隐隐察觉,外力有时穷尽,揠苗助长到此为止,接下来就看屠真的机缘了。

  这一日,他独自在水榭闲坐,屠真与流苏侍立在旁,满目苍碧,心静如水。他喝了几碗热茶,忽然心中一动,举目望去,只听一声清冽尖啸,元气鼓荡,洞府摇撼,一头五彩孔雀冲天飞起,舒展翎羽穿梭虚空,青、黄、赤、黑、白五道神光喷薄而出,略作徘徊,便掉头而下,隐没于静室中。

  魏十七放下茶碗,心道:“周吉成就真仙,又多一臂助。”

  数十息后,鼓荡的元气尽数平息,周吉缓步行出静室,一路来到水榭,见过魏十七,模样分毫未变,神情之中,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不知何故,屠真皱了皱眉头,往魏十七身后挪了半步,周吉的气息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他已经成为了另一个人,既然是另一个人,那就与她没有半点关系,她的眼神和心思只落在魏十七身上,再无旁骛。

  魏十七审视周吉,引动“命星”,伸手一指,一道星力落于头顶,浩浩荡荡注入体内,如泥牛入海,水乳/交融。他心知肚明,周吉成就真仙,亦得力于星域深处那颗血色小星,与他并无分别。

  周吉修炼真仙六法中的紫虚一元功,祭炼五色神光镰,打入一百零八重烙印,堪称攻守兼备的神兵利器,但五色神光镰终不能与天庭真宝相提并论,魏十七想了想,将极天所得星核,尽数交与他,命他将星核炼入五色神光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六龙回驭斩未能成就真灵,屠真周吉俱有真仙之力,乃是他倚重的左臂右膀,不宜厚此薄彼,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不知何故,魏十七将乾坤宝幡伞赠与屠真,命其小心祭炼,倚为护身之宝。那乾坤宝幡伞貌不惊人,黯淡无光,周吉看了一眼,亦不甚在意。

  一入天庭为走卒,直到此刻,魏十七心中才有了些底,阴元儿与定慧和尚止步于器灵,不利争战,正好留下看守洞府,有周吉和屠真跟在身边,一系分身,一系器灵,近乎不死不灭,混战之际,又多了几分把握。

  不过闭门造车,终非良策,他拿定主意,命二人在水榭等候,催动丹田内碧落符,遁出轮值洞府,来到碧落殿求见殿主。灵犀先行通禀,须臾,请魏十七入殿觐见。

  大殿之中,沈辰一居中端坐于榻上,待魏十七见礼毕,问其所来何事。魏十七说起大战在即,祭炼几宗宝物,成就些许手段,欲入极天试上一试,沈辰一微微摇首,道:“四位宫主业已颁下敕令,供奉轮值不得擅离天庭,便是吾亦不得自专,道友还是留在碧落殿为好。”

  顿了顿,沈辰一又道:“不过大敌将至,此事甚为要紧,碧落殿后有一处洞府,久经摧折,荒废已久,可借与道友试炼,打坏了亦无妨,道友用时,可与灵犀分说。”

  魏十七谢过殿主,告辞而去。沈辰一低头寻思片刻,有意看一看魏十七的手段,但他身为一殿之主,不宜轻动,当下唤出真灵晦明,命他迎候魏十七,同入洞府,观其举动。

  须臾,魏十七引着帝朝华、周吉、屠真三人,随灵犀来到碧落殿后,真灵晦明迎上前,跟他打了个招呼,道明来意,魏十七颔首应允,请他一同入内观战。

  这是对帝朝华的第一个考验,若连真灵晦明都瞒不过,她干脆老老实实束手就擒,跪到四位宫主跟前讨饶算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