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四十九节 我命由我不由天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距离攻破彗月殿,转眼已过了整整七载。骖鸾宫碧城殿玉泉子忽然心血来潮,从入定中惊醒,掐指一算,云浆殿即将迎来下一个对手,迟则三日,晚则半月,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提前警兆预示着这一次的对手,将比彗月殿更为强大,云浆殿有魏十七这等毁天灭地的凶徒坐镇,倾巢而出,胜负尚在两可之间。

  玉泉子暗暗叹息,陷入沉思之中。

  他出身七曜界陆黾洲,乃是云熙族一支的妖祖,渊海三洲之地飞升天庭的真仙不在少数,万载浮沉,陨灭的陨灭,贬落的贬落,留存至今已无多。魏十七是异数,横空出世,不去说他,天妖黄梧子独掌长河殿,道祖玄元子为碧落殿供奉,陆黾洲黑羽帝朝华刚刚站稳脚跟,至于那星罗洲的马陆巴蚿,初来乍到,走卒而已,若非时局变易,单是那一场星域赌斗的考验,就未必扛得过去。

  论资历,他与黄梧子同是渊海三洲之地硕果仅存的老人,黄梧子虽执掌一殿,却谨小慎微,甚至沦为餐霞宫碧落殿主的附庸,同辈中风评不佳,连骖鸾宫主谢东阁都隐隐透出不悦。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他抱住的这根大腿实在太粗了,站在沈辰一背后的,不是餐霞宫主崔华阳,而是与西天灵山如来佛祖争夺大雷音寺的伪佛迦耶,这一层关系,莫说正阳四宫,连天后帝子都须斟酌几分。

  菩提宫悍然来袭拉开了动荡的序幕,天帝天后,真佛伪佛,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能把持棋局,轮番下子,输了一局最多重新来过,但他们这些局中子,马前卒,一旦失手,便是灭顶之灾。局势叵测,人心思变,风雨欲来,群魔乱舞,唯有提升实力,方能在乱世保全有用之身,困守于碧城殿,按部就班修炼,无异于将性命交托给缥缈的运数,此乃玉泉子所不取。

  我命由我不由天,应云浆殿征辟,远征星域,正是玉泉子为扼住命运喉咙,踏出的第一步。

  拿性命作赌注,收获显而易见,星药之外,四宫宫主亦赐下不少好物,云浆殿主非是短视之人,后续资粮无忧,唯一可虑者,只在真仙混战,危机四伏,难以全身而退。当年正阳门外,法宝乱飞,真仙陨落如狗,他亲身经历,历历在目,深知修为不可恃,便是强如丁火云,亦被一道佛光打灭原形。

  此番与彗月殿狭路相逢,魏十七命他们作壁上观,实则不无用意。云浆殿上下,帝朝华忽律二人勉强看得过去,放眼正阳四宫二十八殿,也算不上强手,屠真蛇龟应龙之辈更是等而下之,然则交战之初,彼辈凭借阵势群战,倒也有模有样拉锯了几个回合,虽然最终被打成了筛子,却非战之罪。允道人显然也看清了这一点,将这群战之法要来,传与众人一观,似有意借鉴一二。

  不过在玉泉子看来,这是徒劳,若无同仇敌忾死战之心,如何能维系阵势不散?真仙是从亿万修道者中披荆斩棘杀出来的,寿与天齐,哪里愿意轻易捐躯,反倒是那些水族精怪更好驱使,魏十七命忽律以阵法操练水妖,显然是洞若观火,允道人如何反看不透?

  欲保全有用之身,需另辟他法。

  一入天庭成走卒,玉泉子身经百战,一路登上碧城殿供奉之位,仅逊色于碧城殿主一筹,见识非同寻常。星域赌斗,真仙捉对厮杀,简言之,无非“站桩”、“游斗”、“群殴”三法。

  站桩者,或乘灵兽,或踏莲座,立于虚空不动,先祭法宝护住己身,再施以攻伐手段,风轻云淡,不带丝毫烟火气,举手投足间击溃对手,非大神通不可行此,除却四位宫主,二十八殿有此能耐者,寥寥无几。

  游斗者,凌虚蹈空,进退腾挪,或贴身近战,或以法宝相击,瞬息转战千里,耗日持久,若道行相仿,又不愿罢手,动则颤抖数载,不到真元匮乏,灯枯油尽,分不出个胜负来。不过此法进退自如,打不过就逃,逃不脱再杀个回马枪,若无犀利的杀伐手段,当真要将对手碾灭,殊非易事。

  群殴者,最为人诟病,甫一交阵,便放出一堆异兽傀儡,妖魔鬼怪,将对手围住,乱砍乱杀,冷不丁还暗施偷袭,无耻之极。正阳四宫中并无此等人物,不过玉泉子有一遭赴星域赌斗,与他殿傀儡师交手,见识了一回,十余具傀儡滚滚杀将上来,令人措手不及。好在他出身羽族,天赋神通,飞遁无人可及,傀儡灵智未开,被他不动声色引到远处,施展遁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对手击溃,一举奠定胜局。

  然则当真仙混战之际,此三法都不足恃,可行之策无非二途,要么如允道人所言,摆开阵势,攻守互补,要么独善其身,绝不立于危墙之下。玉泉子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同侪,哪里肯将自身安危寄托于他人,思忖再三,始终拿不定主意。

  十余日后,大殿嗡嗡震颤,星力紊乱,洞府轰然中开,玉泉子心中一凛,起身遁出洞府,来到云浆殿前,魏十七高大的背影赫然在目,顺着他的目光放眼望去,只见星光之下,一座恢弘大殿浩浩荡荡,直逼而来。

  玉泉子眯起眼睛望去,只见殿前高高矮矮站了数十真仙,朝己方指指点点,神情举止甚是傲慢,似乎吃定了他们。他不禁皱起眉头,如此托大,当非虚张声势,这一战胜负且不论,待到尘埃落定,不知有几人能生还。

  狭路相逢勇者胜,云浆殿毫不减速,迎着对方径直撞去,遁速愈来愈快。允道人倒抽一口冷气,大殿正面相击,有进无退,这是要玉石俱焚决一死战了,魏十七因何要行此下策?他忍住踏上数步,急道:“区区一殿,何不迂回击之,从长计议?”

  魏十七缓缓道:“允道友请细观,那殿乃是醴泉宫重楼殿。”

  允道人闻言微微一怔,凝神望去,双眸星云转动,隐约分辨出匾额之上“重楼”二字。耳畔只听得魏十七又道:“重楼殿中,气息晦涩,深藏不露,若吾所料不差,醴泉宫主蟠真人,当在其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