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六节 大不韪之事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魏十七对天后、瑶池、瑶池宫、醴泉宫所知无多,那魔将炼化了金冠子残魂,现学现卖,随口言说,如听一场故事,倒也兴味盎然。

  瑶池宫下设四殿,一名金母,一名九灵,一名凌云,一名柱石,瑶池宫主为西华元君,据传是“至妙之气化生,先天阴气凝聚”,为三界十方女仙之首。醴泉宫下只得二殿,一名重楼,一名天台,醴泉宫主为蟠真人,其根脚来历,颇为犯忌,知者甚少,亦无人敢提及。

  三十三天外诸宫作乱,以下犯上,与天帝一脉打得不可开交,其时战况之惨烈,无以复加,令人诧异的是,瑶池二宫六殿竟袖手旁观,两不相帮。或许因此达成了某种默契,三十三天诸殿对天后秋毫无犯,事后更将瑶池视同禁地,退避三舍,绝不擅入。

  天后为何不相助天帝?金冠子虽为柱石殿主,却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大战之后,天庭四分五裂,三十六宫七十二境十万天兵天将,毁的毁,伤的伤,残的残,亡的亡,尽皆成为明日黄花,据金冠子所知,出没于星域赌斗星药的,大抵有七八处小天庭,以三十三天外六宫、南天门一十三宫势力最大,瑶池二宫次之,正阳门四宫又等而下之。

  三十三天外六宫,乃是光明宫、斗牛宫、弥罗宫、妙岩宫、菩提宫、兜率宫,其中兜率宫精于炼丹炼器,不以斗战见长,其余五宫俱是杀伐之宫,自成一体,连天帝都忌惮三分。

  ……

  那魔将只将些天庭逸闻娓娓道来,于要紧的关节只字不提,魏十七追问了几句,他闪烁其词,显然不欲吐露真相。魏十七暗自忖度,那魔将真身降临,神通不小,就算费尽力气将他打灭,也未必问得出个所以然来,既然魔王波旬有意与天帝一脉联手,共同对抗西天灵山大雷音寺,他自然乐见其成,绝不会冒冒失失做那亲痛仇快的行径。

  他摇摇头,断然道:“阁下既然不愿多言,罢了,就此作别,各奔东西。”

  那魔将似有些过意不去,拱手作别,不经意道了一句,“星域浩瀚,只怕此后难有相逢之日。尊驾手中那块兽皮出自魔王天,非天庭之物,须以魔气炼化,方能尽展神异。”

  魏十七略一颔首表示谢意,旋即拂袖而去。

  凌虚蹈空,衣袖飘飘,瞬息遁出千丈,魏十七撒手抛出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命金茎露引动星力,驱使战车向星域深处驰去。屠真立于他身旁,撑起乾坤宝幡伞,遮在二人头顶,撑起一方小天地,沉默片刻,忍不住问道:“那魔将炼化了金冠子残魂,定有所获,一味吞吞吐吐,不肯吐实。”

  魏十七道:“其实他已有所暗示,你可听出来了?”

  屠真低头寻思半晌,将那魔将所言细细回想,灵机一动,脱口道:“可是‘天帝下落,唯有问天后’那一句?”

  魏十七摸摸她的头,微笑道:“不错,天帝下落,须问天后,天后居瑶池,金冠子乃瑶池宫柱石殿主,自然知道瑶池所在,那魔将自以为奇货可居,不愿与人分享,其实是多虑了。”

  “这却是为何?”

  “你想想看,即便得知瑶池,谁人敢登门向天后逼问天帝下落?连三十三天外诸宫都不愿行此大不韪之事,其中定有缘故,那魔将虽是魔功了得,神通广大,贸贸然闯入瑶池,断然讨不得好去。”

  屠真点点头,道:“天后袖手旁观,坐视天帝落败,蹊跷得紧,还是莫要掺和得好。”

  “天庭的水/很深,我们还太过弱小,先去鱼龙洞打秋风,至于瑶池,日后有机会的话,自然会带你去见识一番。”

  金茎露目不斜视,专心致志驱使极天周游驷马战车,乾坤宝幡伞将魏、屠二人隔绝于一方小天地中,那方小天地独属于他们,外人无法窥探,金茎露有些羡慕。天庭真仙多清心寡欲,视美色为骷髅,她冷眼旁观,云浆殿主似乎不忌女色,非但不忌,反而有收罗的癖好,他身边这些美貌女子,阴元儿,流苏,屠真,沈幡子,帝朝华,有的是器灵,有的是傀儡,有的是真仙,春兰秋菊,各擅胜场。不过诸女之中,他唯独对屠真另眼相看,其中的缘故,她也不甚了了。

  金茎露并不清楚殿主的恶趣味,也未将自己算在他所收罗的美貌女子之内。

  没有秦贞,没有阮静,没有梅真人,屠真陪在主人身旁,依偎在他身旁,心花怒放,她性情清冷,喜怒不形于色,此时此刻,嘴角亦带着淡淡笑意。

  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奔驰月余,星域幽暗,风平浪静,放眼望去,视野所及一片虚空,虚空之外还是虚空,无尽的虚空。魏十七搂着屠真柔软的身体,感觉到她心中的欢喜,忍不住想,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就像天上的星星,看起来离得很近,其实却隔了无数光年,不过这个世界的人哪,应该不知道光年有多远。

  金茎露操纵星力愈来愈娴熟,不假思索,不知疲倦,星域是她的机缘所在,仿佛宿慧觉醒,道行突飞猛进,与当初鼎盛之时相比,亦相差无几。她暗中揣测,殿主灌注入体内的造化生机,有点石成金之效,她心中清楚,彼此气机交缠,羁绊愈深,仿佛藤蔓缠古木,她再也无法离开他了。

  这是她的幸运,也是她的不幸。

  战车又奔驰十余日,金茎露极目远眺,只见幽暗星域微光闪动,似有一根枯木漂浮翻滚,若无根之萍,被风吹浪打,东西南北任漂泊。屠真早已收起乾坤宝幡伞,魏十七长身而立,眼眸之中星云缓缓转动,沉声道:“迎上去看看。”

  金茎露驱使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小心翼翼靠近去,瞩目细看,却见那枯木约摸丈许长,二人合抱粗细,树皮粗砺,坑坑洼洼,漂浮在虚空,恍若无有重量。她心中一动,有些吃不准,目不转睛看了片刻,犹豫道:“似乎是天庭三大神木之一的抱虚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