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一百零九节 想到一齣是一齣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道门七位核心弟子,轮番执掌外务,为四位真人分忧,季沉霭每每异想天开,不顾大局,唯恐天下不乱,轮到她主事,从没个安稳过,天性如此,长息真人也说不服她,只能命她给黄四海打下手,凡事听师兄安排,庶几无过。

  黄四海才离开片刻,便生出一堆是非来,令人啼笑皆非,师妹使性子,装糊涂,他也不便过于苛责,放慢脚步,冲着杜千结打了个手势,杜千结只得上前去,将祁甲“掳去”闻薰一事说了几句,黄四海皱起眉头,觉得有些头疼。

  众目睽睽之下,二话不说,将闻薰拦腰抱起,大步流星扛回洞去,这分明是强盗的行径,占山为王,强抢民女,祁甲何其不智,即便看中了那女子,大可徐徐图之,何必如此急色呢!

  季沉霭见班阙像小孩子受了欺负,向大人哭诉,师兄碍于职分,唤杜千结问了几句,往祁甲栖身的洞穴而去,似有兴师问罪之意,这下子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悄悄跟了上去。

  她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立在洞口侧耳倾听,里面没有女子哭哭啼啼,也没有打起来,师兄与祁甲和颜悦色地交谈,耐心十足,倒令她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那祁甲神通广大,行事肆无忌惮,当真闹起来,师兄也讨不得好去,难不成吃了亏再向师尊哭诉,那实在太丢人了,还不如客客气气,留几分情面。

  黄四海目不旁视,微笑道:“幸赖道友神通,击溃天魔,广闻派才得以平安抵达绿洲,那班长老好不晓事,说道友不合将掌门之女掳去,岂有此理——”咦,师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圆滑了?她探过头去张望了一眼,闻薰衣衫完好,静静立于一旁,眼观鼻鼻观心,默不吱声,神情举止丝毫不见气恼。

  周吉淡淡道:“闻薰在此,道友何不亲自相询?”

  黄四海将目光投向闻薰,仿佛经对方提醒,才留意到她的存在,顿了顿,温言道:“广闻派班长老有此言,闻姑娘意下如何?”

  闻薰微微抬起眼帘,幽幽道:“道长相询,妾身不敢相瞒,先父乃广闻派掌门,不幸被强敌所害,广闻派风雨飘零,遁入此界避祸,闻、班二位长老欲自领掌门之位,妾身不忍见先父多年心血毁于一旦,献上三足青帝鼎,恳请祁上师为妾身做主,执掌广闻派,不堕先父遗志,还望道长玉成。”

  一字字一句句,季沉霭听得清楚,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那闻薰虽是女子,却也是伶牙俐齿的厉害角色,这一番话滴水不漏,把路堵得死死的,师兄即便要为班阙出头,也名不正言不顺。

  黄四海知道师妹在洞口听壁角,当着她的面,有些话也不便说得过于露骨,此番轮到他在外主事,班阙既然向他哭诉,也只能先讨个说法应付过去,究竟如何处置广闻派的内争,还是要师尊拿主意。

  他看了闻薰一眼,神情有些古怪,班阙不至于当着他的面胡言乱语,祁甲掳去此女,众目睽睽,确有其事,为何这片刻工夫,便将她调教地如此听话乖巧?罢罢罢,有闻薰这番话,他大可置身事外,虽然有些憋屈,总比跟祁甲撕破脸来得好,事实上,他对这位新投道门的体修十分忌惮,总觉得他言行举止透着诡异,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他与祁甲不疼不痒不冷不暖攀谈了几句,这才告辞而去,季沉霭也不避讳他,师兄前脚走,她后脚就走了进去,拊掌笑道:“道友果然好手段——”瞥了闻薰一眼,“闻姑娘言谈也很厉害,看不出来!”

  闻薰眨眨眼,低头不语。

  季沉霭道:“道友可是有意插手广闻派内争,将她扶上掌门之位?”

  接触虽不多,周吉对季沉霭印象不错,这位道门的核心弟子心性跳脱,想到一齣是一齣,没什么心计,也不知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反问道:“为什么不呢?”

  季沉霭兴味盎然,盘算了一阵,问道:“有什么好处?”

  当着季沉霭的面,也不便与闻薰胡天胡帝,左右闲着无事,周吉随口逗逗她,道:“三足青帝鼎是广闻派镇派之宝,虽然抢到手,终有些名不正言不顺,难免有人眼红,以此为借口生事,有广闻派未来的掌门亲口应允,占了大义,也可省去许多麻烦,这是其一。”

  季沉霭颔首道:“不错,魔物对吾辈虎视眈眈,不宜为了一宗宝物,自乱阵脚,有道理。其二呢?”

  周吉笑道:“此女身材高挑,容貌秀美,美色当前,怎可坐怀不乱,这是其二。”

  季沉霭为之愕然,她心思单纯,并未往这方面去想,被他一语道破,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周吉道:“你居然……”

  居然动这个心思……居然光明正大说出口……居然还当着闻薰的面毫不掩饰……祁甲**裸的坦荡令季沉霭感到错愕,但她没有不适应,她觉得人就应当如此,坦然面对自己内心的**,而不是用仁义道德或其他的东西去扼杀。

  当然,如果祁甲觊觎的对象是自己,她一定会不遗余力反抗的。

  “还有其三吗?”她双眸闪动着光芒,越来越觉得有趣。

  周吉意味深长道:“其三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想,葛阳真人一定会见我一面了吧……”他的神情里藏着一些危险的讯号,季沉霭骇然警惕,心跳停顿了半拍,随即跳得极快。他要面见葛阳真人,到底为了什么,意欲何为?

  黄四海的脚步声再度响起,他踏入洞内,看了师妹一眼,并没有感到意外。祁甲像一块石头,撞入平静的水面,带来了多少意外,她如果不来看热闹,才是最大的意外。

  “祁道友,葛阳真人召见,请随我来!”

  季沉霭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仿佛意识到什么,欲言又止。周吉朝她笑笑,拜托道:“烦请季道友暂留片刻,看顾此女,以免有失,可好?”

  祁甲请她留在此处,当真是为了照顾闻薰,还是故意要将她遣开?季沉霭预感到有什么变数即将来临,黄四海一无所知,她阻止不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