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五十一节 蟠真人之蟠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魏十七修为堪比曹、崔二位宫主,毕竟是天后出手,将他强行推到“星髓灌顶”的境地,根基不稳,积淀不足,与天庭数得上名号的大能殊死相斗,尚有欠缺之处,是以他一旦察觉到重楼殿中另有其人坐镇,气息晦涩,讳莫如深,不惜舍弃云浆殿,逼其出手,托起重楼殿避过一劫,抢得先机,一棍砸向他头顶。

  蟠真人胸中气血翻涌,真元如无数小蛇四下里乱钻,待要闪避,身躯为棍势所摄,竟腾挪不开,无奈之下,只得勉力抖开一座先天八卦金水桥,将石棍托住。

  魏十七一棍击在先天八卦金水桥上,如中败絮,浑不受力,蟠真人伸手一指,金光暴涨,此宝化作一八卦童子,飞身立于棍上,足尖一点,将石棍定住。蟠真人趁机深吸一口气,体内真元汇聚成滚滚江河,五指一伸,扯动磅礴星力,尚未来得及撒出,忽然心中一惊,身上百衲五桃衣霞光万道,将后背一抓堪堪抵住。

  龙驭于虚空中现出身形,一抓偷袭未能得手,左拳避开百衲五桃衣,狠狠击向他后脑。蟠真人低头闪避,反手将星力往后一扫,被龙驭一拳击散,五指一张,将百衲五桃衣抓住,蛇蜕皮一般剥下身来。

  杀伐之器,成就真灵,果然犀利了得!蟠真人不怒反笑,暗暗掐动法诀,百衲五桃衣刷地反卷而去,将龙驭紧紧裹住,四肢俱被束缚,禁制重重叠叠压制。六龙回驭斩成就真灵,毕竟时日尚浅,对上这等祭炼万载的真宝,仓促间为其所制,不得脱身。

  魏十七头顶命星高悬,煞气冲天,将石棍一震,八卦童子身如风中之竹,前仰后合,双足却立定棍上,纹丝不动,待劲力稍退,便泼开两条短腿,沿着石棍疾冲而上,两只小拳头一上一下,摆出祖龙拳的架势,大有宗师风范。

  “十恶”凶星猛地下坠千丈,一道血光从天而降,将八卦童子淋了个正着,他脚下一滑,几乎立足不稳,前冲之势顿时大挫。蟠真人“咦”了一声,他与先天八卦金水桥心神相连,顿觉心惊肉跳,大为不妥,急忙从袖中抽出一根遒劲曲折的金刚藏龙角,二指一捋,一条真龙的虚影窜将出来。

  血光倾泻而下,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顷刻间连降一十三道血光,将八卦童子刷得魂飞魄散,神通尽失。时机稍纵即逝,魏十七哪容他收回真宝,左手一挥,天启宝珠劈面打去,八卦童子形神俱灭,真宝本源之力尽被吞没,宝珠沐浴于血光中,载沉载浮,有几分笨拙,似乎吃得太撑,一时半刻消化不了。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蟠真人以百衲五桃衣禁锢真灵龙驭,魏十七便还以颜色,出尽手段,当着他的面将八卦童子生生打灭,非但打灭,还吃人不吐骨头,吞噬得干干净净。蟠真人怒从心中起,百衲五桃衣只能困敌,未可灭杀,不过困住对方一具真灵,业已足够,他倒不信,区区后辈小子,还能召出第二个真灵来!

  蟠真人将龙角一送,真龙身躯由虚转实,咆哮而起,魏十七抢回天启宝珠,单手抡圆了膀子,反手一棍砸在真龙头顶,势大力沉,开山破岭。“当”一声巨响,真龙连眼睛都未眨一下,只当清风拂面,抬起前爪横扫,将石棍荡开,一声长吟,千百道劫雷应声劈落。

  上古之时,有凶龙吞尽一界生灵,由杀入道,证金刚不坏之身,遗下白骨如山,血流成海,怨气直冲天庭,旬月不散。上天有好生之德,天帝遣西华元君降服凶龙,元君施展大神通,折下一支龙角,将凶龙收入其内,入兜率宫阳钧炉,七七四十九日,魂飞魄散,炼成这一支金刚藏龙角,赐予蟠真人,助其克敌制胜,平步青云,执掌醴泉宫数万载,无人敢小觑。

  魏十七足踏风火金砂,正待远遁,蟠真人举起龙角朝他一指,顿时将天地禁锢,不容其轻易脱身。事出突然,无暇细思,魏十七掀起兽皮,往身上一披,说时迟,那时快,劫雷齐至,天崩地裂,落在兽皮之上,一滑而过,尽数劈入虚空。

  劫雷甫过,魏十七收起兽皮,腰腹发力一挣,蟠真人掌中龙角猛地一跳一扭,虎口火辣辣几乎开裂,哪里禁锢得住,只得撤去神通,纵敌离去。魏十七脚下风火之力大盛,如脱缰野马,倏地出现在真龙身后,抡起石棍,朝它脊背上一气打了十余棍,那真龙恍若不察,将尾巴一甩,重重打在石棍上,一股巨力涌来,魏十七顺势退出数丈。

  非是器灵,非是真灵,非是傀儡,那真龙不知根底,钢筋铁骨,力大无穷,石棍打上去如同给它搔痒,幸而凶龙已死,止存肉身,除了劫雷之外,更无其他犀利的攻杀手段,魏十七既奈何不了它,又不愿动用最后的手段,打草惊蛇,只得仗着风火金砂进退如电,转而扑向蟠真人。

  蟠真人举起龙角一指,将他禁锢于虚空中,远远避开,召来真龙攻敌。二人绕着重楼殿追逐缠斗,蟠真人见对方技止于此,心中暗暗有数,真灵被缚,他除了抡棍乱砸外,只剩下一颗宝珠可用,纵然留有后手,亦不足为虑。

  算人者人恒算之,激战片时,“十恶”凶星忽然降下一道血光,罩定真龙,不令其脱身,魏十七前后左右一晃,瞬息分出六道身影,成合围之势,猛地扑向蟠真人。仓猝之间,蟠真人难辨虚实,只得举起龙角连指三指,都为虚相蒙蔽,魏十七趁机逼上前,出棍如风,一棍砸在他后脑,可怜,无有百衲五桃衣护身,一颗六阳魁首顿被砸得稀烂。

  脑壳崩裂,却不见红白之物溅出,蟠真人不慌不忙,将双肩一摇,异香扑鼻,青气一闪,头颅回复如初,虚空中滚落一颗仙桃,皮肉成泥,桃核稀烂,作了替死之物。

  蟠真人之“蟠”,非蟠龙之“蟠”,乃蟠桃之“蟠”,他乃西华元君手植的蟠桃成精,历经无穷岁月,硕果累累,一枚仙桃,便可替得一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