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四节 置于死地而后生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帝子遣出使者,孤身赴瑶池,面见三界十方女仙之首,不卑不亢,显然别有所恃。西华元君将其挪入瑶池仙界,挥出法力略作试探,五明仙界张开的刹那,灵机涌动,旋生旋灭,察知此子所言非虚,帝子敕封仙界,确有其事。天庭四分五裂,秩序荡然无存,强行打开仙界,纵是西华元君,亦须付出不菲的代价,元君不见对方有所异状,心中更添三分猜测,帝子的来历,愈发让她觉得警惕。

  三十六仙界系天庭根基所在,同为仙界之主,有些话即便说开了也无妨,西华元君沉吟片刻,道:“帝子还有何言说?”

  果然被帝子料中,要说动元君,须下一帖猛药,不过魏十七并不知晓其中的玄虚,只能依葫芦画瓢,照搬帝子的许诺,“帝子云,若元君携瑶池重归天庭,当赐下一杯气运,再续前盟。”

  一杯气运,再续前盟,果然如此!西华元君心中再无疑虑,帝子借魏十七之口,向她暗示,天帝未曾陨落,帝子即是天帝!

  西华元君得道极早,早在天帝收拢灵机之初,她便追随天帝往来星域,心无杂念,形影相随。其时如来尚未悟道,魔王沉寂于轮回,诸天诸界荒芜混沌,天帝分出一杯气运,从此二人气运相连,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元君点化三界十方女仙,辅佐天帝,不离不弃,后三十六仙界初立,天帝登位,敕封元君为瑶池界主,定下君臣名分,元君麾下女仙如流云散,归于诸宫诸殿,时至今日,追随她的旧人,只剩金母殿主蓝容与一人而已。

  天庭既立,不复草创之初,天帝颁下敕令,三十六宫,七十二境,十万天兵天将,恪尽职守,法度森严。西华元君乃创立天庭之功臣,自成一系,不便管束,天帝命天后姜夜长驻瑶池,加以牵制,元君亦明了天帝心意,约束二宫六殿,深入简出,隐退于幕后,并无怨言。

  名与分俱为虚妄,诸天诸界,分天帝气运者,唯西华元君一人,气运不绝,帝眷不去,即便是天后姜夜,也难以望其项背。

  当倾天之变骤临,西华元君察觉天帝气运一落千丈,三十三天外诸宫犯上作乱,西天灵山大雷音寺的阴影笼罩天庭,三十六宫群龙无首,各怀心思,大厦将倾,危在旦夕。不知何故,姜夜对危局置若罔闻,闭门不出,元君数度到访,俱被坚拒,及至天帝气运终于泯灭于无迹,西华元君不顾阻拦,闯入天后寝宫,才发觉宫内空无一人,姜夜业已借鱼龙胜境遁入星域,不知所踪。

  气运散失,天机混沌,仙界一一禁锢,西华元君推测天帝业已陨落,也无意插手乱象,力挽狂澜,瑶池置身于事外,听凭三十三天外诸宫兴风作浪,搅得天庭四分五裂。天后姜夜行止诡异,似有内情,元君数度命柱石、重楼二殿深入星域,打探鱼龙胜境的下落,却似大海里捞针,徒劳无功。

  直至帝子命云浆殿主魏十七出使瑶池,带来这几句话,才令她稍解困惑。

  天帝打灭气运,弃天庭基业,置于死地而后生,借天后姜夜之体,降临于世,夺取灵机,重立天庭。帝子非是天帝之后裔,帝子乃天帝转世投胎,根基不毁,神通不失,故可敕封仙界,分赐气运,其中玄机,唯西华元君一人察知。

  只是他为何要这么做?

  天后姜夜孕育帝子,懵懵懂懂,被瞒在鼓里,云浆殿主执掌仙界,出使瑶池,亦被蒙在鼓里,便是西华元君,窥破天帝种种布置,却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她将衣袖一拂,刹那间天翻地覆,魏十七略一恍惚,任置身于金母殿中,西华元君不知所踪,蓝容与神情淡然,不惊不诧,侧耳倾听片刻,礼请魏十七入宴,略洗风尘。

  金母殿内温暖如春,侍女奉上美酒佳肴,一十八位女仙鱼贯而入,佩玉叮当,兰麝芬芳,且歌且舞,歌云:“高阁临江渚,鸣鸾罢歌舞。朝飞南浦云,暮卷西山雨。潭影日悠悠,星移几度秋。帝子今何在?大江空自流。”

  蓝容在旁与亲自作陪,言谈多了几分客气,显然是得西华元君关照,奉其为上宾,殷勤有加。

  瑶池乃天后姜夜清修之地,陈酿佳肴不可多得,魏十七也不客气,开怀畅饮,见他酒到杯干,吃得爽利,蓝容与不禁微微一笑,心道,帝子遣来的这使者,着实有趣,之前在天庭却从未得闻其人其事。

  酒过数巡,蓝容与出言相询,这位金母殿主乃西华元君亲自点化的女仙,道行极深,魏十七自忖出身来历亦无可疑之处,随口言说,并不十分讳言。饮了数杯佳酿,又问起正阳四宫、天后帝子、征讨星域诸事,魏十七挑无关大局的说了几句,蓝容与腹笥极广,天庭之事大小无一不记,两相对照,渐渐勾勒出正阳四宫的底细。

  曹、崔、闻、谢四位宫主也就罢了,彼系天庭旧人,乏善可陈,失了仙界之利,不足为虑。不过这云浆殿主魏十七却令人捉摸不透,帝子传与“命星”秘术,天后赐下“诛仙”金符,按说凭他的修为,尚不足以自如驱使金符,何以能当此重任,出使瑶池,连元君都对他另眼相看?有些事,西华元君不便为之,不屑为之,蓝容与却无有这许多顾虑,待到赏过歌舞,用过酒宴,殷勤邀请魏十七入得金母洞天,试一试真仙手段。

  南浦云飞,西山雨罢,高崖万丈,楼阁寂寂,眼前景致与女仙所唱一般无二,魏十七立于潭边,神清气爽,不愧是瑶池宫金母洞天,气象果不相类,造化钟神秀,有了几分仙界的味道,云浆洞天亦是难得的仙境,与之比映,顿时相形见拙。

  坐而论道,固然可知高下,终不及拔剑相试来得爽利。蓝容与自忖辈分极高,不愿以大压小,当下伸手指了一指,从深潭下摄出一块顽铁,托言道此铁应运而生,沉于水底不知几许年月,冥顽不灵,无可炼化,请魏十七试一试手段,能否将其破开,一窥其中藏有何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