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一节 一饮一啄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幽深晦暗的星域边缘,微光亮起,勾勒出山门的轮廓,古朴残破,为雷火所毁,只剩一座若隐若现的残骸。转瞬之间,黑影穿梭而出,山门渐次隐没,四下里又回复了沉寂,片尘不惊,亘古未变。

  魏十七驱使极天周游驷马战车,无声无息划过虚空,此宝经餐霞宫主悉心祭炼,业已脱胎换骨,驰骋星域,趋利避害,多了数宗妙用。

  此番远行,他奉崔华阳之命,循王京宫平侯殿允道人绘下的星图,前往一处破碎的胜境,降服残存的天兵天将,收归四宫,以为羽翼。

  当年天庭大乱,三十三天外诸殿联手,以下犯上,逼走天帝,直打得天崩地裂,玉石俱焚,三十六宫七十二境散落于星域,十万天兵天将死的死,逃的逃,风流云散,不知所踪。王京、餐霞、御风、骖鸾四宫幸免于难,依托极天,统御七曜、陆离、云母三处下界,结成一方小天庭,略有几分规模。七十二处胜境,王京宫占了天机台,餐霞宫占了云池,虽不能与鼎盛之时相提并论,却也足以自保。

  居安思危,曹木棉深知四宫根基不稳,故此一力主张扶持七曜、陆离、云母三界,降下残宝真法,扶持下界真仙,接引飞升,弥补二十八殿最为紧缺的人手,连带畏战退缩的真仙,亦不过贬为金甲神人,以供驱使,并不将其直接灭杀。他之所以如此看重广恒殿主温玉卿,正在于她精擅傀儡术,仙傀儡堪比真仙,可惜灵智自开非是易事,如能炼制百十具,当可解捉襟见肘之急。

  曹、崔、闻、谢执掌一宫,统御七殿,俱非短视之徒,四位宫主商议下来,先后遣派得力之人去往星域,名为镇守,实则寻找漂泊无根的天宫胜境。彼辈皆为天纵奇才,身经百战,然则一入星域,如枯叶飘零渊海,数百年杳无音讯,生死未知,唯有王京宫平侯殿允道人未曾断了感应,赶在菩提宫大举进犯之前回转天庭,带回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他在星域深处,发觉一处残破的胜境,为一条星蛟盘踞,未敢妄动。

  正阳门外一场大战,允道人不惜损耗精血,以金珠镇魅的大神通,拖住臧太乙和龙象和尚,那金珠镇魅乃是大凶之术,真灵女童反噬其主,允道人元气大伤,虽得星药滋养,百余年来未得尽复,贸然深入星域,只恐再折一员大将。二十八殿中,实力堪与允道人相提并论的,屈指可数,星域之行九死一生,四位宫主迟迟唯有决断,恰逢迦耶座下弟子投入碧落殿,沈辰一尾大不掉,王京宫天机台之争,魏十七横空出世,力压诸殿,餐霞宫主斟酌再三,决意命他持星图去往星域,寻求那冥冥中一线机缘。

  临行之前,餐霞宫主赐下一道正阳金符,此符乃四位宫主合力所炼,祭动此符,崔宫主心生感应,催动正阳门,可接引他回转天庭。但正阳金符非是保命的手段,大敌当前,生死一线,祭出此符无济于事,待崔宫主有所察觉,早已不知被灭杀了多少回。魏十七早有明悟,靠山山倒,靠水水干,星域之行唯有一身双拳,才是立命的根本,舍此之外,别无他想。

  据四位宫主推测,允道人寻见的那处胜境应为“鱼龙洞”,乃天庭七十二胜境中罕见的水洞,洞内鱼龙混杂,危机四伏。当天帝在位,天庭鼎盛之时,此洞亦无主,诸宫真仙偶有入洞采集珍宝,误入深处,多半铩羽而归,甚至沦落其中,成为鱼龙腹中之食。天后所居瑶池豢养百余尾龙鳞鲤,五色斑斓,若青绿晕染,只在鱼龙洞中可得,天帝怜惜瑶池清冷寂寥,故将鱼龙洞划为瑶池禁地,非得天后许可,不得擅入。

  以魏十七的道行,尚不足以将鱼龙洞引入正阳门,便是四位宫主联袂齐至,也只能望而兴叹,允道人带回的消息乃是意外之喜,曹木棉崔华阳并无巴蛇吞象的野望,只要能收服若干鱼龙妖物,悍将悍卒,供诸殿驱使,便足以弥补之前菩提宫来袭的损耗。事实上,魏十七此行只是投石问路,若一切顺利,四位宫主将轮番前往鱼龙洞,各凭运数,各取所需。

  四下里星力肆虐,远非极天可比,金茎露死而复生,道行浅薄,置身于浩瀚星域,一开始犹如婴儿耍大锤,手忙脚乱,骤行骤止,根本不足以驾驭狂暴的星力。魏十七在极天中亲见游天鲲操纵星力,种种巧妙,不一而足,他口中言说,手把手教与金茎露,十余日后,她略有小成,勉力驱使极天周游驷马战车,风驰电掣般掠过虚空,朝鱼龙洞所在之处奔去。

  魏十七立于战车之上,似睡非睡似醒非醒,暗中吞服异果,打磨真元。沈辰一赠他的果核不知其名,事后问起,却是其师迦耶所赐,从陆离界太平洲带往天庭,命他赠与身怀参天造化树之有缘人。王京宫广恒殿长生子本体乃是一株参天造化树,广恒殿与碧落殿交好,沈辰一原本属意长生子,却始终缘悭一面,直到魏十七飞升天庭,体内孕育一颗参天造化树,巧夺天工,叹为观止,他这才知道,师尊所言有缘人,正是此子。

  一饮一啄,皆有定数,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魏十七以造化生机催发果核,二十一日长成,却只能开一次花,结一次果,所得一十三枚异果,亦止孕育一枚果核。栽种日久,洞天内积了一片无用的果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魏十七见此树姿态婆娑,不无可观,便任其留下,并不斫去,偶然将心神沉入洞天,漫步林间,亦有平心静气之功。

  他并不知晓,迦耶古佛前观五百年,后观五百年,天庭四宫之变数,早已落入佛眼之中。

  星域浩瀚无垠,茫无涯际,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奔驰月余,魏十七忽然心血来潮,举目望去,只见视野尽头微光明灭,似有一物在虚空中缓缓转动,似曾相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