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七十九节 无定汪洋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这第二拨来袭的大敌,以菩提宫大泽殿、重阳殿、彗月殿、洪明殿为首,天兵天将簇拥四位殿主、一干供奉轮值,席卷而来。

  当年天庭大乱,十万天兵天将卷入其中,幸存者百不存一,彼辈亦良莠不齐,多留于三十三天外,其中供菩提宫驱使的神人兵将,数量有限,不成气候,能炼就真灵者寥寥无几,不堪担当攻坚重任。陆海真人非是莽撞之徒,这一战对王京、餐霞、御风、骖鸾四宫而言,固然是生死存亡之大劫,对菩提宫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是以他将麾下兵力分作两拨,前一拨是试探,是炮灰,是敢死队,只求大乱对方阵势,后一拨才是菩提宫的主力,如对方阵势不散,再徐徐图之,反之,则趁乱冲杀,攻打正阳门。

  大泽殿主商浮槎放眼望去,见对方四散乱斗,诸位殿主或二三成众,或三五成群,领麾下部属,扼守在正阳门前,与先一拨天兵天将鏖战不休,各有死伤,连龙象和尚都被一道人拖住,一时半刻腾不出手来。菩提宫四大殿主,以商浮槎为首,他早将四宫二十八殿的底细打听清楚,大抵有资格与他一战的,不出双手之数,其中尤以王京宫平侯殿允道人、龙须殿丁火云、餐霞宫紫府殿邵华清、碧落殿沈辰一、御风宫荡寇殿悬铃子、骖鸾宫沉沙殿赵咸阳六人最为棘手。有道是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此六子一除,其余皆不足道,又道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须得先挑软柿子捏,各个击破。商浮槎眼光扫过,打了个手势,众人刷地散开,重阳、彗月、洪明三殿殿主各自拣定对手,他则孤身一人,冲着沉沙殿赵咸阳而去。

  魏十七窥得分明,这第二拨来敌,不似第一拨那么胡打蛮斗,无有章法,彼辈似有谋划,分头扑向四宫驻守之地。往餐霞宫碧落殿而来的,却是一干面目狰狞的天兵天将,高高矮矮七八人,各持兵刃真宝,丫丫叉叉撞上前。当先一人身高九尺,虎背熊腰,左脸有一“十”字形的伤疤,深及白骨,斜斜穿过眼角,将浓眉劈成两半,手持一杆三股叉,晦暗无光,看上去十分沉重。

  沈辰一早将前一拨骚扰的神人兵将扫除,见又来了一拨,二话不说,将佛陀五指山祭在空中。玉面蜘蛛被那马脸道人所伤,烂去半个身子,无从再战,不得蛛丝牵制,恐为对手腾挪闪避,白白耗费真元,他干脆杀鸡用牛刀,真灵晦明撒出神光,将那刀疤汉子困住,佛陀五指山从天而降,当头压下。

  那刀疤汉子不知是何许来历,不慌不忙,当啷啷当啷啷摇动三股叉,太虚豁然张开,涌出一片汪洋,浊浪滚滚,晦明神光缚不住他,黯然溃灭,佛陀五指山悬于汪洋之上,竟不得下。玄元子持定生灭朔望剑,见那刀疤汉子施展神通,将佛陀五指山稳稳托住,大为讶异,下意识问道:“此系何种神通?”

  沈辰一缓缓道:“无定汪洋,非是凡物。”他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凝重之色,从袖中摸出一柄古旧的短剑,锈迹斑驳,坑坑洼洼,锋刃如狗牙啃过,残缺不全。真灵晦明脸色大变,身形微晃,化作一袭上极宝衣,落于沈辰一身上。

  浊流挟天地伟力,排山倒海,奔涌而来,玄元子自知修为低下,只得跨虹而退。碧落殿主沈辰一首当其冲,寸步不让,他收敛心神,以晦明上极衣护身,凝神对敌,提起短剑,如裁纸一般小心翼翼划出,“刺啦”一声响,无定汪洋豁然中分,佛陀五指山摇摇欲坠。那刀疤汉子大吃一惊,奋力摇动三股叉,无定汪洋浪奔浪流,潮起潮落,再度合拢于一处,将佛陀五指山托住。

  寻常天兵天将,杀了也就杀了,权当割一鸡,但这刀疤汉子神通不小,小觑不得,沈辰一上下打量了几眼,沉声问道:“吾乃餐霞宫碧落殿主沈辰一,尔系何人?”

  那刀疤汉子呵呵笑道:“吾乃三十三天外菩提宫神将应天毂是也。”

  沈辰一略一寻思,却不记得有这一号人物,估摸着当是后起之秀,之前名声不彰。他略一颔首,提起短剑一剑划下,刹那间,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无定汪洋被一只无形大手搅得分分合合,应天毂心中一凛,双手抡起三股叉,叉尖划过无定汪洋,施展神通与对手交锋,此来彼往,互不退让。

  四溟三股叉,无定汪洋,佛陀五指山,昏晓割脉剑,二人各显神通,随应天毂而来的天兵天将识得厉害,哪里敢插手,当下远远避开二人,转而攻向玄元子、陶石头、姜玉娘、魏十七、帝朝华诸人。

  玄元子足踏长虹,倏忽来到魏十七左近,眼见一个妖娆艳女足蹈虚空,飘然追来,周身彩带翻飞,扬手祭起一斛明珠,如骤雨打新荷般劈头盖脸砸下。玄元子挥动生灭朔望剑,连划十来个圆圈,正斜圆扁,圈中套圈,旋生旋灭,旋灭旋生,将门户守得极紧,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明珠落入圈中,去势顿挫,仿佛陷入流沙之中,滴溜溜乱转。

  扑向魏十七的神将,却是一五短怪人,身如孩童,顶着一个老翁头颅,老气横秋,起手朝魏十七一指,一道黑气凭空而生,化作一只鬼头,张开栲栳大口狠狠咬去。魏十七起手一扬,抖开一张黝黑腥臊的兽皮,将鬼头裹住,左三右四,绞得严严实实,伸手一拍,兽皮瘪落下去,将鬼头绞灭。

  这兽皮夺自瑶池宫柱石殿四臂山岳主史巴头,貌不惊人,却异常坚韧,连天启宝珠都不能毁之,乃是一件不明根脚的异宝,连碧落殿主沈辰一都不识得。魏十七翻来覆去参悟多时,推衍出了几宗用途,此兽皮一来可用于庇身,当日在极天之中,游天鲲以星屑凝化利剑,万千利剑加诸于身,不能损兽皮分毫;二来以兽皮包裹法宝法器,拧绞严实,拍上一拍,便能绞灭于无形,别具一功,殊为难得。

  那五短怪人见鬼头被灭,勃然大怒,白胡子一抖一抖,厉声长啸,握起一双小拳头,朝胸口狠击,砸得砰砰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