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九十四节 西上莲花山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数日后,祁丙驾真仙接引车,载着帝朝华、阴元儿、定慧和尚、流苏四人来到云浆殿,云兽忽律蔫头蔫脑跟在后面,满肚皮不情愿,偏又无可奈何。

  魏十七端坐于云浆殿内,忽然心血来潮,抬头望去,只见九门轰然洞开,一片金叶蜷曲不定,飘落身前,脉络之间似有字迹。金叶传书,动念千里,此乃碧落殿主的手笔,轻易不得一见,他伸手摘下金叶,仔细看过一回,心中有数。阴元儿、定慧和尚、流苏本就是他洞府中人,帝朝华一心一意投奔魏十七,他到哪里,她便去哪里,至于云兽忽律和祁丙,却是沈辰一拨与魏十七驱使,云兽可为坐骑,祁丙奔驰下界,正填补他所缺。

  魏十七收下碧落殿主一番好意,手指一松,金叶破空遁去,转瞬消失无踪。沈辰一果然神通广大,区区一片金叶,如入无人之地,莫不是向他暗示什么?他双眉微皱,若有所思,良久才开口,命金茎露开两座轮值洞府,安顿下帝朝华和云兽忽律,祁丙在丹陛下守着真仙接引车,唤阴元儿、定慧和尚、流苏三人引入云浆殿相见。

  阴元儿敛袂拜见,心中感慨万千,再度见到魏十七,他已独掌一殿,与初入天庭时判若两人。她自知本体只是一颗子珠,纵得星药滋养,也难以更进一步,成就真灵,这些年来用功不可谓不勤,但道行始终停滞不前,无有寸进,阴元儿渐渐心灰意懒,熄了一点好胜之心,只想追随在魏十七身旁,为他看守洞府。

  她礼数周到,拜见魏十七毕,委婉吐露心意。此言魏十七下怀,后殿有一云浆洞天,乃历任殿主清修之地,眼下空无一人,乏人打点,阴元儿愿充当此职,也省得他另觅人选,魏十七颔首应允,命金茎露引她去往洞天歇息。

  定慧和尚自知资质鲁钝,又不甘居人下,他心性坚韧,合什向魏十七道明心意,愿供驱使,出生入死,搏一搏那一线渺茫的机缘。定慧和尚既有此意,魏十七也乐见其成,当下伸手轻点,大和尚化作一柄利剑,投入他掌中,闭塞六感,沦为死物。

  魏十七身边并不缺少法宝利器,他随手将定慧剑收入“一芥洞天”,望了流苏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招招手,将她唤到身旁,温言问了几句。流苏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与真人一般无二,丝毫看不出傀儡之躯,广恒殿温殿主炼制傀儡的手段,果然巧夺天工,天下无双。

  金茎露放轻脚步,回到云浆殿中,见殿主待那唤作流苏的傀儡侍女不同寻常,心中不由一动,巢禅师终年打熬筋骨,于女色视若蛇蝎,魏殿主非但无有忌讳,反而颇好此道,他身边的美貌女子甚多,流苏之外,尚有阴元儿、屠真、帝朝华,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金茎露见殿主无有吩咐,躬身退下。

  流苏见没有外人在,轻声问道:“大人现下是云浆殿殿主了?”

  魏十七漫不经心道:“恰逢其会,姑妄为之,也不用过于看重。天庭二十八殿,死伤近半,上位的当不在少数。瞧这态势,会乱上一阵,你且待在殿内,不要四处乱走。”

  流苏颔首应允,她自知见识浅薄,插不上嘴,也帮不上什么忙。魏十七携着她的手往后殿行去,绕过一面云锦屏风,后壁竟是一整块青石,厚实沉重,镂刻着云龙之形,呲牙咧嘴,弹出右爪抓向一颗明珠。魏十七以秘术祭炼云浆殿,其中奥秘尽数了然于胸,他伸手在明珠上一推,龙口射出一道白光,将二人挪入云浆洞天。

  云浆洞天内藏乾坤,乃是一处天庭真界,山川河流,荒原大漠,一眼望不到边际。单是天地万物,尚不足为奇,更令人震撼的是,满天星斗,竟是星域投影,宛如另一个具体而微的极天。

  魏十七立于虚空中,仰头看了半晌,叹息道:“果然是大手笔。”

  他暗暗感应命星,略一动念,星力便涌动如潮,云浆殿果然暗藏玄机,巢禅师得此胜地,修为却平平无奇,究其缘由,只怕是走了体修的路数,不臻大成,神通有限,纵然身躯如铁,硬抗真宝轰击,光挨打不还手,又能撑多久。

  星域深处,命星遥不可及,又清晰可辨,似乎一伸手就能触摸,魏十七忽然记起玄元子曾漏出口风,“命星”亦非一成不变,捕获命星,契合心神,只是第一步,他神魂离体,窥破星辰投影极天的奥秘,此刻借云浆殿之力,机缘巧合,隐隐觉得突破的契机正在于此。

  云浆洞天近在掌握,也不急于一时,魏十七收回神念,唤了一声:“阴元儿何在?”

  一阵阴风平地起,虚空之中淌出一条浑浊的冥河,九曲十八绕,阴元儿从浊浪中缓缓升起,一双赤足洁白如玉,敛袂拜见云浆殿主。魏十七道:“可有适合的栖身之地?”

  阴元儿指了指连绵起伏群山,道:“山中有数峰,聚成莲花之形,俯瞰云海,上接星宿。”

  魏十七顺着她所指方向望去,只见峰峦如聚,云海如怒,翻滚不息,偶尔露出一片苍翠的山崖,旋即又隐没在雾气中。

  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果然是好去处!魏十七颔首道:“此处甚佳,可安置浮宫。”说罢,他从袖中取出一物,递到阴元儿手中。当日他在极天遭遇星爆,浮宫宝材尽毁,只剩下三百六十根大料,之后一直没有心思重加炼制,如今飞升天庭,执掌云浆殿,非朝夕工夫,将浮宫置于云浆洞天,恰逢其时。

  阴元儿将冥河一催,滚滚卷过天际,落于莲花峰上,将浮宫端端正正置于西峰上,探出食指轻轻一点,真元如江河不绝,注入其中。无移时工夫,三百六十根沉水接骨木巍然伫立于峰顶,架起一座的行宫,里外通透,粗具轮廓而已。

  魏十七携流苏降落于莲花峰上,信步而行,不觉心生感慨,如此广袤洞天,只供他一人,享用不尽,当天庭鼎盛之时,三十六宫七十二境,又是何等气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