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八十三节 迅雷不及掩耳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支荷与宇文毗辞别兰真人,出得广济洞,心情都有些沉重。谢子菊乃是兰真人悉心栽培的弟子,阳神真人,业已触摸到显圣的门槛,梅真人一旦成就真仙,飞升天庭,兰真人坐镇斜月三星洞,如无意外,谢子菊便是下一任广济洞洞主,她死便死了,若是海妖下手,大可不闻不问,但种种征兆指向天魔,师弟牵扯在内,百口莫辩,却由不得她置身事外。

  她看了宇文毗一眼,却见他镇定如常,并未乱了阵脚,忍不住问道:“师弟觉得……兰真人意欲如何?”

  “天魔神通诡异,便是兰真人,也所知有限,无非是暂且退让一步,迫吾查明凶手罢了,当真要撕破脸,她还做不得主。”宇文毗停下脚步,似乎记起了什么,“师姐要不要去昆吾洞面见胡帅?”

  极昼城主胡不归付出无垢洞,从梅真人手中换来两道符诏,亲身坐镇于昆吾洞伏藏真界,这些年来闭关不出,便是心腹如文宣之辈,亦缘悭一面,宇文毗猜测他不敢就此老去,抱以万一的希望,逆天而行,成就真仙。这一丝机缘,却是师尊不经意传下的,神兵真身,魂兵魄胄,胡不归、文宣、支荷三人,都走在同一条路上,先后相望,络绎不绝,不知到头来谁人能迈出那石破天惊的最后一步。

  天妖业已灭族,传承中绝,道门方是正途,只看梅真人成就大象,坐镇大瀛洲,羽族虫族海妖无人来犯,便可知端倪,魂兵魄胄乃剑走偏锋,旁门左道,他并不看好。

  支荷微一犹豫,自从她投入魏师门下,便与胡帅生出无法消解的芥隙,有所得必有所失,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她并不觉得自己追慕大道,做错了什么。事已至此,无可挽回,她叹息道:“算了,不见也罢。”

  宇文毗点点头,他离开斜月三星洞后,投入泗水城,一直受这位师姐照顾,天长日久,对她的处境和心态,亦了然于胸。

  兰真人召二人前来,作何打算,支荷也猜到了几分。谢子菊意外陨落,击空飞舟为魔气洗炼,留下的空窍乃是最大的破绽,瞒不过道门真人,凶手非但不加销毁,反而将飞舟藏于石缝之中,以枯枝遮掩,欲盖弥彰,显然深谙宇文毗的底细,意图以此挑动道门与泗水城冲突。用心险恶,真是厉害,大瀛洲乱象一起,便是梅真人亲自出手,也非一朝一夕能够抚平。

  凶手究竟是何方神圣?背后指使之人,莫非是渊海三洲之地,那几位硕果仅存的真仙?难不成梅真人业已炼化大象分身,进而冲击天人之隔,这才引来了意料之外的大劫数?支荷摇摇头,不再深思下去,宇文师弟乃魔婴成就分身,算计谋划远在她之上,拿得定主意就好,她只须护住师弟周全。

  二人离得黄庭山,径直投北而去。

  支荷虽为师姐,听凭师弟拿主意,宇文毗并不急于飞遁赶路,不紧不慢,一路绕行,一路查看,她听之任之,并无二话。花费大半日工夫,将山林兜了个遍,支荷偶然心有所感,停下脚步回望一眼,冷冷哼了一声。兰真人果然还留下了后手,远处跟随之人,气息颇为熟悉,当是师尊在混沌一气洞天锁内的旧相识,那条自称“小白”的白蛇精。白蛇精既然到了,想必天狐阮青、锦纹毒鸩罗刹女、雪狐亢珑儿亦在不远,两个鬼修,两头天妖,兰真人折了一个徒儿,倒变得小心谨慎起来,不愿再冒险。

  宇文毗只作不知,低头一路寻觅,终于来到谢子菊遇难之地,残留的气息已消散殆尽,风过疏林,枝叶沙沙作响,愈发显得山林寂寥。他静静立了片刻,双手结成一个古怪的法印,一缕黑气从鼻窍中喷出,飘飘摇摇,弥散于四野,渐渐凝成一个陌生的身影,黯淡模糊,忽隐忽现,一忽儿躲于树后,一忽儿闪身而出,一忽儿伏于地上,一忽儿盘膝坐定,总在这四处兜转,脱不开方圆数丈之地。

  支荷神情微微一动,谢子菊惨遭蹂躏,死得并不安宁,兰真人只怕还被蒙在鼓里,并不知情。

  宇文毗施展天魔秘术窥探凶手,不料竟如此顺利,轻易便捕捉到魔气的踪影,他隐隐觉得不妥,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内心深处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尽快收手,切莫自误。

  支荷见师弟久久没有举动,似乎遇到什么难题,难以决断,她正待开口,忽然皱起眉头,一颗心漏跳了半拍,寒毛根根倒竖,似乎察觉到莫大的危机。

  几乎与此同时,宇文毗闷哼一声,魔气从鼻窍内喷涌而出,凝化的身影由模糊变清晰,一缕若有若无的痕迹直指高空,暗示那凶手并非跋山涉水,而是从天降临。血瞳雷鹏,原来是此妖禽载他飞临黄庭山,到头来却为魔气炼化,丢了性命!宇文毗眸中魔纹聚散不定,全力催动魔功,忽又发觉第二缕若有若无的痕迹,直指向地下深处。

  支荷再也按捺不住胸中杀意,厉声长啸,悍然催动七星大日真身,周身魂眼齐明,眉心地龙、左乳蠪侄、右乳梁渠、丹田龙象、颈椎双首凶猿、后腰雷龟、尾尻列翅鹫七道精魂尽皆现形,疯狂乱舞,魂力外放成兵,魄力外放成胄,凌厉的气息冲天而起,如临大敌。

  几乎与此同时,地穴深处,有人深深吸了口气,宇文毗操纵的魔气顿时失去控制,转瞬没入地下,一去无回。那凶手布下如此拙劣的圈套,竟然是为了引诱魔婴亲至,夺取他体内的魔气!宇文毗心如明镜,他全力推动魔功,探查对手下落,一身魔气已去了十之七八,已是强弩之末,好在有师姐在旁护法,兰真人埋下后手,借此机会洗清身上嫌疑,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支荷大喝一声,魂矛之上燃起一团淡蓝火焰,双臂一振,深深刺入土中,天崩地裂一声巨响,山头生生炸将开来,土石乱飞,坠落如雨,周吉从地下飞身而出,弃支荷不顾,合身扑向宇文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轻轻一抱。

  他从未远离,他等着魔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