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四十一节 剑灵也会老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2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a href=”” nu色ve=”ursr(手机阅读)” nu色ou=”hideursr”

  /a/b

  见过褚戈,来龙去脉交待清楚,蛮骨森林之行就算告一段落。 魏十七一路登上观日崖,回到无涯观,走在咯吱咯吱作响的木栈道上,忽然生出一种回家的感觉。有人说心安处即是家,对他来说,有女人等待他归来的地方,才是家。/p

  然而他没有来得及见到秦贞和余瑶,先被一人拦住去路。/p

  在他的印象里,清明总是一副顽劣孩童的模样,眉清目秀,颜若渥丹,神情狡黠可爱,他喜欢坐在栏杆上,两条短腿一晃一晃,望着苍茫群山,笑嘻嘻想着心事。他从来没想到,剑灵也会老。/p

  多日不见,清明老了,他仿佛一夜长大,又一夜衰老,身形拔高了许多,却发如雪,脸皱巴巴,驼背弯腰,半只脚踏进了坟墓,唯一不曾改变的是他的双眼,温润如玉,依旧带着天真和好奇,调皮和戏谑。/p

  “怎么……弄成这副模样了?”魏十七心下骇然,没由来想起黑龙潭下的盛精卫。/p

  清明靠在柱子上,翻来覆去看着自己瘦骨嶙峋的手,沙哑着嗓子自嘲道:“呵呵,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生,老,病,死,居然也有这一天。”他的声音苍老而粗砺,像有一口痰,在喉咙口滚来滚去。/p

  “到底发生了什么?”/p

  “陪掌门去了一趟极北之地,吃了大亏,差点把小命呵呵,现在是老命都赔了进去!”/p

  热风阵阵吹来,青山历历在目,清明搔了搔鬓角,道:“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天不大对劲?”/p

  “太热了。”/p

  “是啊,太热了。其实很早就有征兆了,只不过谁都没有留心,近百年来,五行亲火的修士特别多”/p

  魏十七微微颔首,他身边的两个女人都是五行亲火,其他如旁支的刘柏子,韩拓,段文焕,曹近仁,侯江城,石贲,曹雨,钱居安,嫡系的冯煌,寇玉城,张观峰,霍勉,蔡恪,陆葳,钱鸳,魏羝,他知道的修士中,五行亲火竟占了小半。/p

  这很不正常。/p

  “如果说之前只是离火之气潜移默化,那么最近一阵子,可以说离火之气暴戾肆虐了,天气越来越热还是表象,五行亲火的修士,大都修为精进,连带火行的法术剑诀都威力大增,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p

  魏十七猜测道:“掌门就是为了此事,才突然离开流石峰的?”/p

  “是啊,群妖作乱,炼妖池行将枯竭,只是一个幌子,掌门去了极北之地,那里是一切祸事的源头。”/p

  魏十七心中咯噔一响,“莫不是星河倒悬,九州陆沉……”/p

  清明大笑,连连咳嗽,眼泪都淌了下来,“没……没这么严重,还没到这个程度……”/p

  魏十七松了口气,他还没有准备好,若末日来得如此之快,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他又该怎么办?知道五十年后会死和知道五天后会死是两个概念,前者让人通脱,后者让人疯狂。/p

  “极北之地发生了什么?”/p

  “掌门约了太一宗的潘乘年同行,潘乘年向来把细,只遣出一具身外化身,在极北的高空,我们发现那里的苍穹裂开了一道缝,上界的离火之气源源不断涌入,虽然只是一道不起眼的细缝,但此界和上界,就此连通了。”/p

  “上界是……”/p

  清明以手指天,扁扁嘴道:“上界,仙界,妖界,有很多种说法,掌门说那里是历代祖师飞升而往的所在,也是妖族纵横决荡、称雄称霸的所在,黑龙关敖,妖凤穆胧,天狐阮青,天狼魏云牙,他们都来自那里,他们是‘上仙’,我们才是下界的凡人。”/p

  魏十七张着嘴无言以对,虽然不是初次得闻,清明的话仍给他带来莫大的震撼。/p

  “其实有很多事,我们也是后来才明白的,花了很长时间,才确信无疑。”/p

  “数万年前,妖族从鬼门渊入侵此界,我们一直想知道,它们来自哪里。昆仑历代都遣人深入鬼门渊,探寻妖族的巢穴,却始终一无所得,直到天狐阮青投入镇妖塔前夕,与掌门长谈了一夜,我们才知道,妖族来到这个世界,其实是避难。以阮青为首的天妖一族,在那一界争霸失利,兵败如山倒,被迫遁入一件洞天灵宝避难,呵呵,想不到吧,一件洞天灵宝……”/p

  无数破碎凌乱的画面再度浮现在眼前,他曾两次看到,第一次,在天都峰,凝结道胎,巴蛇的残魂从沉睡中苏醒,意欲夺舍重生,第二次,在流石峰,镇妖塔下的天狐阮青感应到巴蛇的气息,正眼“看到”他巴蛇,洞天,激战,洞天,背叛,洞天,洞天,洞天,洞天,那一方日月经天江河匝地的洞天,纳天地万物于芥子的洞天!/p

  不是幻觉,不是假象,他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p

  “想不到吧,我们繁衍生息的这个世界,原来只是洞天灵宝孕育演化出的一方天地!”/p

  当年白蛇精在接天岭对他说,镇妖塔是囚笼,接天岭是囚笼,昆仑山是囚笼,这个世界也是个囚笼,她在感叹,在怀念,在暗示他,囚笼之外,还有一个更广阔的真实世界。/p

  “这一件洞天灵宝,真是神乎其神,不知它是鼎,是幡,是尺,是珠,是灯,是梭,呀,真想跳出去亲眼看上一看!”/p

  魏十七哭笑不得,清明跳脱的恶趣味在这一刻显露无遗,与他苍老的面容形成鲜明的反差,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然后呢,极北之地烈焰涌入,又如何?”他提醒道。/p

  “我穿过那道裂缝,到另一界去张望了一眼,只一眼。”清明的声音低沉下去,“翻天覆地,一片火海,我们置身于熔炉中,烈火煅烧着我们的世界。天妖族的敌人并没有放过那些漏网之鱼,它们把洞天灵宝置于一口熔炉中煅烧,要把阮青连同我们一起烧为灰烬。”/p

  “来不及细看,掌门把我召了回去,裂缝在一刹那扩大,火焰蜂拥而入,潘乘年首当其冲,身外化身焚为一缕青烟,掌门得此片刻拖延,施展剑域,一剑定乾坤,将那道致命的裂缝钉死,青冥剑留在了极北之地的高空,再也不能拔出来拔出来,就是一场天大的祸事。”/p

  魏十七试探着问道:“你变成这样,是因为青冥剑……”/p

  “是啊,青冥剑昼夜承受烈焰焚烧,我身为剑灵,也只好变成这副模样了。”/p

  “掌门怎么样了?”/p

  清明坦言道:“大事不妙,他伤势极重,勉强撑着回到流石峰,已经差不多灯枯油尽了。他在镇妖塔底等你,等你见最后一面,你速速随我去吧。”/p

  魏十七久久没有举步,清明皱眉道:“怎么了?”/p

  “如果我不去的话,你会如何?”/p

  “什么?”笑意慢慢凝固在脸上,清明诧异而困惑。/p

  魏十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道:“我不愿去见掌门,这最后一面,不见也罢。”/p

  清明歪着头看了他片刻,将身体重新依靠在柱子上,问道:“为什么?”/p

  “我在镇妖塔下遇到黎洄,他飞升上界失败,肉身溃坏,魂魄无所依附,不得不进镇妖塔,与群妖为伍。”/p

  “嗯,有这回事。”/p

  “我在黑龙潭下遇到太一宗的盛精卫,他是上一任风雷殿殿主,飞升上界失败,肉身溃坏,寄希望修炼‘合气术’,汲取黑龙妖气,伐毛洗髓,醍醐灌顶,重塑肉身。”/p

  清明似乎明白了什么,道:“说下去吧。”/p

  “此界与彼界,下界与上界,光阴流速不同,妖族来到此界,可以万年不朽,我等飞升上界,只会落得寿元耗尽,肉身溃败。你没有说实话,之所以落到这般境地,是因为青冥剑昼夜承受那一界的光阴冲刷,与烈焰无关。”/p

  清明沉默不语,没有否认。/p

  “掌门的肉身已经毁了吧?他若肉身犹存,径直来寻我即可,也无须遁入镇妖塔苟延残喘,他不来,要我去,看来是只存魂魄了。”/p

  “是谁告诉你这些的?”/p

  “镇妖塔下,天狐阮青。”/p

  “果然是她!”清明轻轻拍着栏杆,年轻的眼中流露出好奇,“她还说了些什么?”/p

  “她提醒我,此界之人,只有炼化了山河元气锁,锁住元气,才能抵御光阴的冲刷,飞升上界。我是他夺舍的肉身,飞升的宝筏。”/p

  “……你觉得掌门会这么做吗?”怀疑的种子一旦落入土壤,就注定会萌芽生长,开枝散叶,清明也知道自己的反诘苍白无力。/p

  “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我不想冒险。”/p

  “……掌门不惜己身,一剑定乾坤,才落得如此下场,天地崩坏在即,你不该尽一点心,尽一点力吗?”/p

  魏十七道:“太一宗的道法讲求‘夺天地造化以为己用,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苟利天下,为何‘拔一毛’而不为?”/p

  “为何?”清明问。/p

  魏十七伸出手,握紧拳头,道:“利天下,我愿,虽抛头颅洒热血而不辞,利天下,我不愿,虽一毛而不能取。”/p

  清明悠悠叹息一声,眼望着无涯观外,青山巍峨,白云去来,道:“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当年剑修玄修分道扬镳,正是由此而起。道不同,不相为谋,没想到,你身在昆仑,却是心在太一。”/p手机用户请访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