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一百十七节 另辟道门一脉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接连斩灭了二员下位魔将,吞噬大量精纯魔气,周吉觉得体内魔气充盈,至增无可增的境地。他并不急于求成,反而退回极天周游驷马战车旁,盘膝而坐,思忖良久,似乎遇到什么难题,一时半刻无从决断。

  甲长老平安回来,无论是季沉霭杜千结还是闻薰,都下意识松了口气,仿佛一下子有了主心骨。深入荒野,魔气肆虐,修为的高下全然一笔抹杀,若无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庇护,她们的下场并无二致,也正因为意识到这一点,三女的关系融洽了很多,有了点相濡以沫的味道。杜千结也就罢了,季沉霭乃是道门核心弟子,距显圣境只差半步的阳神真人,她意识到自己心态的改变,不禁暗暗发愁。

  斩杀魔将,凭空得了这许多魔气,却做何用?周吉却如一个久贫骤富的暴发户,不知该如何使用手头的金银,是一顿吃三块饼,还是扛着金锄头耕地?总觉得无所适从。之前习得“蚀谛”神通,量入为出,缁铢必较,每一分魔气都务求用在刀刃上,及至批亢捣虚,一举侵蚀葛阳真人,将道门千载收藏占为己有,炼化了许多魔核,魔功日渐深厚,才得了第二门“破谛”神通,歪打正着,总算一番心血没有白费。

  周吉反复盘算,心有所悟,这一场机缘,再度将他推向了瓶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魔功若不能更进一步,纵然默念上千万遍,也徒劳无功。

  极天周游驷马战车驱散黑暗,仿似黑夜中的明灯,天魔畏惧不敢上前,远远避开,魔将驻守信地,寸步不离,周吉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笑意,种种征兆表明,他已经逼近这个世界最关键的秘密,只需一路斩杀魔将,直至踏入魔焰升腾不息的大殿,便可知道,借真如之手,西天灵山大雷音寺处心积虑为他准备的,又是什么。

  这个世界是多么有趣!他应该感谢魏十七,是他站在了天庭一边,以横空出世之姿,扶持帝子登上帝位,君临天下,才使得自己落入如来之慧眼,成为对抗他的一枚棋子。他早有明悟,能成为棋子是一种幸运,至少他身处局中,有那么一丝可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周吉合上双眼,默默修炼魔功,以“破谛”诸般法门,将体内充盈的魔气揉来搓去,不知过了多久,魔气忽然滚滚向内塌陷,却并未孕育出一点魔埃,而是化作点滴甘霖,淅淅沥沥洒落丹田,汇成一团浅浅小小的池塘,微澜荡漾,涟漪生灭。

  “蚀谛”神通操纵魔气,“破谛”神通开辟魔池,从一开始,真如便为他设计好了一切,只要他沿着这条路一步步往前走,终能踏入无上魔境,与那狠天狠地的魏十七相抗衡。

  周吉睁开双眼长身而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神情风轻云淡,波澜不惊。

  季沉霭眼前一亮,跳下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快步上前来,恭喜甲长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周吉目光落在她脸上,微微颔首,也不故弄玄虚瞒瞒藏藏,坦然告知她前方魔气深处,有一座魔焰缠绕的大殿,沿途为魔将把守,挡住去路,他前后斩杀了两员下位魔将,得了些许好处,道行有所提升。之前松骨真人为魔将所伤,其中隐情,正在于此,魔将手段凶悍,若无大象境修为,寻常弟子纵能到得此地,也不是其对手,是以他在堪舆图上注以大凶之地,严禁道门弟子前往,数百年以降,除了从心所欲、不识大体的季沉霭,无人敢越雷池半步。

  果然有魔将出没,而且不止一个!季沉霭心中一热,思忖再三,试探道:“甲长老可有意入魔殿一探究竟?”

  周吉笑道:“岂有入宝山而空回的道理!”

  季沉霭目视甲长老,心念数转,轻声道:“甲长老明鉴,我困于阳神境多年,不得突破,不知甲长老可否携我同行,斩杀魔将,寻求那一线机缘?”

  周吉反问道:“季道友能否转投吾门下?”

  季沉霭叹息一声,婉拒道:“道门有无垢、昆吾、神兵三脉,甲长老虽为耆宿长老,尊同真人,终非另辟一脉,只可从内门护法外围门人中招收弟子。”

  周吉不以为意,退而求此次,道:“日后我若另辟道门一脉,又如何?”

  季沉霭心中咯噔一响,另辟道门一脉,谈何容易,甲长老由此雄心,对道门是福是祸,尚未可知。不过据她所知,葛阳真人确有意再辟一脉,这一脉,是为“广济”!

  甲长老是当真知道了什么,还是歪打正着说中了道门的隐秘?七曜界,大瀛洲,黄庭山,斜月三星洞,一十八处真界,无垢,广济,昆吾,神兵,四洞四脉,葛阳真人,静昀真人,梅真人,兰真人,黎阳真人,十照真人,松骨真人,长息真人,归藏真人,晏平真人,灵渠真人,居延真人,大象显圣阳神,一朝天翻地覆,尽成水中月,镜中花。心在黄庭,身老此界,葛阳真人念兹在兹,从未放弃夺回斜月三星洞,中兴道门的念头,他如此不遗余力拉拢甲长老,目的正在于此。广济,广济,另辟一脉,并非空穴来风!

  季沉霭拿定主意,正色道:“若甲长老当真为道门另辟一脉,我愿追随长老百年。”

  道脉初开之时,百废待兴,有一位显圣真人主持大局,可谓雪中送炭,但周吉亦知季沉霭素来为人处事,什么异想天开,不顾大局,唯恐天下不乱,多有腹诽之议。他摇头道:“换作旁人,允也就允了,季道友的话,三百年吧。”

  季沉霭啼笑皆非,甲长老真是个妙人,跟她讨价还价,毫无耆宿长老的风范,然则三百年……三百年太过长久了些,她沉吟未决。周吉回头望了闻薰一眼,见她倚在车内,神情慵懒,别有一番动人之处,随口道:“若嫌追随三百年太长,侍奉百年亦可。”

  季沉霭霍地抬起头,却见甲长老看都没看自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这才知他此言从何而来。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玄渡海十空洲体修,率性而为,将这些男女苟且之事视同吃饭喝水,毫不讳言。你要不要?你换不换?我不逼你,你自己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