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三十五节 守成不如进取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天后既然出手,他人只能作壁上观,曹木棉与崔华阳悄然退后,魏十七稍一犹豫,亦缓缓向后撤去,唯有青岚视若无睹,那青白五德鱼也知趣,离她远远的,似有所忌惮,只顾绕着菩提古树游动。

  无常子等了片刻,不见天后出声,心中不由一动,天后性情刚烈,杀伐决断,三十三天外诸宫联手叛乱,绝无赦免,她迟迟不出手,当另有缘由,这是潜逃的唯一机会。他五指紧紧扣住一物,不遗余力灌注真元,却如滴水入海,波澜不惊。

  青白五德鱼越游越快,忽然涌身一啄,一股颤栗从树冠蔓延至树根,陆海真人感同身受,灵机犹如开了一道口子,狂泻而出,与之相比,蚀鬼直如婴儿小口,柔弱不堪。

  一个念头蓦地闪过脑海,天后十有**出了问题,夺取菩提灵机补益己身,腾不出手来,无常子毫不犹豫将右手高高举起,掌中握着一只鸿蒙壶,微微一侧,倒下一团黏稠的青气,滴落在头颅之上。

  陆海真人见他弃自己而去,一颗心沉到底,目眦欲裂,却鞭长莫及,眼睁睁看着那团青气翻滚蔓延,所过之处,无常子的身躯消失无踪。青岚“咦”了一声,古镜一晃,扫出一道镜光,却被无形之物扭转数寸,从他身旁一掠而过,她皱起眉头,不再继续尝试,目送其凭空消失于极天。

  鸿蒙壶,鸿钧清气,仅仅用来脱身,委实太过可惜!

  青白五德鱼长不过尺许,吞噬了大量灵机,兀自不知餍足,陆海真人数度催动菩提古树,都被此宝打断,徒劳无功。只剩他一人,独自面对天后的怒火,陆海真人一声长叹,万念俱灰,盘膝坐于树下,静静等待着命运降临。

  青岚、曹木棉、崔华阳、魏十七成合围之势,将其困住,天后迟迟没有露面,无形的压力弥漫极天,菩提树哗啦啦颤动,一片片枯叶冉冉落下,陆海真人仰头望着树叶缝隙中的星空。人心惟危,道心惟微,走到今天这一步,资质,机缘,心性,缺一不可,然而也就到此为止了,他身处绝境,反倒抛开所有顾虑,抱元守一,不忧不惧。

  青白五德鱼大肆啄取灵机,菩提树半边枯萎,半边青绿,陆海真人忽然福至心灵,缓缓站将起来,伸手覆在树干之上。半枯半荣,菩提古树,一线生机浮于眼前,他若有所悟,随手解下紫金冠,伸手拂过头顶,满头乌发纷纷落下,未及坠地,便化作飞灰。

  青岚双眸镜光迷离,几乎要滴出水来,她摇了摇头,心知势不可为,天后诞下帝子,羸弱无力,能夺取这菩提古树半数灵机,已是大有所获,不宜再横生枝节了。

  极天幽暗,恍若永夜,一道佛光不知从何而来,轻轻降于菩提树上。青白五德鱼化作一抹流光,翩若惊鸿,避之唯恐不及,那佛光亦不理不顾,由浓转淡,刹那间,陆海真人连人带树不知所踪,唯有扎根破损之处,星光熠熠。

  这一回,连天后亦没有出手相阻。

  佛法无边,西天灵山大雷音寺如来佛祖,终于将慧眼投向此处。陆海真人邀无常子进犯正阳四宫,貌似卷土重来,一雪前耻,实则秉承如来意志,试探伪佛根底,只是没想到,天后业已与其联手,当棋局收官之际,又出倾天之劫。

  青白五德鱼静默数息,将极天破损处抚平,一声尖啸,投正阳门而去。青岚轻轻叹息一声,道:“大敌已退,吾等亦可回转天庭,静候天后定夺。”

  斗牛宫主无常子,菩提宫主陆海真人,挟雷霆之势来袭,出尽手段,铩羽而归,己方安然无恙,平安渡过一劫,可曹木棉心情并不轻松。他看得真切,天后有意将陆海真人留下,然而大雷音寺如来佛祖突然插手,将其救去,这一场争斗,他没有插手的余地,充其量只是马前卒而已。

  四人各展神通,从极天遁入太虚,折返正阳门,前往云池拜见天后。

  云池早非昔日残破之境,云遮雾绕,气象万千,天后足踏青莲,右手携帝子冉冉升起。帝子不复襁褓婴儿之态,形同四五岁小儿,面如满月,唇红齿白,眸中透出钟灵之气,好奇地打量着众人。青白五德鱼夺取菩提古树半数灵机,非为天后,实为帝子,青岚早知端倪,故此不动声色,曹、崔、魏三人却颇感意外,不知帝子因何长得如此之快。

  天后姜夜一一看过四人,开口道:“三十三天外菩提、斗牛二宫来袭,各有所恃。无常子所持鸿蒙壶,乃天庭至宝,内藏鸿钧清气,有诸般妙用。菩提古树与大雷音寺纠缠不清,据传如来于此树下大彻大悟,成就金身,吾取去半数灵机,恰成枯荣之貌,陆海因之皈依佛门,引动如来慧眼,施大神通将其拔去。世事无常,不如意事十常**,正阳门已露形迹,星域虽大,却是藏不住了。”

  顿了顿,姜夜又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来自有迦耶古佛牵制,吾坐镇于此,可保正阳门不失。不过守成不如进取,王京宫主深谋远虑,可徐徐图之。”

  曹木棉躬身道:“奉天后懿旨,自当尽力。”

  “征战他宫不无凶险,若遇桀骜之辈,可炼化此符,将其灭杀。”姜夜五指拿捏,送出一道金符,目光扫过众人,衣袖轻拂,携帝子缓缓没入云池内。

  青岚沉吟片刻,道:“此符名为‘诛仙’,乃天后亲手所炼,灭杀同辈,堪比真宝。正阳四宫三界终究太过弱小,讨伐他宫势在必行,持此符可添三分把握,只是曹宫主可有属意之人?”

  曹木棉心念急转,从容道:“云浆殿主神通广大,可否愿为天后分忧?”极天一战,魏十七引动凶星,手段粗暴凌厉,连号称“菩提宫第一真灵”的恒河头陀都毁于他棍下,征战星域,讨伐他宫,正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魏十七沉默片刻,伸手将“诛仙”符摘下,纳入袖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