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一百零一节 云浆洞天岁月长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直到彩绘飞车抵达云浆殿,温玉卿都没有下定决心,好在广恒殿与云浆殿遥遥相望,她随时都可以改变主意。

  魏十七作别广恒殿主,回到云浆殿内,端坐于松木榻上,将沈辰一所赠之物取出,随手抹去掩人耳目的宝光,果然是一颗坑坑洼洼的果核。他把玩了许久,若有所思,不知沈辰一此举有何用意。不过这些年在碧落殿中,多蒙他照顾,如今又不无笼络,料想也不至于害他。

  他将果核种于“一芥洞天”,心神微动,参天造化树播撒生机,促其生根发芽,开枝散叶,长至丈许高,开了一树的白花,在风中摇曳生姿。待到白花纷纷坠落,枝头共结一十三枚拳头大小的果子,甜香扑鼻,中人欲醉。

  魏十七默默计数,从萌芽到结果,前后历时二十一日,参天造化树生机无穷,巩固洞天,滋养万物,换作碧落殿主,也未能在如许短的时间内催发种子,立竿见影。

  魏十七摘下一枚果子,在衣襟上擦了擦,又嗅了嗅,神情一阵恍惚,不由自主凑到嘴边咬了一口,咽下肚去,旋即一股暖流腾起,真元随之增厚了一丝。

  那果子嗅着诱人,入口却又酸又涩又苦,魏十七幡然醒悟,心知有异,他意志坚定,却也为这果子所惑,浑浑噩噩吃了一口,若是大毒之物,早已着了道。不过碧落殿主所赐,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星药一滴妙用无穷,与之相比,寻常补益真元之物顿成鸡肋,不过魏十七修炼“命星”之术,这一枚小小的果核,正是雪中送炭,再好不过了。

  魏十七三口两口,将酸涩的果子吞下肚去,只剩一颗果核,握于掌心。他调息搬运,催动九龙回辇功,功行三昼夜,未曾感到不妥,又召来阴元儿,现出太阴元命珠,在周身节窍滚了一圈,以纯阴之气探查表里,无有异样,这才放下心来。

  他亦是果决之人,当下遁入云浆洞天,在莲花峰浮宫之中闭关不出,吞服异果,汲取星力,孜孜不倦打磨着真元,道行日深。唯一令他遗憾的是,沈辰一赐下的果核,为造化生机催发,结出一十三枚异果,却只有一枚藏有种子,否则的话,他大可种下一片果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不过这是痴心妄想,天地灵物,哪会如此易得!

  阴元儿炼化“星药”受挫,深知机缘无可勉强,早已熄了进取之意,这百年来为云浆殿主看护洞府,悉心打点浮宫之余,游山玩水,无忧无虑,日子倒也过得逍遥快活。阴元儿深知在天庭之中,她只是不值一提的小角色,比起那些真仙大能,犹如萤光之与皓月,幸得魏十七顾念旧情分,才得以在这洞天仙境栖身,心中存了十分感激,不惜违背誓言,将提耶十三秘符一一相告,不再藏私。

  魏十七有意承她之情,也不说破,阴元儿并不知晓,他曾亲见伯蓍真人施展秘符剑阵,早已将提耶秘符的奥秘尽收眼底。

  云浆洞天岁月长,忽忽又过了十余载,这一日,金茎露前来通禀,广恒殿主前来拜访,现在殿外等候。

  魏十七微微一怔,低头沉思片刻,起身亲自出迎,请温殿主入云浆殿安坐,流苏奉上茶水果品,侍立于旁。温玉卿喝了一盅茶,吃了果子,似乎有心事,迟迟未开口。

  魏十七察言辨色,她似乎有求于己,并非月华轮转镜或八女仙乐屏出了什么岔子。不过既然难以启齿,想必是棘手事,他也不主动说破,随口问起炼制傀儡之事。

  温玉卿并未隐瞒,坦言道,此事殊为不谐,无论取八女仙乐屏中女乐,还是以月华轮转镜摄取神魂,灌注傀儡皆无所成,如流苏这般魂体相融,浑然一体,似是天作之合,妙手偶得,可一而不可再。

  她言说之际,目光炯炯盯着流苏,似有意将她身躯拆散,剥离神魂,一探究竟,只是碍于魏十七,才未能形诸于口。流苏被她看得心中发毛,悄悄挪动脚步,躲在魏十七身后,不敢抬头。

  魏十七轻抚她的秀发,心中有几分了然,微笑道:“温殿主百密一疏,这八女仙乐屏的旧主调教乐舞,传授真法,才保得流苏灵台一线清明,究其根本,却在真法。”

  一语惊醒梦中人,温玉卿怅然若失,喃喃道:“不知是何真法?”一瞬间,天庭流传的诸般真法如走马灯般掠过脑海,有些了然于胸,有些只闻其名,林林总总,不下百十,单以温养神魂计,即有一二十种之多。

  魏十七道:“天庭久远,岁月悠长,温殿主大可逐一尝试,或可解心中之惑,将傀儡术推向前所未有的大境地。”

  温玉卿回过神来,苦笑道:“妾身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魏十七明知故问道:“温殿主何出此言?”

  温玉卿道:“三十三天外菩提宫大敌退却后,诸殿死伤颇重,无以维系,听闻餐霞宫主削减二殿,只留紫府、五湖、碧落、宝灯、云浆五殿,可有此事?”

  “正阳门外一场大战,巢禅师岳白首袁松鹤先后陨落,故此银甲殿并入碧落殿,天泉殿并入宝灯殿,云浆殿亦因之易主。”

  “王京宫七殿未减,曹宫主行‘以下克上’旧例,以百八十年为期,届时诸殿供奉轮值,若能熬过天机台上兵火雷三大劫,可择一殿入主,击败殿主,即取而代之。”

  长生子、关千骑、纯阳子尽皆陨落,温玉卿精擅傀儡术,不以斗战见长,王京宫行“以下克上”,她这广恒殿主岌岌可危。魏十七干脆把话挑明,“温殿主此来,可为求援?”

  “正是。”

  “别宫他殿亦可为助力?”

  “无妨,即便说动餐霞宫主出手亦可。”

  魏十七看了她一眼,“温殿主因何不向碧落殿主求援?”

  温玉卿苦笑道:“旧例乃曹宫主所定,‘以下克上’之后,还有一句‘量力而行’。这量力而行,不单单指须在众目睽睽之下熬过兵火雷三劫,挑战殿主,也限定诸殿殿主向他人求援,须当着众人之面付出足够代价,无有异议。不瞒魏殿主,广恒殿徒具其表,能请动碧落殿主之物,妾身实在拿不出,即便是长河殿主黄梧子,妾身也力所不逮。”

  魏十七顿时明白过来,当日大敌来袭,云浆殿自巢禅师以下无人幸免,在他人眼中,他这个新上位的云浆殿主成色不足,因此反倒成全了温玉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