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九节 一羽不能加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魏十七灭杀丙灵公,并没有多费什么气力,柱石殿后那根石棍无坚不摧,连破十龙十虎柱、蟠龙罩两宗至宝,用得好,堪比猛虎插翅。金茎露不待招呼,驱使极天周游驷马战车上前来,载起二人,绕着丙灵公湮灭处兜了一圈,见殿主无有吩咐,催动驷马奋蹄而去。

  魏十七脸上并无得色,低头细思他一言一行,越琢磨越觉得有意思。他与盘踞柱石殿那魔将交过手,纵然真身降临,若说单凭一己之力,能将柱石殿上下尽数灭杀,却也难以置信。旁的不说,金冠子乃柱石殿主,气运加身,挟一殿之力,绝非易与,丙灵公说来敌乃是六欲天魔王麾下三大魔将,还马马虎虎说得过去。那么波旬麾下麾下十八魔将,到底来了几人?潜入星域意欲何为?

  迷雾重重,真相难辨,魏十七隐隐觉得,这一番变故,与失踪已久的天帝脱不开干系。

  天帝,天后,瑶池,三十三天外,西天灵山,真佛伪佛……一个个念头此起彼伏,此隐彼现,魏十七隐约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又从指缝间轻易滑走。他摇了摇头,将杂念抛诸脑后,纵有天大的阴谋,也轮不到他这个小角色操心,他只是棋盘中的一枚棋子,恰逢其会,身处其间,真正的棋手另有他人,远非他所能觊觎。

  他还没有当棋手的资格。

  风起于青萍之末,柱石殿和丙灵公只是意外的插曲,星域浩瀚,某种意义上,也是他运数使然,在风波大作之前,先察觉到蛛丝马迹,生出警惕。之后的奔波风平浪静,甚至有些乏味,幸亏有屠真陪在身旁,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又经餐霞宫主亲手洗炼,全力奔驰,遁速快得异乎寻常,将原本十余载奔波,缩短为一年有半。

  饶是如此,这也是一段无比漫长的旅程。

  金茎露放慢遁速,按照允道人留下的星图所示,鱼龙胜境应该就在这附近。她睁大眼睛,提起十二分精神,四下里细细看了一回,一无所获,然而星图之上标注得清清楚楚,鱼龙胜境的入口近在眼前,她觉得自己像个睁眼瞎。

  魏十七眉心纠结成一团,霍然察觉某种熟悉而危险的气息,心中大震,忙伸手一按,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停滞于空中,纹丝不动,青铜御者应声滚落战车,驷马腿脚酸软,齐齐瘫成一堆烂泥。金茎露大吃一惊,以手掩口,几乎叫出声来,一颗心怦怦直跳,不知发生了什么。

  魏十七双眸之中星云缓缓转动,凝神看了半晌,闭上双眼寻思片刻,猜到了某种可能。他五指一收,紧紧扣住天启宝珠,头顶命星悄悄现形,指缝间血光闪动,宝珠蠢蠢欲动。

  金茎露脸色变幻,暗自警惕,反手按住后背定慧剑,魏十七看了她一眼,微笑道:“放轻松,非是敌踪,看仔细了——”他提起手腕,五指一松,天启宝珠击向空无一物的虚空,数十丈开外,一点微光亮起,盘旋如电,无数魔纹渐次浮现,铺天盖地,连接成阵,如蛛网一般急速蔓延,恍若无穷尽。

  天启宝珠闯入魔纹阵中,去势顿为之一挫,毁天灭地的大威能,仿佛被一层至柔至韧的水云托住,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滴溜溜乱转,无所适从。

  “好!天魔手段,果然了得!”魏十七暗暗赞叹,丙灵公的神符,天魔的魔纹,再算上提耶鬼修的秘符,三者各得其妙,乃是符修神通之极致,这魔纹阵看似薄薄一层,实则隔绝乾坤,暗藏玄机,若非他心有所感,提前一步察觉到魔气所在,一头撞入其中,直如飞虫扑蛛网,再要脱身就难了。

  魔纹渐渐向内凹陷,一点一滴消除天启宝珠的威能,但无人操纵,终究是死物,魏十七闷哼一声,头顶命星降下百丈,伸手指了一指,宝珠血光大盛,魔纹顿时染上一层诡异的血色,层层瓦解,渐次消退。

  天启宝珠与命星遥相呼应,愈转愈急,血光不断侵蚀魔纹,约摸过了一盅茶工夫,魔纹阵烟消云散,被他破得一干二净,金茎露眼前一花,虚空之中,骤然跃出一座巍峨巨山,刺破虚空,万仞拄天,一眼望不到顶。

  魏十七收回天启宝珠,心中蒙上一层阴影,究竟是何人,有如此通天手段,布下魔纹阵,将这万仞高山尽数遮掩?御者驷马仓促间被他巨力一压,不堪驱使,他想了想,将极天周游驷马战车收起,足踏风火金砂,不紧不慢,绕着这虚空中的庞然巨/物兜了一圈,屠真撑起乾坤宝幡伞,金茎露持定定慧剑,亦步亦趋,紧随其后。

  濯濯童山,不见草木,更不用说飞禽走兽倮虫之属了,视野所及死气沉沉,无有一丝生机。魏十七催动风火金砂,遁速渐快,愈飞愈高,屠真以乾坤宝幡伞借得风火之气,跟在他身旁,毫不吃力,金茎露却有些支撑不住,只得收起定慧剑,将身一纵,化作一根藤蔓,缠在他脚踝之上,心中着实有些郁闷。

  风火金砂飞遁如电,无移时工夫,魏十七登上山巅,低头望去,别无异状,唯见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斜斜通往山腹之中,如恶魔的眼睛,深不可测。

  屠真轻声道:“那就是鱼龙洞了。”

  依允道人所言,鱼龙洞乃是一个水洞,鱼龙混杂,鱼龙幻化,一入洞中,行动不便,诸般神通手段被削弱三分,不可不防,更何况,有人捷足先登,布下魔纹阵,将鱼龙洞遮掩得不露痕迹。魏十七沉吟片刻,向屠真招招手,将她唤到身旁,道:“我欲入洞内一探,你虽有此伞护身,毕竟道行尚浅,且入洞天暂避,待稳妥时,再唤你出来。”

  屠真有些闷闷不乐,她在一芥洞天参天造化树下清修,孤身一人,形单影只,终究感到寂寞,不过主人所言极是,鱼龙洞乃天庭七十二胜境之一,不明端的,危机四伏,她神通有限,只会拖累主人。她看了一眼金茎露,心中有几分艳羡,旋即化作一道黑光,投入魏十七袖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