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四十一节 死心塌地一根筋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魏十七根本没有捉对赌斗的打算,云浆殿按照预定的计划,兵分两路,一路以帝朝华、屠真、沈幡子、金茎露四人为首,直扑彗月殿,一路以云兽忽律为首,率水族精怪,从侧旁牵制,散而不乱,暗合兵法。朱蝉双手托住下颌,肘弯搁在阑干上,双眼发光,云浆殿主如此托大,明摆着一干征辟的真仙不用,且看他有什么打算。

  此举打乱了仇真人的盘算,怎地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率众来攻?真当彗月殿是纸扎竹编,尽是土鸡瓦狗?他隐隐觉得不妥,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手下亦不乏真仙大能,天兵天将,对方遣一路真仙主攻,一路妖物牵制,他干脆反其道行之,亲自镇守彗月殿,以静制动,命羝藩上人、房铃子和赵牵牛三位供奉率天兵天将迎击妖物,先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其击破,再合兵一处,剿灭来敌。

  在他看来,区区妖物何足道,合三位供奉之力,反掌便可扫平。

  云兽忽律大喝一声,擎起一面癸水通天旗,略一挥动,星力如狂潮般席卷而至,投入旗中,转了数转,喷薄而出,化作一片汪洋,将彗月殿团团困住。蛇龟、应龙等妖物一入水中,顿时精神大振,依着往日操练,列出两组鸳鸯阵,持定刀枪棍棒,呼呼喝喝杀上前。

  羝藩上人哼了一声,颇为看不起对手,一干人模人样的水妖,凶残丑陋,道行浅薄,赶着来送死,何其可笑!他起手祭出万刃剑盘,一道斑驳迷离的青光飞于空中,磨了一磨,万剑齐发,寒光如暴雨点点,倾泻而下。

  首当其冲是两条土豚鱼精,俱是膀大腰圆的力士,一持兽面吞烟盾,一持蛮荒凶鹫盾,双双应将上去,勉强挡住三成利剑,骨软筋酥,颓然沉入水中。蛇龟一声怒吼,现出玄武之形,仗着背壳坚固,将剩余利剑尽数接去,身后四头水妖足踏波浪,祭起三根破天戈,一根百炼火神枪,纵横交错,将羝藩上人锁定。

  四妖不知操练过多少回,心意隐隐想通,同一时刻出手,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将对手闪避的空隙尽数封住。羝藩上人心神微分,右掌平平推出,体内真元鼓荡不息,袖中飞出一条缚灵绳,将三戈一枪一股脑缚住。蛇龟窥得机会,张口喷出一道寒气,绕着万刃剑盘急速飞旋,剑光嘎然而止,似为寒气冻结。

  羝藩上人以一人之力拖住十余个水妖,两名天将踏云上前相助,尚未来得及出手,鸳鸯阵为之一变,变一阵为左右两小阵,癞头鳖和食沙龙双双围拢来,舞动两根又粗又长的狼筅,丫丫叉叉,像没有去除旁枝的树杆,憋足了劲,冲着二人便是一通乱打,不令其从容出手,另有二妖持钉耙刺镗,相机而动。

  那两名天将道行不及羝藩上人,终究身经百战,有几分不俗的手段。一人祭起巨阙剑,雪亮的剑光映得须发俱白,重重斩落在狼筅之上,势如破竹,连断三根旁枝,其势未绝,使钉耙的水妖趁机摸上前,夹头夹脑乱耙,逼得他收回巨剑招架。另一人赤手空拳,恃勇斗狠,被狼筅逼住,仓促间近不得身。

  一口口寒气喷去,万刃剑盘冻得结结实实,犹如吊上了十七八个秤砣,一头向水中坠去。羝藩上人抖动缚灵绳,将破天戈火神枪远远甩出去,不慌不忙腾出手来,轻轻一招,剑盘晃晃悠悠朝他飞去。一声水响,波涛分在两旁,两条土豚鱼精踏浪而起,气势汹汹,举起盾牌朝他拍去,羝藩上人施展神通,朝二妖各指一指,连喝两个“禁”字,兽面吞烟盾与蛮荒凶鹫盾双双脱手,土豚鱼精张口结舌,像两截木头,翻着白眼直挺挺跌落水中。

  蛇龟祭起莲花短锤,不偏不倚砸在万刃剑盘上,“砰”一声响,剑盘四分五裂。万刃剑盘孕育万道剑光,虽为杀伐利器,本身却并不坚固,如何经得起莲花短锤重重一击,羝藩上人心疼不已,双眉倒竖,五指捏定雷诀,尚未来得及打向对手,破天戈和百炼火神枪再度飞回,游弋不定,逼得他撤去雷诀,催动缚灵绳招架。

  蛇龟再度祭起莲花短锤,一道黑光飞到空中,出人意料,竟弃了羝藩上人,向一旁的天将打去。电光石火间,癞头鳖和食沙龙福至心灵,舞动狼筅将巨阙剑绞住,莲花短锤去势极快,那天将勉强将头一偏,避开颅顶要害,却难逃杀身之祸,一锤打在他肩上,势大力沉,将他打作齑粉,魂飞魄散。

  另一天将无有狼筅骚扰,倏地欺近身去,出拳如电,那使钉耙的水妖苦苦招架,被他接连三拳打在同一处,钉耙“喀嚓”断为两截,胸口一闷,喷出满口淤血,淋漓不止。那水妖甚是强悍,不顾伤势,抡起两截断耙乱打,动作却慢了一线,趁他病,要他命,那天将正待下手,身后狼筅刺镗卷将上来,只得暂且退避。

  羝藩上人见蛇龟神通了得,背上硬壳不惧法宝,莲花短锤往来如电,正是这一队水妖的首脑,暗暗起了杀心,妖物都是乌合之众,若能灭杀蛇龟,剩下的都不足为虑。心念一动,他不再犹豫,低低念动咒语,诸妖不约而同察觉危机降临,却并无退缩之意,纷纷催动法宝,将羝藩上人缠住。

  一干水族精怪中,蛇龟最为老实,平日里话不多,死心塌地一根筋,不得人心,是以水妖多依附应龙,留给他俱是道行浅薄之辈。不过蛇龟也有一桩好处,魏十七命云兽忽律统领水妖,操练“鸳鸯阵”,他便言听计从,丝毫没有违背。鸳鸯阵乃凡间战法,“最前二人持朴刀圆牌,队长居中,再二人执狼筅,后随四名长枪手,末二人持钯镗,火兵殿后。”蛇龟学了个十足十,连盾牌、狼筅、长枪、钯镗都一一照抄,“变纵队为横队,变一阵为左右两小阵,为左中右三小阵,攻守分合,围困攒击”更是有板有眼,操练得十分娴熟。

  蛇龟依托鸳鸯阵,与羝藩上人一战,确有可观之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