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一百零二节 琵琶一曲动人怜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王京宫主曹木棉真是个妙人儿,想出这么个主意来,魏十七好奇心起,问道:“请动碧落殿主,所需几何?”

  温玉卿沉吟道:“沈殿主一战成名,隐隐然居二十八殿之首,若以星药计,十斛都未足以服众。”

  魏十七悠悠道:“十斛星药尚不足以请动碧落殿主,那么云浆殿主又值几何?”

  温玉卿顿了顿,摇首道:“魏殿主何出此言,让妾身何以自处!”

  魏十七不再说笑,反问道:“温殿主欲以星药请动魏某么?”

  “本有此意,但妾身听说魏殿主修炼‘命星’秘术,星药并非必须之物,曹宫主心如明镜,这一节却是说不过去。广恒殿除却星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宝物,妾身思来想去,只有身边两个侍女,魏殿主都见过,一名柳如眉,一名沈幡子,灵智自开,与真人无异。妾身愿以其中一人,换取魏殿主出手相助。”

  魏十七颇有些意外,长生子、关千骑、纯阳子陨落于正阳门外,这两个傀儡侍女,乃是温玉卿仅剩的心腹,再去一人,无异于断她一条臂膀。温玉卿仿佛猜到他的心思,叹息道:“当年长生子开口讨要仙傀儡,妾身感其力挽狂澜,独力支起广恒殿,这才将沈幡子连同青雀精魂屏一并借与他,言明以万年为期,不想……唉,长生子未得长生,真是可惜了……”

  她似有些伤怀,唏嘘片刻,又振作起精神,道:“不知这两个傀儡侍女,何者入得魏殿主法眼?”

  魏十七道:“温殿主盛情,却之不恭,如以那沈幡子相赠,魏某愿助殿主一臂之力。”

  温玉卿闻言心中一松,想了片刻,坦言道:“沈幡子灵智不全,止是一具杀伐傀儡,略逊色柳如眉一筹,魏殿主因何选中此女?”沈辰一对这位云浆殿主评价极高,认为他心性运数,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她并非“得了便宜还卖乖”,只是心中困惑不解,若不能问个明白,只怕寝食难安。

  魏十七微笑道:“个中缘由,却与温殿主无关。”

  温玉卿暗暗叹息,她与云浆殿主并无深交,见他不愿透露,只得作罢。当下起身郑重相谢,定下约期,五十年后再行相请,届时同往王京宫天机台,亲历“以下克上”的盛况。

  魏十七送到殿外,温玉卿向他微一颔首,足踏彩云飘然而去,身形幻化,消失于冥冥太虚。

  三日之后,傀儡侍女沈幡子来到云浆殿,盈盈下拜,参见殿主。当年在极天之中,魏十七以星力强行破除广恒殿主留下的暗手,沈幡子神通所剩不过三成,温玉卿要回此女后,不惜耗费星药心血,将她修复如初,虽不能与鼎盛之时相比,亦难能可贵。

  魏十七招招手将她唤到身旁,沈幡子如牵线木偶一般,毫无抗拒。他抬起右手,食指点在沈幡子眉心,星力涌动,在她体内转动数圈,细察每一处隐秘角落,未曾发觉暗手。温玉卿赠以仙傀儡,请他出手,看来并非心怀叵测。

  他收回星力,命沈幡子弹上一曲。沈幡子于一旁坐定,将琵琶捧于怀中,纤手转弦拨轴,四弦一划,杀伐之音“铮铮”响起。

  魏十七侧卧于松木榻上,以拳支额,闭目聆听。琵琶声在大殿内回荡,在梁柱间缠绕,寒意丝丝缕缕泻/出,水气凝作冰屑,窸窸窣窣坠下,转眼就积了薄薄一层。

  金茎露倚在柱后,凝神细听,心潮随之起伏跌宕,不能自已。片刻后,屠真从云浆洞天内步出,立于魏十七身旁,手扶松木榻,眼神透出迷惘。

  寒意席卷而去,将殿门推开一隙,帝朝华侧身闪入,血河缠身,如龙蛇游动,她遥遥望向沈幡子,心有所动。

  不知过了多久,琵琶声减轻渐低,沈幡子起手按住四弦,眼帘低垂,如泥塑木雕。魏十七坐直身躯,拍了拍手,将衣袖轻拂,满地冰霜一扫而空,尽皆卷出殿去。

  帝朝华缓步上前,见过云浆殿主,魏十七目光落在血河之上,看了半晌,忽然将金茎露唤上前来,以定慧剑相赠,命其好生祭炼。金茎露不卑不亢接过定慧剑,触手便知,此剑已孕育剑灵,经星药洗炼,颇有神通,虽未能更进一步,成就真灵,亦是难得之物。当年在云池之下与忽律一场恶战,法宝尽毁,身无长物,得这一柄神兵利剑,正中下怀。

  帝朝华心思敏捷,微笑道:“金道友可知殿主赐下此剑的用意?”

  金茎露与她素不相熟,不动声色道:“愿闻其详。”

  帝朝华道:“灵山大雷音寺佛祖座下,有四大天王护法,亦称四大金刚,东方持国天王抱琵琶,南方增长天王握宝剑,西方广目天王缠龙蛇,北方多闻天王持宝伞,恰与这殿中四人相仿。”

  魏十七看了她一眼,天魔女不愧是诸天神佛之一,见多识广,一语道破他的用心。他没有向温玉卿说出口的缘由,正是出于沈幡子擅弹琵琶,才选中了她。沈幡子抱傀儡琵琶,金茎露握定慧剑,帝朝华缠血河,屠真持乾坤宝幡伞,如四大天王,为其前驱,这是他心头的一点恶趣味。如李静昀在跟前,定然会心一笑,揶揄他两句,如今被帝朝华说破,他反觉得兴味阑珊。

  魏十七淡淡道:“船泊浔阳月夜天,琵琶一曲动人怜……不错。”

  沈幡子闻言抬起眼眸,神情微微一动。

  魏十七莫运玄功,云浆殿嗡嗡作响,数十息后,从眉心挤出一道符诏,化作金光,从沈幡子颅顶钻入体内,扫彻内外,径直落于丹田之中。沈幡子不避不让,不迎不拒,任凭他在自己体内种下一道云浆符,从此寄身于云浆殿,受制于人,一念生,一念死,一念兴,一念灭。谁让她只是一介傀儡呢?

  四大天王云云,并非戏言,魏十七亲自取了一升星药赠与沈幡子,温言关照,命她入云浆洞天好生修炼,这让她稍稍安下心来。

  帝朝华循声而来,听了一曲琵琶,说了几句闲话,不再逗留,辞别云浆殿主而去,金茎露送至殿外,没有再回去。她独自逡巡,低头沉思,帝朝华所言,似非无的放矢,她忽然心生好奇,那握宝剑的南方增长天王,究竟是何许样人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