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八十七节 十八金刚铃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真灵晦明双眉一挑,正待出手,沈辰一示意他稍安勿躁,且静观其变。

  商浮槎一言道破天机,“伪佛”二字落在众人耳中,像种子深埋于土中,不知何时就会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区区大泽殿主,如何能识破他的底细?商浮槎的背后,大雷音寺如来佛祖的身影愈来愈清晰,令他深感棘手。

  天庭四宫二十八殿,统御七曜、陆离、云母三处下界,沈辰一来自陆离界太平洲。他对师承来历向来讳莫如深,便是餐霞宫主崔华阳,亦只道他拜在太平洲佛修迦耶座下,为其十六弟子之一,得迦耶赐下佛陀五指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就真仙之躯,飞升天庭。然而崔宫主并不知晓,那名不见经传的佛修迦耶,乃是亘古之前,与如来佛祖争夺大雷音寺,败下阵来的一尊古佛,得天帝收留,藏身于下界,韬光养晦,隐匿不出。

  成王败寇,在如来眼中,迦耶便是“伪佛”。

  沈辰一举目望向西天,星云缓缓转动,越过遥远的时空,仿佛看到灵山巍峨,大雷音寺金碧辉煌。他长叹一声,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砰然破碎,气息中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阿修罗王九头摇动,千眼开阖,九百九十条胳膊发力一抛,将佛陀五指山高高抛起,口喷烈焰,哇哇大叫,宣泄着胸中愤懑。

  沈辰一右手捏定说法印,心意到处,佛陀五指山骤然停于空中,五峰并立,石窟隆隆崩塌,化作一只擎天巨掌,掌心向下重重拍落。太虚震荡,浩然巨力压下,阿修罗王周身一紧,无从脱身,他气填胸臆,目眦欲裂,伪佛亦是佛,佛法无边,非他所能抵挡,只得大吼一声,身躯由实转虚,渐次隐没。

  沈辰一驱逐阿修罗王,伸手一指,佛陀五指山急剧缩小,飞入他袖中。商浮槎以佛光镇压春秋殿主丁火云,沈辰一以佛陀五指山驱逐阿修罗王,双方各用去一招杀手锏,势均力敌,难分高下。

  商浮槎足踏风火,星驰电掣逼近去,真灵晦明微微哂笑,神光明灭,涌身迎上,商浮槎左手举起一支铜铃,冲着他铃铃铃铃一通乱摇,真灵晦明浑身一震,举头投足慢如龟爬。沈辰一祭起昏晓割脉剑,剑光滚滚如潮,商浮槎不避不让,右手一翻,又举起一支铜铃,当啷啷摇动数响,剑光凝滞,犹如被坚冰冻结,不得寸进。

  真灵晦明被铃声震得头昏脑胀,忙将双肩一摇,化作一道神光冲天而起,避之唯恐不及。神光明灭,周折如电,趁商浮槎全神贯注抵挡昏晓割脉剑,绕了圈子扑向他后腰。

  商浮槎早有防备,腋下挣出第三条胳膊,持定一支铜铃,冲着神光叮当当摇动,真灵晦明去势顿挫,急待遁走,却已经慢了半拍,为铃声所摄,在方寸之地左冲右突,好不容易才撕开一线缝隙,夺路而走。

  沈辰一衣袖轻拂,八张符诏鱼贯而出,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四顺四逆,倏地抱拢作一团,凝成一颗金珠,劈面打去。商浮槎腋下又挣出一条胳膊,高举铜铃迎着金珠一摇,金珠炸将开来,符诏飘飞如蝴蝶。沈辰一捏定无畏印,抿唇轻轻一吹,符诏再度抱成一团,绕着商浮槎忽进忽退,寻隙而入。

  商浮槎施展神通,丫丫叉叉探出一十八条胳膊,手中各握一支铜铃,围成一圈,金珠才一靠近,便散作八张符诏,被无形利刃搅动,四分五裂,再不能聚拢于一处。沈辰一心知不好,真灵晦明感同身受,倏地飞回,化作晦明上极衣,披落在他身上。

  一十八支铜铃齐齐摇动,铃声高低急缓,轻重脆哑,各不相同,汇聚于一处,生出开天辟地的大威力,沈辰一避其锋芒抽身遁去,铃声击落空出,太虚破开一个漆黑的窟窿,幽暗深邃,死气沉沉,数息之后才渐次淡去。

  沈辰一心中一凛,小心提防,商浮槎诡异地一笑,足下风火大作,竟弃他而去,星驰电掣逼近长生子,猛地摇动一十八支铜铃。长生子大叫一声,哪里来得及催动无相乘槎云避让,下意识现出参天造化树原形,被铃音扑个正着,黄叶飘零,枝干断折,生机刹那间断绝,参天巨木化作齑粉,纯阳子身负重伤,浑浑噩噩,亦未能逃过此劫,与长生子一并湮灭,魂飞魄散,身死道消。

  长生子、关千骑、纯阳子先后陨落,广恒殿名存实亡,温玉卿一颗心拔凉拔凉的,深知大势已去,再也无人可力挽狂澜。

  若放任他肆意施为,此战绝无胜算,沈辰一只得飞身上前敌住商浮槎,此举正中他下怀,商浮槎刷地扭转身,冲着他摇动铜铃。沈辰一催动晦明上极衣,神光层层叠叠抵住铃音,一重散去,一重又生,体内真元如开了闸的洪流,一发不可收拾。

  魏十七窥得真切,心头猛一跳,下意识祭出天启宝珠,狠狠砸在谭公明背上,砸得他缩头缩脑,不敢妄动。帝朝华悄悄靠近来,轻声道:“那是十八金刚铃,毁天灭地,无物不摧,万万不可力敌。”

  魏十七反问道:“佛门至宝?”

  “与佛门无涉,十八金刚铃是三十三天外兜率宫炼制的真宝——”帝朝华随口说了几句,幡然醒悟,忙住口不语。谭公明躲在龟壳内,忍不住瓮声瓮气道:“你这飞升小辈,从哪里听说兜率宫十八金刚铃的?”

  “乖乖都在硬壳里,别乱插嘴!”魏十七伸手一按一收,祭起天启宝珠砸了他一下。

  谭公明仗着灵龟神甲护身,丢下几句狠话,“小辈如此折辱老夫,日后定要将汝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宝灯殿主龙须子见商浮槎与沈辰一僵持不下,似有可趁之机,当下从龙华舍身灯摘下一缕灯焰,曲指轻弹,直奔他后背而去。商浮槎早就防着有人偷袭,腾出手来晃了晃铜铃,铃声急促,叮当一响,灯焰忽地熄灭,吓了龙须子一大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