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八十八节 物是人非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五义六谛七偈八颂二十六门小神通,各具其妙,“蚀谛”并非杀伐之术,旨在操纵魔气,或侵蚀人心,或驱使法宝,舍此之外,别无所用。天魔宇文始、魔婴宇文毗二人俱习得此项神通,却是浮光掠影,未得真传,据无名魔功所授,“蚀谛”修到精深处,可领悟无上神通,以魔气点染真仙大能,炼为魔仆,进而成就眷属,前者如一十八魔将,本体深藏于血池,驱魔仆在外走动,后者如魔王波旬,坐镇魔宫,他化自在天近在掌控。

  周吉虽明其理,却暂且搁置一旁,无意深究,魔仆也罢,眷属也罢,都非他眼下所能企及。他并非天生魔体,而是半路出家,转修魔功,先天不足,肉身虽然坚固,可以容纳的魔气却数量有限,量力而行,他只将侵蚀操纵之术磨炼纯熟,便即收手,转而谋求大瀛洲那一场机缘,并不一味苦修。不是主角的命,就要适可而止,白白耗费精力和时间,得不偿失,大雷音寺固然有意扶持他跟魏**擂台,但那位主有多厉害,他再明白不过了。

  周吉默诵无名魔功,希望继“蚀谛”之后,再获一门小神通,不知是体内魔气积储不足,还是时机尚未成熟,他止步于此,未能再获传承。

  这一日,风平浪静,鲤鲸已游入天蝠海。甫一现踪,魏十七便察觉远处灵机一动,似有海妖潜伏窥探,他食指轻勾,魔气如钓纶飞出,飘飘悠悠,将那海妖缚住,高高甩到空中。

  那是一条三尺长的梭鱼怪,银光闪闪,弯成一轮新月,重重摔在鲤鲸背上,震得七荤八素,利齿无力地开阖,喀嚓喀嚓作响。这等小角色,周吉也懒得开口审问,魔气一动,略加搜魂,便将前因后果都翻了出来。奉海霸王之命搜索四海,旁的海妖都松懈下来,唯有这梭鱼怪一心谋个出身,在天蝠海边缘往来穿梭,苦苦寻觅,不肯放弃这一线机缘。

  它找到了这一线机缘,却白白赔上了性命,若早知命运如此残酷,它会不会宁愿浪迹天蝠海,当一条自由自在的小鱼?

  周吉将梭鱼怪的尸身丢入海中,鲤鲸太过惹眼,他另有打算,需要悄悄潜入天蝠海,而不是如此高调杀上门去。拿定了主意,他拍了拍鲤鲸,那庞然大物闷哼一声,身躯巨震,节节缩小,片刻后化作人形,身高丈许,腰肢粗壮,顶着一只大头颅,无耳无鼻,瞪着三对小眼珠,大嘴裂开到脑后,利齿密密麻麻,一脸凶相。

  周吉“啧啧”叹了几声,将他唤到身前,伸出双手在他脸上揉揉捏捏,魔气将他塑成一个丑陋不堪的大汉,但比起那幅骇人的怪模样,不知好了多少。上下打量了几眼,觉得太过狼犺,又在他肩头重重一拍,骨节噼啪乱响,如炒豆一般,转眼便缩成常人大小。那丑汉疼得呲牙咧嘴,却强忍下来,一声不吭,显得十分硬气。

  周吉拍拍他的肩,颇为满意,道:“起个名吧,呃,就叫阎青阳吧!”

  “多……多谢主人……”那丑汉口吐人言,他在鲤鲸族内另有名字,不过从这一刻起,他便是阎青阳了。

  二人收敛气息,潜入天蝠海中,阎青阳不知主人有何用意,默默跟在他身后,唯其马首是瞻。周吉并未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碰,也没有去寻海霸王阎川的晦气,他自有打算,乘着海底暗流,神不知鬼不觉摸向大瀛洲。

  天蝠海乃是一片浩瀚的海域,海妖虽众,多在深海出没,甚少潜入海底荒芜之地,周吉这一次图谋不小,小心谨慎,但凡遇到零星海妖,都命阎青阳作法吞下,确保行踪隐秘,无人知晓。

  数月过后,大陆架渐次抬高,距离大瀛洲已经不远,鲤鲸性子粗鄙,对方又素来机敏,稍有不慎,只怕打草惊蛇,反而不美。周吉寻思了一回,心念一动,关照他在此等候,莫放海妖前去骚扰,坏了他的谋划,阎青阳自然俯首帖耳,无有不应。

  周吉孤身一人,贴着大陆架逼近大瀛洲,察觉到一丝熟悉的阴冷,那是鬼阴兵的气息。

  阮青执掌十万鬼阴兵,驻扎在天蝠海边的一处海湾内,小白和罗刹女到来后,并未挤占亢珑儿的位置,她们追随天狐的脚步,苦苦修炼,希望有一天能鱼跃龙门,成就真仙,亢珑儿却早已绝了念想,专心致志操练鬼阴兵,不再抱有缥缈的幻想。

  阮青长年清修,轻易不出洞府,小白罗刹女随侍左右,海湾之中,只有亢珑儿一人。

  之前一场激战,鬼阴兵折损了数万,冥石灰飞烟灭,再无复苏的可能,亢珑儿深感可惜,却又无可奈何,兰真人一句话,便是天狐也无法回绝,若魏城主仍在大瀛洲,她岂敢如此嚣张!

  一切都过去了,梅真人成就真仙,胡不归让出昆吾洞,偃旗息鼓,退避三舍,道门从此一家独大,无人能与之争锋,想到这里,亢珑儿就觉得心事重重,郁郁寡欢。

  涛声依旧,物是人非,她无比怀念过去。

  波涛起伏,周吉远远望了一眼,无数鬼阴兵蜷缩在浅海,休养生息,像蛰伏在虫茧中的蛹,以癸水之气洗炼身躯。天蝠海毕竟不是冥河,无有阴气补益,便是洗炼上百十年,也难以脱胎换骨,这些鬼阴兵,终究是废了。

  他身影若隐若现,消失于海水中,悄无声息靠近上前,逐一分辨气息,花了一番手脚,挑中一个狼首人身的鬼阴兵,弹出一缕魔气,没入他体内,直抵冥石,留下一团诡异的阴影。那鬼阴兵眼皮微微一动,从沉睡中醒来,手脚一松,随着暗流滑入深海,漂到周吉身旁,慢慢站直了身躯,神情有些恍惚。

  周吉探出拇指按在他眉心,催动“蚀谛”神通,魔气在他体内周转数遍,那鬼阴兵打了个激灵,眼中泛起细小的魔纹,渐次隐没,神情多了些许狡黠,恭恭敬敬立于周吉身旁,等候他的吩咐。

  周吉敲敲他的身躯,颇为满意,这狼首鬼阴兵乃是万里挑一的强者,不死不灭,异常强横,梅真人有没有布下圈套,阮青有没有防备,着他试探一回,便知端倪。

  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他的目标,是业已突破通神境的天狐阮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