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九十四节 唯恐天下不乱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这下子捅了马蜂窝,消息迅速扩散开去,渊城城主沙威第一时间获悉情状,有人在南城区闹事,杀了三名兵卫。

  渊城兵卫三人一组巡视市集,为首之人定是神兵堂试炼之地脱颖而出的悍将,成就神兵真身,非寻常妖奴可比。死的那个彪形大汉乃是神兵堂黄庭山一十三期桓猛山,四元拔魔真身,一身钢筋铁骨,算得上是十三期中的翘楚。据手下斥候回报,桓猛山是被一羊首鬼阴兵,以一双拳头硬生生打死的,精魂溃灭,肉身成泥,无有还手之力。

  区区鬼阴兵,也敢在渊城耀武扬威?沙威怒从心中起,召来一手提拔的心腹爱将沙九原,命他去城南走一趟,将那不知利害的凶手擒下,打断四肢,押到城主府来问话。沙九原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听说有架打,顿时兴奋起来,答应一声,叫上一干交好的兄弟,兴冲冲出得城主府,一阵风往城南涌去。

  过得半个时辰,还是之前的那个斥候前来禀报,神情有些木然,说沙将军等一干悍卒被活活打死,无一幸免。凶手共有二人,一个是羊首鬼阴兵,一个是光头丑汉,俱是孔武有力之辈,听命于人,以奴仆自居。更为嚣张的是,他们行凶之后并不离开,反而施施然前往附近的食铺,坐等城主府的兵卫前来缉拿,有恃无恐。

  沙威心中一沉,故作镇定,问起鬼阴兵和丑汉的主人,斥候坦言一开始并未留意,直到最后才察觉对方的存在,远远望去,是个高大汉子,面目寻常,既非英明神武,亦非玉树临风,看不出底细。他向相熟的店铺打听,这三人是一早才入渊城的,之前从未见过。

  渊城什么时候惹来这些个凶徒?是偶然路过,还是故意上门闹事的?沙威心中犯起了嘀咕,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坐立不安,命斥候再去打听消息,犹豫了片刻,起身前往西花园,向老苍头沙通海讨个主意。

  沙通海是河丘城主沙艨艟的心腹,奉命扶持沙威执掌市集,功成身退,在城主府内颐养天年。这么多年过去,他老了,老得不成样子,满脸皱纹,佝偻着腰背,脚步虚浮,全靠身旁一妖仆搀扶,在花树间逡巡,松松筋骨,晒晒太阳。沙威执子侄之礼,见过沙老,言简意赅道明来意,沙通海老虽老,脑子却没有坏掉,微一沉吟,浑浊的双眼爆出精芒,沉声道:“城主切勿打草惊蛇,速速遣人前往首乌山,请胡帅和文城主前来主持大局。”

  沙威愣了一下,皱眉道:“惊动胡帅,事态当真如此棘手么?”

  沙通海微微喘息,他对沙艨艟的心思了如指掌,城主迟早会扫清一切反对势力,将河丘城交到沙威手里,哪怕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文宣,支荷,沙艨艟,唐橐,焦百川,他们一个个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可沙威不同,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河丘城的豪族看在城主面子上,将他礼遇有加,但要从沙艨艟手中接过河丘城,却并非易事。沙通海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向城主进言,将沙威托付给魏十七,好生历炼一番。从荒北城,到泗水城,这些年他独当一面,迅速成长起来,张弛有度,没出什么岔子,渐渐树立起自己的威信,越是如此,就越要小心,一次小小的纰漏,都将致使前功尽弃。

  “城主可曾听闻,有强敌从海上来,剿灭十万鬼阴兵,亢珑儿吃了大亏,梅真人亲自出手,亦未能将对方留下?”

  沙威幡然醒悟,脱口道:“难不成那天魔——”

  谢子菊惨遭不测,宇文毗逃出神念,道门将消息瞒得紧屯屯,知情者寥寥无几,妖奴更是无一察觉,只从海妖口中得知,大瀛洲似有天魔现踪,销声匿迹多年,死灰复燃,道门正追查此事。及至一夜之间,天蝠海十万鬼阴兵灰飞烟灭,动静如此之大,却是无论如何都瞒不过去的,连隐居首乌山的胡帅胡不归亦被惊动,亲自去往黄庭山斜月三星洞,拜访兰真人。周吉的身份太过敏感,说出来惊世骇俗,兰真人含糊其辞,只道强敌从海上来,已被梅真人逐退。胡不归深知其中定有隐情,但兰真人口风极紧,滴水不漏,道门有梅真人这一尊大神坐镇,他也不便十分紧逼,只能作罢。

  胡不归离开黄庭山,总觉得心惊肉跳,越琢磨越觉得这事透着诡异,他亲自赶赴天蝠海探查,不放过蛛丝马迹,将一块块碎片拼凑起来,终于发觉了道门遮遮掩掩的真相。那天魔来自海外,神通广大,先被兰真人逐回渊海,又卷土重来,结果惊动了梅真人,天蝠海一场大战,从真仙手下脱逃,就此不知所踪。线索中断,无迹可寻,胡不归回到首乌山,忖度再三,命文宣将天魔堪敌真仙手段的内情,告知诸位城主,日后如有所遇,宜退避三舍,切勿硬拼。

  沙威坐镇渊城,也有资格得闻此事,他并未往心里去,还是沙通海心细,记起了这宗多年前的旧闻。他断然道:“此刻城主不宜露面,待吾前去看上一眼,那天魔究竟是何许样人物。”

  沙威见他白发苍苍,寿数所剩无多,似风中残烛,心有不忍,但事已至此,除却这位忠心耿耿的老苍头,他也信不过旁人的眼力。他叹了口气,心中懊悔欲盛,当下上前扶住沙通海,轻轻拍了拍他瘦骨嶙嶙的手背,道:“形势不明,事有从权,有累沙老了,实在于心不忍,奈何奈何!”

  “无妨,些许小事耳,愿为城主分忧。”沙通海心中感叹,公子能诚诚恳恳说出这番话来,终是长大了,他顿了顿,忍不住又提醒了一句,“城主速速遣人前往首乌山,兹事重大,耽搁不得!”

  沙威道:“沙老只管放心,轻重缓急,沙某心中有数。”

  沙通海深深看了他一眼,告罪一声,命妖仆扶着他,颤巍巍往外行去。沙威目送他消失在花树丛中,神情一肃,笼罩上一层阴沉,虽然不愿承认,他还是有些见事不明,离不开沙通海提点,一旦他撒手离世,又有谁人可填补他的空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