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一百十六节 何人之族裔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比起那只会乱砍乱伐的斧头将,这持锏的魔将更有头脑,也更难缠,他一语道破周吉的底细,退后丈许,双手一合祭起六棱风魔锏,刹那间魔焰大涨,横空出世,遥遥击向对手,显然并非第一次与外来的修士交手,先作试探之举,不无审慎。

  周吉起神光刷去魔焰,施展“蚀谛”神通将其炼化,还原为精纯魔气,补益己身,却发觉魔焰之中羼杂了一缕意念,费了数倍的工夫,才将其排逐在外,劳心劳力,事倍功半。对手虽是低位魔将,却老于争战,有所提防,寻常手段无济于事,周吉弃了原本打算,揉身而上,一拳荡出,魔焰忽地分在两旁,六棱风魔锏撞将上来,与拳锋硬拼一记,如中金石,从头到柄散作魔焰。

  那魔将大吃一惊,抬手召回魔焰,幻化成形,仍是一柄六棱风魔锏,坑坑洼洼,早已残损了几分,这种残损深及本源,并非魔焰可以修复。

  周吉祭起三足青帝鼎,此鼎经魔气洗炼,亦成就一宗魔器,摄物炼物的神通亦只平常,但胜在够硬够重,拿来砸人再好不过了。周吉伸手一指,大鼎急剧涨大,如小山一般当头砸去,呜呜震颤,禁锢天地。那魔将轻轻一挣,周身虚空绽开惨白的裂痕,他抬起左臂,张开蒲扇一般的大手,将三足青帝鼎牢牢接住,一股巨力迎头压来,胳膊骤然鼓胀了数倍,体内魔气喷涌而出,欲将此鼎侵蚀炼化。

  然而始料未及的是,三足青帝鼎内竟密密麻麻铭刻着无数魔纹,魔气分而化之,僵持不下,那魔将一心以为对方乃是误入此界的修士,三足青帝鼎亦不过法器法宝之流,不曾料到内里竟是一宗货真价实的魔器,粗鄙虽粗鄙,直把“势大力沉”四字发挥到极致,他倾尽全力,才将此物托住,挪之不动,甩之不开,霸王举鼎固然威风凛凛,却无有余力再抵挡对方的偷袭了。

  眼梢一瞥,果不其然,趁他为三足青帝鼎所镇,周吉已揉身逼近,那魔将转动不便,只得怒吼一声,抡起六棱风魔锏乱挥乱打,已没了章法。周吉双拳不啻于洗炼千百载的魔器,硬接硬打,数合后便将风魔锏夹手夺去,双手一搓,魔焰暴涨,旋即消失无踪。那魔将终于醒悟过来,眼前这大敌分明是天魔一流的人物,隐藏得如此之深,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情急之下厉声喝道:“如此神通了得,汝究竟是何人之族裔?”

  “何人之族裔”,这一句问得突兀,似有内情。周吉心中一动,并未趁机下手。

  他修炼无名魔功日益精深,于“蚀谛”下功夫犹深,渐渐窥得几分天魔的端倪。灵机缥缈不可测,显化为元气、灵气、星力、魔气,不一而足,人妖魔各取所需,去芜存菁,炼化为真元、妖元、仙力、魔焰,明争暗斗,各逞手段,最终成天庭、灵山、魔宫三足鼎立之势,其中魔王波旬掌控他化自在天,最为势弱,明面上皈依如来,实则与天后帝子联手,抗衡西天灵山大雷音寺。

  天魔由来不一,有先天所生,有后天度化。先天者,散布于异界之魔气,聚为魔物,魔物开智,修炼魔功,成就天魔,天魔彼此吞噬,如苗人养蛊,最终幸存的至强者,方可称为魔将。后天者,以魔气点染生灵,吞噬一点自我意识,其言行虽与之前无二,对其主忠心耿耿,言听计从,远逊于分身化身,却较傀儡更胜一筹。

  无名魔功包罗万象,深不可测,“蚀谛”神通修到精深微妙处,以魔气点染真仙大能,侵蚀洗炼,可炼为魔仆,进而成就眷属。魔宫一十八魔将、三十六天魔女,俱为魔王波旬之眷属,死心塌地,奉若神明。魔将等闲不轻动,但命驱魔仆在外走动,形同分身,本体深藏于血池,镇住魔宫,为他化自在天之基石。

  这些天魔隐秘,有的是周吉修炼魔功有成,于心田中自行体察到,有的是身处天庭之时,听到的一鳞半爪传闻。当时他心窍中伏着一缕天魔本源气,包藏贰心,于天魔的由来,格外在意。

  片言只语,自行琢磨,终究隔了一层,打探得不够真切。既入魔道,自然要知己知彼,周吉见这使锏的魔将似有些头脑,并非冥顽不灵之辈,哂笑道:“汝又是何人之族裔?”

  那魔将腰腹连连发力,一条胳膊忽粗忽细,始终无法将三足青帝鼎甩开,他心中万分烦恼,瓮声瓮气道:“吾乃魔主麾下枯藏大人族裔须弥斗,奉大人之命,来此界镇守。”

  须弥斗,好名字,好口彩!周吉随口敷衍了几句,又问及此界内情,那魔将甚是机敏,见他言谈不尽不实,一味套话,心中存了警醒,不愿再多说下去。魔将天赋秉异,寻常的搜魂手段毫无用处,既不肯说,那就罢了,周吉也不多费口舌,挥拳上前,一拳洞穿他的胸膛,将精纯魔气源源不断占为己有。

  那魔将为三足青帝鼎所镇,目眦欲裂,偏又无可抵挡,魔气急剧流逝,天魔之躯由实转虚,孱弱不堪。吞噬对手,壮大己身,对天魔来说亦数稀松平常,令那魔将肝胆俱裂的是,体内魔气如脱缰的野马,无可阻挡,这极不正常。眷属,魔仆,族裔,唯有同出一源,同属一族,上位者才可对下位者予取予夺,难不成对方亦是第十八魔将枯藏大人的后裔?

  这绝对不可能,二人近在咫尺,魔气交融,他感觉不到枯藏大人分毫气息,也感觉不到其余十七魔将的气息,这意味着,对方的神通手段,完全是自身修炼魔功所得,而非得自魔族传承!无有传承,能走到这一步,他化自在天能有几人?一股莫名的恐惧攫取了胆魄,死亡和毁灭的威胁从未如此迫近,那魔将手臂一松,任凭三足青帝鼎将身躯砸成肉泥,舍弃一切,将魔气挟卷魔核,仓皇逃窜。

  一切挣扎都是徒劳,周吉起神光一刷,便将魔核收去,心念动处,魔将的意识归于冥冥。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祭出乌木魔像来,周吉若有所思,他将魔核丢入口中,慢条斯理咀嚼着,心想,这魔像十有**与“族裔”有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