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一百十九节 欲速则不达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甲长老的答复令她惆怅。以她当下的道行修为,是奈何不了魔将的,她缺少雷霆一击的手段,于交战之处直取魔核,毕其功于一役,一旦陷入缠斗,势必为魔气侵蚀,一败涂地。究其根本,无他,道行境界限制了她的战力。

  道门五境,洞天,阳神,显圣,大象,真仙,越往上差距越大,显圣这一道门槛如江海天堑,分割上下,唯有跨出这一步,才堪称登堂入室,真正有资格独掌一洞一脉。

  甲长老的出现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数,季沉霭从未有一刻如此渴望突破,她纤长的手指抚摸着杯盅,犹豫了千百回,终于开口央求道:“甲长老可否赊一枚魔核与我?”

  周吉目光落在她俏脸上,轻笑道:“魔核乃魔将根本所在,缠斗愈久,消耗愈大,若你亲自出手将魔将打灭,所得魔核或多或少有所损耗,与自身道行相契合,反是好事。吾所得魔核俱完好无损,魔气太过强盛,以之突破显圣瓶颈,只怕有害无益,若削弱过多,又不堪大用,其中的分寸,殊难把握。拔苗助长,欲速则不达,这道理,你应该懂得。”

  季沉霭亦知晓其中利害关系,却不死心,笑道:“欲速则不达,不过甲长老定有办法,是么?”

  周吉满饮杯中美酒,意味深长道:“可以一试,不过对你并非易事。”

  季沉霭盈盈下拜,“恳请甲长老出手相助,死生有命,沉霭绝无怨言。”

  周吉微微颔首,问道:“真仙六法,太微金莲,燃犀镇海,紫虚一元,浩劫星宿,九龙回辇,**通玄,你修的是何种?”

  这一问正是关键,季沉霭扭头看了一眼杜千结,后者会意,携闻薰之手,退避三舍,入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内避嫌。

  “不瞒甲长老,沉霭所修,乃是紫虚一元功。”

  周吉拊掌道:“如此,又多三成把握矣!”

  季沉霭见他笑得甚是欢畅,不明就里,为何紫虚一元功便多三成把握?难不成甲长老曾修炼过这宗真法?转念一想,倒也并非无有可能,所谓六法十三器,俱降自天庭,玄渡海十空洲得一二传承,亦不足为奇。

  周吉拂袖将杯盏扫到一旁,右掌一翻,取出一枚枣核大小的魔核,魔气氤氲而起,瞬息数变,聚散之际,隐隐现出山川河流辰宿列张的异象。不待季沉霭有所准备,他探出左手拇指,轻轻按在她眉心,一股精纯真元如江河长流,源源不断涌入她体内,瞬息转遍脏腑经络,每一寸肌肤,每一个隐蔽的角落,都无所遁形,这一刻,她完全袒露在对方眼前,没有任何秘密。

  这就是她要付出的代价么?季沉霭心神恍惚,她看出甲长老施展神通,将魔核在体外徐徐炼化,以自身为桥梁,化作真元渡入自己体内,强行冲击显圣瓶颈。借外人之力,不惜损耗成就显圣,这确是行得通的法门,但这么一来,她身心内外,都深深打上了甲长老的烙印,无异于转投他门下。

  不知何故,这外来的真元与紫虚一元功水乳/交融,并无太多排斥,甲长老所言“三分把握”并非虚言,季沉霭面临两难的选择,是拒之门外,还是敞开身心,全然接纳?

  她双眸骤然亮起,璨若明星,炯炯如火焰升腾,一念忽生,脱口道:“甲长老究竟是何来历?”

  周吉沉默片刻,低笑道:“穷则变,变则通,吾能助道门重归黄庭山,再掌斜月三星洞,又何必深究出身来历?葛阳真人尚不拘泥于此,你这小小的后辈弟子,又何必多费心思?人生短促,数百年如白驹过隙,斗尽心机,深究意气,终是弱者所为,若足够强大,不灭初心,又何惧阴谋机变!”

  这番话,良有感慨,即是对季沉霭,也是对他自己所说。

  心神失守,季沉霭随之沉沦,真元长驱直入,侵入她丹田要害,成阴阳离合之势,缓缓转动,顷刻之间,紫虚一元功如脱缰野马,节节攀升,一浪高过一浪,涨至阳神巅峰,开始冲击显圣瓶颈。

  荒野深处,魔气肆虐,感应不到分毫天地灵气,周吉右掌中魔核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一丝丝削减,精纯魔气没入他体内,转换为真元,灌注入季沉霭丹田,她心中一片混沌,如牵线木偶般任凭摆布,全然不知身处何地。

  不知过了多久,冥冥之中,“咄”一字真言忽在耳畔响起,惊雷乍响,神魂震动,她从沉沦中惊醒,身不由己循着甲长老开辟的路径,将紫虚一元功推向前所未有的境界,一点明悟从心头泛起,内外澄澈,再无人我之别。

  待她从入定中醒来,浑身上下大汗淋漓,道袍俱被浸湿,裹住曼妙的身躯,垂棘、玙璠、结绿、和璞四玉环悬于头顶,宝光迷离,笼罩方圆数丈之地,举重若轻,行有余力,甲长老已不知所踪。

  杜千结咬着指尖,得有力者相助,成就显圣,竟如此轻而易举,不禁怦然心动,若她有此机缘,若她有此机缘……

  她本是草木成精,习得道门以魔核修炼的法门,却与己身不合,事倍功半,每一步都走得极为艰难。她依附道门昆吾一脉,一为自保,二为寻求修炼的功法和资粮,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但留给她的机会并不多,这些年一步步挨到内门护法,修为却并未有太多提升,前景堪忧。连道门核心弟子都放低身段,行事暧昧,她又有何矜持可言?杜千结开始郑重其事考虑改换门庭,转而投入甲长老门下。

  远在千里之外,周吉独闯魔殿,如切瓜剁菜般接连击溃下位魔将,这一回终于遇到了值得他正视的敌手。挡住去路的魔将身形高瘦,脸颊微凹,沉默寡言,乍一看,与寻常魔将颇不相类,全然不见凶煞之相。

  周吉详加审视,隐约觉得有几分眼熟,脑中灵光一闪,顿时记起那化作齑粉的乌木魔像,与眼前魔将,面目不无相仿。兹事颇为蹊跷,他沉吟片刻,试探道:“汝可是有一弟子门人,毁在吾手下?”

  那魔将神色一动,抬起木讷的双眼,无情无性无欲无求,涩然道:“天魔无有弟子门人,止有族裔,吾那孩儿,正被汝所杀,命该如此,如之奈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