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一百零二节 魅影入体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21:55:16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黄四海没想到祁甲回来得如此之快,还带回一头吸风狼,虽然老了些,瘸了些,却是货真价实、不折不扣的灵兽。绿洲飞禽走兽之属,以吸风狼最具灵性,千百年来涸泽而渔,早已被修士捕获殆尽,如何还找得到这么一头老狼?黄四海问及此狼由来,这才知晓祁甲干的是杀人越货的勾当,不仅为之愕然,苦笑道:“那绿肤高瘦修士,是来自云母界古罗洲的妖人石心,修为不过尔尔,唯擅长豢养灵兽,交游甚广,杀了他可是捅了个马蜂窝,后患无穷。”

  原来那老狼本是配种用的公狼,临到老了,榨得灯枯油尽,再没什么用,石心有意剥皮吃肉,那老狼有所警觉,发疯一般逃出兽栏,石心一路撵上,说巧不巧被周吉撞见,钉头碰着铁头,白白送了性命。

  交游甚广后患无穷云云,周吉也没往心里去,他将两粒魔核交给黄四海,坐实了道门外围门人的身份。黄四海欲言又止,顿了顿,叹息道:“强夺他人之物,固然来得容易,但绿洲内每一分力量都弥足珍贵,魔物在外窥探,窝里斗是大忌。道友初来乍到,不明此间的规矩,贫道也忘了说,相争不相斗,相斗不伤命,道友切勿自误。”

  古罗洲石心乃是邪修,杀了便杀了,黄四海也没有过于苛责他,不过经此一事,他对祁甲刮目相看,身手够强,下手够狠,行事也桀骜不驯,浑没有寄人篱下的自觉,这等人物,用好了便是一把杀人的利刃,用不好则反噬己身,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听任他流落在外,乃至为人所用。他盘算片刻,决意带他离开绿洲,去暗黑之地清剿魔物,给他点颜色看看。

  黄四海不再多费口舌加以规劝,体修不通道术,他将道门驱使灵兽的法门传与祁甲,叮嘱他将老狼收服,三天后出发,随道门真传弟子一同出发,剿灭魔物。周吉笑笑答应一声,回到栖身之所,心中琢磨着若显露几分手段,是否能引来道门注意,得以觐见葛阳真人或松骨真人,阎青阳阴白藏文三清流落在大瀛洲,身旁无有走卒代为奔走,葛阳和松骨倒是不错的傀儡……

  那老狼亦步亦趋跟入洞中,伏在他身旁气喘吁吁,眯着眼睛打起了瞌睡。周吉目光落在它身上,却无意将其收为灵兽,黄四海传下的法门甚是粗浅,无非抽取妖兽心头精血,纳于本命牌内,聊加操纵一二,若其舍了性命反扑,未必不能反噬其主。不过这老狼虽然老弱不堪,又有伤在身,却颇有灵性,周吉想了想,决意给它一个机会,此番清剿魔物,若能有几分用处,倒不妨赐它一个脱胎换骨的机会。

  他靠着冰凉的石壁闭目养神,默默盘算着心事,不知不觉等来了出发的时日。黄四海招呼一声,周吉睁开双眼,长身而起,稍稍舒展开筋骨,大步走出洞穴,却见一行五人整装待发,道门核心弟子除黄四海外,尚有一名女冠。黄四海甚是照应祁甲,向他略作引荐,那女冠乃是无垢洞一脉的季沉霭,容色清秀,意态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其余三人俱来自别海他洲,其中内门护法一,杜千结,外围门人二,阳罡,阳隆,却是一对同胞妖修。

  此番奉长息真人之命清剿魔物,算上祁甲在内共六人,有黄、季两名核心弟子坐镇,实力可谓雄厚。临行之前,黄四海得真人叮嘱,祁甲身为体修,却能毫发无损来到绿洲,未必全凭运气,或有不同寻常的手段,可伺机试探一二,他存了这个心,以照应为由,有意让祁甲跟在身旁。

  周吉冷眼旁观,杜千结明眸善睐,意态舒闲,将根脚藏得极紧,连周吉都看不出端倪,他从气息分辨,似乎是草木之流成精,性情温和,不像季沉霭那么清冷。阳罡阳隆兄弟当时祸斗成精,修炼火行功法,颇有克制魔物的神通。

  一行人离开绿洲,快步翻过山隘,踏入暗黑之地。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风声呜咽,仿似一步跨过鬼门关,踏入地狱,黄四海随手祭起一颗明珠,悬于头顶,名为“北海眼”,吞吐光华,照亮方圆丈许之地,却是一宗不可多得的宝物。季沉霭衣袂飘飘,当先而行,手腕上两枚玉环彼此碰撞,发出轻微的“叮当”声响,余音冉冉不绝,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行了许久,荒野死气沉沉,不见魔物的行踪,黄四海心生疑惑,六人俱为修士,行于一处,血肉气息洞若观火,怎地吸引不了魔物的注意?难不成是出了什么意外,魔物尽皆离开了此地?他隐隐觉得不安,黑暗笼罩,肉眼不可窥探的荒野深处,似乎正酝酿着某种不测。

  又行了数里之遥,季沉霭忽然停下脚步,伸手指向上空,轻声道:“来了!”

  周吉放眼望去,只见一团魅影蓦地冲入光亮中,张开肉翼,形同一只大蝙蝠,张开大嘴扑上前。阳隆早有防备,起右掌一扑,烈焰横扫,席卷而去,将魅影吞没,数息后双双湮灭,荡然无存。喉咙深处响起低沉的咆哮,阳隆张嘴喷出一口炽热浊气,饱含硫磺呛人的气息,双眸亦染上一层淡淡的血色。

  黄四海道:“那魅影受魔物驱使,四处搜寻血肉之躯,屠之无异,灭之不尽,白白耗费真元,颇为棘手。好在魅影数量有限,寻常魔物,止能驱使十余头,尚不至于为害。”

  众人停下脚步,果不其然,一团团魅影陆续扑来,暴露在“北海眼”的光华下,无所遁形,阳罡阳隆双双出手,催动烈焰将其一一扑灭,黄四海瞥了祁甲一眼,微笑道:“魅影无形无质,虽是魔物奴仆之流,却也不可小觑,祁道友何不施展手段,体察一二,免得骤遇魔物,无从抵御。”

  这却是有心试探,给他出了一道题目。阳罡阳隆兄弟听在耳中,刻意放过一团魅影,周吉微微哂笑,举步上前,看准魅影来势,大大咧咧伸手一捏。黄四海皱起眉头,急忙提醒道:“不可!”

  魅影一口咬中手掌,倏地钻入他体内,被魔气一卷,荡然无存。黄四海取出一枚朱红的丹药,看了祁甲几眼,见他毫无异状,不禁暗暗心惊,问道:“魅影入体,侵蚀肉身,最是阴毒不过,祁道友可觉有碍?”

  周吉活动一下五指,轻笑道:“无妨!”

  体修锤炼肉身,金刚不坏,竟然连魅影都无法侵蚀,季沉霭为之侧目,好奇地打量了他几眼。黄四海满腹狐疑,将丹药送入他手中,道:“道友切莫大意,如有不适,可服下此药驱除阴毒。”

  周吉将丹药收入袖中,毫不介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